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沉默不说话,情绪不高的样子,白杨顿时觉得无趣,躺下,脑袋枕在林冰儿的腿上,看着天穹上的三月环绕奇观也陷入了沉思。

    阴神,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从字面上理解应该就不是好东西,阴邪,诡异,神奇……

    白杨对于神道修士一点都不理解,印象中就是神奇,诡秘,虚无缥缈。

    “不管神道修士是什么鬼,有什么神奇手段,但我知道一点,越是神奇强大的东西,致命弱点就越多!”

    他心中如是想到。

    原/子/弹牛叉吧?一旦爆炸就能毁灭一片庞大的区域,可这种强大的东西限制太多了,或许只是其中的一个电子元件不对头那就是一堆废铁!

    这绝不夸张,若是原/子/弹的点火装置失灵的话,还有个鸟用?

    所以,在白杨看来,神道修士虽然强大神奇诡秘,但只要了解一些,总是会发现他的弱点,针对弱点的话,管你什么东西都得跪。

    然而可惜的是,白杨对于神道修士一点都不了解,这就没法搞……

    脑袋里面纷纷扰扰,不知道啥时候他就睡着了。

    朝阳初生,其光浩大,照耀世间,驱散黑暗。

    密林间雾气升腾,露珠在阳光下闪烁晶莹的光芒,草木清香,万物复苏,又是一个好天气。

    在距离白杨他们一百多公里外的戈多村,一天之计在于晨,村民们已经忙碌了起来。

    自从曾经德阳镇的车家被灭之后,在戈多村外建立码头,迷河林里面的山民山货交易改在了这里,戈多村人来人往,大有一种往城镇发展的趋势。

    祖辈生活在迷河林中的山民,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本性,小孩依旧一大早就迎着朝阳锻炼体魄,壮年出去狩猎,女人生火做饭……

    当初这里的村民给白杨修建的树屋中,床铺上,一早,小猫张开了眼睛。

    有些黯然的看了一眼身边,当初,很多个夜晚,一早醒来,她都会看到白杨如同婴儿一眼的睡姿,可如今,白杨不知身在何处。

    “少爷,你还好吗?”小猫抚摸柔软的枕头轻声自语。

    鸭绒的枕头,还是当初白杨从地球那边带过来的呢。

    起身,穿戴衣服,洗漱后,小猫一个人没滋没味的吃了一顿烤肉,然后带上一柄钛合金阔剑推开门。

    妇女的嬉笑声,小孩子锻炼体魄的哼哈声扑面而来。

    “昨晚,远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宛如雷鸣,有火光冲天”

    “是啊,别出什么大变故才好,这样的情况,从未出现过”

    “或许是传说中的武道高人在林间厮杀也不一定”

    “等其他村子的人前来交易货物的时候问一问吧,或许他们应该知道些什么……”

    一些讨论的声音传到了小猫耳中,昨晚的动静她也听到了,紧张了一晚上,快天亮才睡下,所以今晨她起晚了一点。

    武者绝对无法弄出那样的动静来,或许是出了什么变故。

    小猫心中自语,她和白杨走出山林,到了外面的世界,见识过真正的武者,要比山民们知道得多。

    站在树屋门口,小猫抬头看了一眼远方,她不知道白杨怎么样了。

    “我要努力修炼武道,增长武力才能更多的帮助少爷”

    心中自语,小猫脚尖在门口的木板上一点,整个人腾空十多米,在树枝上滕娜辗转,最终来到了一个茂密的树冠上。

    她的身姿随着清风摇曳,迎着朝霞,身躯呈现一个古怪的姿势,开始休息德阳镇蓝家的秘传寒冰劲。

    体内血液流淌,隐有血肉震动的声音传出,皮肤变成了浅蓝色。

    白杨离去后,修习武道就成了小猫每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她修炼得很刻苦,有蓝欣她们指点,加上葫芦山谷的地乳精华,如今小猫已经武者三层了,近期将会突破到第四层!

    这种进步让人咋舌,尤其是蓝欣她们,看小猫简直像看怪物,当初她们修炼到这一步,可是花费了相当于地球十年的时间!

    她们不知道,小猫吃了开慧果,大脑得到了开发,举一反三,进步飞速。

    惯例练习寒冰劲,当自身劲气增长饱和之后,小猫停了下来,拿起阔??佳萘方7?,在树冠上腾挪辗转,剑锋划过一道道冰冷的锋芒。

    树下,很多村民仰望,一脸羡慕,然后低头演练粗浅的功法。

    德阳镇蓝家牛家的家传秘籍,只教给了白杨手下的那几千迷河林出去的手下,小猫并未外传,但却带回了一些粗浅的功法提供给村民们修习。

    嗷呜……!

    远处的林间响起了一声狼嚎,接着此起彼伏的狼群开始嚎叫。

    对于这种狼群的嚎叫声村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该干什么干什么,狼群嚎叫了一阵声音就弱了下去。

    一道银色身影在密林间穿梭,速度很快,径直冲入村里。

    那是一匹神俊的狼,体长三米,通体银色,眼神很灵动,有智慧的神采闪烁。

    村民们见怪不怪,一点都不惧怕,甚至还和银狼打招呼。

    银狼来到村子里,抬头看到了树冠上的小猫,脉动四肢一跃而起十多米高,在粗大的树枝上借力,很快来到了树冠上的小猫身边。

    它坐在树冠上,快有成年人那么高,随风摇摆。

    “小狼”

    小猫停下剑法演练,和小狼打招呼。

    当初的小狼崽,如今已经长成一匹神俊的银狼,它回归山林,外人面前充满了野性,唯独对小猫温顺无比。

    “呜呜”银狼低头回应,甚至还用脑袋蹭了蹭小猫的手臂。

    “你又跑出去了,密林很危险,比你厉害的猛兽太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小猫摸了摸银狼的脑袋说。

    “呜呜……”银狼咧嘴回应,仿佛在说那些笨蛋怎么能伤害到我。

    “你呀,在葫芦山谷的时候,整天找蓝少爷麻烦,他又不好对你下狠手,我只能将你带回来,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明天我们过去看看少爷回来没有,如果没有回来我们再回来,免得你又把那里弄得鸡飞狗跳”小猫拍着银狼的脑袋说,眼神有些伤感。

    她之所以会回到戈多村,就是因为小狼崽太闹腾了,不知道是不是当初蓝霜杀了它母亲的缘故,反正它就整天赵蓝霜麻烦,变着花样的找麻烦,无奈,小猫只能将其带回迷河林来。

    没想到这家伙回归山林,更不老实,整天往林子里转,不知道怎么的,就纠结了一批金狼当手下……

    “呜呜!”银狼张嘴叫唤,仿佛在说若是让我再看到蓝霜的话,我一定要死他!

    “你呀,只有少爷才管得住你了”小猫无语道。

    突然,银狼动作一缓,有些疑惑的看着远处的密林,然后鼻子使劲的嗅,眼睛居然人性化的亮了起来。

    “嗷呜……!”

    银狼突然冲着远方的密林嚎叫一声,在树冠上一跃就冲出去了十多米,然后转身冲着小猫低声呜咽,仿佛是催促她。

    “这么了?”小猫眉头一皱。

    “呜呜……”

    银狼低声呜咽,很焦急的样子。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小猫再问。

    银狼点头,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催促小猫。

    想了想,小猫手持阔剑,腾身而出,在树冠上飞掠,跟着银狼前进。

    途中,银狼不时发出一声声狼嚎,惹来密林中一连串回应。

    林间,一只又一只金狼汇聚,体型都在五米开外,很快就汇聚了上百匹,在林间奔腾,追逐银狼的步伐,向着远处冲去。

    戈多村深入迷河林数百里,他们前进的方向,其实是往迷河林边缘前进……

    清晨,白杨醒来,呼吸林间清新空气,只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被洗涤了一样。

    “难得你居然还睡得着”单秋林在边上打趣,丝毫看不出情绪波动。

    白杨起身活动身躯撇撇嘴说:“你这话就奇怪了,困了就睡难道有错吗?”

    这就不在一个频道上,话题没法继续。

    林洁儿自告奋勇的去猎来一只肥硕的兔子,点燃一堆火开始烤野味,早餐就这个了。

    那天林洁儿告诉白杨她的厨艺很不错,白杨当时不信,这会儿信了,林洁儿居然在林间很随意的找到了一些天然调味品,一只肥硕的兔子很快就烤得喷香。

    总算是有机会施展我的厨艺了,林洁儿心中有点小得意。

    “啧啧,以后吃的就交给你负责了”白杨蹲在火堆边垂涎欲滴的说。

    “好的少爷”林洁儿顿时眉开眼笑。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单秋林再度开口了。

    白杨看都不看单秋林,无语道:“你有话就说,别这样拐弯抹角的好不好?”

    单秋林苦笑,沉默片刻说:“我有个不情之请……”

    “那就别说,我这人最怕麻烦了”白杨赶紧打断单秋林。

    喂喂,你够了啊,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有你这样不靠谱的吗?单秋林顿时哭笑不得。

    知道这是白杨的风格,自顾自的说道:“你有没有办法找到生生果?”

    “你想帮你大师兄还是想自己长出手臂来?”白杨眨眼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