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破的街道一片狼藉,巨熊扑倒在地上,庞大的身躯无比瞩目,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夕阳西下,夜幕开始笼罩大地,但却没有人离去,无数双眼睛看着庞大的黑熊,闪光灯不停闪烁,记录着黑熊的每一个细节。

    若不是警察和军队持枪拉起警戒线,恐怕围观的吃瓜群众恨不得冲过来和巨熊合影。

    武装直升机依旧在空中盘旋,装甲车都已经开到了黑熊周围。

    等待大型运输车辆到来的时候,一群所谓的专家率先赶到了这里,围着巨熊不停打转,不是发出一声声惊叹。

    手腕粗的绳子,钢铁锁链将黑熊捆成了粽子,这还是在黑熊被麻醉了的前提下。

    “他喵的,什么时候回去啊,磨磨唧唧的信不信各再给你整两头过来”双手持枪的白杨显得有些无聊。

    黑熊而已,大惊小怪。

    他和一队士兵负责警戒,防止围观人群靠拢过来,都已经鸣枪示警几次了。

    不得不说,全世界的人都一个德行,喜欢围观看热闹。

    显然米国高层对黑熊极度重视,饶是这个国家高度自由,但此时连媒体都不让靠近,最多只允许远远的进行拍摄。

    一家家电视台和媒体的摄像机犹如长枪短炮。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不知道哪儿调来的大型运输车开了过来,足足三十六个轮子那种,两台吊车帮忙,将黑熊放在了车上,盖上一张巨大的篷布,遮挡了人们的视线。

    “收队!”

    一声令下,军队开始整合。

    白杨和五个大鼻子士兵上了一辆敞篷越野车,护送那辆大型运输车离开好莱坞。

    足足上千士兵押送黑熊,空中还有武装直升机盘旋,没有人会作死的靠近。

    这里没军队什么事儿了,自然有警察收尾。

    这一天好莱坞出了大名,全世界都在关注,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切都只是白杨一个念头搞出来的而已。

    夜幕下,车队排成长队行驶,白杨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反正他无所谓。

    “老天,那头熊真的是太过巨大了,恐怕只有绿巨人才能和它搏斗”

    “哥们,我觉得绿巨人都干不过他”

    “但它却被我们制服了”

    “你们说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庞大的黑熊?哪儿来的?”

    “嗨,这些应该是科学家要研究的事情……”

    车上,几个大兵激动的讨论,没办法,那么大的黑熊,是个人都不能淡定。

    “咦?克鲁克,你怎么不说话?”白杨身边,一个大鼻子白人士兵拍了拍他的肩膀问。

    白杨易容的这个哥们叫克鲁克。

    耸耸肩,白杨低头擦拭自己的枪械声音沙哑的说道:“感冒了,嗓子不舒服”

    形态容貌可以易容,但声音不行,白杨只能这样打马虎眼。

    “哇哦,那你可有福了,回去后找莉莉娜给你看看,保管你感冒不想好了”那哥们笑道。

    鬼才知道莉莉娜是什么玩意,白杨懒得回答。

    军队押送黑熊往未知的地方而去,但这场事态却未平息下来,应该说是才刚刚开始。

    国际上很多国家都义正言辞的斥责米国搞生化研究,要米国给个说法,将黑熊公布出去,要不然就没完,你们这是拿全人类的生命开玩笑!

    即将下台的奥黑子蛋疼,我特么都快下台了还接二连三的出事,不久前‘傻得’系统资料丢失的事情还没完呢,这会儿又出现了恐怖的黑熊事件,我特么知道个蛋蛋。

    尽管黑哥们啥都不知道,但也用强硬的态度和各个国家扯皮,黑熊是绝对不可能交出去的,没有这回事,拍大片呢,你们当真了?

    别管什么借口,瞎扯就是,米国外交部今晚估计得加班了。

    同时,米国顶尖的生物学专家紧急集合,赶往秘密研究基地,接下来黑熊的命运只能是小白鼠没跑了。

    然后米国FBI也在行动,对于黑熊的来历展开调查。

    不过一圈下来让人发懵,黑熊出现在好莱坞的那座山上,‘仿佛’凭空出现,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痕迹,这特么不科学!

    然后那座山头每一个角落都快被挖地三尺,他们找得到个毛线的线索。

    白杨对自己的痕迹处理得很干净,哪怕是米国传说中的FBI短时间也别想找到他头上。

    总之吧,黑熊的来历最终也只会成为一个谜团,无数科学家生物学家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具体来历。

    押送黑熊很无聊,途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也不会有不长眼的人这个时候打黑熊的主意。

    两个多小时后,白杨他们的车队进入了一条隧道,进入隧道的时候,武装直升机离开,车队却没有穿过隧道,中途的时候,隧道的一边裂开,车队拐了进去,继续在地下前进了十多公里,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是处于一片山区里面了。

    “妈蛋,这又是什么鬼地方?”

    来到这里后,白杨愕然,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鬼才知道这个地方有一个秘密基地。

    当白杨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地方早就有数千全副武装的军队等候,甚至白杨还看到了几个哪怕是在华夏新闻联播中都经常出现的米国人面孔。

    “这里好像是一个科研基地?”意念延伸出去,白杨眉毛一挑。

    这一片区域很大,他的意念都无法完全覆盖,山体中修建了迷宫一样的建筑工事,地下深处他的意念都没法到头。

    啧啧,老子貌似逮到了一条大鱼?

    虽然是这样想的,可让白杨有点失望的是,这里明显只是一处生物研究基地,并非武器装备研究基地,除了很多士兵驻守之外,没有他想要的大家伙。

    他现在只是大头兵,听命行事就好。

    黑熊被带走了,他们这一群人完成了使命,长官和这里的人进行交接后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正合我意。

    白杨记住了这个地方,他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这里‘参观’一下。

    “你们一定要通过巨熊研究出点什么东西啊,要是到时候我来你们没有任何成果看老子不给你把这里给毁了,浪费我这么多时间”

    心头嘀咕,他们这一支军队从地下通道离开。

    完成任务后,‘回去’的路上气氛明显轻松了很多,一个个大头兵谈天说地,不过谈论最多的则是黑熊。

    一路上白杨昏昏欲睡,三个多小时后,他闻到了一股海洋的味道,精神一震,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快到了。

    拐过一座不大的山头,一个大门出现在了前方。

    ‘国防第十二海陆空三栖军事作战基地’(作者瞎扯的)

    这是这个地方的名称,建立在一个海边的军事基地,海面上白杨能看到一艘又一艘的军舰,甚至还有一艘航母,水下绝逼有潜艇没跑了!

    机场那边,探照灯光下,一架架武装直升机和战斗机排列得整整齐齐。

    “真想把这里搬空啊”白杨心头感叹,但他知道那是不现实的。

    回到基地,长官点名后,武器入库,解散各自回去休息,毕竟这会儿都晚上快十一点了。

    然而解散后白杨纠结了,我接下来该怎么搞?

    “嗨,克鲁克,想什么呢,走啊,去晚了就没吃的了,因为今天我们出任务,加餐呢”一哥们拍了拍白杨的肩膀说道。

    管他呢,等晚点再搞事儿,白杨不再纠结,笑了笑没说什么。

    那哥们疑惑的看了白杨一眼,觉得他怪怪的,说道:“克鲁克,你不会是被那头熊给吓傻了吧?”

    “是挺吓人的,我现在还没从那种恐惧中反应过来呢”白杨瞎扯。

    “没事,吃完东西我陪你去看看心理医生”那哥们很友好的说。

    米国的食物白杨吃不惯,象征性的吃了点,最终也没有去找什么心理医生,旁敲侧击找到自己的宿舍,洗漱后躺床上‘发呆’。

    这是一个四人间,其他三个兴致勃勃的讨论黑熊,兴奋得睡不着,被吵得无语,白杨干脆‘帮’他们睡着。

    “意念范围内武器库就有两个,不管了,直接搞事儿,管你米国鸡飞狗跳,反正因为黑熊你们已经够刺激了,我不介意你们在刺激一点!”

    凌晨两点,白杨一脚踢开被子站起来嘀咕,打了个不响的响指,意念三百六十度延伸出去,直径两公里内的所有人陷入‘熟睡’之中!

    完了这还不算,但凡是电子设备,管你摄像头雷达电脑统统破坏,意念就是方便,深入设备内部破坏元器件!

    闪身消失片刻又出现,血纹剑拿在手中,意念控制飞出去,直接刺入地下,管你是通讯光缆还是电缆统统斩断!

    几分钟时间,这一片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干活儿!”

    白杨一脚踢开宿舍的大门,来到外面,直接往其中一个武器库而去。

    呜……!

    白杨刚刚离开宿舍,远处就传来了一声震天的警报声。

    我擦,效率挺高的啊,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头了,白杨无语,没有停下前往装备库的步伐。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夜空,惊动了基地的其他地方,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唯独这一片寂静无声宛如鬼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