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阴暗的密林中,血莲教的黑袍人躺了一地,上千人,全部无声无息死亡,这画面太震撼,让人骨头缝发寒。

    白杨是怎么做到的?他有这样的本事为何还要逃跑?

    “啊……!”

    首领怒吼,咬牙切齿。

    轰!

    他一拳打出,轰在一颗需要十多人合抱的大树上,发泄心中的怒气。

    大树粗大的树干被他一拳打爆,木屑纷飞,噼里啪啦的声音中轰然倒塌,压断了太多树木,巨响惊动了密林中的猛兽。

    “花三娘,你告诉我,为何他们都死了,唯独你没事?”

    发泄过后,首领面向花三娘沉声道。

    果然,如同白猜测的那样,武士境界以下的人全部都死了,唯独花三娘没事,首领开始怀疑她了,这是人之常情。

    “或许,是因为跟在白杨身边的那几个叛徒,是我当初送给他的缘故吧”花三娘微微弯腰回答,除此之外,她找不到任何借口。

    “最好是这样,哼!”

    首领冷哼,不再看花三娘,目视阴森密林,陷入沉思。

    白杨要死,血莲教的叛徒也要死,但前提是要现将其找出来。

    虽说武士境界以下的人全部都死了,但武师之境的人还在,这才是主力。

    寂静的密林中,几分钟后,武师之境的人没事,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将真元收缩一些,覆盖体表,不敢大意。

    黑暗中,一柄布满血丝一样纹理的长剑无声飞来,快若闪电。

    嘣嘣嘣……

    一声声嗡鸣响起,接着是啪啪啪的声音。

    随后,布满血丝的长剑消失在了黑暗中。

    短短时间,这些人带来的弓箭,弓弦全部都断了,成为了无用之物。

    “该死!”

    看到如此情况,血莲教首领更是咬牙切齿,白杨居然乘着他们警惕的时候,不攻击人,而是将他们的弓箭毁了,这样一来,就没法远程射杀白杨了。

    “大人,我们杀不了白杨,继续下去,恐怕我们都要死!”花三娘想了想提醒道。

    这一路而来,白杨的手段太诡异了。

    “我知道,但是,完不成任务,我们回去比死还难过!”首领深吸口气说。

    “呼,解决了你们的远程武器,接下来慢慢玩”树洞中,白杨松了口气。

    血纹剑并未飞回,而是在密林中穿梭,噗嗤噗嗤的飞掠过一头又一头猛兽,在它们身上撕开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伤口。

    吼吼吼……!

    猛兽受伤,被激怒,此起彼伏,发出震天怒吼。

    “乘着现在,走!”

    树洞中,血纹剑飞回,白杨沉声道。

    扛起单秋林,一脚踢开树洞上的木板,他们几人离开树洞,猛兽咆哮的声音掩盖他们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继续找,不管他有多少诡异的手段,一定要找到白杨将其击杀,所有人,一字排开,相隔百米一人进行搜索!”

    血莲教成员这边,首领冷静下来命令道。

    吼!

    一声咆哮在他们身后响起,不知何时,一头斑斓猛虎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体长八米,带着森森的煞气,向着他们扑了过来。

    “滚!”

    正在气头上的血莲教首领怒吼,身影一闪,宛如瞬移一样来到猛虎头上,一脚踩下!

    轰……

    地面颤抖,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猛虎的脑袋被踩碎。

    其他人对视一眼,唰唰唰腾身而起,分散开来继续搜索白杨他们,速度很快,在密林中穿梭,一步百米。

    白杨扛着单秋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密林中穿梭,他们所过之处,身后的脚印,有灰尘飞起将其覆盖,根本无从分辨他们的足迹。

    “话说你就不能换个方式吗?抗麻袋一样把我抗肩膀山我很难受的”单秋林被颠得快吐了,艰难的吐槽。

    “拉倒吧,我没给你丢地上喂野兽就不错了”白杨和他斗嘴。

    他毕竟不是练武之人,扛着一百多斤的一个人,这才离开隐藏地点几千米,就已经额头冒汗。

    “我宁愿你把我丢这里”单秋林无语道。

    白杨突然停下脚步,皱眉看了一眼黑暗的前方,想了想,换了个方向继续前进,故意在地上留下了一些离开的脚印。

    在那个方向,九百多米外,有一个山民生存的村子,白杨并不想把麻烦带给他们,面对武师境界的强者,一旦发怒,一个村子都容易被屠杀!

    再度前行了二十多公里,白杨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将单秋林丢地上,自己躺草地上喘息说道:“不走了,累死了”

    “少爷,我给你按摩一下”林冰儿来到白杨身边蹲下说。

    她们毕竟是武者,体质不知道甩出白杨几条街,一点都不累。

    “活该,如果让她们带着我们走,你来指路的话,我们恐怕相隔那些人至少十倍的距离了”单秋林在边上鄙视白杨。

    “如果不是你们拖累了我,我早就玩崩溃那些家伙了”白杨翻了个白眼,尽管单秋林看不到。

    然后,他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山头,摸着下巴想了想,站起来扛着单秋林就过去。

    “干嘛?”单秋林愕然问,白杨总是会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白杨没回答,来到小山头这里,扒开草丛,有一个半人高的土洞。

    之前白杨意念观察到,这个土洞深入地下百米,且还有十多个岔洞,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掏出来的,里面生活着一条近二十米长的蟒蛇,不过血纹剑飞进去,噗嗤一些就斩断了蟒蛇的脑袋。

    将单秋林丢地上,白杨说道:“你们进去,在这里躲一下,冰儿你们稍微照顾一下这家伙,免得被野兽给吃了,我回去和那些血莲教的人玩玩”

    “少爷,很危险的”林冰儿担心道。

    “放心”白杨笑道。

    催促他们进去,然后意念移来枯枝树叶将洞口堵住,又搞来一些猛兽的粪便撒在周围。

    拍拍手,白杨沿着来时的路又折返了回去。

    离开土洞千米之外,来到一颗大树背后,他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回到地球这边,月黑风高。

    “我擦……”

    白杨一声惊叫,然后噗通一声掉水里了。

    他穿梭两界,来回都是同一个地方,之前他开着快艇去异界的时候是在水面……

    好在离岸边不远,他狗刨到岸边爬了上去。

    上岸后,黑灯瞎火的,风一吹,他浑身一哆嗦,异界那边热得要死,地球这边可是进入冬天了。

    顶着寒风,他拔腿就往码头跑,车子就停在码头里,好在这里距离码头也就几百米远。

    掏出手机,虽然沾水了,但还能用,防水功能还是不错的。

    “现在半夜三点,你打电话给我干嘛?”电话那边,老狼声音冷漠的问。

    “没时间解释了,我等会儿就去你店面那里”白杨说完就挂了电话。

    来到码头,虽然是晚上,但还是有保安值班的,对方居然认得白杨,放他进去取车,还提醒他是否需要衣服。

    简直太需要了,冷死大爷啦。

    这里是富人??坑瓮в温值牡胤?,一应服务还是很不错的,白杨来到车上的时候,就有人匆忙拿着一套衣服给他送了过来。

    额,也是要钱的,‘威信’结账。

    打发走送衣服的人,白杨把车上空调打开,将自己拔干净换上衣服这才舒服了点。

    希望别感冒才好。

    发动六轮奔驰皮卡,突突突的杀向老狼的店铺,来到他的店铺外,白杨眼睛一瞪,然后下车走了进去。

    老狼就住在他的店铺里,白杨来的时候,虽然是半夜,但他也已经开了门等着了。

    “半夜三更的找我干嘛?”老狼看了一眼狼狈的白杨问,丝毫不关心他出了什么事儿。

    “别废话,好东西都拿出来,我有急用”白杨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说。

    “这次要什么?”

    老狼直接开口说。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白杨已经光顾他很多次了,大家都知根知底的,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巴特雷,手榴弹,火箭筒,对了,那个加特林也给我来一挺,你要是能给我弄来坦克我也要”白杨打了个喷嚏说。

    “没有,你以为我这里是军火库啊”老狼白眼一翻说。

    白杨没好气道:“赶紧的,我知道你有,就在你店铺下面的地下室里”

    来之前白杨原本还以为只能搞点小威力的枪,可意念一扫,厉害了我的哥,老狼你要上天,地下室居然真有一个小型军火库!

    鬼知道老狼是怎么搞来的,白杨也没兴趣知道,总之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可以了。

    “你怎么知道的?”老狼脸色一冷。

    “别管我这么知道的,我要搞事儿,很急,快点,要不然我自己去拿了啊,别以为搞个德国进口的防盗门我就打不开了”白杨摸了摸湿漉漉的头发说。

    地下室里面的东西,是老狼最大的秘密,如今却被人发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惊恐,不搞清楚他不放心。

    相隔三米,他如同一匹猎豹一样扑向了白杨,眼神冰冷,仿佛要吃人。

    “何必呢”白杨耸耸肩。

    假装做了个挥拳的动作,其实意念已经渗透了老狼的神经节点,轻轻那么一撩拨,丫眼皮一番就躺了。

    “我自己拿”

    将老狼丢椅子上,白杨哗啦啦拉下卷闸门,走向了店铺的里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