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定格一瞬间定格,白杨先是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单秋林,又看了看裂为两半的桌子,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桌子破裂的地方平滑如镜,毛刺都没有一丝,原本桌子上的瓜果掉了一地。

    再一回想,之前单秋林就那么简单的挥剑,枯枝削制的木?;雷?,然后桌子就裂了,他的动作不是很快,肉眼都能看清,可结果却如此惊人!

    盯着单秋林,白杨语气古怪的问:“不是,我说老单,你什么意思?”

    “人生路漫漫,当时间过后,风烟残尽,纵然身手不凡,亦是爱恨两难,到后来,肝肠寸断,到后来,麻木平淡,且怒且悲且狂,最后,双眼迷?!钡デ锪痔房刺?,语气平淡如水的喃喃自语。

    老单你什么时候变诗人了?白杨眼睛再次眯了一下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话呢,你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轻笑一声,单秋林问:“白杨,世间无数人都想攀上绝巅长生不死俯瞰世间,但是,人生数十载就能看尽人世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花开花谢,长生有什么用?”

    两人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说你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白杨已经开始磨牙了。

    “以剑为伴,这一生,或许也不错”单秋林最后用这句话作为总结。

    两人答非所问,各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小猫她们在边上看着,有点懵,思维回路跟不上白杨他们的节奏。

    “所以说,之前姜山他们应该和你说了很多话,然后你又想练剑了?”白杨眨眼问。

    “我那天彻底放下,舍弃一切后,经过这段时间的平静,我发现,人世间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我手中的这把木剑,明明没有用多么大的力气,明明没有多么快的速度,没有真元真气,却能斩开一张桌子,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研究一下这种神奇的状态,打发余生无聊的时间”单秋林继续说道。

    白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无语怒道:“我就问你什么意思,你给我乱七八糟的扯这么多干嘛?”

    “额,你问的不是我为什么能以一柄脆弱的木剑斩开一张桌子吗?我告诉你,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单秋林愕然片刻说。

    “老单你够了,我就问你,我好好的在这里坐着,上面摆的瓜果还没吃多少,你给我把桌子掀了,你啥意思?砸场子是吧?”白杨指着单秋林极度无语道。

    你一柄木剑斩断桌子很神奇吗?鬼才对这个敢兴趣,物理学轻松解释,别说你一柄木剑了,就是一张纸,你角度速度力度用好了都能斩断竹筷,哪怕是水,经过高压之后都能切开钢板,哥有兴趣和你研究木剑斩断桌子的物理学?

    “我……”

    这会儿换单秋林无语了,大哥,你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你就一点都不觉得神奇?

    神奇个毛线,白杨起身拍拍屁股,老单你自己玩吧,谁有心情和你讨论物理学心理学以及心灵上的玩意表现在物理上的状况……

    瞎眼的单秋林嘴角抽搐,抚摸手中的木剑陷入沉思,鬼知道在想什么。

    “哎,老单,你那一剑有什么名堂?还有,你准备重新修炼啦?”走出去几步的白杨突然停下问。

    “我以为你不好奇呢,我给你说,当一个人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有特别感触,就比如刚才那一剑,自然而然,我觉得就应该那么挥出去……,是的,我准备重新开始修炼,之前我自废修为,筋脉受损,又断了一只手,全身筋脉不全,恐怕很难再有成就了,不过没关系,我又不追求武道境界,之所以想继续修炼,只是想试一试当那种状态配合血气真气真元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单秋林坐在哪儿给白杨解释。

    然而白杨压根就没听……

    “冰儿,小猫初涉武道没多久,很多东西都不懂,你得好好指点她一下,洁儿,小猫想学习做菜,你没事的时候教她啊……”白杨看着冰清玉洁四姐妹说道。

    完了才看向单秋林问:“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单秋林叹息,觉得这世界没有人能懂自己了。

    我错过什么了吗?白杨挠头。

    还有,老单你这人不诚实,之前你自己还说身手不凡没啥用什么的,这会儿知道好玩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嘛。

    好吧,刚才白杨那一句真心只是随便那么一问,谁有兴趣知道你老单有了什么神奇的领悟啊。

    “不就是武道嘛,看你说的那么邪乎,老单,我告诉你,我也决定开始修炼了,而且是修炼天下十大奇功之一的雷霆秘典,怎么样,害怕了没?”白杨冲着单秋林嚷嚷。

    单秋林不想和白杨说话,拿着个木头片子自个琢磨去了。

    不相信我?你等着,等哥修炼成雷霆秘典后惊爆你的眼球。

    白杨心头哼哼,转身就走。

    那什么阴神居然怕电,这个有意思,如果修炼成雷霆秘典,岂不是说以后再遇到阴神就不怕了?

    回到屋子,闪身回地球那边,白杨又去买了一台柴油发电机,变压器稳压器什么的,一圈下来花了几个小时,带着一堆东西又回来了。

    因为自己的体质和这个世界的人不一样,之前接触过的武功秘籍都没法修炼,哪怕是薛家宝库中得到的那些高级一点的白杨也悄悄实验过,还是不行,所以白杨只能将主意打到雷霆秘典上。

    别人无法修炼,是因为没法承受天雷灌体,自己不一样啊,发电机发电,变压器调整电压,分分钟无压力。

    之前白杨就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事情太多没时间,再一个觉得自己体质和这边不同,估计希望也不是很大,所以就没怎么上心,可当昨晚看到阴神被虎子手中的电棒给灭了后,白杨就不淡定了,如果练成雷霆秘典,阴神你再来惹我一个试试?一巴掌拍得你魂飞魄散!

    白杨一个人躲屋子里面捣鼓,很快将东西组装好。

    “希望能成功啊,如果不成功的话,搞不好要被老单笑话,其实不成功也没关系,了不起以后我随身配一根电棒,然后拿电棒忽悠老单这个瞎子说我练成了,反正他看不到……”

    看着组装好的发电机等设备,白杨嘴里嘀嘀咕咕的同时,用透明胶将一根铜丝贴自己身上,铜丝链接变压器,将电压调到最小,好吧,他怕痛……

    发电机嗡嗡嗡发动,摆出雷霆秘典修炼的固定姿势,调整呼吸节奏,然后就开始了。

    呼……吸……呼……吸……

    好吧,白杨修炼一点都不严肃,一点都没有别人那样让人紧张又期待的赶脚……

    根据雷霆秘典修炼的特殊呼吸节奏,白杨开始尝试修炼。

    “……”

    几分钟后,他愕然挠头。

    没感觉……

    按照雷霆秘典上的说法,天雷灌顶后,修炼雷霆秘典,会浑身酥麻,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在改善,可这会儿尝试了几分钟白杨发现自己没一点感觉。

    “难道是电量小了?”

    不信邪的他把电压调大了一丢丢,再尝试,还是没感觉……

    再来,依旧没感觉。

    我信了你的邪,白杨咬牙,合着我这辈子就没法修炼武道了是吧?

    将电压再次调大,我擦,他浑身一抖,全身酥酥麻麻,浑身毛发都竖起来了!

    额,这并不是说他修炼有效果了,而是被电流刺激身体的正常反应……

    电压虽然他调了几次,但其实并不高,比电蚊拍的电压都低很多很多,估计蚊子都电不死。

    强忍着那种被电的古怪感觉,他继续尝试修炼。

    然后,十分钟了,依旧没有一点修炼雷霆秘典的正常反应。

    “玩我呢?”

    咬牙,再调电压,麻痹还是不行。

    一连十多次调整电压,忙活了几个小时,天都黑了,他还是没有能正常修炼雷霆秘典。

    一开始电压小,连接到身上没感觉,到最后电压都能让他感觉到强烈的刺痛感了,依旧没法修炼雷霆秘典……

    “老子不练了,麻痹,这辈子我就和武道无缘,爱谁谁去,没那基因练毛线,老单要笑话就笑话吧”最后白杨怒了,一把扯下身上的铜丝不干了。

    顶着一头爆炸头出门,他需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缓解心头的郁闷。

    刚出门就看到小猫端着饭菜站在门口。

    “少爷,你这是……?”小猫看着白杨的爆炸头一脸愕然。

    被电了几个小时,白杨的头发竖起都不下去了。

    摸了一把头发,Q弹,按下去又翘起来了,白杨尴尬一笑说:“没事,正好我饿了,吃饭”

    他偷偷摸摸的几个小时尝试修炼雷霆秘典,没成功,就不说出来让人笑话了。

    小猫伺候白杨吃饭,一脸古怪,少爷这是咋啦?怎么感觉和饭菜有仇似的,吃饭还能吃得咬牙切齿?

    “对了少爷,虎子回了一趟葫芦山谷已经回来了,还带了五百个人回来?;ど僖陌踩毙∶痪澜岚籽畋ㄍ泛统苑沟那樾鞫嗑?,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说道。

    说话的同时,小猫还将一个坛子摆在了桌子上推向白杨。

    “啧,正好,等下让虎子来一下”白杨眼睛一亮说道。

    我无法修炼雷霆秘典,虎子他们行不行?毕竟是这个世界的人,如果行的话,啧啧,厉害了我的哥,一群修炼天下十大奇功的手下?;ぷ约?,我就问还有谁!

    说完,白杨看着桌子上的坛子问:“猫儿啊,这是什么?”

    “这是虎子给少爷顺道带过来的地乳精华”小猫回答……

    (石头我的套路你能猜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