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们用少爷教的暗语对话过,确认了他们的身份,确实是少爷的人,送来了很多珍贵的东西,他们说,原本少爷昨晚就从县城启程回来了,东西应该是少爷亲自接收,可少爷并未出现,可能是途中有事儿耽搁,少爷交代,如果不是他亲自接收的话,必须要把东西交给你,让你帮忙保管”虎子如今记忆了很好,叽哩哇啦一通把事情说清楚了。

    走出了迷河林这个蛮荒之地,见识了外面广阔天地的一角,又识字接触到了各方面的知识,知道了人伦纲常,虎子很为小猫感到开心。

    东西不给蓝霜他们,而是让小猫保管,从这里就能看出小猫在白杨心中的分量。

    “呜呜呜……”

    小狼崽眼睛发亮,在边上又叫又跳,催促小猫赶紧走,它也想找到见到白杨。

    “少爷随时都有可能回到葫芦山谷中,我得赶紧回去照顾少爷”小猫惊喜道,转身就准备往迷河林外飞奔而去,恨不得飞到白杨身边。

    不过迈出去的步子很快停下,转身往迷河林深处快速而去的同时说道:“爷爷给少爷专门准备了点东西,我得回去带上……小狼快跟上”

    呜呜呜……小狼低吼,迈动四条腿跟上小猫的步伐。

    “带什么东西???我去取就可以了,小猫你先回葫芦山谷”虎子迈步追赶说道。

    小猫脸色微红,没做声,什么东西能让你个虎头虎脑的家伙知道么?

    小猫不说,虎子边跑边挠头,晃眼看到身边一匹金狼,想到之前这家伙貌似咬自己屁股来着,虽然没咬穿钛合金铠甲,但也让他菊花一紧。

    这不靠谱的家伙又开始犯二了,从铠甲腰间解下一根电棒,伸手就怼在了那匹金狼的屁股上。

    嗷……!

    金狼被电的一个激灵,浑身金毛都炸了起来嗷一嗓子。

    叫你咬我,虎子心头哼哼。

    猝不及防,虎子被那惹毛的金狼一脚给踢了个狗啃死。

    “呸呸,大爷和你拼了”虎子翻身而起,红着眼睛去追打那匹金狼,然而人家四条腿灵活得很,他压根追不上。

    那根电棒,是当初白杨和戈多村的人混熟之后觉得没用了丢给虎子玩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保留了下来,毕竟那是白杨给他的第一件‘礼物’,平时宝贝得很。

    这家伙也是聪明,白杨教过他怎么充电,利用葫芦山谷的发电机,这根电棒一直到现在都能用,晚上可以当电筒照明,看那些不老实的匪徒不爽就给他怼一下……

    此地距离戈多村还有很远,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下午时分,小猫他们返回戈多村的话,起码也得晚上了,想要回到葫芦山谷,还得赶夜路。

    鬼知道小狼的鼻子是怎么长的,居然相隔那么远也能闻到虎子回来。

    小猫他们走后个把小时,又有一艘木船慢悠悠的顺着河道来到了这里。

    木船不大,也就五米长而已,船头站着一个麻衣中年人,身背一个布包,不知为何,他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却给人一种很阴冷的感觉。

    脚下的小船没有船桨滑动,却自己在前进。

    如果有人来到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艘小木船之所以不用船桨也能前行,居然是水下有一条条肥鱼在推动木船前进!

    更加诡异的是,那些推动木船前进的鱼,一个个眼球灰暗无光,死气沉沉……

    麻衣中年人站在船头,一脸平静,小船不快不慢的前进,显得很悠闲。

    哗啦啦!

    小船前方的河水突然翻腾,水花四溅中,一条蟒蛇从水里伸出了脑袋。

    蟒蛇有常人大腿粗,长近二十米,浑身漆黑,无比阴冷,身躯伸出水面足足五米高,冷冰冰的俯视着小船上的麻衣中年人,随时都会扑过来将他吞掉。

    麻衣中年人表情依旧平静,只是淡淡的看了那条蟒蛇一眼,蟒蛇浑身一颤,灰溜溜的缩回水中逃也似得跑了!

    看那条蟒蛇一眼的时候,麻衣中年人的眼球,居然变成了漆黑的颜色,仿佛一个黑洞旋涡,要吞噬一切一样!

    实际上,这一路深入迷河林,麻衣中年人遇到的?;芏?,来自于各种毒虫魔兽,可他都凭借邪门手段一一化解。

    扑棱棱……!

    一直展翅也不过尺长的黑鸟从林间飞来,围着麻衣中年人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只黑鸟,给人一种邪意的感觉,它和水下那些肥鱼一样,双目灰暗无光,死气沉沉,好似不是活物。

    “都死了,死得很凄惨,那些武师境界以下的人,几乎全部无声无息的死亡,手段居然有点像同行,却又不一样,古怪,难不成那个白杨也是神道修士不成,而且还掌握了一种灭人神魂的秘法?武师之境的人,死状凄惨,被某种兵器击杀,没有完整的尸体,如此看来,白杨掌握的东西不少,呵呵,待我抓住你,你的一切在我面前都将没有秘密可言!”麻衣中年人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

    当他说完之后,肩上的黑鸟,一头栽下,落入水中,水面翻腾,有鱼群将其撕碎吃掉。

    那只黑鸟,其实是一只死去的鸟儿!

    小船载着中年人慢悠悠的前行了几十里后,弃船上岸,不疾不徐的走在?;姆拇粤种?,邪门的,毒虫魔兽都好似怕他一样,不会主动接近他,甚至还会避让。

    他穿行在林间,一路所过,居然正好是白杨他们走过的路线,天知道他是如何找到这条路线的。

    他一路所过,见到了那些死去的血莲教成员尸体,不过一夜过去,那些尸体都已经被林间猛兽糟蹋得差不多了,血迹斑斑,残骨处处,彰显着曾经那些人的存在。

    时间不疾不徐的流逝,麻衣中年人走在林间,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太阳落山,天色阴暗,太阳升起的方向,三月环绕的奇观从天边升起。

    当天色彻底阴暗下来之后,麻衣中年人脚步一顿,看着远处莫名笑道:“距离这里不远了……”

    说完,他来到一棵大树边上坐下,放下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不大的瓶子,打开后,瓶子中一种灰白的粉末,被他撒出了一个圆圈。

    诡异的,当他撒出这个圆圈后,周围的密林中,有鸟兽奔走,感受到了?;?,飞速远离这个地方。

    中年人收起瓶子,盘坐在圆圈中,从背包里面拿出香炉,燃香点燃插在香炉中,然后闭目,呼吸顿时消失。

    黑暗的密林中,三支燃香火光点点,香烟袅袅。

    诡异的,这个地方一股无形的旋风升腾,燃香飘荡的烟雾旋转,飘扬来到了盘坐的中年人头顶,凝而不散。

    一股黑雾从中年人头顶升腾而起,在他头顶扭曲,变成了他的样子,漆黑,阴邪,如烟如雾,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散。

    可是,周围的燃香青烟,却包围着那阴邪的身影,如同一层薄薄的?;ふ?,任由风吹,那漆黑阴邪的身影扭曲,却不受影响。

    “嘿嘿嘿……”

    那飘荡在空中如同阴魂一样的身影发出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无形的阴风吹拂,环绕着他,冲天而起,向着白杨他们的所在之地快速飞了过去……

    夜色下,土洞之处,白杨和单秋林他们依旧停留在这里。

    单秋林在边上一脸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白杨则跟个大爷似的,脑袋枕在林冰儿的柔软胸脯上,林玉儿将一小块一小块的烤肉水果喂给他吃,林清儿给他按摩,林洁儿在噘着嘴烤肉。

    “老单啊,你说,天上三个月亮,相互环绕,为毛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无数年月来,就没有人好奇?哎你说说,有木有武道高人或者神道高人闲得蛋疼跑天上去看个究竟?”

    白杨看着天边的三个月亮百无聊赖的问。

    这种无聊的问题单秋林拒绝回答,无语道:“话说你就不能矜持一点?虽然是你的丫鬟我不好说什么,但你这也太膈应人了”

    “啧啧,羡慕吧?我跟你讲,这人啊,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搞不好哪天人就没了,虽然你现在眼睛瞎了几乎是个废人,但木有关系,哥有的是钱,给你安排一堆丫鬟让你也享受享受,说吧,你是要一百个还是一千个?只要你开口说个数,我都给你弄来,别说做朋友的我不讲义气”

    单秋林才说了一句,无聊到死的白杨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叹息一声,单秋林无语,再次转移话题说:“我不明白,你等在这里干嘛?等死?有这功夫,跑远一点不行吗?真以为自己准备的那些恶心玩意能对付神道修士?”

    “谁知道呢,总要试一试吧,其实我跟你讲,大爷我功德护体,百邪不侵,才不怕那什么神道修士呢,反倒是你们,嘿嘿,等神道修士过来,我看你们会不会被吓尿”

    白杨一脸有恃无恐的说道。

    “就你?还功德护体呢,神道修士来了又怎么样,我是瞎子,我看不到”单秋林撇嘴,他才不信白杨会有什么功德护体。

    就在此时,原本懒洋洋的白杨突然眼睛一瞪惊叫道:“我擦,什么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