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中,王清雨安静的翻阅打印好的一叠报表。

    她钟爱白色,白衬衫白西装白筒裙白丝袜白高跟鞋,嗯,**都是白的……

    安静的她宛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白牡丹,高贵,素雅,不惹尘埃,仿佛接近她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此时她看上去有些疲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她开的是一家影视投资公司,寻找要潜力的剧本或者导演进行投资,从而赚取丰厚的回报。

    这次飞来米国,其实是想和好莱坞一家影视公司合作,但刚到好莱坞没多久,就发生了黑熊事件,全民恐慌,鸡飞狗跳,原本商量好的会谈也取消了。

    她在好莱坞亲眼目睹了黑熊事件,甚至看到了黑熊血淋淋的咀嚼人体,那种血腥的画面让她感到无比恶心和恐惧,一夜没睡好,甚至还做噩梦了,隔了一晚上她才稍微调整好心态。

    “王总,刚刚我咨询过了,那家影视公司,因为出了黑熊事件的缘故,损失很大,原本计划的剧本无法继续,所以这次的合作不得不终止”

    王清雨的秘书沈小鱼端着一杯咖啡进来汇报道。

    “这是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无法合作的话就作罢了吧,家里传来消息,米国不安全了,你订一张最近的机票,我们等下就回去”王清雨平静的说道。

    她家在国内能量不小,依稀知道米国//军方出了大问题,提醒她尽量远离是非之地,但这样的事情她不会和秘书说明的。

    “好的,三个小时后就有一班飞往国内的航班”沈小鱼点头道。

    作为秘书,了解天气航班这些是必要的职业素质,她年纪尽管不大,但经验老道。

    想到了什么,王清雨放下手中的报表问:“对了,那个人怎么样了?”

    沈小鱼知道她说的是谁,立即回答道:“王总,恐怕你是多虑了,白杨他应该并非是尾随你来到米国的,毕竟他从未在你面前出现,和我们同一班飞机过来应该只是巧合”

    淡然一笑,王清雨说道:“小鱼,对于长辈们安排的相亲,我本身并不持反对态度,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些居心叵测的男人,我不得不防,尽管请私家侦探调查他很不礼貌,可我遇到过太多因为我长相家室背景而接近我的人,现在你给我说说他到米国后都做了些什么吧”

    沈小鱼跟随王清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知道她所说的那些情况,汇报道:“从私家侦探那里了解到,白杨到了米国后,先是去发达谷玩了一会儿,随后就走了,貌似赢了点钱,不过接下来就是一片空白,并没有调查到什么,毕竟时间太短,他应该是跑什么地方去玩去了吧,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偶遇一个白人老人,帮助对方寻找失散多年的情/人,具体情况是……”

    安静的听完,王清雨淡然一笑,并未说什么,眼神若有所思。

    沈小鱼反而一脸古怪的说道:“王总,这个白杨还真是奇怪呢,说他胸无大志吧,却和人合伙开了一家饮酒公司,生意火爆日进斗金,说他有事业心吧,自己的生意根本就不去打理,还有,他也是个正常的男生,王总如此美貌,他却视而不见,不但不像那些公子哥富二代看到王总路就走不动路,反而在相亲的时候说出自己有喜欢的人这样的话来,他自身已经那么有钱了,却能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施以援手……”

    “好啦小鱼,你去安排回程的事宜吧”王清雨打断沈小鱼说道。

    “好的”沈小鱼立即住嘴,转身离去。

    沈小鱼走后,王清雨却是陷入了沉思,目光闪烁不定。

    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无奈,王清雨也一样,她美貌与智慧并存,但很多时候却身不由己。

    她家在国内能量不小这不假,可影响力却在逐渐下滑,想要一直保持家族辉煌,除了培养下一代之外,最好的办法是寻找强大的盟友。

    公主下嫁平民的事情很多时候只存在于童话,对于王家来说,美貌和智慧并存的王清雨就是最好的政治筹码。

    她是如此美丽,自然不乏追求者和仰慕者,之所以去和白杨相亲,是家中的老人隐晦的说过,若是能和白杨促成一对的话,对王家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家里的人并未强迫王清雨什么,如何抉择取决于她自己,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女孩子,向往自由爱情的同时,若是能给家族提供一些帮助那自然是完美的,家中希望她和白杨在一起,她自然要去了解白杨这个人,在和白杨相亲之前其实她就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

    “男生不管多大,都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玩心很大可以理解,性格随和,不骄不躁,没有一般公子哥的不良习性,至今甚至连女朋友都没交过,而且能对一个不相干的老人都施以援手,这样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只是,家里是什么因素,想让我和他凑成一对呢?听爷爷的口气,看似不着调的白杨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好像爷爷也不是很清楚……,轰轰烈烈的爱情我不敢奢望,也已经过了因为爱情不顾一切的年纪……”

    心中认真思索,权衡,王清雨最后近乎小孩子脾气一样下了一个决定!

    她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爷爷。

    “小雨,打电话给爷爷什么事儿?”对面,老人随和的问。

    “爷爷,我答应了”王清雨轻声说道。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王清雨的爷爷才愕然的问:“小雨,你说的是那件事情?”

    “是的爷爷”王清雨咬了咬嘴唇回答。

    她知道自己做出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小雨,我的乖孙儿,你可要想好了,家里其实并不会逼迫你什么,虽然我告诉你白杨此人对家族有巨大的助力,但你却不要因此牺牲自己的幸福,我王家,还不至于为了自身利益不顾儿孙感受,而且,白杨此人其实爷爷我也并不是很清楚,只是从老领导那里隐晦的得到了点他不简单的信息……”王爷爷很认真的说道。

    “爷爷,这是我认真思考后作出的决定,虽然我只和她见过一面,但从侧面了解过不少,相比起那些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平心而论,白杨比他们好太多了”王清雨回答得也很认真。

    “那好吧,,家里都尊重你的态度,我现在就和白杨的父母沟通,将事情定下来”对面的王爷爷很开心的笑道。

    这个时候,王清雨才展露出一点女孩子的娇羞,咬着嘴唇说道:“爷爷,这样的话,会不会是我一厢情愿了?”

    “哼哼,我的孙女,可谓闭月羞花来形容,便宜那臭小子了,他敢不答应?他不答应也没办法,放心吧,你也了解过,白杨是个孝顺孩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敢不答应?”王爷爷得意的说。

    “嗯,爷爷做主就好”王清雨轻声说道。

    挂断电话,王清雨脸皮有点发烫,发呆片刻,噗嗤一笑自语道:“人生充满了戏剧性,与其找一个只会花天酒地的二代一生过得悲苦,白杨这种虽然玩心很大但性格脾气都很不错的已经算是良配了,此生就任性这一回,错过就是永远,与其漫无目的的寻觅等待,不如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知道当他知道才见过一面的我会成为他的女朋友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有喜欢的人了,哼,根本没有的事儿,骗子!”

    她想着事情,不过才十分钟,电话再次响起,是她爷爷打来的。

    “小雨,我和白杨的父母沟通过了,你赶紧回来,后天就给你们订婚!”王爷爷开口第一句就这样说道。

    “这么快?”这会儿换王清雨愕然了。

    她原本想的是先和白杨父母通气表达自己的意愿,和白杨接触一段时间再说谈婚论嫁的事情,没想到自己的爷爷居然已经上升到订婚的地步了。

    要不要这么可怕?

    “我乖孙女都看上的男孩子,自然要抓紧,哼,便宜那臭小子了,养了二十四年的孙女要被那臭小子拱了……”王爷爷说着说着就气呼呼的了,跟个老小孩似的。

    “哎呀,爷爷……”王清雨脸颊更红了,却没有拒绝。

    旧金山机场,VIP休息室,白杨带着耳机喝着果汁听歌,莫名的感觉心惊肉跳,仿佛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阵‘我在遥望……’的蛋疼铃声中,他的电话响了。

    “老妈,你想起你还有个儿子啦”白杨接通后不着调的说。

    “说什么话呢,我就你这一个宝贝儿子我能把你忘了?对了,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我说小白,你可以呀”甄国萍在那边喜滋滋的说道。

    白杨眨眼,没搞清楚情况,问:“老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还给我装,小白,告诉老妈,你是怎么把王清雨那丫头拿下的?老实说,我见过她几次,一般男孩子在她面前恐怕嘴巴都张不开”甄国萍在电话那头好奇道。

    “不是,老妈,你搞错了吧,我把相亲搞砸了啊,都不敢向你汇报呢,什么就拿下了?”白杨蒙圈道。

    “得了,你小子还给我装,吃了那种果子……忽悠个王清雨还不简单,不管你现在在哪儿,快回来,我这边都和她爷爷商量好了,后天就给你俩定亲”甄国萍不给白杨解释的机会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白杨,脑袋咣咣作响。

    什么情况这是?

    “老妈,你搞错了吧?订婚?我和王清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白杨傻眼道。

    “别不好意思嘛小白,先把亲事订下来,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老妈都是过来人了,就这样,快回来,我现在就去张罗”甄国萍匆匆挂了电话。

    “噗……”

    白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玩真的?

    (一件小事认清一个人,一个念头决定一生,小说或许有点夸张,但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了戏剧性,谁规定豪门女孩主角就一定要费尽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拿下?石头给你反套路,希望各位老司机都系好安全带的没闪到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