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神奇的三月环绕奇观悬挂在漆黑的苍穹,洒下皎洁的光华,世间朦胧。

    夜下,小山附近,气氛肃杀,十来位武师之境强者汇聚,仿若感受到了?;?,黑暗中的鸟兽蛰伏。

    十个武师之境的强者,呈半包围冲向山头,欲要将白杨斩杀。

    他们真元喷薄,一个个宛如天神,急速前行,在夜下仿若流星一样拉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影。

    嗡……!

    山头上,白杨操纵加特林六管机关炮瞄准一个如发光翡翠般的武师强者开火。

    六管急速旋转,子弹如暴雨倾泻而出,好似流星汇聚而出的洪流。

    被瞄准的武师只觉心脏一突,大恐怖笼罩心间。

    真元喷薄,在体外形成三尺气墙,如一枚圆溜溜绽放绿霞的翡翠将其包围。

    他手中一柄碧绿长?;游?,一道道翠绿剑芒泼洒,如一片片翠绿树叶呈放射状向着四方席卷,企图以此挡下倾泻而来的子弹。

    在这个过程中,他凌空踏步,身躯折返,妄图躲避子弹。

    但是没用,他已经被白杨的意念锁定,大脑根据他的动作预判有可能的下一步举动,六管机关炮肆意倾泻子弹。

    当当当……

    夜空中传来一声声刺耳的金鸣交击之声,那是子弹洪流轰在剑芒之上发出来的。

    一粒粒子弹被挑飞,然而子弹太多了,远远超出了他挥剑的动作。

    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剑芒被子弹洪流粉碎,他手中长剑嗡鸣,剑芒消失,长剑崩碎。

    真元气墙颤抖,出现裂纹,砰一声崩碎,一粒粒子弹轰在他身上,一两秒,他整个人凌空被撕碎,血雨喷射。

    又死一个!

    “杀!”

    一声冰冷的怒吼在夜空中响起。

    一个赤红的身影冲向山头,他手持一口长刀,刀身绽放四尺赤红刀芒,所过之处,地面都被拉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他速度很快,一步百米,飞速接近。

    突然,他眼睛一瞪,身躯一颤,脚下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整个人斜着飞了出去,口喷鲜血,一条腿都没有了!

    这家伙倒霉,一脚踩在了地雷上,被白杨瞬间引爆,强大的爆炸威力将他真元炸碎,甚至粉碎了他一条腿。

    “我踩到了什么?”

    跌飞出去的时候,那黑袍人心头茫然。

    然而,还不等他落地,草丛中,两个铁疙瘩飞起,一左一右出现在他身边。

    轰轰……

    两声轰鸣,火光耀眼,两颗手榴弹贴着他爆炸,弹片四射,强大的威力直接将他炸成了碎片,死得不能再死。

    手中长刀嗡一声飞出去,插在了一块岩石上,岩石崩碎。

    想杀我,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代价!

    山头上,操作加特林的白杨眼神冷漠。

    丝毫不敢放松大意,他可是面对十个武师之境的强者围杀,尽管已经有了周密的布局,可依旧得小心,稍不注意就会身死道消。

    加特林再度轰杀一人之后,他停下了开火。

    此时剩下的血莲教黑袍人距离他太近了,不足五百米,他们速度太快,自己调整枪口的速度完全跟不上。

    “烟花的葬礼,就此展开!”

    白杨一脚踩在加特林上,目视冲过来的几个血莲教黑袍人口中自语。

    伸手向天一抬。

    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黑袍人,周围的草丛中,一枚又一枚火箭弹手榴弹飞起冲向他。

    他全力抵挡,快速躲避。

    但依然没用。

    轰轰轰……

    连番的爆炸追着他,火光冲天,爆炸声如雷,硝烟味弥漫,顷刻间,这个人被轰杀成碎片!

    第二个,被足足五颗火箭弹轰成肉酱!

    第三颗,被十来个手榴弹轰杀。

    第四个,他贴地前行,速度很快,如灵猿腾跃,可是,他每走一步,脚下都会有一颗地雷爆炸,才走出去四步,双腿就没了,惨叫倒地之后,轰,两枚火箭弹落在他身上,火光中身躯被撕碎!

    剩下的人此时距离白杨还有三百米!

    此时他伸手到腰间,拔出两把黝黑的沙鹰,对准其中两个人砰砰砰开火。

    子弹呼啸而出。

    两把沙鹰内的子弹,都被他沾染了万物枯剧毒的。

    噗噗噗,子弹穿透他们身上的真元,一个个身上炸开拳头大的血洞,不干倒下!

    “死!”

    有一个人已经冲到了距离白杨两百米之外,身影暴起,一声怒吼,他只需要一个冲刺,就能灭掉白杨!

    “彻底绽放吧!”

    白杨在山头上咧嘴笑了。

    轰轰轰轰轰轰……

    他们这个方向,白杨两百多米外,草丛中,岩石后,一颗又一颗炸弹爆炸,火光冲天,大地颤抖,所有炸弹全部引爆!

    噗……

    此人直接被周围十多颗一起爆炸的炸弹被轰杀成了肉酱!

    砰砰……

    两声闷响,有两个人被震飞了出去,身上的真元很不稳定,随时都会崩碎。

    他们两个,是仅剩的最后两人。

    血莲教负责此次追杀白杨的首领和花三娘。

    整个过程,从他们出现在白杨两公里之外,十四个人来到这里,短短二十秒不到,死得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惊骇的看着山头之上的白杨,血莲教首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太可怕了,他们可是十四个强者,几乎全灭。

    他在山下看着白杨,白杨在山上看着他。

    “你就是此次负责追杀我的首领吧?”白杨看着他说道,双手操作加特林对准了他。

    “好手段,好本事!”

    黑袍首领咬牙,身躯颤抖,看着白杨只说出了这六个字。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正常情况下,一般人肯定是要抓住你逼问一些信息的,但是……你去死吧!”

    白杨咧嘴一笑,加特林枪管旋转开火,嗡鸣声中,子弹洪流倾泻而下。

    噗噗噗,山石粉碎。

    那首领也是好本事,足足八尺真元气墙喷薄而出,硬生生的顶着子弹洪流倒退。

    下一刻,白杨停止了开火。

    因为,他一只手抓住了花三娘的脑袋。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花三娘在给你通风报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你应该不想他死吧?”血莲教首领看着白杨沉声道。

    “你想怎么样?”白杨眯着眼睛问。

    “我不杀你,你过来,让我控制住,我要将你带回血莲教分堂”他如是说道。

    白杨沉默。

    此时花三娘的生死掌握在对方手中,老实说,白杨也没想到对方会玩这么一出,一路到这里,花三娘之所以还能活着,是白杨不杀她而已。

    “白杨,你别管我,杀了他!加入血莲教,我做了很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自知罪孽深重,死才能让我解脱”花三娘不理会自己脑袋上的那只手,一把扯下自己的斗篷看着白杨说。

    “好”

    白杨点头,面无表情说出这样一个字。

    然后,加特林开火,倾泻子弹洪流过来。

    噗噗噗……

    花三娘和那血莲教的首领,被子弹洪流轰杀成渣!

    你特么不按套路出牌,这个时候白杨你不应该是怜香惜玉,和花三娘生离死别一番,然后实在是不忍心,心神大乱被我抓住可乘之机杀死吗?

    你特么怎么就动手了呢?

    想不通,血莲教首领死的时候有点茫然。

    天底下有你这样不靠谱的人吗?人家帮你,说自己不想活了你就给她杀了?

    “你一定会死,一位阴神镜的神道修士,很快就会找到你……”

    血莲教首领临死之前,用最快的语速吼出了这句话。

    夜晚,安静下来了。

    硝烟味弥漫,很多地方还有火光闪烁,十多个血莲教前来追杀白杨的人死在了这里,没有一个有一具完整的尸体。

    山头上,白杨陷入了沉默。

    “阴神是什么?神道修士?血莲教的人?还会来追杀自己?”

    脑海中念头闪烁,白杨皱眉。

    神道修士,在这个世界一直都是神神道道的,到现在他都不了解,而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一个所谓的阴神?

    “妈的,节奏不对啊,比我还不靠谱,看啊,我根本就不了解所谓的神道修士,一开始出场的不应该是最低级的神道修士吗?所谓的阴神是什么鬼?一听就不是垫底的存在啊”

    白杨无语。

    摇摇头,意念扩散出去,确认所有血莲教的人都死了,他走下了山头。

    来到花三娘残破的尸体边上,他陷入了沉默。

    “生命是一种奇迹,于时间长河中绽放刹那光芒,我们每个人都终将被遗忘,你不过是提前绽放了自己的生命之光而已,或许你没有惊天动地的成就,没有轰轰烈烈的篇章,但是,你,我,他,这世间众生,何尝不是一样,没有永恒的存在,在恒古流淌的时间长河里,我们都不过只是一粒尘,没有谁比谁更光彩夺目”

    嘴里嘀嘀咕咕,最终白杨蹲下,将花三娘的尸体单独出来,意念控制柴火飞来,一把火燃起。

    “这世间,我们存在过,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其实,当时间过后,一切都没有意义”

    看着燃起的火堆将花三娘在这世间的痕迹抹除,白杨莫名感叹。

    最终,火熄灭了,花三娘在最应该绽放的年纪凋零。

    意念控制花三娘的骨粉,抛向高空,随风而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