“哼,原本还觉得这个人不错呢,没想到只是和王总相了一次亲,居然就敢自称王总未来老公,简直太可恶了!”

    电话那头,一身黑色职业装的沈小鱼捏着拳头恶狠狠的想。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无视是最好的,王总怎么可能看上他嘛,太多优秀的人排着队呢,也没见王总正眼看过谁。

    心头对白杨腹诽的时候,沈小鱼手中的电话又响起了,一看是白杨打来的,直接不理,伸手挂断。

    白杨不停打,她不停挂断,就是不接。

    一边和白杨置气,她一边整理东西,几分钟后收拾好,拿着电话敲响了王清雨的房间门说道:“王总,机票已经订好了,车子就在楼下,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启程去机???现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半小时”

    “等我两分钟”王清雨在房间内回答。

    房间内,镜子前,王清雨看着镜子中自己如花般娇艳的容颜,伸手缕一头水润的齐腰青丝,深邃的眸子中,包含太多没有人懂的情绪。

    淡然一笑,转身出门。

    四个黑衣职业女保镖簇拥下楼,上了一辆价值数百万的商务车奔赴机场。

    “小鱼,是谁给你打的电话?你为什么不接?难道有男朋友了?这是在闹别扭?”车上,沈小鱼不停挂断白杨打来的电话,王清雨好奇之下连串的问。

    “我哪儿有男朋友呀,是一个讨厌的家伙,我不理他他还来劲了”沈小鱼眼珠子一转说道。

    她觉得,白杨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能说出来让自家老板不高兴。

    原本她还觉得白杨不错呢,居然敢说什么快成王清雨老公这样的话,形象一下子崩塌。

    “小鱼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哦”王清雨笑道。

    “哎呀,才不喜欢那些臭男人呢”沈小鱼噘嘴。

    王清雨笑了笑不再说什么,看着窗外微微出神。

    机场,VIP休息室中,白杨咬牙切齿,郁闷个天的,王清雨那个秘书怎么就这么不着调呢,真想抓过来抽她屁股。

    一连打了上百个电话都被挂断,手机都快没电了,还好VIP休息室服务到位,让服务员拿来充电器充电继续打。

    他这是和那丫头杠上了。

    又是半个小时,电话打了N个了,对面依然不接,白杨正要想其他办法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

    因为他透过VIP休息室的窗户,看到一身白的王清雨在几个保镖的簇下相向着这个方向走来。

    “真是天助我也,原来王清雨你还在米国啊,这就好办了!”看到外面的王清雨,白杨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飞机才起飞,都已经有服务员来通知VIP休息室的人可以特权提前登机了。

    一个小时,可操作性太多啦。

    “活该我逃过这一劫”白杨心头嘀咕。

    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向着进入VIP休息室的王清雨走了过去。

    王清雨美得冒泡,一身量身定做的白色衣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人能忽视她的存在,她高贵素雅,一经出现就成为了人们视线的焦点。

    VIP休息室内的都是富豪,但看到她,愣是没有人敢上去搭讪的,只能偷偷的瞄几眼。

    出现这样的情况,除了王清雨身边的几个保镖之外,她本身的气质已经到了让很多人提不起勇气的地步。

    刚进入休息室的王清雨就看到了白杨,顿时一愣,下意识放缓了脚步,她没想过会和白杨在这里偶遇。

    是他!

    跟在王清雨身后的秘书沈小鱼眼睛一瞪,好哇,在米国这两天你都不冒泡,原来在这里等着的呢。

    看到白杨走过来,王清雨的几个女保镖第一时间护住她,两个上前,拦在了白杨身前,意思是先生你如果识趣的话麻溜后退。

    白杨歪了歪脑袋,看向王清雨笑道:“聊聊?”

    “好”王清雨很平静的点头道。

    啥?沈小鱼这个时候看不懂了,貌似情况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白杨瞪了沈小鱼一眼,耸耸肩,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张桌子,王清雨跟上。

    这一幕让周围很多看戏的富豪大跌眼镜,早知道搭讪这么容易的话,我特么第一时间就上去了,悔不当初……

    来到桌子边,白杨和王清雨相对而坐,沈小鱼和几个保镖识趣的站开。

    “我和你在这之前也才见过一面,说的话一双手都数的清,然而我莫名其妙的要和你订婚,能帮忙解释解释吗?”白杨看着对方很平静的问。

    “你觉得我配不上你?”王清雨微微一笑答非所问。

    这个问题,一般人还真答不上来,说对方配不上自己会伤害对方,说自己配不上这不是贬低自己么。

    然而白杨也不是吃素的,笑道:“我说过,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轻松化解!

    同样,面对白杨这个问题,一般女人也答不上来,说我不介意?这不犯贱么,问对方是谁?这是要泼妇一样去撕逼?

    “长辈的安排”王清雨就这样一句话轻松化解,据她了解,白杨根本没有女朋友,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不过只是托词而已。

    “有意思么?”白杨无语,他说的是真的,但小猫在另外一个世界,这就没法说明。

    “原本我的意思是和你交往一段时间,可长辈却一下子将事情推到了这一步”王清雨摇头微微无奈道。

    原来是这样,都是长辈在作怪,那就好办了。

    白杨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我们彼此不熟悉,更谈不上什么感情基础,如此订婚太过儿戏,三个月,若是三个月之内我们相互不排除并且有好感的话,再订婚如何?”

    三个月时间,我跑异界去不回来了,到鬼的个地方去培养感情,哼哼……

    白杨心中打的是这个主意。

    “你也应该知道,我们都做不了主”王清雨微微皱眉道。

    白杨沉默,貌似这真心没法搞。

    是啊,他们都做不了主,父母已经在张罗了,两家现在都可以说是有头有脸,延迟或者取消都会损失脸面的。

    王清雨平静的看着白杨。

    然而她没看到,白杨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

    的确,父母已经在张罗了,若是自己强硬态度的取消这儿戏般的婚事,双方家庭都会丢脸,而且还会伤害到对方,貌似无解。

    但白杨是谁,如此无解的难题在他这儿根本就不是问题,办法多的是,只要肯动脑筋,当之前看到王清雨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中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在他和王清雨说话的时候,意念散发出去,一个打火机,无声无息的避开机场的摄像头和人们的视线,来到了一架国际航班的飞机上。

    飞机上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外没有其他人,打火机啪一声冒出火苗,将座位点燃,火势逐渐扩大,浓烟升腾。

    飞机上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发现,想要进行灭火,然而莫名其妙的摔倒,眼看火势已经无法控制。

    刺耳的警报声立即在机场响起,出事儿鸟!

    那架飞机上火势已经无法控制,大火冲天,上面的工作人员下机远离,并且有机场保安警察疏散人群维持治安。

    当那架着火的飞机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之后,上面的油箱管道破裂。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在旧金山飞机场响起,那架飞机炸了。

    惊叫四起,恐慌蔓延,整个旧金山机场一下子陷入了混乱。

    “看看,完美解决,机场发生如此大的变故,必定封闭,走不了啦,婚期延迟,这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木有办法滴!保全了双方家庭和王清雨的脸面,我如此劳心劳力我容易么”

    白杨在心头笑得开怀。

    在他的控制下,没有人员伤亡,他不想滥杀无辜,至于米国航空公司会损失多少那就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了。

    表面不动声色,为了堵死回去的路,他又搞爆了两架飞机,把事情彻底搞大!

    “恐/怖/袭/击……!”

    连番的尖叫在机场响起,人们恐慌,鸡飞狗跳。

    “注意安全”这个时候,白杨表现出了男人的一面,站起来护在王清雨前方。

    当然,他这有点多余,王清雨的几个保镖已经第一时间将她?;て鹄戳?。

    很快,警察,消防甚至军队都开赴了机场,整个旧金山机场封闭,将彻查这次重大事故。

    “怎么会这样……”王清雨看到外面的情况傻眼。

    和王清雨她们一起被警察疏散到一个安全地带,白杨拨打了自家老妈的电话。

    这会儿倒是打通了,他很第一时间开口无奈的说道:“老妈,想办法把订婚的事情延迟吧,我被困在米国啦,这里发生了恐/怖/袭/击,回不去了,还不知道耽误多久呢”

    “小白你是不是在骗我?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甄国萍第一时间关切问,婚事什么的也没有自己宝贝儿子生命安全重要。

    “老妈,我骗你干嘛啊,你听外面就知道有多混乱了,对了,我和王清雨在一起,恐怕短时间回不去了,订婚什么的肯定要延迟,干脆这样,把订婚的时间推迟半年,三个月也行,我和她先培养培养感情”白杨乘机提出要求。

    “那你们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老妈就你一个儿子,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我现在先和清雨的家长商量一下……”甄国萍关切一番挂了电话。

    搞定,白杨心头吹起了口哨……

    (歪,妖妖灵吗?还是上次那个弯,很多老司机没系安全带翻车了,快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