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德阳镇显得无比寂静,远不及县城繁华,灯火点点。

    一家规模不大的客栈,顶楼一个房间,门窗紧闭。

    床铺上,有一个消瘦的中年人盘坐,身穿麻衣,双目微闭,诡异的,此人没有任何呼吸,形同死人。

    在这个门窗紧闭的房间中,桌子上放着一个香炉,插着三支燃香。

    那屡屡烟雾并非自然散发,而是顺着一个方向飘去,环绕在盘坐的中年人头顶,神奇的居然不消散。

    若有人来到这里,必定浑身发冷头皮发麻。

    在闭目的消瘦中年人头顶,烟雾环绕中,有漆黑的雾气扭曲,交织出一个人的身影,和下方的消瘦中年人一模一样,只是画风不同。

    阴冷,诡异,邪门。

    赫然,麻衣中年人眉心一跳,他头顶交织成人形的黑雾顷刻从他头顶钻了进去。

    烟雾消散,中年人睁开了眼睛。

    “有结果了”

    他自语,走下床,从桌子上的包裹中拿出一个小小的木盒,打开后,里面是一缕头发,这些头发长短不一,明显不是一个人的。

    而此时,木盒中的头发,竟全部断裂!

    “全部死了,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

    他眼睛一眯,轻声自语,显得有些诡异。

    沉默片刻,中年人拔出香炉中的燃香,将其熄灭,然后上床睡觉……

    迷河林中,山头上,白杨背靠冷冰冰的加特林,嘴里叼着一根烟,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看着天上的三个月亮发呆。

    这个世界,读书人的未来就是神道修士,那么阴神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又什么样的手段?

    他不懂,想半天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算了,起身拍拍屁股,边上的血纹剑飞起,刷刷刷将加特林撕成碎片。

    子弹快打光了,留着没用,放地球那边仓库简直是找死,毁掉最好。

    血纹剑飞在身边,黑暗中他独自前行,往单秋林他们隐藏的地方而去。

    花三娘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生死有命,白杨并未太过纠结。

    生命是历史长河中刹那的烟火,每个人都是别人人生路途中的一段风景,一个故事,看过,听过,走过,哭过,笑过,时间过后,终将被遗忘。

    意念散发出去,不时扫描周围隐藏的?;?,从小山离开几公里后,白杨脚步一顿,微微愕然。

    距离他九百多米外,有一片石山,一个山洞中,篝火摇曳。

    洞口,两个人并立,看着黑暗的远处,眉头紧皱,他们显得有些紧张,兵器在手。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很年轻,也很英俊,身躯挺拔,一席白衣,眉眼峥嵘,他左手持剑,姿势稍显别扭,右手空空荡荡,并无手臂。

    女的看上去十六/七岁,豆蔻年华,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精致的脸蛋俏皮可爱,一身翠绿衣衫,身姿优美。

    她手持利剑,站在青年身边。

    挠挠头,白杨有点傻眼,那应该是单秋林的大师兄姜山和小师妹吧?哎对了,他小师妹叫什么来着?

    他们为毛会出现在迷河林中?

    停下脚步,白杨稍微观察片刻,话说他虽然没有和他们打过照面,但因为自己的原因,却发生过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事故?

    他俩驻足看着黑暗的远处一段时间,小师妹如水般的双目看着姜山开口道:“师兄,远处的动静平息下来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危险并未向我们这个方向过来,你先休息吧,我来守夜”

    神色复杂的看了小师妹一眼,姜山摇摇头道:“师妹你休息吧,一路和我到这里来,你也吃了不少苦头,之前动静太大,恐有危险,为兄虽然失去了右臂,但还不至于成为废人,若有危险,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微微低头,小师妹重新看向姜山说:“师兄,我们一定能找到生生果,让你断臂重生的”

    “尽人事听天命,能找到自然是好,找不到也是我命中注定成为残缺之身,反倒是师妹你,无需陪师兄我一起冒险”姜山摇摇头微笑道。

    “师兄,别说这样的话,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无论如何,我陪着你”小师妹看着姜山很认真的说。

    “我明白,你先休息吧”姜山笑了笑道。

    “嗯”

    小师妹没有再坚持,点点头,到边上一张兽皮上躺下,火光摇曳中,她的视线,却没有离开姜山的身影。

    无语,远处的白杨撇嘴,居然一不小心看到了一副痴男怨女的画面。

    不过,生生果是个什么玩意?断臂重生,还有这样逆天的玩意?

    啧啧,连延长寿命的丹药都存在,开发大脑的开慧果都有,这个世界拥有能让人断臂重生的东西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耸耸肩,白杨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到土洞外,白杨意念移开堵住洞口的枯枝树叶冲着里面喊:“冰儿,你们出来吧”

    很快她们就从土洞中出来,白杨都已经点起了一堆篝火了,他又不是土拨鼠,没兴趣钻洞。

    “少爷,你没事吧?”林冰儿来到白杨身边关切道。

    白杨耸耸肩说:“看少爷我的样子就知道没事啦”

    确认了白杨没事,她们才放心下来。

    “血莲教的人怎么样了?”瞎眼的单秋林问。

    “都死了,被我弄死了”

    白杨很随意的说道,仿佛在说路边的几根草被折断了那么轻松。

    “都死了?”单秋林微微一愣。

    他虽然看不到,也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武力了,可曾经作为武师之境的强者,眼光还是有的,明白血莲教的强大,这会儿白杨告诉他,追杀他们的人全部都死了,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哪怕是当初完好的他,面对血莲教的追杀估计也得跪,白杨是怎么办到的?

    懒得回答,死了就死了,我还能骗你是咋地?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白杨不说话,单秋林却开口问了。

    “不知道”白杨摸着下巴说。

    “这可不像你”,单秋林摸索着坐下,郁闷白杨也不搭把手,万一我坐在一颗刺上屁股被戳个洞算谁的?

    “你知道阴神是什么玩意吗?”白杨问。

    “阴神?你问这个干嘛?”单秋林眉毛一挑。

    看来他应该知道一点,白杨没回答他的问题,道:“你给我说说看”

    沉默片刻,似乎是在回忆,然后单秋林才说道:“对于阴神,我也不了解,听师傅曾经提到过一些,但有限”

    你倒是说啊,白杨无语,没打岔。

    单秋林继续说道:“阴神,是神道修士的一种境界划分,武道有武者武士武师宗师大宗师之分,神道也不例外,分为养灵,道胎,阴神,真人,真君等等,具体我不太清楚……”

    “哎你等等,是不是神道和武道的境界是相对应的?不过你好像少说了一个武徒,神道的养灵境界之下是什么?不可能没有吧?”白杨打断了单秋林问。

    “武徒还算不算武道修士,起步入门而已,刚接触武道或者想接触武道的都可以称为武徒,可以忽略,神道也不例外,养灵之下,还有一个开慧层次,读书人或者说想读书的人都可以放在这个层次”单秋林稍微解释了一下。

    白杨懂了,点头说:“看来这阴神很厉害的样子,对应起来的话,差不多是武道武师之境了”

    “不能这么算,神道修士手段诡异莫测,不能和武道相提并论”单秋林摇摇头道。

    白杨当然知道不能相提并论,搞房地产的能和科学家做比较?撇撇嘴没说什么,可接下来单秋林不吱声了,他愕然问:“然后呢?阴神的具体呢?”

    “没有然后了,我也只是听我师傅当初提过这么一下而已,没有接触过神道修士,我也不知道”单秋林耸耸肩说。

    “那好吧,估计有麻烦啦,血莲教的武者被我搞死了,可后面却要跑来一个阴神”白杨无语。

    “虽然我不了解神道,但我奉劝你,有多远跑多远吧”单秋林知道居然有阴神前来追杀,很认真的给白杨提议。

    阴神很牛吗?哥还是异能者呢,我出去装/逼了吗?了不起我跑地球去,有本事你跨界来追杀我。

    撇撇嘴,白杨看着边上没插话的冰清玉洁四女,想了想说:“花三娘死了”

    猛然听到这样一句,冰清玉洁四女身躯一震,沉默片刻,然后轻轻叹息一声。

    “花姐人其实很好的,只是,误入血莲教,身不由己”,林洁儿抿嘴道。

    “命运这种东西,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单秋林在边上四六不通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都什么跟什么……

    白杨看了看他,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你好像有话要说?”单秋林还是很敏锐的,问白杨。

    白杨纠结了一秒钟,还是说道:“我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了你大师兄姜山的身影,还有你小师妹也在”

    说完,白杨盯着单秋林。

    “然后呢?”单秋林反而是很平静的问。

    哥,你就别装了,听到你大师兄和小师妹心脏都慢了半拍好吧。

    “他们好像是来寻找什么生生果,想要断臂重生”白杨继续说道。

    单秋林沉默,表情依旧平静,鬼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冰清玉洁四姐妹也沉默……

    (有点卡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