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密林,古木参天,老藤如巨蟒交织,腐烂树叶散发难闻臭味,毒虫猛兽蛰伏,黑暗的远方不时传来一声声低沉咆哮。

    幽森阴暗的密林中,白杨几人快速前行,树叶沙沙。

    “这样根本就跑不了多远,血莲教的人不乏追踪高手,很快就会追上来的”被白杨抗在肩上,单秋林都快被颠吐了,艰难提醒道。

    “我知道”白杨闷头回答。

    单秋林无语,沉默片刻说:“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这样没头没脑的跑?”

    白杨脚步一停,环顾四周,挠挠头。

    “为何又不跑了?是否觉得我说的对?”单秋林感觉停了下来,好奇问。

    “不是,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可以暂时停留一下,坑……额,弄死一些追兵再说”白杨说道,扛着单秋林走向一棵需要十多个人合抱的大树。

    意念观察到,这课大树是中空的,里面空间不小,没有危险,暂时可以躲避一下。

    血纹剑飞起,刷刷几下就将树干削下一块,几人进去后,白杨又让林冰儿她们将完整的那块木板给合了起来,意念控制腐烂的泥土抹了几下缝隙,他们只要在里面不出声,估计追兵走到边上都发现不了里面的他们。

    “少爷,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林清儿有些担心的问。

    “放心,我有分寸”白杨一脸轻松的说。

    将单秋林放下,伸了个懒腰坐下休息,在密林中扛着单秋林走了上千米有点累。

    “我很好奇,以你的脑袋,应该不至于不明白我们停在这里简直是在找死才对,可你偏偏停下了,这是为何?……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单秋林一脸平静的问,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生死,只是说到后面他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捂住了鼻子。

    “我脱鞋了,汗脚不行啊”白杨撇嘴说,将鞋子脱掉丢边上。

    “你脱鞋干嘛?打算在这里等死啊”单秋林不解问,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懒得回答,白杨看着冰清玉洁四女说:“冰儿,你们也把鞋子脱了,老单是瞎子,看不到你们的玉足,少爷我怎么可能让你们被占便宜”

    尽管黑漆漆的看不到对方,冰清玉洁四姐妹还是下意识面面相窥,有点害羞,脸蛋有点红,但还是坐下依言将鞋子脱了。

    女孩子家的玉足,一般都是密不示人滴,只能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看。

    五双鞋子,无声无息飞起,从树洞顶端的一个洞口飞出,来到距离他们隐藏地点几百米外,模拟之前他们前进的步伐,在密林中留下了很多足迹,千米之外白杨就鞭长莫及了。

    这是在迷惑敌人,至于他们真正的足迹,白杨早就用意念悄然抹除了。

    这样一来,哪怕对方有追踪高手,要找到我们隐藏的地方也不太容易吧?

    白杨心头嘀咕,直径近两公里内,他用鞋子搞出的足迹不少。

    鞋子飞回,从新穿上后白杨说:“休息一下,估计还有得跑呢”

    河边,白杨等人上岸后半个多小时,血莲教的人就追到了这里。

    他们并不知道白杨他们在这里上岸,继续向前追,不到一公里,前面出现了一个三米高的瀑布……

    没路了,要不是因为出现瀑布,白杨怎么可能这么早上岸,这条河道他没走过。

    “他们没走这条河道?”一群小船停下,有人无语道。

    有瀑布,白杨他们的快船就无法前进了。

    “全部分散开来寻找,要小心,白杨此人诡计多端”首领沉声下令。

    心头郁闷得要死,连目标的样子都没看清就已经死了七个武师之境的高手了,怎能不恨。

    “是”

    上千个血莲教的黑袍人,迅速离开小船分散到密林中各处去寻找。

    人群分开后,首领看了一眼花三娘,想到了她的那句话,直觉此次杀不了白杨……

    有一艘小船沿着河道返回,血莲教追来的人都是高手,六识敏锐。

    “停下,水里有东西”小船路过白杨他们上岸的地方,其中一个黑袍人沉声道。

    “是那艘白色快船的碎片”有人发现了情况,蹲在船头说。

    唰,一个黑袍人上岸,仔细观察后转身说:“这里有一些痕迹,他们从这个地方上岸了!”

    他们不知道,那点痕迹是白杨故意留下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追上去是吧。

    “通知其他人!”

    咕咕咕咕……

    有黑袍人扯着喉咙发出古怪的声音,类似鸟叫,这是血莲教的特殊沟通方式。

    分散在密林中的血莲教成员听到声音,很快往这个方向汇聚。

    “从这里上岸的,沿着他们的足迹追,跑不了多远!”首领冷声道。

    一千多号人,迅速沿着足迹追。

    “大人,这两边都有足?!?br />
    前行不到五十米,为首的黑袍人愕然道,在这个位置,左右两边都有足迹,而且数量深浅都没什么区别,白杨他们还能分身是咋地?

    “估计是白杨玩的把戏,分成两批,左右追!”首领迟疑片刻立即下令。

    反正人多,那就分开追吧。

    一千多号人分成两批,接下来就无语了。

    他们每前进五十米左右,两边都有相同的足迹,商量片刻,再分,然后又分,接着继续分……

    道最后,十分钟不到,一千多号人分散得七零八落,根据足迹分散在了直径两公里范围内。

    “这简直不可思议,他们怎么能同时留下那么多足迹?前进后踩着前进的脚印倒退回来又往其他方向跑?有这功夫还不如跑远一点呢”

    一小队黑袍人沿着足迹追寻,队长心头嘀咕。

    他们一行十一人,十个武者,由一个武士带队,速度很快。

    突然,队长挥手示意其他人停下,他听到有脚步声在接近这边。

    隐藏起来的同时,他嘴里发出奇怪的音节,这是在用血莲教特殊的沟通方式询问对方是否是自己人。

    得到对方回应,还真是自己人。

    两个小队很快碰面,这边的队长问:“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我们沿着足迹追寻,一路来到的这里”那边无语的回答。

    “……”

    无语,沉默,一个个脑袋有点懵,这片密林到处都是白杨他们的足迹,怎么办到的?

    两个小队的队长想不明白,正要下令各自的小队沿着自己追寻的足迹继续追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边上一个黑袍人手中的一柄漆黑匕首嗖一下飞出,噗嗤一声插入这边武士境界队长的喉咙。

    “赫赫……”

    喉咙被匕首贯穿,这个武士境界的队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动手’的黑袍人,斗篷下的面孔一脸不可思议,指着对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砰一声倒地身躯抽搐。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其他人压根没搞懂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我杀的他,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是我手中的匕首自己动手的……”那个黑袍人茫然道。

    噗……

    夜色下,一抹寒光闪过,那个黑袍人身躯被撕成两半。

    他是被他的武士境界队长给杀的。

    那小队队长手持锋利的弯刀沉声道:“这个人,恐怕是混入我血莲教的奸细!现在,所有人听我命令……”

    噗嗤……唔……

    这个武士境界的队长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一个黑袍人手中的一柄细长利剑突然飞出,从他后庭而入!

    临死之际,他作为武士境界的强大生命力展现了出来,迅速转身,手中弯刀唰一声斩断了那个黑袍人的头颅,对方连解释都来不及解释。

    虽然他杀了‘暗算自己’的凶手,可自己的内脏被那后庭而入的利剑破坏,也倒地抽搐两下死了。

    “这……”

    其他人一愣,搞不清楚敌友了,迅速闪开,警惕的看着其他人。

    有两个关系好的并排一起缓缓后退,不敢相信其他人。

    然而其中一个,手不听使唤一折,手中一柄细长弯刀唰一下抹过另一人的脖子。

    “你……”

    那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怎么都想不到对方会杀自己。

    “不是我,我的手不听使唤……”他茫然道。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噗嗤一声,他被边上冲过来的一个黑袍人给宰了。

    “杀!”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总之剩下的黑袍人就混战了起来。

    马蛋,身边的人莫名其妙的动手,谁都不敢相信啊,血莲教的人都心狠手辣,不相信其他人的时候,杀死其他人是最好的选择。

    总之吧,这帮人莫名其妙的就厮杀了起来,鲜血喷射,残值断臂乱飞,最终有一个人笑到最后活了下来,但也受伤不轻。

    说起来估计没人信,当他以为其他人都死了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自己手中的利剑把自己给杀了。

    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类似的事情,在这直径两公里的区域上演了四/五起。

    都是莫名其妙的自己人把自己人杀了,然后混战了起来,最终一个也没活得成。

    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很快就有野兽光顾他们的尸体。

    啧啧,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意念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要不是控制的重量有限,白杨都能让这些人莫名其妙的全部‘被自杀’!

    一种不安诡异的气氛在这片密林中蔓延,让那些分散开来的血莲教成员心头发毛。

    然而这才刚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