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帮我大师兄,毕竟,因为我的原因,他才失去了一条手臂,而且,我不想小师妹伤心”单秋林坦言道。

    白杨一愣,然后点点头,想了想,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单,作为朋友,这个忙我帮,不过我并未见过听说过所谓生生果,等度过眼下这个难关再说”

    “多谢”单秋林笑道。

    白杨笑了笑没说什么,开始大块朵颐林洁儿的美味烤肉,别说,还真好吃。

    不管单秋林出于什么心态,那是他的事情,白杨难得管,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单秋林是白杨的朋友,朋友提出帮忙,他不会拒绝,当然,前提是力所能及的情况下。

    吃着美味的烤肉,吃着吃着,白杨动作慢慢停了下来,看着火堆若有所思。

    “少爷怎么了?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林洁儿忐忑问,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给白杨做吃的。

    没说话,白杨看了看火堆,又看了看天边的骄阳,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阴神,听名字就应该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吧?说好听点是阴神,说不好听点搞不好就是鬼怪之类的东西。

    既然这样的话,大白天的应该不敢跑出来吧?

    阴神这种东西,如果和鬼怪画等号的话,黑狗血黑驴蹄子有木有用?白杨脑洞大开,越想越觉得有搞头。

    额,盗墓小说里面都是这么搞的……

    想到这里,白杨坐不住了,只要有一点希望他都不想放弃,站起来说道:“你们想在这里等着,我去准备点东西”

    说完起身,走到避开冰清玉洁四姐妹视线的地方,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冰清玉洁四姐妹茫然对视,摇摇头搞不懂。

    白杨回到地球这边的仓库中,异界那边刚天亮,地球这边却刚天黑,这时差让他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掏出手机,连上信号之后,开始上网搜索克制鬼怪的办法,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白杨觉得听取一下别人的意见也不错,万一歪打正着呢?

    把阴神比喻成鬼怪,这是白杨一厢情愿的想法。

    他也算是见惯生死了,一个人在仓库中搜索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一点也不害怕。

    网上搜索了一大堆东西,其中很多脑洞比他还大,且让人啼笑皆非。

    有人说请道士收鬼,有人说去寺庙求香灰,有人说撞鬼了是风水不好,建议请风水先生……

    继续往下面拉,结果什么大蒜,黑狗血,黑驴蹄子,公鸡的鸡冠血等等都是克制鬼怪的东西,而且发言人还言之凿凿,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然后还有更奇葩的,说去求十字架圣水什么的,你大爷,那是对付西方的鬼吧?

    没一个靠谱的,白杨无语。

    然后一个搜索结果印入白杨眼帘,他当即目瞪口呆。

    “最能克制妖魔鬼怪的东西,首选当属赤龙,俗称天葵,学名大姨妈……”

    噗……

    白杨差点没恶心吐,你大爷,大姨妈能克制妖魔鬼怪?

    然而人家说得有板有眼,这叫以毒攻毒,阴邪之物就要用这种至阴至污的东西去克制。

    “麻痹,说的好有道理”

    关掉网页,白杨被网上那些千奇百怪的说法给打败了。

    异界那边是白天,如果阴神真的和鬼魂之类的画等号,白天应该不会跑出来,那么自己有一个异界白天地球这边一整天的准备时间!

    也不知道网上搜索出来的东西有没有用,管他什么玩意,都准备一点就是了,万一狗屎运气好呢……

    开车先来到市区,在取款机上取了几万块钱,然后又跑超市,买了几桶大桶的矿泉水,把水倒掉,他要的是捅。

    顺便买了十几斤大蒜,网上说这玩意能驱邪,可惜这个季节地里没有新鲜的,要不然他一准去人家地里偷菜……

    仓库就在郊区,不远处就是乡下的农村,他从市区折返后,一个人开着六轮奔驰皮卡到处转悠。

    意念扫描,他重点观察谁家养狗养鸡的没有,看到了,血纹剑飞过去噗嗤一声给人家宰了,管你黑狗白狗土鸡野鸡,混合效果估计更好。

    意念控制鸡狗体内的血液,给它挤得一滴不剩,全部装矿泉水桶里,半个村子转悠下来,他给装满了三大桶,鸡狗给宰了不少,根据市场价格给人家丢了不少钱在死去的动物身上。

    农村嘛,养的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留下的钱足够了,至于第二天主人是多么的暴跳如雷白杨就不关心了,江湖救急,原谅则个。

    “要不要搞点二哈的血?整不好这种血能让阴神也跟着犯二”这样的念头在白杨脑海中一闪即使。

    有钱人做到他这份上也是没谁了,大晚上的跑去偷鸡摸狗,而且技术高明,给人宰了都没人发现。

    黑驴蹄子这玩意不好搞,南方人没多少养驴的,但这难不住白杨,千度搜索哪儿有驴肉火烧店,直接杀过去,无声无息给人将驴蹄子给盗取走人,惯例留下一些钱。

    至于是不是黑驴蹄子白杨压根就没在意……

    大蒜有了,鸡血狗血也有了,驴蹄子也有了,然后他开始准备其他的。

    搜索市区周围的寺庙道观,然后开车过去,停在几百米外,意念延伸出去,寺庙里面的香灰,钵盂,木鱼什么的都偷一些,一些个和尚佩戴的佛珠手串什么的也偷了一些。

    他这就没留钱了,这些个出家人坑的钱还少啊。

    道观也是一样,不洗劫人家的钱财,就搞些香灰之类的小玩意了。

    “额,各位佛主神仙别怪罪,借你们点东西”白杨在心中嘀咕。

    几个道观寺庙可是遭了秧,一些小的佛像神像无声无息被白杨盗走了,大的佛像他没法盗取,直接给人家身上的东西掰走一块,比如四大金刚手中的武器,如来佛祖的手指,观音菩萨手中的瓶子……

    好吧,遇上白杨这么个不靠谱的,啥事儿都干得出来。

    完了还不放心,他决定搞一个中西合璧,来到一家十字教堂,里面的圣水圣经十字架什么的都给他盗了,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只管挖坑不管埋,管你道士和尚洋和尚第二天怎么骂呢,反正我听不到。

    将六轮奔驰皮卡停在一个小区不远处的阴暗处,白杨陷入了纠结之中。

    要不要搞点那种最能克制阴魂的东西呢?

    呕……

    想想都超级恶心啊啊啊啊??!

    看了看车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白杨挠挠头,万一这些东西没用,就那玩意有用呢?

    麻痹,拼了,恶心就恶心吧。

    意念延伸出去,在直径两公里内搜索目标。

    “我在遥望……”

    白杨意念刚延伸出去呢,手机铃声响了,吓得他浑身一抖,毕竟偷那玩意不光彩啊。

    拿起手机一看,是老狼。

    “你在什么地方?”接通后,老狼冷冰冰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现在没时间,你给算算那些东西多少钱,我等下直接给你转过去”,白杨随意道,这个时候哥在干正事儿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事儿”老狼沉声道。

    “我说你藏那些东西是熊大他们告诉我的你信吗?”白杨撇嘴说。

    “不信,他们不会出卖我,而且他们也不知道”

    “爱信不信,多少钱你发个短信给我我给你转过去,就这样啊,我忙着呢”说完,白杨挂断电话,还给关机了,谁有功夫和你墨迹。

    不过这样坑熊大他们真的好吗?

    两个小时后,白杨的皮卡车车斗里面放了一个大的黑色塑料垃圾袋,被他特嫌弃的丢在角落,死也不碰一下!

    东西差不多都搞齐了,走你。

    他这简直是江洋大盗的干活忙了大半晚上。

    回到仓库,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异界那边,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为了对付一个神道修士,我特么容易么我?

    至于这些东西有没有用鬼才知道,是的,只有鬼才知道……

    “好浓郁的血腥味!”

    刚过去,瞎眼的单秋林眉毛一挑说。

    呕……

    听到这句,白杨直反胃,大哥,能不能别说这事儿?我恶心着呢,你知道弄这些玩意我特么下了多大的勇气么?

    “少爷你怎么了?”林冰儿立刻关切问,她发现了白杨脸色不对。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白杨拍拍胸口说,弄过来的东西赶紧远离,不想多看一眼,尤其是哪个黑色塑料袋,想想都恶心得要死。

    “你准备一直留在这里?”不提血腥味的事情,单秋林开口问。

    “对,神道修士,我们谁都不了解,唯有亲自接触过了,才能针对性的做出解决办法,与其躲躲藏藏,还不如和对方刚正面!”白杨坐下说。

    “这可不像你”单秋林哑然道。

    白杨懒得回答,我又不是神仙,对于未知的事物这就没法搞,坐下说道:“等那家伙自己上门来吧,实在不行我只能带着你们跑路了”

    “还能跑哪儿去?”单秋林无语。

    跑的地方多了,地球你知道不?要不哥带你去米国见识一下?可惜你是瞎子,白杨心中如是道。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白杨估计只能带着他们跑地球那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