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杨他们这边鸡飞狗跳的场面不同,夜色下的戈多村却是一片宁静。

    忙碌了一天,男人们吃着烤肉喝着酒,无聊就串个门哥几个吹牛,再无聊点看到自家调皮娃儿拉过来啪啪揍一顿,再再无聊点就找自家媳妇滚床单去,如果媳妇都没有……

    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干活儿呢。

    银狼在村子空地上蹿下跳焦急得不行,想快点回到葫芦山谷去,村外一帮小弟等着给它送行呢,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怪渗人。

    虎子躺边上直哼哼,回村子这一路上他被一群金狼虐惨了,双拳难敌四手哇。

    老村长家的屋子里还亮着火光,苍老的村长爷爷将一个黑泥坛子递给小猫说:“小猫啊,白杨身子骨弱……嗯,这坛秘制药酒,你让他睡前喝一杯,咳咳,多余的话爷爷就不说了……总之,争取早点抱上娃娃……”

    村长老了,但毕竟是男人,对自家孙女很多话都不好说,虽然支支吾吾,但小猫却懂了,面红耳赤低着脑袋点头道:“爷爷,我知道了,那我先走啦,有时间我再和少爷来看您”

    “呵呵,我这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早点抱上娃娃我就开心了,去吧去吧,说不定他已经回去了”老村长缕着雪白的胡须笑呵呵的说。

    “爷爷……”小猫红着脸跺脚,抱着泥坛子转身出门。

    这坛子里面,装的可是温和的秘制壮那什么阳药酒,老村长专门给白杨准备的……

    “小猫,你拿的是什么好吃的?”

    看到小猫下来,虎子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看到小猫怀里的泥坛子问,这家伙跟着柱子学嘴馋了。

    “这是给少爷准备的,到时候你问少爷去”小猫翻了个白眼。

    “那算了”虎子挠挠头,打消了这个念头,少爷的东西还是别想了。

    两人一狼,夜色中乘着一条小船离开村子,也没要人送,小猫和虎子如今都是武者,到德阳镇去这一段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小船沿途所过,密林中狼群奔走相送,不时嗷嗷几声显示一下存在感。

    银狼在小船上跳来跳去,不时冲着虎子呜呜两声,示意他卖力点划船。

    将船桨摇得嘎吱嘎吱作响的虎子无语,大爷,我已经尽力了,没见我满头大汗么……

    嗷呜……

    突然,岸边一声狼嚎响起,小船上的银狼身躯一顿,嗷呜一声回应。

    “怎么了?”小猫拍了拍银狼的脑袋问。

    银狼呜呜回应,示意看岸边。

    岸边之处,一头金狼出现,嘴里叼着一具残破的尸体,那尸体真心够残破的,差不多只是一副骨架了,上面还有一两块布片,被野兽糟蹋的。

    “这是人的尸骨,是谁在密林中遇难了吗?”小猫皱眉自语。

    她从小在密林中长大,知道密林有多危险,死人是常事儿。

    嗷呜……

    岸边的金狼将尸体丢下,在哪儿嚎叫。

    船上银狼回应,然后看着小猫呜呜叫唤,它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表达个啥。

    然而小猫和银狼相处了很久,根据银狼的反应琢磨出了点情况,问:“你的意思是说,它们发现了很多这样的尸体?”

    呜呜……银狼点头。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别是其他村子的人遭了灾”虎子在后面问,他这是划船太累了,想偷个懒,这家伙聪明着呢,去看一眼正好休息一下。

    想了想,小猫点头道:“也好,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若是山民的话,有幸存的就救一下”

    太好了,总算能休息一下了,虎子心中欢呼。

    小船靠岸,小猫和虎子带上兵器,跟着小狼进入密林去看情况。

    金狼指路,在林间穿梭,越走小猫和虎子的表情越凝重,不时看到一些残骨,数量不少,这昭示着死了不少人。

    “停下,从沿途这些尸体留下的衣服看,他们根本就不是山民,我们别去了,以免惹上麻烦”再次看到两具残骨的时候,小猫面色凝重的说道。

    此时银狼身躯一顿,鼻子使劲的嗅,然后迈动四条腿朝着黑暗的远处快速冲去,周围的狼群跟上。

    “小狼你去哪儿?”小猫问,想了想追了下去。

    虎子自然也跟上,已经长刀在手警惕了起来。

    银狼跑了一公里左右就停了下来,然后仰头就是嗷呜一声狼嚎。

    在这个位置,地上有一个大坑,周围散落着一些金属片,尽管过去了一些时间,这个大坑中依旧有硝烟味!

    “这种味道,我只在少爷弄来的那些武器使用过后闻到过,不会是少爷跑迷河林来,那些人都是少爷杀的吧?”虎子来到大坑边蹲下检查一番,然后面色凝重的看着小猫说。

    “虎子哥,你白天的时候给我说过,县城方面来人了,说是少爷的人,他原本昨晚就应该到达葫芦山谷的,可县城的人到了少爷却没到对吗?”小猫面色焦急的问。

    “是这样的”虎子立即点头。

    深吸口气,不管是不是猜测的那样,小猫不淡定了,看着银狼说:“小狼,恐怕是少爷遇到了危险来到了迷河林,我们必须要确定一下,你能找到吗?”

    银狼没有回答,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凶狠,仰头嗷呜一声狼嚎。

    嗷呜嗷呜嗷呜……

    密林中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狼群散去,四处寻找痕迹。

    很快,小狼就在其他金狼的提示之下,找到了一具又一具的残骨,以及一个一个炸弹爆炸弄出的大坑。

    “小猫你看,这像不像当初少爷的那种武器?”

    几个小时后,虎子拿着那支被斩成两截的巴特雷狙击枪看向小猫问。

    “这种东西,只有少爷手中有,肯定是少爷有危险了”小猫沉声道,内心无比焦急。

    然后她吩咐小狼继续寻找,一定要找到白杨的踪迹。

    看沿途的痕迹,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她不知道白杨遇到了什么危险,如今已经怎么样了。

    狼群在银狼的指挥下分散在密林中寻找,很快小猫他们就沿着痕迹找到了死去一大片的血莲教成员那里。

    过去了一天时间,这里的尸体已经被野兽肆虐得不成样子,但那么多尸骨,可想而知白杨遇到了多么大的麻烦。

    接着寻找,跟着痕迹前行,慢慢的,小猫他们快要接近那神魂离体的神道修士本体之处……

    “孙子别跑,你之前不是很牛吗?有本事你停下我们比划比划!”

    另一个方向,白杨趴在林冰儿背上冲着前方嚷嚷,一张带血姨妈巾在密林中飞来飞去。

    那阴神状态的神道修士速度很快,原本林冰儿是追不上的,但架不住白杨诡计多端,看似只有一张带血姨妈巾在追杀对方,其实有好几张暗中分散开来,白杨在控制对方的速度,一旦对方飚远了,另一个方向飞出一张必定能让对方拐弯什么的,然后对方的速度就慢下来了。

    在白杨的意念观察之下,对方的阴神根本无所遁形,不管对方是融入树木山石里面还是跑到动物体内都没用,哥都看到你啦,你是跑不了滴……

    “少爷应该可以直接用那种东西灭掉阴神的,为何让对方继续逃跑?”背负白杨前进的林冰儿香汗淋漓,内心纳闷,开口小声问。

    “冰儿啊,灭掉阴魂容易,但我得找到对方的本体,万一灭掉了阴魂,对方本体没找到,又给复活了咋搞?神道修士我们都不了解,连对方的本体一起砍死稳妥点好”白杨小声回答。

    灭掉阴神多简单啊,反正现在都知道了对方的弱点,怕带血姨妈巾,白杨只需要意念控制一大袋子带血姨妈巾飞出,包围对方他就会完蛋。

    然而没找到对方的本体白杨不放心,得将对方彻底弄死才行。

    四处乱窜的阴神内心惊怒交加,自己空有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可这会儿却被白杨克制,这就没法搞。

    他只是阴魂状态,施展的任何手段都是阴邪的,被带血姨妈巾的污秽之气一冲就没用了,若是能回到本体的话,他就不怕带血姨妈巾了。

    “你别得意,有你哭的时候”阴神拐了个弯躲开前方飞来的姨妈巾咆哮道。

    “那现在你先哭一个给我看看”

    白杨在后面乐得差点打跌,你大爷的,敢惹我,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对付不说话,并向白杨丢来一群蜜蜂。

    没用,白杨意念一扫,那些蜜蜂雨点一样落下挂了。

    “咦?”突然,白杨眼睛一亮,在他的意念范围之中看到了一颗树下盘坐着一个中年人,没有呼吸,长相和阴神一毛一样。

    “哈,我看你怎么死!”阴神在前方激动得咆哮。

    他已经快要回到本体中去了,一旦回归本体,不说他本身武力值不俗,单单是一些神道修士的玩意就能让白杨跪!

    “你还想跑是咋地?哈哈”白杨乐了,找到你个孙子的本体就好办啦。

    唰唰唰,一张张姨妈巾飞出去,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包抄前方的阴魂,形成一个圆圈,对方根本没地方跑!

    “啊……”面对四面八方包围自己的带血姨妈巾,对于阴魂状态的他来说,自身简直就置身于烘炉之中,阴邪污秽之气宛如熊熊火焰,他的阴神扭曲,如烟雾一样在消散。

    这就是所谓的咫尺天涯,本体就在不远处,若是能回归本体的话,情况就能翻转回来,可惜他此时被带血姨妈巾包围,根本跨不过去这个距离……

    (有没有兴趣玩个加更游戏?从今天开始,单天月票如果满两百张的话加一更,每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统计结果,满两百张月票第二天加更一更,各位应该能办到吧?此外,如果一次性打赏一个堂主的话,也加一更,嗯,堂主两万起点币,也就是两百软妹币,这样大家投票也有动力,石头码字也有动力,大家有没有兴趣玩这个游戏?最后再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