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结账走人搞张机票回国,白杨一拍脑门,想到自己还有一张近两千万美金的支票没处理。

    这可是一亿多人民币的资金,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十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可不能不在乎。

    “如果把它提现划入账号的话,得损失不少,米国这边貌似个人所得税收得挺狠的,尤其是这种赌资,再一个,这笔钱要划入国内账号,还得损失一笔手续费,最终能到手三分之二不错了……”

    心头琢磨,他觉得不能吃亏,干脆打电话找人帮忙将损失减小到最少。

    一模身上,手机不在,这才想起手机还在戈多村卧室呢,起身去了一趟洗漱间,去了异界一趟将手机拿了回来。

    重新连接上信号后,一连串的未接电话提示响起。

    全都不认识。

    看着手机上的未接电话,白杨撇嘴,苏溪水用特殊加密手段打过来的电话他压根不知道,没搭理,根据记忆中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对面唐十六略带惊喜的问:“白哥?”

    “是我,没打扰到你吧?”

    “哪儿能呢,白哥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求带”

    带个毛线,哥玩的事情你玩不来。

    白杨直截了当的问:“十六啊,你们家在米国有生意吧?”

    “有几家公司,白哥问这个干嘛?”唐十六不解。

    看看,这就是富二代说话的语气,有几家公司……

    “是这样的,我手头有一张近两千万美金的支票,想提现,但这边的个人所得税和手续费太狠了,不能便宜了米国佬,所以……”

    白杨话还没有说完唐十六就懂了,笑道:“白哥是想洗钱对吧?这个简单,这样,等下我打个电话,叫个人过去,你直接把支票给他,我们这边可以将支票直接走公司的帐,不会有半点损失,完了我这边直接让人给你把钱打到你国内的账号上,白哥你看如何?”

    我去,居然如此简单,白杨无语。

    当然了,白杨也不是傻子,唐十六之所以会如此干脆的帮忙,必定是看在自己和苏溪水吴乐他们的关系上,若是换个人的话,坑不死你。

    “也行,到时候有什么麻烦你说一声”白杨回答。

    既然对方都如此干脆,他也不吝啬买对方一个人情,人都是相互的。

    “白哥客气了,小事,你说下地址,我派个人过去……”

    报上地址,白杨就在这儿等了。

    不得不说,唐十六那胖子真会做人,丝毫没问自己为毛跑米国来,也没问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就是聪明人。

    唐十六派的人没等来,反倒是先接到了银行卡入账的提示,整整一亿两千万人民币!

    “这家伙可以,先把钱打过来了,一般人还真没这个魄力,毕竟是一亿多资金,万一被坑哭都找不到地儿哭去,不过哥可不是那样的人,这唐胖子也是个会来事儿的……”看到银行入账的信息,白杨微微一笑。

    半个小时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找到白杨,身段放得很低,一番确认身份后,白杨将支票给他,这件事情就算是了结了。

    完了白杨挠头,我特么这不是闲得蛋疼的么,要多少钱搞不到啊,米国各大赌场简直就是自己的印钞机,再不济米国的各大金库什么的还不是为自己敞开大门?我特么居然为了两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手续费绕这么大一圈!

    嗯,这人一旦闲起来就容易犯二……

    结账走人,白杨决定打车前往机场购票回国,刚走出五星级酒店大门,不远处街边一个老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看上去至少八十岁的白人老头,头发花白,脸上还有老人斑,穿着陈旧的皮夹克站在街边。

    之所以这个老头会引起白杨的注意,是因为他的眼神,目视街上人来人往,空洞而没有焦距,仿佛在追忆什么。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老人,白杨在心中判断。

    拒绝了酒店门童帮忙叫车的服务,白杨迈步走了过去。

    “嗨,请问我能帮到你什么吗?”来到老人身边,白杨笑问。

    白杨也是够奇怪的,能对米国搞出接二连三的大事,却不吝啬对一个毫不相干的米国老人示以友好。

    老人反应过来,发现是白杨在和他说话,摇摇头叹息一声笑道:“东方来的年轻人,谢谢你的好意,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的确遇到一点困惑,不过你确定不耽误你的时间吗?”

    闲得没事,白杨掏出一包烟,递给对方一根说:“我正好没事,如果可以的话,请说出你的困惑,我很乐意为你提供帮助”

    白杨的热情让老人没有推迟,他想了想说道:“谢谢你,年轻人,我叫希莱特伯恩,你叫我希莱特就好了,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希莱特大叔你好,我叫白杨”白杨笑道。

    “白杨,东方来的小伙子,事情是这样的……”希莱特笑了笑,回忆了一下才将自己的困惑娓娓道来。

    希莱特住在洛杉矶郊外,从事了一辈子的木匠活儿,如今老了,儿孙绕膝,过得很美满。

    但就在今天早上,他觉得自己老了,应该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意外的在杂物间翻找出了一个陈旧的铁盒子,这勾起了他年轻时候的回忆。

    那个铁盒子,是他还在二十岁的时候女朋友送给他的。

    他如今的妻子已经去世,但并不是当初那个女朋友。

    他已经老了,看淡世事,哪怕看到铁盒子,也只是会心一笑。

    如果不是看到这个铁盒子,他甚至都已经忘了几十年前那段美好的时光,对于这个铁盒子还能保留下来,他也很好奇,于是打开了它。

    盒子里面除了一封信之外什么都没有。

    “那封信是我当初的女朋友留给我的,她是个很美丽可爱的女孩,当初因为我痴迷木工,大环境下收入几乎没有,她觉得我不上进,所以就离开了,我觉得她不理解我的梦想,对于她留下的信也没有观看,直到我今天打开了这封信,才知道她当初为什么离开”

    说道这里,希莱特叹息一声,苍老的双目中甚至有隐隐泪痕,说道:“当我打开这封信,才知道,当初她已经怀孕,而我痴迷木工没有收入,孩子生下来无法得到良好的培养,她的劝解也没有让我打消对梦想的追求,所以才选择离开”

    “当时我并不知道她已经怀孕,如果我知道的话,为了我的孩子,我会放弃梦想的,这些年我们都没有联系,也是在看到这封信之后,我才明白了原委,所以我想找到她说一声对不起,可是,我已经老了,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她……”

    原来是这么回事。

    了解了老人的困惑,白杨想了想说:“那么请问你知道她的名字住址或者照片什么的吗?我或许能帮你找到她”

    “我记得她的名字,那是我年轻时的最爱,怎么会忘记呢,她现在应该已经八十三岁了,我不知道她的地址,倒是有一张她年轻时候的照片,你看,她是不是很美丽?”希莱特掏出一张陈旧的照片递给白杨说道。

    有了照片名字年龄,这就好办了。

    白杨先是带着他来到街边的一家咖啡厅坐下,然后掏出电话搜索私家侦探,在米国,这样的私人服务很多的。

    联系了对方,把经过说明,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收钱也愿意帮这个忙。

    “希莱特大叔,耐心等待,很快就有结果了”白杨安慰老人。

    “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我已经看开了,只是想找到她,亲自对她说一句对不起”希莱特淡然道。

    白杨找的是全米国都很出名的私家侦探社,对方的效率很高,两个小时后就已经有了结果,找到了希莱特年轻时的女朋友如今的住址,并且已经派车前来,带老人去那边。

    白杨一路跟随,目的地就是洛杉矶市区,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居然是希莱特当初的女朋友给他生的儿子。

    这对六十年从未谋面的父子第一次相见,却是相顾无言两茫茫。

    然后,遗憾的是,希莱特来晚了,他曾经的女朋友在半年前已经去世,就葬在洛杉矶郊外的墓园。

    生命和希莱特开了个玩笑,他当初的女朋友,就葬在距离他如今的家不到五公里的地方。

    落日余晖中,希莱特在白杨等人的陪伴下站在了坟墓前,表情平静,但目光却带着无尽的缅怀。

    “艾特雅丽,对不起,我来晚了,没能看到你最后一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该多好……”希莱特抚摸墓碑,无比遗憾的说。

    白杨就在边上看着,内心只能感叹,生命中,一些人,一些事情,错过了,或许就是一辈子……

    拒绝了希莱特老人邀请做客的挽留,白杨打车前往机场。

    这不过只是他人生旅途中所遇到的一个故事而已,这个故事很普通。

    亲身经历了,才能真正懂得,时间,真的是一去不复返,错过,很多时候就是永远……

    白杨打车来到旧金山机场,刷卡购买了一张三个小时后回国的头等舱机票,接下来是无聊的等待。

    不过他却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却将他这次看似无聊的举动全都看在了眼里……

    (真实有这么一个故事,石头看到后唏嘘不已,所以写出来与君共勉,哪怕被你们说成是水字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