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下,河面上,无数大大小小的船只来往,一艘长达五十米的楼船混杂其中毫不起眼。

    这是一艘青/楼花船,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粉红色的灯笼高挂,朦胧而暧昧,丝竹声,女子的娇笑声,男人寻欢作乐的声音交织,奢靡无度。

    在这艘花船二层,有一间上百平方的房间,没有花枝招展的女子,唯有一二十个黑袍人汇聚于此。

    他们整个人都隐藏在斗篷之下,分不清男女,看不到长相,唯有以衣服上细微的差别分辨他们的身份。

    没有人说话,气氛沉凝,有一种肃杀之气蔓延。

    “目标已经离开县城”

    沉默中,有人开口说道,声音冰冷,如同金铁摩擦发出一般。

    “此地距离县城尚近,恐被官府发现,距离县城百里外再动手,都下去吧,分散开来,暗中将他们的楼船包围”

    人群前方,一个黑袍人说道。

    他的声音平静中带着诡异,无法从声音上判断性别年龄。

    “是!”

    其他黑袍人声音低沉的回答,房间的窗户无声无息打开,他们化作黑影消失在夜色中。

    最后,这个房间还剩下两个黑袍人,之前发布命令那人赫然就在。

    “你觉得我们这次能杀掉他吗?”

    那分不清男女的黑袍人开口问。

    “属下不知”

    另一人微微弯腰低头回答。

    声音清脆好听,是女人的声音,这个黑袍人,却是花三娘。

    “不知?那就是觉得没有把握了,你是我们中唯一一个和他接触过的人,如何断定我们此行足足一千多教中好手都没有把握杀掉他?尤其是在整整二十个武师之境强者,两百个武士和一千个武者的情况下!”

    分不清男女的声音问道,话语的声音依旧平静,听不出喜怒和情绪波动。

    “直觉”

    花三娘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没有任何原因,显得有点不讲道理。

    “直觉?呵呵,很好!”

    分不清男女的声音有些玩味的说道,像是被这个很强大的理由给说服了。

    斗篷下,花三娘面容平静,但闪烁的目光却透露着一丝不安。

    所谓的直觉,其实是因为她之前派人给白杨通风报信了而已,以白杨的脑袋,她觉得应该能做出相应的应对之法。

    说来可能没有人相信,花三娘之所以给白杨通风报信,其实没有任何理由,鬼使神差的就那么去做了,她自己都纳闷自己为何要那么去做。

    女人,都是矛盾综合体……

    前方,几千米外,白杨的楼船在碧波河面上缓缓前行。

    此时,楼船顶层一间精美的房间里,白杨蹲在一张椅子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瞎眼的单秋林说:“老单,我们等下有麻烦啦”

    “可我没有感觉到你遇上麻烦的样子”单秋林很平静的说。

    “如果等下敌人杀上来的话,我把你丢出去挡刀好不好?这样我估计能多活一丢丢时间”白杨歪了歪脑袋说,仿佛在思考单秋林会怎么给自己挡刀死去。

    他们说话的方式很古怪,让边上的冰清玉洁四姐妹有点茫然,跟不上节奏。

    “这应该算在我还欠你的两个承诺中的一个吧?不错,以我这残废之身,居然还真的有点用处,应验了你那句在你这里没有人是废物的话?!钡デ锪值愕阃?,丝毫都不觉得奇怪,居然还有心情和白杨讨论这个。

    切,无趣。

    白杨撇撇嘴,站起来往外走说道:“准备好吧,等下我们要跑路啦”

    “可我为何觉得你其实是在无聊想玩游戏?”单秋林声音有些古怪的说。

    “我发现你变聪明了”白杨头也不回的说。

    “我眼睛瞎了,但用心眼却看得更加透彻”单秋林轻笑道。

    白杨离开这个房间,对林洁儿吩咐道:“去吩咐下人,把船停下,这船太慢,不利于我们跑路,等下出现任何奇怪的东西你们也不要觉得奇怪”。

    “好的少爷”,林洁儿点头离去。

    白杨这是在给她们打预防针。

    “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是因为那封信吗?”林冰儿问,她们没看到那封信就被白杨给撕了。

    “嗯,血莲教追来了”白杨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林冰儿她们娇躯一抖,想到了血莲教的可怕,眼神惊恐。

    “没事,有我”白杨捏了捏她们的脸蛋一脸轻松。

    前进了没有多远的楼船再次停下,然后白杨来到最下面一个房间里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再次出现的时候,白杨是在他地球这边郊区的仓库中。

    掏出电话,给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宋一道打了过去。

    “……”

    电话接通了,另外一头的宋一道却不说话。

    “送一刀你的手机被偷了?”白杨眨眼,有些好奇的问。

    “你还活着?”总算,那边的宋一道说话了,答非所问,语气显得特神奇。

    白杨撇嘴说:“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我原本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都准备造一艘宇宙飞船去救你呢,你怎么逃出来的?”宋一道和白杨瞎扯。

    这俩人神经都和普通人不一样,说话的方式让人有点无法理解。

    “谁说我被外星人绑架了?我只是去太阳上旅游了一圈而已,手机被太阳表面的高温融化了,没法联系你们”

    论瞎扯的功夫,白杨是不输于人的。

    “原来是这样,我信了,然后你有屁就放,还有一千多个妹子等着我去宠幸呢,没时间和你瞎扯”宋一道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的说。

    “你咋不死在女人肚皮上?还有你咋知道我有事儿?”白杨眨眼,觉得特神奇。

    “你没事儿的时候就失踪,有事儿的时候才联系我,我又不是傻子”宋一道无语道。

    好吧,白杨汗了一个,说:“我要一艘快艇,马上就要,你给我准备”

    “你大爷的,我欠你?不对,话说那玩意你会开吗?”宋一道愕然。

    “我等下千度一下就会开了”白杨张嘴就来。

    “你赢了,我给你个电话自己联系,码头管理员的,我的私人快艇,进口的,价值五百多万,最快能跑一百一十节,你可别玩坏了啊”沉默片刻,宋一道回答。

    “啧啧,你们这些二代真有钱,怎么啥玩意都有,话说你有游艇没有?嗯,然后我我尽量吧”白杨鄙视一番挂断电话。

    那边,宋一道把电话号码发给白杨,然后拿着手机发呆,白杨说尽量是什么意思?尽量玩坏还是尽量不玩坏……?

    拿到电话号码,白杨迅速离开仓库,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将六轮奔驰皮卡的速度开到最大,皮卡暴君再度亮相,油门轰到底,一路上无数人目瞪口呆。

    管不了那么多了,??钍裁吹牡绞焙蛟偎怠?br />
    半个小时后,白杨来到了一个私人码头,管理员已经等在这里,确定身份,没有过多解释,拿到钥匙,白杨跳上了一艘白色快艇,发动,嗖一下蹿了出去,避开人们视线后,带着快艇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砰……!

    夜色下,碧波河面,白杨的楼船上,他带着快艇一起来到离开的房间,快艇太大,愣是砸坏了不少东西和一面墙……

    “少爷,怎么了?……!”林冰儿她们立即进来询问,然后看着快艇愣住了,哪儿来的?看上去像船,可是好奇怪的样子。

    白杨之前说过让她们别奇怪,忍住没问。

    “没事,去找一帮力气大的给我把它弄到水面”白杨站在驾驶室耸耸肩说。

    “好……好的少爷”林洁儿回答,茫然的转身离去。

    好吧,被白杨多次指派跑腿,她都形成惯性了。

    明知?;戳?,白杨还有时间和宋一道瞎扯,还有时间去拿快艇,就是算准了这里距离县城不远,隐忍了那么久的血莲教不会在这里动手。

    这边的人力气都很大,一二十个大块头用绳子绑住快艇,拆掉一面墙,愣是将其放在了河面上。

    将单秋林带到快艇上,给他系上安全带,然后发动快艇,白杨带着冰清玉洁四姐妹和单秋林唰一下远去。

    快艇开得飞快,在河面上留下一股白浪。

    “好快的……船?”

    暗中观察白杨他们这艘楼船的人瞪大眼睛,有些茫然。

    让他们更茫然的是,原本白杨乘坐的那艘楼船不走了,还挂起了一面白旗,上面一个下人大声吼道:“我家少爷说了,我们这些下人是无辜的,让你们放过我们,有本事追他去……”

    这些话都是白杨吩咐的。

    时速达到一百一十节的快艇那可是高级货,一节相当于一点八公里多,一百一十节那就相当于两百公里的时速!

    “追!”

    那个和花三娘待在一起的黑袍人发出一声大吼,回荡在碧波河上空。

    上百条小船,从各个大船上放下,每条船上都站着十多个人,飞快向着白杨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速度居然丝毫不慢,上面有武士境界的武者划船,船桨都快抡成风车了。

    至于白杨丢弃的那艘楼船,他们看都不看一眼,目标是白杨,杀那些下人没用。

    轰隆隆……

    马达轰鸣,快艇后面白浪翻滚,风呼呼的吹,白杨一手掌舵,回头看了一眼,我去,还挺快,累死你们一帮王八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