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乃国之重器,一个军事基地,各种防卫手段可想而知有多么严密。

    半夜三更,负责监管基地电力的值班人员素质很好,并未打瞌睡,泡上一杯咖啡提神,关注电力监控设备的运转情况。

    在白杨所在的那一片区域断电的第一时间,监控室里就响起了警报声。

    “怎么回事,电力中断,导致大半个基地电力陷入瘫痪!”值班人员心头一颤。

    这可是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第一时间通知其他值班人员的同时,他也通过电力监控设备查看情况,很快分析出是主干电缆断裂导致电力中断,并且伴随着电力泄露的短路情况。

    “快,通知电力抢修人员立即过去查看情况,启用备用电源,联系那一片区域的人,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

    夜班负责人立即通过对讲机通知其他人员,然后第一时间将这里的情况进行上报军事基地最高长官。

    驻守这个军事基地的是米国一个中将,熟睡的他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

    军中无小事,他第一时间醒来接通电话沉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明天就可以辞职回家了!”

    电话是秘书打过来的,电力部门将情况反馈到他那里,再经过他通知最高长官。

    “将军,一分钟前,基地电力出现了异常情况,导致大半个基地电力陷入瘫痪”秘书第一时间说道。

    “查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吗?”年近五十的肖恩中将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沉声问。

    秘书根据掌握的情况回答道:“还未查清楚什么情况,抢修人员已经在进行紧急排查,将军,这是一次极其严重的电力中断事故,有一个情况我不得不给你说明,电力中断后,电力部门试图启用备用电源,但那片区域的三种备用电源都陷入了瘫痪之中”

    怎么会这样!

    肖恩心头一颤,事情大条了,如今米国可是多事之秋,不久前亚洲部署‘傻得’系统的资料泄露还未有结果,紧接着又是大选后的权利交接,又在今天出现了恐怖的黑熊事件,米国已经成为了举世瞩目的焦点,如果军事基地再出事的话,他这个中将不但当到头了,恐怕还得上军事法庭!

    反应过来,他立即起身命令道:“全面彻查整个事件,我要第一时间掌握所有情况……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话没说完,通过专用电话听到了对面貌似有情况。

    半分钟后,那边的秘书做出回答,声音颤抖道:“将军,事态严重了,那一片区域,电力中断导致了整个基地大半部分的电力陷入瘫痪,并且,无论是布置的外网还是内网都陷入了瘫痪,网络部门第一时间反馈情况,是通讯光缆中断了,而且是所有连接外部的通讯光缆,此外,我们试图联系那一片区域的人,可联系不到任何人,还有,那个区域的监控等等设备也已经瘫痪……”

    肖恩中将只觉脑袋被人敲了一闷棍,军事基地,电力中断,网络中断,人员失联,这些加在一起,让他浑身直冒冷气,事情大条了。

    倒吸冷气的同时,他立即咆哮道:“听我命令,拉响警报,全军戒备,各部门出动,彻查整个事件,五分钟后我要掌握大体的确切情况,另外,启用自备发电设备看看能不能恢复电力,最后,通过军用卫星信号联系国防部……”

    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故,捂是捂不住的,必须上报,事关国家军事安全,没有人承担得起这样的责任。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个基地上空,声音传递出去数十公里远,很多米国居民都被惊醒了。

    无数人奔赴鬼域一般的那片区域,然而,有一个算一个,但凡接近那片区域全部失去联系……

    十几分钟时间,肖恩将军已经出现在了一个会议室中,一个个衣衫不整的军中官员已经火速赶来了这里。

    “其他人呢?”目光迅速,肖恩发现少了十多个主要官员。

    “将军,其他人都在那个区域,失去了联系”秘书站在肖恩身后一脸苍白的回答。

    砰,肖恩将手中的茶杯砸成碎片咆哮道:“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个军中官员胆战心惊,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此时却不是逃避责任的时候,副将皱眉道:“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楚那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建议安排军队过去搜索,武装直升机升空进行空中支援,海上航母雷达扫描……”

    基地内一干从床上被紧急叫起来的军官商量对策,米国国家高层也在震动。

    奥黑子,川普大爷,国防部长,国家安全局局长,FBI等等部门的主要首脑,还没有从黑熊事件中反应过来,半夜三更不得不再次紧急召开会议。

    军事基地出事,这可比黑熊事件严重多了,已经真真正正威胁到了整个米国的国家安全,没有人敢大意,紧急磋商对策,增派调查人员过去调查……

    多事之秋啊,米国这一帮头头就今天一天头发都白了很多。

    不管军事基地的高层多么惊恐愤怒,不管米国国家高层多么鸡飞狗跳,白杨全然不知道也不会去在乎,你们越乱越好呢。

    他一路向着装备库而去,畅通无阻,前进途中,意念散发出去,监控设备给他弄坏,清醒的人员给我睡吧,血纹剑在夜色下穿梭,通讯线路电力线路统统斩断。

    顶着震天的警报声,他来到了装备库外。

    这是一处建设在山体内部的装备库,外面原本有重兵把守,不过全部都躺了,电力设备等等全部失去了效果,对于白杨来说,压根就不设防。

    大门足足二十米高,由特种合金打造,镶嵌在山体上,恐怕是小型导弹都别想炸开。

    “一般情况下,这座大门需要五个人同时输入密码并且插入钥匙才能打开,如果不是同时五个人操作的话,大门将彻底锁死”

    站在门口,白杨眯着眼睛看着大门,意念扫描,大体情况了然于胸。

    在电力和网络都中断的情况下,这座装备库的大门已经彻底封死了,需要动用特殊手段和权限才能再次打开,然而这难不倒白杨。

    心念闪烁,血纹剑飞起,锵一声斩在了大门上,火花四溅。

    眉毛一挑,这不知道什么合金打造的金属大门,血纹剑居然没有能斩开,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长达三米深十公分的裂痕。

    在白杨的意念中,这座合金大门可是足足有一米五厚!而且,这样的大门,到达真正存放武器装备的地方,足足有三道!

    在大门背后的通道中,有着无数高科技手段布置的机关,红外线,激光,墙体内部的高射机枪,毒气等等,一般人即使是用特殊手段打开了这座大门,也无法真正到达存放武器的地点。

    “在我面前,这些东西都没用,合金大门尽管是电子密码钥匙加上机械钥匙,但大门本身却需要机械推动,我只要控制几处锁芯就能打开,里面的机关嘛,直接给你破坏了,麻痹,老子没学过编程,要不然带一台电脑来给你把系统改变了,让你们自己也进不去……”

    心头嘀嘀咕咕,面前这座坚不可摧的合金大门轰隆隆自动打开了!

    往背后黑暗的方向看了一眼,白杨撇嘴一笑,迈步进入了装备库中。

    基地此时鸡飞狗跳,无数军人开始向着这片区域汇聚而来,不过只要他们进入白杨的意念范围之内,全部都躺了。

    嗡嗡嗡……

    武装直升机升空飞来,可进入白杨意念范围内后,直升机上的电子元件被破坏,上面的指示灯闪烁,歪歪斜斜一头栽倒……

    连续穿过三道合金大门,周围布置的机关于白杨来说只是摆设。

    内部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边每隔不远就有一扇门,分门别类的存放各种武器装备。

    这些门需要输入密码甚至指纹虹膜才能打开,可在白杨面前依旧不设防!

    咔擦,第一扇门打开,里面足足上千个平方,内部一排排架子上存放着一支支黝黑的机枪,白杨不是军事发烧友,不是很明白型号。

    但没关系,我搬!

    他直接抓住存放枪支的架子,一个闪身,全部给他搬走了,一分钟不到,这个房间存放的上万支机枪被他搬空!

    “这恐怕是米国存放武器的一个重要仓库,看我给你搬空了,哼哼!”

    一个又一个房间打开,他也不看是什么东西,反正都是有用的,直接搬空。

    各种型号的枪械,子弹,炸弹,火箭筒等等,被他连续搬到了异界的迷河林内,堆积如山,没时间检查整理,到时候再说吧。

    “哇哦,大家伙,火炮,这才是我想要的,还有坦克,武装直升机,战斗机,车载火箭炮……这个仓库,绝逼是米国一个战略武器储存地点,可惜啊,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导弹,你说你放点洲际导弹原/子/弹什么的该多好……”

    搬搬搬,但凡看到的,白杨顺手就给他弄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迷河林中,各种各样的武器乱七八糟的堆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