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自相残杀,真好玩”树洞中,白杨眉开眼笑自语。

    单秋林微微偏头,面向白杨的方向问:“你都做什么了?”

    “我做什么你也看不到啊”白杨撇嘴。

    “……”

    单秋林无语,你能不能不要总拐弯抹角的说我是瞎子?

    “少爷,远处好像传来了很多厮杀的声音,还有野兽的咆哮……”林冰儿有些不安的说。

    “没事,有我呢……咦?可以玩点好玩的了”

    说着话,白杨突然眼睛一亮,闭口不言,专心坑人。

    他们所在的十一点钟方向,七百多米外,一行十一个黑袍人快速沿着白杨故意弄出的足迹进行追击。

    到了一颗枯树面前,前方却没有了脚印。

    “队长,脚印在这里消失了”一个黑袍人回头说道。

    没有说话,看着枯树,队长下意识眉头一皱。

    “怎么了队长?”有人开口问。

    看着那棵需要几人合抱的枯树,队长一步一步后退说道:“离开这里,这颗枯树里面有很大的蜂群!”

    所有人心头一颤,他们是练武之人没错,可是面对庞大的蜂群也是无解的,一旦被蜂群盯上,那后果不敢想象!

    可怕什么来什么,当他们开始后退的时候,黑暗中,一块石头飞起,砰一声砸在了枯树上。

    嗡!

    刹那间,一阵剧烈的嗡嗡声响起,枯树的树干之上缝隙中密密麻麻的蜜蜂飞出,每一只都有打火机那么大,太多了,简直如同腾起了一片黑云。

    “快走!”队长惊骇,身躯一动快速向着黑暗的远处冲去。

    这还用说,其他人又不是傻子,跟着跑。

    怎么就突然惊动了蜂群呢?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吧嗒吧嗒……

    才刚刚冲出去,他们一个个身上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砰了一下,没受伤,伸手一摸,黏糊糊的。

    “这是蜂蜜?”一个黑袍人茫然道。

    “完了!”

    队长绝望,没命的跑。

    然而两条腿的你还能跑得过会飞的蜜蜂?才跑出去几十米远,一阵嗡鸣,这一群人就被蜂群淹没了。

    “啊……滚开!”

    一行人边跑边惨叫,浑身传来剧痛,武者运转血气都无法抵挡大个蜜蜂的刺,挥舞兵器劈砍,虽然砍死不少蜜蜂,可面对庞大的蜂群依旧杯水车薪。

    用意念观察的白杨浑身一抖,这边的蜜蜂不但大个,而且很毒,那些被蜜蜂蜇的人,几秒钟的时间整个人就肿成了大胖子,被蜇的地方还流黑血!

    蜜蜂不但毒,更让白杨惊骇的是,这特特蜜蜂居然吃肉,那些中了蜂毒的人倒下,一群蜜蜂扑上去,分分钟就将其啃食成了一具骨架!

    那一行的队长稍微好点,毕竟是武士境界的高手,真气环绕全身,挡住了蜜蜂,但身上沾染了蜂蜜,蜜蜂追着他不放。

    他运气好,前边有一条河,想也不想,噗通一下跳了进去,然而还不等他松口气,水流翻腾,他只觉浑身一紧,噼里啪啦的声音中,骨头破碎,分分钟就挂了。

    一条大腿粗的黑蟒将其缠绕,将其勒死之后,直接一口吞了!

    估计黑蟒也在好奇,我在水里休息还有食物自动送上门来?

    好吧,这真不是白杨干的,只能说那家伙运气太差……

    另一个方向,有三十多人聚集在一起,这是沿着足迹追寻最后汇聚到一起的,决定一起搜寻,带队的是一个武师境界的强者。

    “脚印到了这里好像没有了?”一个黑袍人蹲下,茫然的说道。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空地,直径有一百米那么宽,一棵树都没有,甚至连草都没有,但诡异的是,地面有很多树叶。

    “哎呀!”

    突然,一个黑袍人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他的一只脚陷入了地面,刚要拔腿起来,却眼睛一鼓,他陷入地里的腿上传来一阵剧痛。

    “不好,快走!”

    为首的武师境界首领惊叫,腾身而起,飞速出现在了百米外的一颗树上。

    怎么了?剩下的人有点茫然。

    可下一刻,地面沙沙作响,一只只手指头大小的红色蚂蚁如同潮水一样涌出。

    “是烈火蚁!”有人认出了这玩意,当即惊骇大叫。

    浑身一颤,几十人迅速往外跑。

    但是,他们原本就已经进入了空地中心了,红色蚂蚁潮水一样涌出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蚂蚁没什么好怕的,跑快点都没事,可这边的蚂蚁不一样啊,尤其是这种烈火蚁,尾部居然喷出了一种红色的粘稠液体。

    液体能喷出十米远,那一只只指头大小的蚂蚁跟高压水枪似的,无数蚂蚁一起喷射红色液体,几乎每个黑袍人都中招。

    嗤嗤嗤嗤……

    身上的布料但凡沾染上那种红色的液体,如同被硫酸腐蚀了一样,快速烂掉,沾染到皮肤,皮肤火烧火燎的痛,顷刻就起了燎泡!

    痛啊,那种红色毒液一旦沾染上就痛入骨髓,有人痛得满地打滚!

    好嘛,倒地的人直接被蚁群淹没,啃食成白骨。

    最终,这一行三十多人,有二十多个交代在了这里。

    迷河林,太可怕了,这还只是外围而已,天知道迷河林深处有多么危险。

    没有能完全坑死这帮人,白杨有点无奈。

    这也没办法,毕竟蚂蚁的速度很慢,猝不及防下能坑死二十多个已经算运气好了。

    这帮血莲教的人就没什么丛林生活经验。

    当初在迷河林中和山民生活了一段时间,白杨才知道了很多看似平常的小动物有多么恐怖。

    这一窝烈火蚁还算小的,听戈多村的老村长说,迷河林深处,有几座山头都是这种烈火蚁的底盘,那才叫恐怖!

    夜幕下,血莲教的人分散开来,各种情况不断,有的误闯猛兽巢穴,有的被毒虫袭击,有人架船在河面搜寻,可船底莫名其妙就穿了,落到水中被长牙齿的怪鱼袭击。

    还有的更扯,迈步莫名被石块绊了一跤,摔下去刚好被一颗毒刺给刺中,头上掉下来一只脸盆大的蜘蛛,脚上被米许的蜈蚣咬,甚至有一群人路过一颗长满藤蔓的大树时,那些树藤宛如活物一样将他们缠绕,有几个人直接给勒死了……

    啧啧,大自然真是神奇啊,白杨感叹,这个玄幻世界,尤其是迷河林这样的深山老林中,原本很多看似普通的东西却蕴含致命的威胁!

    不熟悉丛林,一般的武士恐怕都活不过一天,更何况白杨还在暗中搞鬼。

    到处都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情况死去,一开始还以为是意外,但渐渐的,人死多了,情况就诡异了。

    尤其是那些自相残杀的情况被发现后,此行带队的首领愤怒了。

    用屁股想都知道是白杨在暗中搞鬼。

    “好手段啊,利用密林中的毒虫魔兽杀死了我那么多人!”他咬牙切齿。

    咕咕咕咕……

    暗号传递出去,分散开来的人群快速汇聚。

    不能分散开来了,再分散的话,一个个都要被白杨无声无息弄死。

    当所有人汇聚到一起后,首领惊愕,他们一千多人进入密林,短短个把小时时间,白杨没找到,自己人却死了有两三百!

    不过死去的都只是一些武者境界的人,武士境界以上的就很少出‘意外’了。

    “白杨,你给我滚出来!”

    看到自己死了那么多手下,首领愤怒大吼。

    树洞中,白杨撇嘴道:“哥脑残了才跑出去,玩也玩得差不多了,给你来个狠的,一群人莫名其妙的死在你面前,吓死你个狗曰的!”

    说话的时候,黑暗中,白杨伸手,五指张开一握拳,仿佛在捏什么东西。

    远处,一群血莲教的人汇聚,莫名的,那些武者境界的人浑身一颤,眼睛一鼓,噗通噗通成片成片倒下!

    “怎么回事?”

    首领惊叫!

    有人查看那些倒下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浑身没有任何伤口,却诡异的气绝身亡了!

    足足七/八百号武者,几秒钟的时间,全部死去,尸体躺了一地!

    “这怎么可能,白杨怎么办到的?”首领倒吸一口冷气,浑身发抖,他真的被吓住了。

    到这个时候,他们原本进入迷河林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了一百多个,武者以下全部死去,只剩下武士境界和武师境界的人!

    然而,还不等剩下的人反应过来,武士境界的人也开始莫名倒地身亡!

    “快,运转真气真元护体!”首领大吼。

    一个个宛如黑暗中的灯泡一样发光,可是,即使是这样,那些武士境界的依旧在接连死亡!

    最终,这里躺了一地的尸体,就剩下二十八个绽放各种光芒的武师之境强者和一个武士境界的人。

    “早就想这么搞了,脑死亡是无解滴,要不是觉得好玩,在你们进入我意念范围就挂了,武师之境,真气凝练成真元,意念无法穿透,这就没法搞,体内真元流淌,出其不意都不行,武士虽然凝练了真气,却无法阻挡意念穿透,这是什么原理呢?花三娘,看在你给我通风报信的份上放过你了,额,不是我要坑你啊,武士境界一下全死了就你没事,估计你有麻烦了……”

    树洞中,白杨咧嘴心头自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