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密林中,神道修士的阴神被一堆染血姨妈巾包围,仿若置身烘炉,身影扭曲,如烟雾一样飘散,在迅速变得暗淡。

    强忍着火焰焚烧一样的刺痛,阴神冲着白杨狞声道:“你当真以为我怕了这些赤龙不成!”

    切,白杨翻了个白眼,你不怕你倒是跑一个给我看看?

    瞎子都能看出你此时不好受哇。

    “话说你这个有点神奇啊,你看,你的身躯在那边,但你却仿佛一团雾气一样在这里和我说话,我很好奇,要是把你肉身的脑袋砍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白杨没理会他的嘴炮,血纹剑唰一下飞过去横在了那具干瘦的身躯脖子上。

    “你敢!”阴魂咆哮,心中惊怒,肉身若是被砍了他也活不了了。

    敢不敢这个你说了不算!

    白杨意念控制带血姨妈巾将对方包围,小心调整距离,让对方不至于那么快死的同时也不会好过,血纹剑也横在对方肉身脖子上!

    嗯,差不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了,额,虽然到现在他也没有搞清楚原理……

    “那几根香是干嘛的?都快燃完了”

    白杨从林冰儿的背上下来,快步来到对方的身躯边上,指着香炉中三支还剩下手指那么长的燃香问。

    压根就不在意对方是什么态度,这是白杨真正意义上遇到的第一个神道修士,很多东西他都想搞明白,要不然以他的尿性第一时间就给对方弄死了账。

    “……??!”

    阴魂正想放两句嘴炮什么的,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就一声惨叫。

    那边,不靠谱的白杨说话的时候就动手了,伸手拔出一根染香,然后插在地上熄灭,观察阴魂的反应。

    当一支染香熄灭后,白杨发现,阴魂周围的烟雾莫名的稀薄了三分之一,那阴魂扭曲,发出惨叫。

    啧,他喵的,这是什么原理?

    白杨挠头不懂。

    阴神邪意而强大,有万般手段,但却无比脆弱,需要香烟?;?,白杨熄灭一根燃香,?;ひ趸甑难涛砭拖”∪种?,面对风吹,阴魂简直比刀割还难受。

    “你别动!”阴神看着白杨焦急大喊。

    他此时不但要面对姨妈血烘炉一样的污秽之气灼烧,因为烟雾稀薄的缘故,还要面对刀子一样的风吹,那种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比杀了他还痛苦。

    同时面对两种致命弱点,阴魂加剧了消散的速度。

    你说不动就不动啊,你以为还是之前的你?

    白杨不搭理对方,伸手又拔了一根燃香给他熄灭,时刻观察对方的反应。

    “啊啊啊……”

    烟雾又稀薄了一倍,那阴神急剧扭曲,黑雾升腾加剧消散。

    惨叫声刺耳,阴风阵阵,让人发毛。

    林冰儿没做声,手持利剑守护在边上,看了看那盘坐没有呼吸的肉身,又看了看痛苦不堪的阴神,只觉这一幕太神奇了。

    白杨眨眼,意念小心控制姨妈巾的距离,别给他一下子弄死了。

    同时他内心快速总结。

    阴神这种存在,很强大,那种森白火焰,那漆黑只大手,物理攻击无解,可怕无比,沾染上就没有好下场。

    还有,阴神能驱使动物,这个不知道原理,其次,阴神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能穿透物品,飞天遁地,总之就在各种吊炸天。

    不过,阴神也有弱点,首先是怕带血姨妈巾,这玩意没法解释,再一个,阴魂需要燃香的烟雾?;?,要不然貌似会很惨。

    嗯,到现在他发现了两个阴神的致命弱点,那么接下来实验一下其他反应。

    管你死不死,白杨自顾自实验,血纹?;?,轻易斩掉了那具肉身的一只手臂!

    “哎,你咋没反应?”白杨眨眼看着痛苦不堪的阴神问。

    斩掉对方一只手臂,肉身有鲜血流淌,很正常,可阴神却并没有因为肉身的手臂被斩掉而显得更痛苦。

    “你你你……敢毁我肉身!”被姨妈巾包围的阴神咆哮,声音颤抖,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给气的。

    “老子问你话呢,你不回答我接下来切的就是你的第三条腿了啊”白瞪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乖乖听话?

    说话的时候,白杨已经控制血纹剑冲着对方的胯下在比划了。

    “神魂离体,当然感受不到肉身的痛苦,你能不能先拿开赤龙让我回归肉身?再这样下去我就要魂飞魄散了”之前还牛叉哄哄的阴神,遇到白杨这么个不靠谱的,这会儿萎了。

    大爷我信了你的鬼话,让你回归肉身?我看上去很傻吗?鬼知道你回归肉身后有什么奇怪的手段。

    撇嘴,白杨继续问:“如果我把你的肉身毁掉,你阴神状态,是不是能夺舍其他人的身躯继续活着?”

    “……”阴神不回答,这貌似是神道修士的秘密。

    你不说是吧?白杨有的是办法,姨妈巾靠拢一些,那家伙尽管难受得惨叫,依旧不说。

    你大爷,真能忍。

    血纹剑飞起,斩掉对方一只耳朵,还是不说……

    最后,白杨将仅剩的那根燃香从香炉中拔了出来,作势要熄灭。

    “别,千万别,我说我说,你说的那种肉身被毁的情况,夺舍重生的确有这种可能性,但很难,首先得找到适合的躯体才行,并非任何一具肉身都能被夺舍后继续生存下去,若是找不到适合的身躯,一旦肉身被毁,阴魂存活不了三天就会魂飞魄散”

    看到白杨手中那只燃香,阴神赶紧回答,要是被熄灭的话,他就真的死定了。

    眼前的局势,白杨貌似想要从自己口中套出很多东西来,暂时先稳住,一旦我想办法回到肉身,哼哼……

    白杨琢磨片刻就懂了,阴神好比程序代码,并不是任何一个身躯硬件都可以加载的,暂时可以保存,但无法运转,总之大概应该就是这样了。

    点点头,白杨再问:“你这种神魂离体的状态,白天是不是不敢出来?”

    “对,白天烈阳高悬,天地如烘炉,任何阴神出窍都会魂飞魄散”为了稳住白杨,阴神立刻回答。

    “那岂不是说神道修士的阴神只能在夜晚行动了?”白杨眨眼问。

    “阴神只能在夜间出窍,不过,若是修炼特殊特殊功法,阴神本身属阳的话,却可以白天出来,但那样的功法世间少有,其次正道修士有可能在白天阴神出窍,他们浩然正气护体,或者国运加持,亦或者功德护体,最后,若是能修炼到传说中的阳神境界,将能打破桎梏,天地遨游,不惧白天,甚至能脱离肉身束缚!”

    为了稳住白杨,这家伙也算是拼了,白杨问什么他回答什么。

    神神道道的,老子不懂……

    想了想,白杨再问:“最后两个问题,第一,将你所知的关于神道的东西全部说出来,包括修炼秘法,第二,你为什么说我煞气缠身?”

    “前一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因为这涉及到神道修炼秘法,我曾以神魂发誓不能透露丝毫,若是违背誓言,我顷刻就会魂飞魄散,你现在杀了我也不能说,关于第二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回答你”阴神说道。

    白杨知道这个世界的誓言不能乱发,虽然不知道那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他选择先弄清楚为毛自己会煞气缠身这个问题,点头道:“你说说看”

    “以我的观察,你应该是做了很多恶事,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作恶后上天会降下惩罚,煞气缠身,霉运不断”阴神看着白杨回答。

    “不对啊,我一直都在做好事,灭掉车家,为无数山民某福利……我所做都几乎是好事,为什么会煞气缠身了?”白杨将自己的大致所作所为说了一遍。

    阴神正要回答,白杨却是突然一愣,然后转身看向黑暗的远处。

    见状,阴神闭嘴,

    白杨意念范围之中,小猫虎子和一匹银狼正快速过来。

    小猫她们怎么来这里了?白杨心头纳闷。

    “少爷,真的是你!你没事吧?”

    千把米的距离而已,小猫他们很快过来,还相隔很远,小猫就惊喜的开口,激动的同时满是担忧。

    嗷呜……

    银狼一声狼嚎,闪身来到白杨身边打转,蹲下蹭啊蹭的乖巧无比。

    看到这幅画面,原本警惕的林冰儿暗自松了口气。

    “都长这么大啦,哎,小猫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白杨摸了摸银狼的脑袋,然后看着小猫张开怀抱等着她扑过来问。

    边上,虎子见没自己什么事儿,瞪大眼睛来到阴魂边上,好奇的打量一番,问白杨:“少爷,这是什么?”

    这家伙神经大条,居然不怕。

    “小心!”白杨来不及和小猫卿卿我我叽叽歪歪,脸色大变提醒虎子。

    小心?虎子挠头,转身就看到阴魂向着自己扑了过来。

    “哈哈哈,天助我也”阴魂大笑,只要他控制了虎子的身躯,白杨必定投鼠忌器!

    然而虎子这家伙反应不慢,密林中跑过来的时候,他把电棒当手电筒用,这会儿伸手就给对方怼了过去。

    噼里啪啦,电弧闪烁。

    “啊……”

    阴魂一声惨叫,阴魂魂飞魄散,化作烟雾消失!

    “……”

    白杨目瞪口呆,麻痹,什么情况?老子还有很多事情没问呢……

    (不好意思,又闪了各位的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