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前方,又看了看手中的电棒,虎子挠头,啥情况?

    转身,看着白杨一脸纠结愕然的看着自己,虎子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说:“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你大爷啊,给我整没了?”白杨指着虎子无语道。

    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吧?不知道该说虎子命大还是运气好。

    虎子缩着脖子不说话,装作自己是一块石头,少爷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刚问到关键地方啊,你给我整没了,白杨之无语。

    呜呜呜……

    银狼此时在白杨身边龇牙咧嘴的冲着虎子低吼,一副只要白杨一声令下它就冲过去咬死虎子的架势。

    拍了拍银狼的脑袋,小……大家伙你很上道嘛,没枉费少爷我当初给你肉吃。

    接着白杨意念控制带血姨妈巾在周围唰唰唰飞了几圈,那阴神再没出现。

    在电棒的电流下,阴神一声惨叫消失无踪,那么他到底是挂了呢还是挂了呢还是挂了呢?

    有点不放心,血纹剑飞起,刷刷刷几下将枯瘦中年人的尸体给切成碎片,完了搞来一堆柴火给他烧成灰,嗯,和一堆染血姨妈巾一起烧的。

    要是这样都还不死我就相信你真是神仙!

    心头嘀咕,白杨也纠结得要死,我还有很多东西没问呢……

    “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小猫上前一步站在白杨身边问。

    她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

    “猫儿啊,我等下给你说”白杨捏了捏小猫的脸蛋,然后捡起了那家伙的包裹。

    这应该算是打怪爆东西了吧?

    打开包裹后白杨无语,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

    一把一尺多长的香,大概二三十支的样子,然后一支黑漆漆的毛笔,一叠剪裁好的纸张,一个灰扑扑的砚台,此外还有四个拳头大的瓶子,其中一个装有红色液体,有点像血液,其余三个里面装的粉末,鬼知道是干嘛的。

    钱都没有,这也是个穷鬼,白杨鄙视之。

    压根就别想对方将修炼秘籍什么的带在身上,都能修炼到阴神境界,可想而知脑袋瓜有多聪明,修炼秘籍装脑袋里比哪儿都安全。

    虽然这些东西貌似没什么卵用,但白杨觉得能出现在神道修士手中应该都是好东西,包好递给虎子说道:“给我拿好了,丢一样你一天别给我吃饭”

    “少爷放心,丢一样我把脑袋砍了”这家伙立马表态。

    你别把自己给整丢了就好……

    一回头,白杨发现小猫和林冰儿相互对视,都在好奇的打量对方。

    “猫儿,这是我在县城收的丫鬟,叫林冰儿”白杨给小猫介绍。

    小猫看着林冰儿点头道:“冰儿妹妹你好”

    啧,我家小猫啥时候变这么聪明的?一来就占据主动。

    心头哑然,白杨搂着小猫的腰肢又给林冰儿介绍说道:“她是小猫,我媳妇,你们应该知道”

    小猫的脸红了那么一丢丢,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见过少夫人”林冰儿微微蹲身看着小猫恭敬道。

    她们只是丫鬟,而小猫是白杨的媳妇,这身份区别大了去了。

    然后虎子……

    好吧,这家伙被白杨无视了,我介绍你干嘛?

    抬头,白杨看着周围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问:“周围这些金狼是怎么回事?”

    虽然老早就发现了周围的狼群,但白杨没在意,哥连几十米长的蟒蛇都能弄死还怕你们这些渣渣?

    “少爷,这些都是小狼在迷河林收的手下”小猫在白杨怀中说。

    微微挑眉,白杨看着三米多长一米多高的神俊银狼说:“哟呵,不错呀,都知道当大哥了,有少爷我的风格”

    呜呜,小狼崽仰头叫唤,好似得意的小孩一样。

    这边没事了,白杨想起了单秋林他们,于是说道:“走吧,他们还在那边等着呢”

    然后白杨不怀好意的看着银狼说:“大狼……算了,还是小狼吧,这样好听些,给少爷趴下,我坐你背上”

    这么大个,应该可以骑了吧?白杨当初收养小狼的时候就准备这么干的。

    小家伙也听话,乖乖趴好,比什么二哈的聪明一百倍。

    不放心,白杨先检查了一下,这银狼通体银色,毛发有光泽,没什么异味也没有寄生虫,干净得仿佛用了飘柔,这才放心的骑在了银狼背上。

    哟呵,不错啊,这家伙估计这段时间吃得好,肉肉的,一点都不搁屁股。

    “可以呀,小猫,你也上来,坐少爷我前面”

    骑在银狼背上,试了试,银狼身躯强健有力,一点都没有所谓的麻杆腰的感觉,稳稳当当的,眼睛一亮,白杨冲着小猫招手。

    “好的少爷”小猫脸蛋微微一红,但还是乖乖坐在了白杨前面,被白杨搂在了怀里。

    心头琢磨,白杨觉得是不是给小狼配个马……狼鞍什么的呢,这个世界神奇的事情多了,对于银狼这段时间长这么大个白杨一点都不好奇。

    小狼真心聪明到没朋友,低吼一声,树林中走出两匹金狼,分别来到林冰儿和虎子身边趴好。

    看着虎子和林冰儿都骑在金狼上,白杨无语的拍了小狼脑袋说:“小家伙,你不行啊,还老大呢,它们的个头都比你大,金灿灿的比你威风,你得赶紧长个才行”

    “嗷呜……”

    银狼听了白杨的话,仰头一声狼嚎。

    在这狼嚎声中,白杨发现,周围的金狼都浑身一抖,好像显得很惧怕。

    你说你给他们逞什么威风?白杨无语……

    没有了阴神的威胁,回单秋林他们那边的路上就要轻松悠闲多了。

    “猫儿啊,这段时间想我了没?”白杨嘴巴凑到小猫耳边问,还张嘴轻轻咬了一下小猫的耳垂。

    小猫浑身一抖,脸蛋通红,整个人都软了,声音轻柔的说:“想,我天天都在想少爷呢”

    “我家小猫最好了,少爷我也想你”白杨说道,嘴里的热气喷在小猫脖子上,小猫整个人都好像要融化了似的。

    “少爷……”小猫轻哼,双目仿佛要滴水。

    好吧,白杨说话的时候手也不老实,将手伸进小猫的衣衫内上下其手

    接着好像发现了什么,白杨眼睛一亮说:“哎,小猫,你皮肤变好了诶,刚才黑灯瞎火的没发现,仔细一看,居然变白了也边嫩了,修炼武道还有这好处?”

    “我也不知道……”小猫浑身‘难受’的说。

    “嘿嘿,我们回村子后我得好好检查检查”白杨不怀好意的说。

    他俩在银狼背上你侬我侬,虎子骑着一匹金狼跑得远远的,装着自己是一个瞎子聋子,我听不到我看不到……

    林冰儿在边上默不作声,不过嘴唇却微微抿起,眼神有些忐忑。

    虽然她们一早就知道白杨和小猫的关系,但这个世界的女人很多时候都只是男人的附庸,她没想到白杨和小猫能如此亲密无间。

    “少爷一直不曾动我们四姐妹,难道是因为她的缘故吗?”林冰儿心中如是自语。

    追杀阴神的时候花了一两个小时,但狼的速度不慢,而且还狠平稳,两个多小时后,白杨他们回到了单秋林他们那边。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

    看到白杨他们的身影,一直都焦急等待的林清儿三姐妹迅速跑过来松了口气说。

    不过在看到和白杨一起回来的小猫虎子银狼后,她们却脚步一顿好奇观望。

    “没事了,你们这边还好吧?”白杨冲着她们招手道。

    “少爷,我们没事,只是姜山和他师妹状况有点不好”

    白杨没介绍小猫和虎子,林冰儿她们也没问,转身看着后方说。

    “这是我媳妇小猫,这是虎子,你们应该知道,先认识一下,我去看看情况”白杨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从银狼身上下来快步过去。

    火堆边,姜山一脸青紫,浑身哆嗦,状况比白杨离开的时候更糟糕,一副看上去随时都要死了的样子。

    小师妹在火堆边紧紧的抱着姜山,想给他温暖,但姜山是被阴邪之气入体,根本没用,焦急得流眼泪,她本身状态也不好,一脸苍白,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之前那大蜘蛛踢了她一脚可不好受。

    单秋林看不到,在边上默不作声,但紧皱的眉头却显示出他内心想帮忙又帮不上的无奈。

    “白少爷,求求你,救救我大师兄吧”看到白杨过来,眼泪吧啦的小师妹救星一样看着白杨祈求道。

    想来应该是白杨不在的时间单秋林给她们介绍过白杨了。

    姜山浑身发抖,一脸青紫,神志不清,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出来。

    “嘶……”

    白杨伸手碰了碰,姜山整个人冷得跟冰疙瘩没啥区别。

    这是被阴邪之气入体了,神道修士的手段,白杨无奈,这就没法搞。

    “稍等一下”想了想白杨起身说道。

    然后避开众人目光,闪身跑地球的仓库中不一会儿就拿来了一堆瓶瓶罐罐过来,放下后说:“这些都是疗伤丹药,别问我哪儿来的,看看有没有认识的,给你大师兄吃,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还有,你自己也受伤了,什么有效就吃什么,别和我客气”

    这些丹药,都是薛家宝库里面拿出来的,原本准备带回葫芦山谷,后来给放地球仓库了,白杨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有用,干脆一起拿出来了……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