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给白杨精心烹制了一餐饭菜,或许是她吃了开慧果脑袋比常人聪明太多的缘故,学做饭菜不久的她做出的饭食虽然比不上顶级大厨,但因为天然食材的缘故,也是美味异常。

    吃得肚子滚圆,找了根竹签当牙签剔牙,白杨带着小猫走出房间出门遛食。

    地球那边已经是寒冬,可异界依旧骄阳似火,不过密林中的戈多村周围大树遮挡,还算阴凉,要不然白杨都得搬一台空调过来。

    银狼狗腿一样,在白杨出门的时候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

    “猫儿啊,葫芦山谷那边怎么样了?”白杨一边漫无目的的闲逛边问。

    小猫想都不想,张开就来说道:“少爷,那边工匠已经拿出具体建设方案,各种建筑材料也在源源不断的运送过去,匪徒干活卖力,估计三个月后就能完工”

    这边的三个月相当于地球那边的半年了。

    啧,地球那边什么富豪的别墅都弱爆了,哥半年后就能住上一片美轮美奂的山庄,你有吗你有吗你有吗?有钱都买不到……

    虽然这边没有机械,但架不住人多,而且一个个力气大得很,建设很快。

    “小猫你好像有话要说?”看着小猫欲言又止的样子,白杨好奇问。

    小猫咬了咬嘴唇,微微忧虑道:“少爷,山谷建设花费太大,虽然那些匪徒不需要付工钱,可是他们每天干活量很大,吃得也多,少爷也不想亏待他们,所以光食材就是一笔很大的消耗,而且,各种建筑材料也是一笔很庞大的开销,这还不算后期的装饰……现在少爷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好吧,白杨明白,房子建好是一回事,装饰才是无底洞。

    打个比方,你在屋子里摆一个盘子当做装饰物和一件古董能一样吗?

    捏了捏她的脸蛋,白杨轻松笑道:“小猫放心啦,建,给我死劲建,往好了给我建,钱的问题简单,一百亿钱够不够?不够就一千亿,再不够继续翻倍,少爷我现在不差钱!”

    好吧,有钱任性,说话都不带打嗝的。

    “可是,少爷哪儿来那么多钱呀?”小猫疑惑问,同时还有点担忧,怕白杨为了钱的事情冒险。

    “这个猫儿你就别担心了,负者貌美如花就好啦”白杨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说道。

    白杨是一个很没有计划的人,想到一出是一出,这会儿他一拍脑门说:“对了,我们去找冰儿她们,然后有一箱子武功秘籍,猫儿你挑着修炼,总之比蓝家牛家的好,到时候给他们家也送去副本,然后让冰清玉洁四姐妹给你指点,她们不行的就去问瞎眼的单秋林,让这家伙发挥下余热”

    这会儿白杨想起了在薛家宝库中得到的武功秘籍,我不能练我媳妇可以啊。

    作为一个有想法的人,自己动手砍人太掉价了有没有,分分钟一堆牛叉手下去砍人自己负责四十五度角仰天多吊炸?

    对了,还有葫芦山谷的几千手下,也得给他们送去武功秘籍的副本,哪个好练哪个,再加上那么多丹药砸下去,就不信搞不出一群牛叉闪闪的手下来!

    小猫没问白杨口中那些东西是哪儿来的,反正在她心目中白杨就是最厉害的,什么东西都能弄来。

    两人还没来得及找到冰清玉洁四姐妹,反倒是见到了单秋林他们。

    此时单秋林独坐一颗树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一脸淡然,姜山和木彤站在他前方。

    木彤微微低头站在姜山身后,姜山此时正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单秋林。

    气氛有点古怪,白杨搞不懂他们说了啥。

    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们刚来就听到对方完整的对话?

    “那么你们保重”就听到单秋林一脸平静的说道。

    哎……

    姜山微微叹息,转身就正好看到了白杨,然后走过来拱手道:“白公子”

    “好了?哎,你们这是在干嘛?”白杨问。

    “白公子,昨晚多谢解围,我阴邪之气入体,也是你帮忙找人给我治疗,姜山欠你一条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只管支会一声,我姜山绝不推迟,不过,我还有事在身,就不在这里逗留了,正好遇到白公子,在此向你告别”姜山点头说道。

    木老头那让人晒太阳的方法也算是治疗?白杨表示怀疑,然后姜山所说的有事,估计是去找什么生生果了,白杨也不在意,摆摆手说道: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用如此,然后这里风景很不错的,要不要多玩几天?”

    “不了,我事情办完的话,再回来感谢白公子的恩德,就此告辞”姜山笑道,说完点点头,很干脆的转身。

    “白公子告辞”木彤也对白杨他们点头道,然后跟上姜山的步伐。

    白杨耸耸肩,每个人都是别人生命中的过客,很多时候一次分别估计以后都看不到了。

    姜山他们走后,白杨问单秋林:“你们说啥了?”

    “你那么无聊的想要知道吗?”单秋林无语,他还不知道八婆八卦这样的词语。

    “太想知道了,我就喜欢听别人的八卦”白杨点头。

    单秋林不搭理白杨,这样的人你搭理就越来劲。

    切,不说我也能猜到,必定是一些肉麻兮兮的话,什么你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吧我原谅你了之类的话,没劲。

    “行,那你自个呆着吧”白杨撇嘴道,带着小猫准备去找冰清玉洁她们。

    然而单秋林却是突然问:“有刀吗?”

    “老单,虽然你眼睛瞎了,武功废了,手也断了,但你可别想不开”白杨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单秋林瞪眼说。

    “我有那么脆弱吗?借一把刀给我你还能联想到那么多?普通柴刀就可以了……”单秋林无语道。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白杨抱着双手看着他,边上有很能来事儿的村民麻溜递了一把刀过来。

    一把普通的柴刀拿在手中,单秋林摸摸搜搜也不知道哪儿搞来一节枯枝,手腕粗,两米来长,拿着柴刀就开始在枯枝上削。

    这是想搞毛?

    白杨挠头,那节枯枝还有虫眼,当柴火都不够资格,白杨都能轻松掰断那种。

    也不管白杨在边上看,单秋林一脸平静的用柴刀在枯枝上削,动作很慢,不时还摸索一下。

    然后林冰儿她们过来了,白杨交代让她们指点一下小猫武技之类的,又找来虎子,让他去葫芦山谷那边带点人过来搬东西,这些事情都安排好了单秋林还在不疾不徐的削木头。

    我看你搞什么灰机。

    白杨来了兴趣,让人准备一座瓜果,他就在边上看,无聊到他这种地步也是够够的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不知道啥时候白杨趴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后擦了擦口水,看到单秋林还在削木头。

    “话说你到底在干嘛?”白杨忍不住问,然后微微愕然,因为单秋林已经将那根枯枝削成了一把木剑的模样,木屑在周围随风乱跑。

    单秋林不说话,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依旧在削木剑。

    又一个小时后,他放下柴刀,伸手摸索手中的木剑,剑长一米一左右,三指宽,摸索一遍,嘴角微微含笑。

    这有毛用啊,白杨无语。

    “当时间过后,很多事情我们都只能去追忆”抚摸着手中的脆弱木剑,单秋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呢?”白杨不懂,难道这家伙后悔自废修为了?

    “原本我以为小师妹跟着大师兄会很开心,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跟着大师兄,她担惊受怕,我能感觉到,她脸上已经没有了曾经的笑容,可她却很幸?!钡デ锪旨绦档?,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白杨说话。

    “然后你就想拿着这把木剑从姜山手中把你小师妹抢回来?”白杨脑洞大开,来了这么一句问。

    “我现在很平静,已经放下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你也不必拐弯抹角的说这些话来安慰我”单秋林摇头轻笑道。

    啧啧,这家伙不对头,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

    接着又听单秋林说道:“你知道吗,如果可能的话,我愿用我的一生,换取小师妹再次十年的天真无邪,我多希望,她依旧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师妹”

    老单,你够了,别给我灌鸡汤,哥不吃你这套,白杨撇嘴不说话,并丢给对方一个白眼,尽管对方是瞎子……

    “人世间的情感,亲情,友情,爱情,其实很脆弱,脆弱得如同我手中的这把木剑一样,一折就断”单秋林抚摸木剑说。

    然后呢?白杨不说话,觉得等单秋林说完再喷不迟。

    “可是,亲情,友情,爱情,又无比坚强,坚强到坚不可摧又无坚不摧!”单秋林继续说道。

    结果呢?白杨还是不懂这家伙要表达什么。

    然后单秋林抬手,手持木剑向着白杨晃了一下,一脸平静,瞎眼的他,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

    咔擦……

    一声轻响,白杨身前的桌子裂为两半!

    “……”

    白杨喷不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