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谷的生意很不错,尽管是大白天,停车场的大半车位都被车辆占据,其中不乏法拉利保时捷之类的豪车。

    “啧啧,这赌场也特么信风水?”留意到发达谷气派大门两边各有一个很大的狮子雕塑,白杨心头忍不住嘀咕。

    在国内这样的情况很常见,很多大公司或者银行门口都有这样的雕塑,往往都是一左一右,如果留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进门这边的雕塑嘴巴是张开的,出门那边是闭着的,意思很明显,只进不出么。

    可在米国看到这样的玩意白杨着实意外了一下。

    赌场门口周围有十多条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壮汉,腰间鼓鼓囊囊,都是真家伙。

    国外枪支泛滥,这很正常。

    尽管白杨是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但没有人轻视他,都是一帮人精,白杨身上价值一二十万美元的行头已经暴露啦。

    这家伙有钱!

    门内一个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大长腿白人女孩眼睛一亮,啪啪走出来往白杨边上一站,张口就问:“亲爱的,你来啦?”

    你大爷,老子认识你么?

    白杨无语,这金发碧眼的白人妞远看挺诱人,但那浓妆让见惯了天然美妞的白杨有点膈应,一根手指顶住对方的肩膀用鸟语无语道:“嗨,矜持点,别弄张我的衣服”

    说话的时候,另一只手一张一百美元的票子就给她塞胸口了。

    外国就这点不好,啥地方都讲究小费,白杨也随大流了。

    兔女郎幽怨的看了白杨一眼,站直了说:“BOSS是第一次来么?我以前没见过你”

    好吧,给小费就是老板,这也太特么现实了。

    有门童开门,白杨双手插兜往里走,张嘴瞎扯:“这里我经常来,反倒是你,我是第一次见到,和你不熟,不用跟着我,我自己玩玩”

    “有需要随时叫我”对方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干脆无比。

    哪儿像国内,你不搭理人家人家还巴巴往边上凑。

    尽管因为是白天,这里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可进去后的场面也能用人声鼎沸来形容。

    服务员端着酒水饮料来回穿梭,想吃的可以自己拿,这些都是免费的,这么大的赌场,压根不在乎这点免费酒水。

    白杨随意取了一杯果汁优哉游哉的来到兑换筹码的地方,丢下三千美元说:“三个一千的筹码,谢谢”

    柜台后的黑胖子麻溜收钱,带着白手套的他递给白杨三个黑色筹码,上面有一千的阿拉伯数字。

    “祝你玩得愉快”

    人家没嫌钱少,反而送上一句祝福语。

    我会很愉快的,不过恐怕有些人要哭,白杨心头咧嘴。

    别说,人家这赌场搞得就是正规,有专门的介绍,娱乐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和赌场方面对赌,这种输赢看个人,不收取费用,另一种就是赌场方面介绍人对赌,要收取抽成的,当然,还可以选择和赌场方面单独对赌,这种就是砸场子的,一般人不会干。

    白杨就准备这么干,三千美金来砸场子很神奇么?

    就整个世界而言,赌博的方式多种多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能赌的。

    在这家赌场中,常见的有扑克牌九麻将梭哈之类,时代在进步嘛,还有各种电子赌博器具,总之在这里你总能找到让人激动的娱乐方式。

    白杨摇摇晃晃来到一张赌桌前,十多个人和庄家对赌,嗯,赌博方式是最常见的摇色子。

    意念一扫白杨撇嘴,庄家就不是好东西,摇色子的手法有问题不说,那桌子,装塞子的色盅包括色子本身都有问题。

    天下乌鸦一般黑,赌场这种地方你想赢钱那是人家给你放的鱼饵。

    一圈人脸红脖子粗,大大大小小小的吼个不停,赢了激动的乱颤,输了咬牙切齿再接再厉。

    白杨那一身行头简直就是人形美金,而且看样子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庄家在白杨出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啧啧,这种人不狠宰几刀是不知道痛的,东方人,今天你会输得底裤都没有灰溜溜的滚蛋。

    心头嘀咕,幻想着自己最后能拿到多少提成,穿着西装的庄家笑道:“买定离手,下一局马上开始”

    白杨找了张空椅子坐下,瞄了一眼,最大的三个六豹子三个六也才八十被赔率,随意将三千美金的筹码给丢了上去,然后自顾自的端着一杯果汁把玩。

    周围的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一上来就压豹子的是想钱想疯了吧?

    没人说什么,那种冷言冷语讽刺的狗血画面没出现,自己玩自己的。

    “想压豹子赢钱?我给你开一个六六五,不知道你这个东方人看到就差一点会是什么嘴脸呢?”庄家心中暗笑。

    这一局白杨压得最多,拢共加起来也就一万多美元的筹码。

    “买定离手,答案马上揭晓”庄家端起色盅说道。

    哗啦啦一通花里胡哨的乱摇,然后啪一声放桌子上,庄家很满意,凭手感就知道自己摇出了六六五。

    开开开~!

    在一圈人期待的眼神注视下,色盅揭开。

    嗡……

    一圈人沉默一秒,然后炸开了锅,一个个瞪眼看着白杨,都忘了自己的输赢问题。

    色盅揭开后,三颗白色色子都是六个点朝上,六六六,豹子。

    这怎么可能!

    庄家身躯颤了一下,背后冷汗直冒,明明是六六五啊,怎么变成六六六了?

    “运气好,开门红呀,开来今天我要大杀四方!”白杨看了一眼,咧嘴冲着周围的人笑道。

    老实说,他觉得怪无聊的,自己的意念简直就是开挂,你庄家什么花样也别想在我面前玩,想要什么点数还不是自己一个念头的事情?

    愿赌服输,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庄家没法赖账,只能陪。

    三千美元的筹码,八十倍赔率,一下子就变成了二十四万美元,加上本金,白杨手中多了二十四个一万的筹码和三个一千的筹码。

    赌场楼上一个监控室里,数十个屏幕将赌场每一个角落都反应到了这里。

    “这个人,注意一下,一来就压了个豹子,一定有问题,如果是扫街的,让他带走两百万美元,如果不是,采取必要的措施”

    一个身穿得体西装的白人中年人指着屏幕中的白杨说道。

    所谓的扫街,就是赌术高手到各个赌场去搂钱,这种人都知道进退,适可而止,一般不会有事儿,毕竟是正常赌博,但如果遇到心眼小的老板,自身没有太大的背景的话,那就自认倒霉吧。

    白杨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赌场方面的反应都在他的意念观察之中。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他就是来搞事儿的,将二十四万三千美元的筹码往六六六的豹子上一推,看着庄家笑道:“继续”

    赌桌边的其他人面面相窥,然后一个个都识趣的离开了,常年混迹于这里的他们知道要出事儿了,接下来自己还是滚远一点的好。

    “先生,您确定吗?”庄家看着白杨吞了口口水问。

    二十四万三千美元不多,但再翻八十倍的话,那就是将近两千万,他一个小小的荷官不敢赌了,一旦输了,估计自己的尸体第二天不知道要出现在那个臭水沟。

    “当然,快点,我很忙的”白杨点头笑道。

    荷官额头冷汗直冒,知道遇到高手了,可开门做生意,不赌不行,周围已经围了数十人观看。

    深吸口气,他缓缓将手伸向了色盅。

    就在此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身,发现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白人中年人。

    “你先下去,我来和这位先生玩玩,这位先生不介意吧?”

    老人前半句是对荷官说的,后半句是对白杨说的。

    “我无所谓,快点就行”白杨耸耸肩说。

    之前的荷官如释重负的下去,老人取代他的位置站在了赌桌后,看着白杨笑了笑,然后抓起色盅,就那么随意的摇了几下,放桌子上看着白杨笑道:“确定要开吗?现在你还可以带着这些钱离开”

    就那么随意摇几下,鬼都知道不会出现六六六了。

    白杨知道对方这是维护赌场和自己的脸面,宁愿吃点小亏息事宁人让自己带走二十四万,可赢钱又不是自己的目的,往柔软的椅子上一靠,双手抱胸看着对方笑道:“买定离手,赌场规矩,开吧,无论输赢都无所谓”

    “客人你高兴就好”老头笑道,伸手揭开了色盅。

    哗……!

    当色盅揭开的一刹那,周围诡异的安静了一秒,然后沸腾,一个个看怪物一样看向白杨。

    赌桌后面的老头表情一僵,色盅揭开后,三个白色的色子六个点朝上,六六六,豹子!

    老头是高手,自始至终白杨没有碰过赌桌赌具,绝对不可能出千,那么怎么可能再度出现豹子?同一个人同一个赌具连续出现两把豹子的几率比买彩票还低,可他偏偏就发生了!

    “愿赌服输,先生还继续吗?”

    老头示意小弟将近两千万美元的筹码给白杨,看着他笑问。

    “继续,我还压豹子,全部,今天鸿运当头,不知道能不能来一个大三元”白杨一脸轻松的笑道。

    两千万筹码,若是再翻八十倍,那就是十六亿,而且是美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