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听到动静的血莲教成员搞清楚怎么回事。

    轰轰轰……

    黑暗的密林中,好几个地方都火光冲天,巨响传来,宛如闷雷,惊起鸟兽无数。

    每一次爆炸都伴随一个血莲教武师之境的强者死去。

    “啧啧,太刺激了,太劲爆了,整个人都炸得稀碎,普通的手榴弹火箭弹地雷肯定没有这样的威力,老狼这家伙狠啊,不知道添加了什么玩意,威力至少增加了三倍!”

    意念观察到那些被炸死的血莲教成员,白杨直咧嘴。

    他不敢想象,老狼整天睡在一堆炸弹上方怎么睡得着,而且他大爷的也够大胆啊,在闹市中还敢存放这种危险玩意,要逆天是咋地?

    面对白杨这种诡异而可怕的手段,剩下的血莲教成员心惊胆战。

    “走,暂时退出这片区域”

    血莲教首领一声怒吼提醒其他人,暂避锋芒,不做无畏的牺牲。

    被吓得胆战心惊的其他人哪儿敢迟疑,第一时间离开这片区域。

    “额,这就跑了?我还没玩够呢……”

    白杨挠头,有点无语,还有几大箱子火箭弹手榴弹地雷没用对方居然就跑了。

    耸耸肩无所谓。

    正常人的思维,恐怕这个时候是乘胜追击上去弄死那些人,但白杨的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不追上去,准备挖个坑等着那些人自己来跳。

    将剩下的炸弹先弄回地球那边的仓库放好,然后过来转身就走,寻找挖坑的地方。

    远处的土洞中,冰清玉洁几女胆战心惊,尽管她们隐藏在地下,但依旧能听到远处传来的震天响动,尤其是爆炸声,更是让地面颤抖。

    “少爷不会有事吧?”林冰儿担忧道。

    “不知道,我们要不要去帮帮少爷?”林清儿提议。

    单秋林在边上撇嘴道:“你们啊,就别去给他添乱了,跟着他有一段时间了吧,你们见过他什么时候吃过亏?”

    那倒是,冰清玉洁四姐妹顿时无言以对,也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离开隐藏地点后,白杨独自一个人在密林中穿行,避开毒虫猛兽,走了几公里才找到一个好地方。

    这是一个孤零零的山头,有三百多米高,呈现锥形,四面光秃秃没有什么植物。

    “好地方啊,风水宝地,光秃秃的山头看上去就像一座坟,正好埋葬那些血莲教的家伙”看着这个山头眉开眼笑,白杨麻溜的开始布置起来……

    他在这里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还不见血莲教的人追来,挠挠头无语。

    “那帮家伙不会是怂了吧?你们不追来哥这一番布置岂不是白费了?”

    坐在山头顶端嘀咕,他很快就明白,剩下的人估计是给吓怕了,找不到自己他们本事再大也有力无处使。

    坟都给你们挖好了却不过来,这怎么行,你们不是找不到我吗?那我个你们指路行了吧!

    距离他这个地方十多公里外,剩下的十四个血莲教成员聚集在一起。

    所有人沉默,没有人说话。

    “你们有什么看法?”最终,首领打破沉默问。

    面面相窥,他们着实被白杨诡异邪门的手段给吓住了。

    一千多号人前来追杀白杨,每一个都是好手,可最终连白杨的影子都没看到就死得只剩下十四个,这就有点吓人。

    他们这股力量,若是刚正面的话,宗师之境都有希望击杀,可却差点全部折损在了白杨手中!

    “大人,白杨手段诡异莫测,我们在继续追杀下去,恐怕……”

    有一个黑袍人迟疑道,话没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继续追下去的话,恐怕全部都要死。

    “怎么?怕了?若是完不成任务,你们想想后果吧”首领咬牙道。

    听到这句,想到若是完不成任务的后果,所有人浑身一抖。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有可能的话,谁也不想再追下去,可是,真心没有办法。

    追下去,了不起被白杨弄死,可若是灰溜溜的回去,那结果才是最可怕的,生不如死不说,自己的亲人朋友,都必定没有好下场。

    血莲教,敢跟整个王朝对着干,手段狠辣,只看结果不问过程,没有半点情面可讲。

    逃也没用,血莲教眼线遍布整个王朝各处,一旦背叛,不管跑什么地方,不出三天就会被找到,下场凄惨,这还不提,他们加入血莲教,本身就被血莲教的手段控制,能跑哪儿去?

    “大人,白杨手段诡异,最主要的是,他在暗处,我们根本找不到他,而且,他好像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根本无法隐藏!”一个黑袍人无奈道。

    这就没法搞,人都看不到,纵然有万般手段也无用。

    “最主要是找到他,找不到他一切都枉然,此人善于隐藏,晚上不利于我们找到他,等到白天……”

    首领沉声道,然而话没有说完,眼睛一眯看向黑暗的远处。

    远处的黑暗中,一座山头顶端,有火光闪烁。

    唰,一个黑袍人攀上树顶,极目看向那个方向,再三辨认,隐约看到,白杨就在那个山头上,升起一堆篝火,吃着烧烤唱着歌。

    “大人,那边好像是白杨……”

    黑袍人下来无语道。

    “……”

    一群人面面相窥,之前还说找不到他呢,这会儿人家正大光明的出现了。

    欺人太甚!

    首领心中大怒,轰一拳将一块桌子大的青石打碎沉声道:“走,过去杀了他!”

    “大人,白杨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要不我们等到白天……”有人小心全解。

    “对方必定有阴谋,但那又怎么样?他已经出现在我们视线中,岂能跑得了?我也知道等到白天更好对付他,可是白天他就没有阴谋了?恐怕阴谋更多!”首领咬牙,他有点了解白杨了,任何环境都能被他利用起来。

    那倒是,白杨手段莫测,白天估计更不好对付。

    “走”首领一声令下,十四个人腾空而起,宛如飞鸟一样在树梢前行,一步百米,飞速向白杨的方向靠近。

    “哎……”

    人群后方,花三娘心头叹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本身修为要低一些,落在后面其他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那座山头顶端,白杨坐在一块石头上,手中拿着一根树枝,穿着烤肉,撒上孜然,味道喷香。

    整一口烤肉,烫得他龇牙咧嘴,赶紧喝口啤酒对付一下。

    “这样你们都不过来,那我就真心不陪你们玩了”咕嘟嘟干下半瓶啤酒,白杨心头嘀咕,拿起一个红外线望远镜往四面八方瞄。

    嘿,还真来了,十多个红点飞速在向着这边靠近。

    来得好!

    丢掉烤肉啤酒瓶,白杨起身来到了早已经架好的加特林后面,孙子,让你们尝尝机关炮的味道!

    夜色下,冷冰冰的加特林宛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六个管子的枪管就是猛兽的利爪,弹链就是猛兽的牙齿。

    “停下!”

    两公里外,血莲教首领挥手,一群人停在了树冠中。

    “他没走,还在,必定有什么阴谋”一个黑袍人说道。

    斗篷下,首领目光闪烁,沉声道:“不管他有什么阴谋,现在就在我们两千米之外,穿云弓的一箭之地而已,现在,我们分散开来,全力冲过去,将其击杀!”

    “是!”

    一群人沉声回答,分散开来,呈现半圆向着白杨冲了过去,速度提升到极致。

    一旦将白杨击杀,管你任何手段计谋都枉然!

    “切,我以为你们玩什么花样呢”山头上白杨撇嘴。

    双手握住加特林的扳机,瞄准一个飞速冲过来的血莲教开火!

    嗡……!

    六管加特林猛然旋转,发出宛如洪荒猛兽低吼一样的声音,子弹如同暴雨一样倾泻而去。

    一颗颗子弹,在夜色下仿若密集的流星。

    “那是什么?危险!”

    被瞄准的黑袍人心头一紧,真元喷薄而出,白晃晃如同天神下凡,手中一口长刀绽放六尺刀芒,舞动如光轮,企图当下倾泻而来的子弹。

    当当当!砰砰砰!噗噗噗……!

    不得不说,武师之境的他还是很厉害的,居然挡下了不少子弹。

    可是,加特林的子弹太密集了,挡得住十颗百颗挡不住千颗万颗。

    刀芒粉碎,手中长刀都被崩飞,真元颤抖,很快被倾泻的子弹粉碎,整个人被打成了一堆肉酱!

    “耶!弄死一个,还剩下十三个,对方也才前进了三百米而已”白杨心头欢呼,脚一踩地面,加特林的助力器调整方向,瞄准下一个继续开火!

    武师又如何,面对这种科技神教搞出的恐怖玩意依旧无解,真元在密集的子弹下粉碎,人也被轰杀成渣!

    面对号称机关炮的加特林,别说你是一个人,就是坦克也能给你打成一堆碎片。

    噗噗噗……

    一连三个,凌空被恐怖的子弹洪流撕成碎片!

    而这个时候,剩下的十个血莲教成员,已经进入了白杨意念覆盖范围之内。

    “这个给你们挖的坟,就要开始埋人了!”

    眼睛一眯,白杨操作加特林瞄准第四个的同时,意念延伸出去,这个山头的各个地方,都被他丢满了火箭弹手榴弹和地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