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密林间,一大团狗血鸡血的混合物向着神道修士飞来。

    只一眼,他脸色大变!

    呕……!

    太恶心了,看到那一坨东西,一种无与伦比的反胃感在他心头升起,阴神状态的他一阵扭曲,好似要消散一样。

    这边的天气本来就热,狗血鸡血的混合物放置了一天,变得漆黑粘稠,有些血液凝聚成块状物,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尤其是,在他的视线中,那一团恶心的粘稠血液,还散发一股灰黑扭曲的病气,让他很不舒服,若是沾染到身上的话,阴神都要被污染!

    一声呼啸,边上那条巨蟒尾巴横空而来,欲要将那团恶心的血液抽飞。

    然而,恶心的血液在白杨的意念控制之下是会拐弯的,躲开巨蟒的尾巴,继续向着扭曲如黑雾的神道修士冲去。

    “给我弄开它”他面容扭曲咆哮,太恶心了。

    呼!蟒蛇脑袋闪电般伸过来,一口将那团恶心的血液吞了。

    噗噗噗……,吞下那团恶心血液的银白色巨蟒,舌头伸得老长,匍匐在地恶心得好似在呕吐。

    远处,白杨嘴角抽搐,也有点想吐,放置了一天的鸡血狗血混合物可想而知是个什么状态,腥气冲鼻,一整天他都丢得远远的。

    挠挠头,貌似没什么用啊,网上都是骗人的?

    不管了,这种恶心玩意还有几大桶呢,全部给他一股脑丢过去,尽管没用也恶心死你!

    咕嘟嘟,意念控制一大团恶心的血液又向着对方丢了过去。

    不过这次白杨将恶心的血液分开,从各个方向将其包围,你控制巨蟒也别想一下子将全部的恶心血液挡住。

    “还来!”阴邪的神道修士身影扭曲,仿佛被气得发抖。

    身影冲天而起躲开,他可不想沾染那些恶心的玩意,然而那些血液却追着他不放!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他内心咆哮,嘴里念念有词,一片森白的火焰环绕着他盘旋,那火焰感觉不到炙热,反而空气变得冰冷彻骨,周围的草木快速凝结冰霜,噗一声冻成粉末。

    雨点一样的恶心血液沾染森白火焰,肉眼不可见的灰黑病气被燃烧消失,血液本身被冻结成冰粒粉碎。

    “我擦,凭空出现的火焰没有点燃植物不说,反而冰冷无比,这是什么原理?”意念看到这一幕的白杨目瞪口呆。

    如今他脑袋转得多快,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那是因为自己不了解神道修士的手段,不过有一点他却明白了,那鬼魂一样的家伙不想血液沾染到他身上!

    这就够了,看来自己准备的东西是有用的!

    呼呼呼,一团又一团的恶心血液飞去,白杨变着花样的玩,血液在意念中被弄成箭矢,雪花,刀子等等形状,但是奈何,在那森白火焰面前根本无法靠近那个鬼魂一样的神道修士。

    几次过后,血液用完了。

    没事,还有其他东西呢,看看有没有效果。

    大蒜飞起,表皮脱落,如子弹一样向着对方飞去。

    “这又是什么玩意?蕴含炙热的阳气,能灼伤我的神魂!”

    神道修士眉头微皱,在他眼中,那一颗颗大蒜和烧红的铁水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一招鲜吃遍天,森白火焰席卷而出,大蒜上的炙热阳气被烧灭,大蒜本身则是被冻结成冰渣粉碎,没有了阳气的大蒜粉末对他是没用的。

    神道和武道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常理个毛线啊,神魂离体本身就特么不科学了……

    “麻痹,那森白的火焰是什么玩意?有形而无质,能看到却触碰不到,这就没法搞”远处白杨挠头。

    他能用意念看到那种诡异的火焰,也能从周围草木上的冰霜判断出那是一种冰寒的火焰,可意念就是触碰不到,仿佛两个次元一样。

    这就好比都能感受到空气,可就是没法抓住是一个道理。

    大蒜用完了,没有能伤害到对方,但白杨隐隐约约判断出,貌似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是有用的,可对方等级太高,作用相对就无限拉小了。

    大蒜没有了,接着驴蹄子,这个直接没用了,人家看都不看,驴蹄子直接从那阴魂状态的躯体穿透,人家看都不看一眼。

    “啧啧,驴蹄子貌似是对付粽子的,对鬼魂没用……接下来试一试洋和尚的圣水……”

    白杨咧嘴,然后想了想,麻痹,还是用其他的吧,那恶心玩意留到最后。

    一团从十字教堂偷的圣水飞出,向着对方飞了过去。

    “那是什么水?居然蕴含净化之光!不过太过暗淡了,对我没用!”看到那团圣水,神道修士眉头再度皱起。

    依旧是森白火焰,洁白如冰雾,明明是火焰升腾却冰寒无比,席卷而过,包围圣水,将上面洁白的微弱的净化之光焚毁,纯粹的水变成冰疙瘩对他的神魂没用。

    “那所谓的圣水穿透了他那鬼魂一样的身躯……”又一样东西没用,白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先是狗血鸡血的混合物,然后是大蒜,接着是圣水,他逐渐琢磨出了点味道来。

    东西本身貌似对那个阴魂没用,但那些玩意蕴含了某种东西却能伤害到他,只是被对方用那森白的火焰磨灭了而已,而且那种能伤害到对方的东西是自己看不到的。

    这让白杨想起了当初被他在红岩山杀死的那个神道修士钟午夜的话,天地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气’,这种气要开启所谓的慧眼才能看到!

    然而问题来了,慧眼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我看不到,不等于不存在,对方是神道修士,一定能看到那些东西身上蕴含的能伤害到他的‘气’,所以提前被他用火焰泯灭了”

    内心飞快总结,白杨渐渐的对神道修士有了一点认识,但依旧几乎为零。

    脑袋想事情,他也没闲着,一个一米多高的木头十字架飞了起来,穿透密林向着对方飞了过去。

    “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蕴含不少的信仰之力,正好为我所用!”神道修士看到飞来的十字架,眼睛一亮。

    意念看到他的表情,白杨无语,麻痹老子好像做了什么傻逼事情?

    在白杨他们眼中,那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头十字架,可在神道修士眼中,上面却缠绕着一缕缕洁白的信仰之力,这种东西最是滋养神魂,难得的好东西。

    十字架摆在教堂中,被前去祈祷的人朝拜,每一次真心的祈祷都会有一缕信仰之力缠绕在上面,肉眼看不到,但神道修士能看到还能利用。

    面对十字架,神道修士主动飞过去,神魂紧贴十字架,无比陶醉的吸气,顿时一缕缕信仰之力就被他吸到了体内。

    白杨看不到所谓的信仰之力,但却能看到,那阴魂一样的家伙在恶心的闻十字架,然后他那黑雾一样的身躯居然凝实了一点。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可惜,太少了”放开十字架,神道修士有些遗憾的说,然后目光灼灼的看向了白杨的方向!

    那边,自己的目标手中,一定还有很多好东西。

    轰轰轰!庞大的蜘蛛在密林中穿行,快速接近白杨他们那边。

    之前的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十几秒内发生的事情而已,此时双方相距已经只有一百米了。

    周围已经没有了毒虫猛兽,但手持利剑的姜山却面容凝重,护着小师妹一点点后退。

    “少爷……”林冰儿看着白杨欲言又止,身躯轻微颤抖。

    白杨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前方,没有停下研究神道修士的行动。

    圣水十字架都没能伤到对方,接下来是从寺庙中偷取的香灰,烟雾一样飞了过去,然而没用,人家直接无视……

    钵盂,佛珠,木鱼等等一系列从寺庙道观里面偷取的东西丢过去,却依旧没用。

    “我去,从寺庙中道观中偷取的东西根本没用,还不如洋和尚的有用呢,我明白了,那些地方压根就是旅游的地方啊,估计和尚道士都特么领工资的假的,他们的东西有毛用……”很快明白这些的白杨内心相当无语。

    他去的那些寺庙道观现在回想起来麻痹根本就是新建没多久的,都怪自己贪图方便,如果跑少林寺去偷观音菩萨佛像手中的玉净瓶搞不好就弄死那个神道修士了。

    噼里啪啦……

    树木折断,庞大的蜘蛛出现在了白杨等人的眼中。

    “少爷快走!”冰清玉洁四女将白杨护在身后,看着大蜘蛛背上的那个神道修士惊悚道。

    高高在上的他俯视在场的人,邪意的开口道:“走?谁也走不了!”

    “哎,你到底是人是鬼?”白杨脑袋从林冰儿肩膀上伸出看着对方问。

    对方看向白杨,邪意的笑道:“你就是白杨吧?杀了我血莲教那么多人居然不跑?”

    “我为什么要跑?你没看到我身上的功德金光吗?还有,你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白杨盯着对方说。

    “哈哈哈,就你?还功德金光?我没看到,我反倒是看到你身上煞气缠身!”神道修士爆发一阵大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