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间就是老狼的卧室,虽然老狼是单身汪,可一点都没有作为单身汪邋遢,房间收拾得很干净,东西很少,不显凌乱。

    来到这里,白杨简直比自己的卧室还要熟悉,直接掀开了老狼的床垫,拿开几块木板后,地面居然是金属的,需要边上输入密码才能打开。

    这难不住白杨,虽然他不知道密码,但意念渗透进去,控制锁具核心,轻轻一撩拨,哗啦啦的声音中,金属板就往边上移开了。

    地面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垂直洞口,有金属楼梯下去。

    “啧啧,非法改造,也不知道这家伙搞了多久才搞出了的地下室”白杨撇嘴。

    顺着洞口下去,足足五米深,背后是一扇金属大门,镶嵌在墙体上。

    德国制造,高级货,火箭筒都不一定能轰开,需要密码才能打开。

    白杨仰头看了看上方一米见方的洞口,又看了看这扇金属门,挠挠头,搞不懂老狼是怎么把这么大的门从那么小的洞口弄下来的。

    管他呢,意念渗透进去,控制锁芯,咔擦咔擦几声,防盗门开了。

    虽然白杨已经用意念看到了这个地下室的情况,但肉眼看到依旧震撼。

    这是一个三十平方的空间,整整两面墙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枪械,各种型号的手枪,步枪,冲锋枪,狙击枪,弓弩等等,大大小小起码上百支!

    另外两面墙,则是挨着墙壁竖起了合金架子,摆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箱子。

    这些箱子里面放的东西有点杂,有一些是化学物品,硝化甘油,碳粉,销,硫磺这些制造炸弹的原材料,还有半成品的枪管枪支配件,其他的则是各种型号的子弹,足足十几箱子。

    其次,手榴弹,火箭筒,巴特雷,加特林,榴弹枪这些玩意也不少,看得白杨直瞪眼。

    老狼你特么真的要上天还是咋地,每次来都看到你一个人在柜台后面捣鼓,搞半天就是搞这些玩意?

    在这个房间的中间,摆着一抬立体式的机械,白杨想了一下才想起,这玩意貌似在什么地方见过,是一个高科技车床,体积不大,但功能完善,几乎能制造市面上大多数小型零件,一台起码价值五千万,而且是美元!

    “这绝逼不是买的,肯定是这帮家伙抢的没跑了”白杨咧嘴。

    随意观察片刻,没忘了正事儿,开始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

    巴特雷狙击枪是一定要的,但子弹就有得选了,白杨看到了带有螺旋纹的穿甲弹,还有弹头里面装有某种化学药剂的爆裂弹,冰冻弹,毒气弹这些特种子弹。

    妈的,就这些特种子弹,一颗拿出去都能换一辆好点的面包车了……

    火箭筒要两个,管他什么火箭弹,搞两箱,这些火箭弹明显都是特殊加工的,威力恐怖。

    还有加特林,这特么就是机关炮啊,大家伙,六个管子的那种,子弹搞两箱。

    手榴弹也要,我去,还有地雷,要逆天。

    东西搞了一堆,白杨稍微沉思了一秒,老狼他们这帮家伙,曾经不是国际顶级雇佣兵就是某王牌部队出来的没跑了。

    关我毛事,你们就是索马里海盗甚至和拉灯大爷是兄弟都和我无关。

    东西太多,轻的他直接用意念弄出去,重的就自己扛,好在如今他体质过人,都扛得动。

    老实说,虽然白杨没有专业测试过自己的体质,但绝对不比世界顶尖运动员差,只是这战斗力嘛,不算念力和恐怖的大脑的话……呵呵……

    东西弄外面,将地下室防盗门关上,又把床铺还原,意念延伸出去,将直径两公里内的情况都观察了一下,黑灯瞎火的,都下半夜了,大冷天,街上鬼影子都没几个。

    拉开卷闸门,将东西一件一件搬皮卡车上。

    留下一张字条,告诉老狼过后他会来算钱的,关上卷闸门开着皮卡扬长而去。

    一路所过,不管是公家摄像头还是私家摄像头,都别想拍摄到他。

    不得不小心,如果这一车东西被发现的话,我的天,那后果不敢想象,白杨是无所谓,就怕老狼他们出事儿……

    来到郊区仓库,直接将车开进去,想了想,暂时背着一支巴特雷,提着一小箱子特种子弹闪身去了异界那边。

    到时候要什么直接过来拿,方便得很。

    期间白杨还在仓库里拿了几瓶壮气丹放身上当糖豆吃……

    异界森林,周围静悄悄,唯有远处不时传来一声声猛兽低吼。

    意念延伸出去,居然没有发现血莲教的人,看来对方还没有追来,无所谓,你们不来我过去。

    沿着来时的路,白杨一路摸过去,五公里后,停了下来,意念中已经有一个血莲教的黑袍人出现在了范围内。

    对方显得很小心,真元覆盖身躯,仿佛穿上了一件神圣的金色战衣,速度很快,在密林中穿梭,一步百米,不时停下观察。

    “所谓雁过留痕,尽管我已经尽量将痕迹抹除了,可走过就是走过,始终会留下痕迹的,没想到这帮龟儿子追到这里来了”

    心头嘀咕,白杨咧嘴无声一笑,一匣子螺旋纹的穿甲弹上膛,近十五公斤的巴特雷无声无息的飞出,来到另外一个方向,瞄准了那个黑袍人。

    白杨才不傻,自己拿着巴特雷开枪,这不是等于告诉敌人自己在哪里嘛。

    砰……!

    寂静的夜晚猛然一声巨响,惊起鸟兽无数,巴特雷喷射两尺长火光,一颗特种穿甲弹旋转飞出,比声音还快,穿过八百多米距离,正中那黑袍人脑袋!

    “啊……!”

    一声短暂而急促的惨叫过后,那个黑袍人身躯飞出去近三米!

    武师之境的强者真心可怕,虽然子弹的速度比声音还快,可在近身的刹那依旧被他发觉,身上的真元喷薄,变得炽烈,金灿灿的光芒亮起,宛如神灵降世。

    “我擦,居然没有打穿真元,这可是巴特雷,地球那边号称陆地枪械之王,两公里内连装甲车的钢板都能打穿,加上特种穿甲弹都没有打穿,武师之境太可怕了”

    意念观察到那个黑袍人的情况,白杨眼睛一瞪。

    子弹虽然被挡住了,但对方也不好过,脑袋被大力碰撞倒飞出去,真元都暗淡了很多,脑袋晕晕乎乎的想要站起来。

    “我就不信干不死你!”

    白杨咬牙,巴特雷横移到另外一个方向,再度开枪。

    砰……!

    又一声巨响,一粒子弹横空打在对方脑袋上。

    噗……!

    对方喷血,体外金灿灿的真元刹那消散,躺地七窍流血死了。

    他不是被子弹直接打死的,而是被子弹恐怖的撞击力震坏了脑袋死的。

    “太可怕了,武师之境,真元护体,居然将巴特雷的子弹都能挡住,若再高一个境界,岂不是火箭弹都没用了?”

    白杨心头凝然,想到了当初连高射机枪都无法打穿的护体金光符,再一次告诫自己,这是玄幻世界,不能用常理来揣测。

    两声巨响和一声惨叫,自然惊动了其他血莲教的人,一连二十多个黑袍人出现在白杨的意念范围,分别往巴特雷开枪的地方和那个黑袍人死去的地方冲去。

    早就预防着的,巴特雷开火后就转移了方向,那些沿着声音跑去的黑袍人自然毛都找不到。

    另一波人来到死去的那个黑袍人边上,看着死去的同伴心头凝然,很快就在周围找到了两颗还烫手的弹头。

    “这是何种暗器,无法加持真气真元的前提下,居然能单凭力量就震死武师之境的强者!”

    一个黑袍人拿着两颗弹头沉声道。

    这简直就堪比穿云弓的威力了。

    这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他们能知道这玩意才怪了。

    “再来一发!”

    远处,白杨眼睛一眯,控制转移到另外一个方向的巴特雷瞄准一个女人再度开火。

    一声巨响,再一次一粒子弹横空而过。

    巴特雷的子弹速度比声音还快,但武师之境的强者六识敏锐到极致,虽然看不到子弹,却本能的做出防御。

    那个被瞄准的女人身上真元喷薄,碧绿的真元宛如发光的翡翠,将周围照得绿莹莹一片。

    子弹横空而来,那女人浑身一颤,绿莹莹的真元刹那崩散,子弹轰在她胸口,打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内脏破损,那女武师躺地,嘴角鲜血横流,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很快就没有了声息。

    “这是何种暗器,怎会如此可怕?”

    有人从哪女人体内拿起那颗烫手的弹头惊骇道。

    下一刻其余人扑向了声音的来源,自然扑了个空。

    他们的惊骇白杨不知道,可这会儿他自己却搞不懂了。

    情况不对啊,之前那个黑袍人两枪才弄死,真元都无法击穿他的金色真元,为毛这个女人一枪就干死了呢?

    很快白杨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真元也是有不同属性的,之前那金色的真元明显防御力很强,而第二个女人,那种绿色真元明显就不是防御型的,估计是持久型的……

    “管他呢,弄死就行,先跑吧,接下来试一试这种爆裂弹”

    心头嘀咕,控制巴特雷飞回,白杨快速转移地方,将游击进行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