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白杨快速转移地点,远离之前所在之地三四百米,始终让那些血莲教的黑袍人处于意念覆盖范围之内。

    背靠一块大石头,拿着巴特雷咔咔换弹夹。

    “咦……!”

    原本要换上爆裂弹的白杨动作一缓停了下来,挠挠头,脑洞大开。

    等等啊,那万物枯的药粉,能消融武者真元,如果和穿甲弹结合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更加的‘丝滑’呢……

    他是个行动派,想到就做。

    将穿甲弹全部卸出,掏出怀中的玻璃瓶,将穿甲弹的弹头都在万物枯药粉里面怼了一下,让上面的螺旋纹理缝隙中沾上万物枯药粉。

    粉末是干的,沾不上,怎么搞?

    而且出膛的子弹速度很快,飞出去的话稍微沾上一点都给吹没了。

    摸了摸下巴,他张嘴哈呸一声,一口口水就吐在了万物枯药粉里面,用一枚穿甲弹搅巴搅巴,和稀了,穿甲弹螺旋缝隙里沾满了万物枯药膏……

    “额,希望口水别和药粉起什么化学作用才好,将就吧,以后有机会弄成胶水状”

    心头嘀咕,他重新上好穿甲弹,咔咔一拉枪栓,十五公斤左右的巴特雷又飞了出去,潜伏在黑暗中寻找目标。

    而他自己,则是眼睛微眯靠在石头上,不时丢一颗壮气丹在嘴里等待结果。

    巴特雷第二次开枪打死那个女武师的地方,十来个黑袍人冲到这里,自然毛都没捞到,只是在枯树叶中找到了一枚弹壳。

    “这是什么东西?”一个黑袍人拿着弹壳不解问。

    一群人纷纷打量过后,有人拿出弹头对比了一下,猜测道:“这东西,看上去是这种暗器的触发装置!”

    啧,居然被猜中了,可惜你不懂火药爆炸推动弹头前进的物理定律,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么下一个目标就你了。

    意念观察到这一幕的白杨心头嘀咕,距离这个方向六百多米外的一棵树上,巴特雷无声无息的瞄准了他。

    莫名的,拿着弹壳和弹头的黑袍人直觉浑身发冷,一种恐怖的?;辛中耐?。

    远处的黑暗中,砰一声巨响传来。

    巴特雷的子弹比声音还快,他们还未听到声音,子弹就已经飞射而来。

    嗡!

    那个被巴特雷瞄准的黑袍人,在感受到?;氖焙蚓妥龀隽朔烙颂?。

    真元喷薄,在体外扭动,土黄色的真元凝聚成龟甲状,厚重凝实,一看就防御力惊人,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这是一种防御功法,名为璇龟护体功,真元凝聚成龟壳状,比单纯的真元护体防御力起码增加了五倍以上!

    然而,他刚刚摆出防御姿态,那土黄色光罩一样的龟壳一震,上方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洞!

    噗……!

    一声轻响,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炸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

    “这怎么可能”

    他不可思议的自语,生命力流逝,不甘的倒下。

    当他倒下的时候,凝实的真元护盾,从那小孔开始,向着周围溃散最终崩碎,不但如此,他胸口的伤口之处,也向着周围极具扩散,变得干枯,化作粉末!

    刷刷刷……

    周围的人赶紧闪开,浑身发冷,太可怕了。

    那个修习了璇龟护体功的黑袍人,防御力在他们中算出众的,居然抵挡不住那种暗器,被一下子灭杀!

    “那是万物枯剧毒,腐蚀真元,和暗器结合,根本无法抵挡!”

    黑暗中有人颤抖道。

    他们都是武师之境的强者,见惯生死,双手沾满血腥,可在这个时候,自己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在那边!”

    一声怒吼,一个黑袍人浑身白光绽放,白晃晃如皓月升空,手持一口长刀,五尺刀芒绽放,宛如流星一样顺着巴特雷开枪的声音冲了过去。

    一步百米,到了近前,一刀劈下,刀芒如匹练,哗啦一声,需要几人合抱的大树被他一刀斩成两半!

    我擦,这特么太恐怖了,给他时间一栋大楼都能给活拆了吧?

    意念观察到这一幕的白杨冷汗直冒,我的天,如果和这样的人刚正面,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他早就将巴特雷转移到了百米外的草丛中。

    当这个白晃晃如天神降临的武师一刀劈开大树的时候,巴特雷在他后面砰一声开枪。

    噗……

    沾上万物枯的穿甲弹直接破开他的真元,将其身躯贯穿。

    这个更不堪,胸腹直接被穿甲弹洞穿了一个盘子那么大的血洞,万物枯毒性发作,他的身躯快速干枯化作粉末。

    又弄死一个!

    “艾玛,太爽了,万物枯加上穿甲弹,简直无敌了哇”

    白杨眉开眼笑,差点没笑出声来,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接下来三分钟,白杨又弄死两个。

    然而第三个的时候,却让他吃惊了。

    那是一个身高两米二的壮汉,当他被穿甲弹击中的时候,并未有真元喷薄而出,而是整个人衣衫粉碎,浑身变得金灿灿,宛如黄金浇筑的战神。

    穿甲弹打不穿他的皮肉,连万物枯的毒性都被他抵挡了下来!

    这他娘的就是一金属疙瘩,太可怕了,修习的是什么功法?

    白杨心中震撼,心中有些小看了这个玄幻世界的神奇。

    “金属是吧?我就不信弄不死你,哥让你尝尝热胀冷缩的滋味!”

    心头发狠,白杨召回巴特雷,弹夹里面就上了三颗子弹,第一颗是冰冻子弹,第二颗是爆裂弹,第三颗是穿甲弹!

    巴特雷飞出,瞄准对方,砰一声枪响,一颗冰冻子弹飞出,打在那宛如黄金浇筑的身躯上,子弹破碎,里面一种极寒的化学物品泄露出来。

    只见那人被击中的地方,迅速变得蓝幽幽开始结冰。

    “这是什么?神道术法?”

    感受到彻骨的冰冷,那壮汉惊骇,被击中的地方都失去知觉了。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砰一声再度一颗子弹击中相同的位置,那里本身就被冰冻,第二颗爆裂弹炸开,他身躯那个区域一下子变成了碎片。

    冷热交替,他黄金浇筑一样的身躯一大片被粉碎。

    噗,一颗沾染万物枯的穿甲弹飞来,打入他体内,身躯从内部开始枯萎,最终化作一滩粉末!

    哼哼,在我科技神教面前,一切都是渣渣。

    召回巴特雷,继续上子弹,三种特种子弹交替放在一个弹夹中,黑暗中宛如死神一样收割那些血莲教黑袍人的性命。

    他们尽管极力躲避抵抗,可接下来十多分钟依旧有几个被打死。

    “啊……!白杨你给我滚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本事”

    血莲教首领郁闷得发狂,仰天怒吼,恐怖的声音辐射出去,周围的树叶都被震碎无数。

    我傻比了才出去,白杨撇嘴,继续转移地点进行偷袭。

    到此时,血莲教的二十八个武师之境强者加上一个武士境界的花三娘,只剩下十五个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血莲教首领嘴里发出奇怪的音节和其他人沟通。

    其他人点头,迅速分散开来,隐藏在了黑暗中。

    “嘿,藏起来也没用,在哥的意念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白杨撇嘴。

    巴特雷无声无息瞄准一个大树背后的黑袍人,砰一声开枪,一颗爆裂弹飞过,对方直接就被爆头了。

    “那边!”

    一声怒吼,黑暗中一个黑袍人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巴特雷身边,手中剑芒一扫,巴雷特被劈成两截!

    “我……,尼玛,搞半天你们是商量分散开来后根据巴特雷的火光判断位置然后毁掉啊”

    白杨挠头无语。

    不过无所谓了,巴特雷已经玩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玩点不一样的。

    找了个隐蔽地点,他无声无息消失在这个世界,一分钟后再度出现,身边放着两个大箱子。

    “之前就不应该拿火箭筒,直接拿火箭弹就好了,火箭筒加上火箭弹太重,意念控制不了,单纯的火箭弹我就能用意念触发装置让其爆炸啊,还有手榴弹和地雷也是一样”

    看着两个箱子白杨挠挠头。

    无论是手榴弹还是火箭弹亦或者是地雷,其实都是有触发装置的,只要弄到那些人身边用意念引爆,效果是一样滴。

    唰,血纹剑飞起,火箭筒被撕成碎片,既然没用留着干嘛?

    现在给你们玩大的!

    一枚冷冰冰的火箭弹飞起,在黑暗中无声穿行。

    一个黑袍人快速在林间穿梭寻找白杨的踪影,视线很好的他发现,树冠背后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向着他飞来。

    “不管什么东西,给我破!”

    他一声怒吼,手中一根短矛刺出,正中火箭弹。

    轰!

    下一刻,火光冲天,弹片四射,那个黑袍人尽管有真元护体,却被老狼专门加工过的火箭弹个炸成了碎片!

    他手中的那一根短矛都变形崩飞了出去。

    硝烟伴随残值断臂,气味呛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那声巨响,有人惊骇。

    “那种动静,有点像神道修士的手段,是雷火咒还是轰天符?”

    身躯一颤,血莲教首领震惊,难不成白杨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却是一个神道修士?可从行事风格上看根本不像啊……

    (新封面正在制作中,敬请期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