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往门外一扫,白杨微微挑眉,门口一共来了四个人,四个都是女人。

    后面两个一看就是保镖,干练短发,带着墨镜,黑西装黑皮鞋,眼神很警惕,腰间还有甩棍辣椒水喷雾剂之类的玩意。

    好吧,不是每一个保镖都有资格配枪的。

    还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孩走在最后面,身穿黑色职业装,带着副眼镜,眼神灵动,娇小玲珑,显得很可爱,手中提着两个包包,这估计是秘书之类的了。

    最显眼的要数前方那个女人。

    白杨意念是很毒辣的,几乎是瞬间就得到了对方身高足足一米七二的数据,而且穿着五公分的白色恨天高,单凭那身高,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得退避三舍!

    大长腿,蜜桃臀,A4腰,D乳量,我的天,这身材够魔鬼的。

    她长发及腰,梳了个简单中分,额脸蛋,丹凤眼,眼神很平静,但气场却很足。

    “皮肤白,白耳环,白项链,白衬衣,白西装,白短裙,白丝袜,白高跟鞋,白***噗,白虎……合着白的东西都和她有仇是吧?这妞绝对就是王清雨了,处女座没跑!”

    意念一扫,对方的一切在白杨眼中都无所遁形,瞬间下达定义。

    “小鱼,你们在外面等着”门口,除了头发之外一身白的王清雨说道。

    她的声音很平静,很好听,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这是一个无论身材和长相都无可挑剔的女人,硬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一朵盛开的白牡丹,高贵却不冷艳,静静绽放,素雅却让人不敢去接近。

    总之一句话,一般男人在她面前,说不了三句话就得灰溜溜败走。

    “我绝对是亲生的,老妈居然给我找这么个相亲对象”白杨在心头直咧嘴。

    老实说,虽然他见惯了太多美女,也被门外这位给刺激了一下,主要是身上那种气质和气场,是之前的白杨从未见过的。

    “好的王总”那提着包包的女孩乖乖回答,站到一边。

    两个保镖模样的墨镜女人,则是分别站在了门的两边,跟标枪似的一动不动。

    王清雨面对包间的门,表情稍微柔和了一点,伸手敲门。

    包间内有服务员候着,之前白杨没搭理对方,对方就修炼隐身术站在一边,一副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状态。

    此时身穿旗袍长相还算甜美的服务员开门,看到门口的王清雨,稍微愣了一下,也被惊艳到了。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原本对自己还蛮自信的服务员这一秒觉得自己就是个丑小鸭。

    “请进”良好的职业素养让服务员反应过来,让到边上微微低头说道。

    王清雨微笑点头,迈开大长腿姿态优雅的进入包间,恨天高敲击在实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好似敲击在人的心脏上,让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在对方进门的时候,白杨一脸微笑的站了起来看着对方。

    两人眼神交汇,对视一秒钟,相互打量对方。

    白杨笑得很平静,看着对方开口道:“王清雨?”

    “是我,你是白杨?”王清雨微笑点头。

    她在笑,笑得很温和,一点都不盛气凌人,甚至显得很平易近人,可是,却给人一种淡淡的距离感,那是每个人见到陌生人后都有的正常反应。

    果然和老妈说的一样,性格很好,是总裁却不霸道。

    啧啧,为毛小说中那些高贵冷艳盛气凌人的霸道女总裁我就遇不到呢,难不成都是骗人的?

    白杨上前两步,给她拉开一张椅子笑道:“我是白杨,请坐”

    “谢谢”王清雨微微点头,优雅的坐下。

    白杨回到座位,坐直身躯,平静的看着对方问:“请问喝点什么?”

    “龙井”王清雨开口道。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简直惜字如金,但配合她温和的笑容,却又让人一点都不觉得做作,仿佛她本身就应该这样。

    “一壶龙井,我来一壶大红袍,谢谢”白杨对服务员说道。

    茶楼么,当然是要喝茶的。

    “两位稍等”服务员点头离去。

    这两位给她的压力都太大了,不说后面的王清雨,就是身上‘贴着’百万的白杨就让服务员提不起任何心思,差距太大,拜金也的掂量一下自己的资格。

    “我不懂茶,喝大红袍纯粹就是觉得味道浓郁一些”白杨看着王清雨笑道。

    王清雨微微点头说:“茶水,本身的作用就是为了缓解饥渴,只是后人给它添加了一些没有意义的意义在其中”

    “哦?这有什么说法吗?”白杨哑然,他真心不懂茶。

    “最开始其实没有茶叶这种说法,古人生活艰苦,粮食不够吃,就添加树叶树皮以充饥,后来生活改善,茶叶被单独出来用作饭后饮品,才有了所谓的茶文化”王清雨回答。(嗯,石头瞎扯的,别较真……)

    两人初次见面,以此为开场白,没有针锋相对,没有剑拔弩张,很平静,没有攀比,没有撕逼,没有打压,没有各种看不顺眼。

    不管认识不认识,既然来到这里,见面了,对人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问题。

    那种一上来就横挑鼻子竖挑眼只能是丈母娘这种生物,别管一个人有多坏,男女也好,遇到相亲这种事情,除了对方实在是太过恶劣之外,都不会有人脑残的将自己不好的一面表现出来,网上的段子,只是娱乐大众而已。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古人的想法或许很单纯,粮食不够吃,就添加树叶树皮充饥,后来或许觉得还能治病,再后来,衣食无忧的文人墨客就将茶叶的意义给升华了,其实它就只是普通的树叶而已”白杨笑道。

    “你是一个很纯粹的人”王清雨点点头,直视白杨淡淡笑道。

    微微挑眉,白杨问:“为什么这么说?”

    难得白杨居然跟得上她的节奏,这突然转移话题,一般人估计得断片。

    “不做作,就这一点,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如你”王清雨淡笑道。

    耸耸肩,白杨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对方,不懂就是不懂。

    然而王清雨却不再提这茬,看了看手腕上不起眼却价值百万的江诗丹顿略带歉意道:“我三个小时后我要赶飞机,我们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彼此了解”

    意思很明显,成与不成,就看这两个小时了。

    正要说什么,白杨的手机响了,歉意的看着王清雨笑了笑示意自己接个电话,对方则示意他请便。

    号码是个不认识的,白杨拿着手机来到窗户边接通后问:“你好”

    “请问是白先生吗?”

    “是我”

    “我是xx办事处的小赵,您的签证已经和机票已经办好了,请问您在什么地方,我帮你送过去”

    啧啧,宋一道的办事效率挺靠谱的嘛,这么快就搞定了,拢共才两个小时不到吧,虽然白杨没办过出国签证,但也大概知道,一般人要办下来的话,至少得一个星期。

    “帮我送到清香茶楼前台,谢谢”

    “好的,就不打扰您了”

    挂断电话,白杨回到座位,看着王清雨笑道:“不好意思,对了,我们说道哪儿了?”

    他当然不是忘了之前的话题,只是相亲这种事情嘛,他没经验,将主动权交给对方。

    显然王清雨也是个玲珑剔透的心,明白白杨的意思,想了想主动说道:“对于长辈安排的这次见面,我本身并不反对,遇到合适的就处着,彼此合得来,谈婚论嫁也未尝不可,我也是女孩子,也向往爱情,轰轰烈烈不敢奢望,但相处中忠诚却是基本的”

    这就上纲上线了,白杨微微哑然,想了想坦诚道:“我有喜欢的人了,希望没有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王清雨微微愕然,老实说,她没想过白杨居然会如此坦诚,论长相,论气质,论家室,论性格,她自问不会差给多少人,正常情况下,对方都应该想方设法接近自己才对,可白杨这句话,明显是没看上自己呀。

    当然,王清雨也不会脑补一些白杨欲擒故纵什么的把戏,只是很平淡的站起来伸手笑道:“那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白杨站起来说道。

    双方握手,一触即分,很平淡。

    “那我先告辞了,希望你幸?!蓖跚逵甑阃?。

    “祝你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

    一场所谓的相亲,并没有狗血的事情发生,简单的交谈,还未开始,就此结束。

    还是那句老话,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千千万万的过客,或许有的人要特别一点,在生命中留下的痕?;峋靡恍?,当时间过后,一切痕迹都会被磨平。

    王清雨带着人离去,白杨却有点挠头,该怎么跟老妈交代呢?说自己搞砸了?会不会被鸡毛杆子抽?

    好吧,两人拢共也就坐了几分钟,点的茶水都还没上来呢。

    白杨没走,他还得等人送来签证和机票,拿到这些东西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看了看机票上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反正没事,干脆直接开车去机场……

    (又犯病了,头痛,面对电脑脑袋一片空白,逻辑思维很差,码字很艰难,希望诸位谅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