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就是信件上提到的那个陈永发,数百年前就有希望踏足人王之境,活到现今,数百年过去,将会是何等恐怖的境界?

    据白杨所知,这个世界,人王之境就已经有能力开辟一个王朝国度,如今的陈王朝,几千年前,就是一位人王之境的强者征战四野镇压无数疆域开辟出来的!

    对了,陈王朝,陈永发,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脑海中思绪万千,白杨看着距离自己十多米外的老人心头发毛。

    人王之境的强者,挥手间就能粉碎山岳,恐怖无比,比核/弹还可怕,而现在,有可能自己不远处就有这样一尊恐怖人物。

    这他/娘的太刺激了,我距离‘核/弹’是如此的近!

    没有打扰老人,白杨下意识的再度后退了一些。

    看了看陷入沉默的老人,白杨估计他恐怕短时间不会说话了,小声对身边的林洁儿说:“洁儿,去弄点吃的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还没吃东西呢”

    吃的那么多壮气丹不算,全都被吸收用作念力强化了,肚子里依旧空空如也……

    “好的少爷”,林洁儿甜甜的笑道转身离去。

    为什么又是我跑腿?每次都是我!林洁儿心中极度无奈。

    上次被白杨点破,这回她没让林玉儿帮忙跑腿了,亲自去。

    找了个平整的地方,白杨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示意林冰儿坐下,他脑袋枕在林冰儿腿上,看了看天上的白云,又看看默不作声的老人,壮气丹一颗一颗的丢嘴里吃着,脑海里猜测这老人的身份信息。

    林洁儿弄吃的没回来,反倒是跟来的丁忧来到了这里,看着白杨皱眉问:“白杨,你们匆忙离去,就是为了来这里看蝴蝶花卉?”

    白杨看了看不远处的老人,再看看丁忧,发现他也看不到那个老人。

    “是啊,丁大哥也是?”白杨张嘴瞎扯。

    嘴角抽搐,丁忧摇摇头道:“没事我就先回去了,别一惊一乍的,你如今一举一动可都牵动着很多人的命运”

    丁忧说的是事实,现在无数人在白杨手下讨生活呢。

    “我让洁儿去弄吃的去了,等下一起吃点?”没纠结这茬,白杨笑了笑看着他问。

    “我先回去了”

    丁忧说完,疑惑的看了周围一眼,这个地方总让他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但见白杨没事,也没停留,转身离去。

    他虽然看不到那个诡异的老头,但作为武师之境的直觉却告诉他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不久后林洁儿弄来吃的,白杨他们饱餐一顿。

    再看老人,依旧看着坟墓发呆。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上云卷云舒,白晃晃的太阳从天的这边到了另一边,那老头依旧一根木头一样站在坟前,晚霞漫天,饭都吃了三顿,老人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夕阳下,老人站在布满鲜花的坟前,原本应该是美好的画面却显得无比凄凉。

    坟里埋葬的是当年的谷雨,或许她也喜欢鲜花,如今坟冢被鲜花环绕,那或许是她渴望的美,漫山遍野的鲜花,她孤零零的躺在坟冢内,自己喜欢的人未能陪伴自己一生,或许鲜花相伴也会感到孤单吧?

    莫名的,白杨轻轻叹息一声。

    晚霞中,老人转身,一脸沧桑,复杂的目光看向白杨,他背后,孤坟伫立。

    心头一动,白杨站了起来,想了想,对林冰儿她们说道:“你们留在这里”

    说完,白杨走了过去,来到老人几米外警惕的看着他。

    “谢谢你”老人看着白杨率先说道。

    谢我什么?白杨不解,看着对方伸出一根手指头问:“一个问题,你是人是鬼,为什么缠着我”

    这是两个问题好吧?

    老人丝毫不在意白杨的冷幽默,平静的看着他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鬼,也不是我缠着你,而是只有你能看到我”

    “啥?”白杨当时就不懂了,一脑门问号,你自己是人是鬼都不知道?还有,只有我能看到你又是几个意思?

    老人缓缓转身,看着坟堆,沉默片刻说道:“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青木县驻留几十年时间,脑袋一直混混沌沌,在你之前,没有人能看到我,也没有人能接触到我”

    伊克斯抠死密?大爷你在逗我?

    心头发毛,这压根就是天地天的游魂鬼物吧!

    “因为只有你能看到我,我就多接触了你几次,白石塔下的偶遇,白石塔上看你一眼,之前出现在薛家密室”

    老人自顾自的说道,白杨没有打扰,他接下来还有话。

    “我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会来到青木县,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来到这里,驻留,徘徊,尤其是谷家废墟,我几乎一直徘徊在那里”

    “直到你进入薛家密室,一个声音呼唤我,跟着你进了里面,看到了那封信……”

    然后呢?白杨没打扰,静待他的下文。

    难怪谷家废墟出现那么多邪门事件,原来是你在搞鬼!

    “看到这封信后,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片段,但依旧混混沌沌,只是莫名的感到悲伤难过,根据上面的提示,来到了这里”

    说道这里,老人沉默了下来。

    好吧,白杨还是没搞懂这老人到底是人是鬼,心中猜测这老人要么是老年痴呆,要么是失忆了,要么是精神分裂……

    但是,不管哪一种,大爷,你出来吓人就不对了啊,还有,为毛只有我能看到你,要不要这样倒霉?

    “你是信上提到过的陈永发?”白杨开口问。

    沉默片刻,老人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或许不是”

    到底是不是啊,你给个准话行不行?

    白杨心中的纠结就别提了。

    “看到这封信之前,我脑海一直混混沌沌,看到这封信后,虽然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我却明白了这几十年我混混沌沌的经历都只是一场梦,我这场不知道做了多久的梦很快就会醒来,梦醒后我会知道我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所以我要谢谢你”老人自顾自的说道。

    你在做一场梦,然后在梦中生活了几十年,大爷,我们不带这么玩的,还有,现在的你会消失又是什么意思?白杨发现自己脑海中的疑问越来越多了。

    老人抬头,看向天边,伸手指向一个方向说:“你如果去那里,我们会在那里相遇……”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杨目瞪口呆的注视中,眼前的老人,身影诡异扭曲,化作一团混混沌沌的光芒,包裹着半面残破的铜镜和那封信件如同流星一样划过天际消失不见。

    这是玄幻世界,没什么奇怪的。

    看着光芒消失的方向呆滞,白杨一个劲的在心中提醒自己,眼前的画面太惊悚邪门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化作一团光芒横跨天际消失,这是什么情况,谁来帮我解释解释!

    “少爷你怎么了?”

    不知道呆滞了多久,知道林冰儿来到他身边开口提醒,白杨才反应过来,问她:“冰儿,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什么都没有啊少爷,就见你自言自语了”林冰儿摇头。

    白杨点点头,又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皱眉看着那团光芒消失的方向。

    那里,好像,大概,应该,是迷河林的方向?

    迷河林深处,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为何那疑似陈永发的邪门老头会让自己去那个方向?他还没有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

    谷家废墟,那坍塌的墙上,神秘老头的画像,是否是昔年的谷雨所留?

    砰……!

    白杨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那老头看样子是消失了?管你是不是在做一场梦,你所的梦醒,然后消失了,应该不会在出现了吧?

    这下好了,再也见不到那邪门老头了,总算是轻松了!

    鬼才去那个方向和你相遇,你又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

    “少爷?”

    这又是在发什么疯?林冰儿她们围着白杨一脸疑惑。

    “哈哈哈,管你什么几百年前的恩怨,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白杨近乎神经质的哈哈大笑,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左拥右抱说道:“走走走,我们回去,好好整一顿庆祝一下,这段时间少爷我压力老大了”

    额……

    冰清玉洁四姐妹一脸茫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了半山腰,白杨顿足,看了看那座孤坟,转身离去,不管如何,以后随便花点钱请人照看一下这座孤坟吧。

    白杨就是这么个不靠谱的人,管你什么,爱咋咋地,我才没兴趣呢。

    普通人若是接触到了几百年前的事件,尤其是牵扯到人王那个层次的强者,恐怕会抓心挠肝的去搞个明白,然后为自己谋取好处,白杨才不管那么多呢,管我屁事,躲都躲不及呢。

    人王啊,那个层次多恐怖,太危险了,我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乘着夜色回到青木县白府,白杨一通瞎指挥,弄得整个白府鸡飞狗跳,让人准备一顿豪华大餐,他要宴宾客,庆祝自己摆脱那神秘老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