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千多米,一支金色箭矢横空而来,带着炽烈的金光,贯穿了快艇,在侧面撕裂一个碗口大的洞,还好并不是射穿了船底。

    白杨脸色一变,无比凝重。

    宋一道,你的快艇估计要报废……

    “少爷快想办法走,两个武师之境的强者,相隔千多米想用穿云弓射杀我们,我们过去抵挡片刻”林冰儿沉声道,持剑想要冲过去。

    她们效忠白杨,尽职尽责,哪怕是死,也要死在白杨前面。

    “还没到你们拼命的地步”白杨死死的楼主她的腰无语道。

    “可是……”林清儿看着白杨,一脸焦急绝望。

    面对如此情况,根本没法翻盘啊。

    “看好了,瞪大眼睛,看他们是怎么死的!”白杨看向那边的两个黑袍武师说道。

    此时,那两个人再度跨越一两百米拉近一些和快艇的距离,脚尖在水面一点腾身而起,开弓搭箭。

    箭矢绽放光芒,一支金灿灿一支白森森。

    就在此时,碧波河面,一枚水球飞起,如同面团一样展开,形成一面薄如蝉翼足足一百多个平方的水幕当在了那两个黑袍武师的前方。

    二十四公斤多的水,在白杨的意念下展开成这么大的水幕已经是极限了。

    水幕扭曲,反射月光,光线折射,两个黑袍武师根本无法准确判断白杨他们的位置,两支箭矢穿透水幕射来,歪了几十米距离……

    如果这样还能瞄准的话,那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崩飞出去的血纹剑飞回剑鞘,白杨根本不看那两个人,意念时时刻刻观察他们。

    白杨从怀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瓶子不大,里面装着一些粉末。

    当看到白杨手中的瓶子后,冰清玉洁四女浑身一抖。

    “我以前在迷河林深处得到的,轻易不会动用,查看了一些书籍才知道,这玩意叫做万物枯的剧毒,一旦沾染,哪怕宗师之境的人都承受不住,除非第一时间将沾染药粉的地方切除掉!”白杨随意解释道。

    这玩意就是白杨当初在迷河林中看到的那种大蘑菇的粉末,用这东西他当初还坑死过德阳镇车家的一帮杀手呢。

    当初他只是觉得这玩意剧毒,一旦沾染上整个人都枯萎最后化作一堆粉末,查看了各种这个世界的资料才明白到底有多毒,连宗师之境的强者都能毒杀!

    这么好的东西他当然要备一点在身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动用。

    就这会儿的时间,那两个黑袍武师又射出了几轮箭矢,只是那水幕一直都被白杨用意念控制挡在他们前方,水幕扭曲光线折射根本无法瞄准白杨他们。

    拿着装有万物枯的玻璃瓶,白杨随意打开,这副随意劲,让冰清玉洁四女浑身一抖,那可是万物枯啊,若是不小心撒了一点的话……

    瓶子中的剧毒粉末,如一缕烟雾一样飞起,扩散开来,夜色下肉眼几乎看不到,白杨意念控制药粉飞向已经快要千米内的两个黑袍武师。

    之前的五个人被莫名其妙的斩杀,他们不敢大意,一早就真元护体,仿佛两个夜色下的大灯泡,一个浑身金灿灿,一个浑身白晃晃,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将快艇的速度稍微下降一点,让两个黑袍武师进入千米之内,肉眼不可见的剧毒万物枯药粉环绕在他们周围的空气中。

    “能毒杀宗师之境的万物枯,两个武师岂能抵挡得??!”

    白杨心头自语。

    他们真元护体,那炽烈晃眼的真元在遇到万物枯药粉后,居然如同白雪遇到了骄阳,被快速腐蚀消融!

    左边那个黑袍武师惊悚道:“不可能,我的真元为何无辜消融!”

    “不好,是传说中的万物枯,一旦沾染,万物枯萎!”另一个人惊叫。

    尽管他们极力施展真元护体,可依旧赶不上万物枯剧毒粉末的消融,想要转身逃走,可已经晚了,真元被剧毒腐蚀,沾染到身上,他们的皮肤瞬间干枯,失去水分,轻轻一动,就变成了粉末……

    前后不过十多秒的时间,两个武师之境的强者,就噗一下变成粉末消失在天地之间。

    万物枯,万物枯萎,歹毒恐怖如斯!

    噗通噗通……

    两个武师之境的强者被万物枯毒杀,他们身上带的金属武器都被腐蚀得坑坑洼洼跌落到了水里。

    “这就……死了?”

    冰清玉洁四女惊骇。

    “死了!就这么简单”白杨耸耸肩点头道。

    两个武师已经死了,水幕失去了作用,白杨撤回意念,水幕变成水滴落入了河水里。

    如烟如雾的粉末再度飞回,冰清玉洁四女浑身一抖。

    剩余的万物枯在白杨的意念控制下回到玻璃瓶里,却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不到。

    “他们的真元居然抵消了那么多,这也难怪,毕竟不是直接给他们吃下去的……,这个世界真是神奇,那种蘑菇居然能孕育如此可怕的剧毒,武师真元虽然无形却有质,唯有真正无形无质的意念才不受这种剧毒影响”

    心头嘀咕,盖上玻璃瓶盖子,白杨随意将剩下的万物枯放到怀里。

    “又死了?剧毒万物枯,他是怎么相隔那么远下毒的?”

    后方,血莲教首领皱眉,百思不得其解,他听到了之前那两人临死前的话。

    但即使这样也并未放弃追逐,他们人多,不管白杨千般诡异手段,一旦被追上,一样要死!

    “少爷,前方就是德阳镇了”

    压下心头对于万物枯的恐惧,林冰儿看向前方开口道。

    在他们前方,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德阳镇的轮廓了,再向前的话,几十里外就是葫芦山谷。

    不知不觉,他们一追一逃,已经从青木县快要到达德阳镇了。

    “这算是一过家门而不入了吧?”

    心头无奈,明明几十里外就能见到分别多日的小猫,可是却不能把麻烦带给他们。

    伸手握住快艇的方向盘,快艇在河面划过一道弧线,向着迷河林而去,很快就进入了一条河道。

    这条河道并非前往戈多村那条。

    快艇进入迷河林,周围林木参天,挡住了月光,阴森恐怖,马达轰鸣,惊醒了夜色中的猛兽,一路所过,各种猛兽咆哮。

    “我们这是进入山林了?”单秋林愕然。

    虽然他看不到,但是还听得到周围的动静。

    “进入迷河林了”白杨提醒了一句。

    “原来是迷河林,传闻里面有大恐怖,宗师之境,大宗师之境,深入迷河林中心都无法自保,哪怕人王之境都得小心,你跑迷河林里,是想利用里面的危险解决掉那些血莲教追杀你的人吧?”单秋林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舒展开来平静的说道。

    “话说你就不担心下你自己?”白杨好奇问。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生死看淡,纵死又何妨”

    这就没法继续话题了,你一个年轻人要不要一副看透生死的样子?

    “大人,他们进入迷河林了!”

    后方,一个黑袍人沉声道。

    “我看得到,继续追,迷河林虽然隐藏无尽危险,但他们还没有资格进入迷河林腹地中心,越往深处河道越窄,到时候他们的快船就没用了,那个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首领不屑道。

    在他看来,白杨跑来迷河林,简直是作茧自缚,若是一直顺着碧波河跑的话,他们那才叫无奈,估计得追到天边去。

    原本一直吊在他们前面的快艇,就在此时猛然加速,很快就脱离他们的视线了。

    “大人,白杨跑了”

    面面相窥后,有人无语道,之前不跑,进入迷河林了才跑?

    “他们跑不了,继续追!”首领咬牙。

    驾驶快艇沿着河道深入迷河林,渐渐的,白杨眼睛眯了起来。

    或许老子不用冒着危险深入迷河林中心也能解决掉后面的那些家伙,鬼知道那疑似陈永发的老头在什么地方,自己能解决的问题,好不容易才摆脱你,我吃饱了才往你身边凑?

    心念转动,白杨很快就有了主意,架势快艇一个加速,将速度开到最大,脱离了后面那帮人的视线。

    再度深入几十里后,白杨将快艇停下,扛着单秋林离开快艇来到树林中,血纹剑飞起,刷刷刷将快艇撕成碎片沉入河里。

    宋一道,哥有钱,到时候陪你就是了,白杨心中如是道。

    “少爷,我们还未脱离危险,血莲教的人很快就会追上来的”林冰儿担忧道,她觉得驾驶快艇逃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我知道,他们不追来我还不干呢,单纯的摆脱他们容易,可我要的是将他们全部反杀掉”,白杨扛着单秋林在黑暗的密林中穿行说道。

    虽然黑灯瞎火,但在他的意念中都无所遁形,哪个地方有坑,哪个地方有隐藏的毒虫魔兽,都能提前避开。

    “我觉得,让她们带着我们走应该要快一点”被白杨扛着的单秋林很不舒服,提醒道。

    “你做梦呢,我的妹子才不要碰你这个家伙,没丢下你喂野兽你就偷着乐吧”白杨没好气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单秋林无语。

    “我的妹子,就不能砰其他男人”白杨一点都不讲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