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室里,神秘老人诡异出现,无声无息,如同鬼魅。

    他一身麻衣,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密布,行将就木,手中拄着拐杖,腰间挂着一个黄皮酒葫芦,看着地上的信纸,一脸沧桑,眼神中闪烁哀伤之色。

    “你到底是人是鬼?”

    白杨瞪着他问,林玉儿手中捧着的血纹剑轻微嗡鸣,随时都会在他的意念控制下飞起斩杀过去。

    “少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在和谁说话?”林冰儿问。

    她们此时心头很茫然,这里除了她们之外没有任何人,可白杨的样子又不似作假开玩笑,毛骨悚然的同时,她们也却没有忘记将白杨护在中心警惕的注意周围。

    可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少爷,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一点都不好玩”想到白杨一贯不靠谱的作风,林洁儿吞了口口水,看着白杨笑得比哭难看的惊恐说。

    白杨没有回答,死死的盯着几米外的老头。

    老人仿佛没有察觉白杨他们的存在一样,一脸沧桑的看着地上的信纸,久久出神。

    随后,他弯腰,一张一张将地上的信纸捡起来,叠好,一页一页的翻看。

    这一幕只有白杨能看到,在林冰儿她们眼中,那些信纸又诡异的飞了起来,凌空叠好自动翻页。

    她们浑身发冷,这一幕太诡异邪门了。

    老人一页一页的翻看信纸,逐字逐句的看,看得很慢,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完。

    白杨不说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到底是什么鬼?

    看完信件,老人眼中的哀伤之色更加浓郁了,莫名的,白杨都觉得心头狠不是滋味。

    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奈,让人心酸。

    接着,老人看向白杨,伸出手,不说话。

    浑身发毛,白杨后退了一步问:“你想干嘛?”

    “少爷在和谁说话?”林冰儿浑身颤抖的问,太惊悚了。

    老人就那么一脸哀伤的看着白杨,伸出右手不说话。

    眨了眨眼,白杨懂了,试着将手中的半面残镜递了过去。

    老人轻轻点头笑了笑,笑容让人心酸。

    拿着残缺的铜镜,老人低头,轻轻摩擦,动作很轻柔,很慢,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眼神显得有些空洞,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何处。

    或许,他此时看到的是深埋心底的那张红颜面孔吧?

    莫名的,白杨心中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老人看着半面残缺的铜镜足足一个多小时,不说话不做声,白杨看着他也不说话,冰清玉洁四姐妹护在白杨周围不知所措。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人轻轻叹息一声,苍老的双目中,有晶莹的泪光闪动,一滴眼泪,顺着他布满皱纹的脸庞滑落,滴在地上,眼泪摔得粉碎。

    可这一幕,冰清玉洁她们看不到,只有白杨能看到。

    老人抬头,看向白杨笑了笑。

    “我没惹你啊,大爷,你要是在那边缺钱花,我现在就去给你烧,你要多少都可以,我把整个青木县的冥钱都烧给你还不行吗?求你别在缠着我了……哎呀妈呀,人呢?”

    看着老头的笑容,白杨快哭了,嘴里乱七八糟的说着,可紧接着,一晃眼,上一秒还在几米开外的老头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少爷,到底怎么了???别玩了好吗?”边上的林玉儿看着白杨近乎哀求的说道,也快哭了。

    太吓人了。

    噗通噗通噗通……

    白杨心脏狂跳,那老头几次三番的出现,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人是鬼?为何会缠上自己?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那老头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刻,白杨脑袋转得很快,想到信纸上提到的一个地方,目光闪烁,看着林冰儿她们说道:“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少爷,去哪儿?”林冰儿有些惊悚的问。

    “蝴蝶谷,你们知道在什么地方吗?”

    信纸上提到过,当年薛长空将那个叫谷雨的女子埋葬在一个叫蝴蝶谷的地方。

    “少爷,那个地方我们到是知道,真的要去吗?”林清儿迟疑道。

    到现在她们都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带路”白杨催促道,他猜测,那老头恐怕就是信件上提到的陈永发,在知道了谷雨被埋葬在蝴蝶谷后,搞不好他会去那个地方,去晚了估计就找不到人了。

    如果那老头是活人的话,那可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啊,不搞清楚怎么回事白杨寝食难安。

    “好的少爷”,林冰儿回答,虽然不知道白杨搞什么鬼,但还是忠实的执行命令。

    他们快速离开暗室,刚刚踏出暗室的门,墙体震动,轰隆隆的声音中,暗室被隐藏了起来,外面根本无法发现墙体内部还有一个暗室。

    接着离开外面的大厅,路过的时候,白杨招手,十几瓶壮气丹飞起落到他怀里,他路上准备当糖豆吃,金属大门升起,封闭了宝库,一路离开向上的通道,白杨意念穿透墙体将各种机关恢复。

    来到外面,立即吩咐人准备几匹快马,冰清玉洁指路,一行人绝尘而去。

    白杨他们走得匆忙,急不可耐的样子,将如今的白府搞得鸡飞狗跳。

    作为如今白府武力值最高的丁忧,看着白杨等人离去的方向,皱了皱眉,有点不放心,交代了几句,腾身而起追了下去。

    蝴蝶谷,位于青木县县城南面三十多里的地方,是一个不大的山谷,常年繁花绽放,总有五彩缤纷的蝴蝶飞舞,吸引无数男男女女前来游玩。

    快马加鞭,白杨他们出了县城,一个小时不到就来到了蝴蝶谷外面。

    “少爷,就是这里了”林冰儿指着青年男女来往的谷口说道。

    “走,进去,架……”白杨点头,手中马鞭一抽坐下黑马,直接闯了进去,意念范围开到最大,期望第一时间发现那神秘老头的身影。

    他们这忽然闯入,马蹄轰鸣,一路鸡飞狗跳。

    “有辱斯文”

    “哎呀,我的脚崴了”

    “别跑,陪我的栗子……”

    他们一路所过,留下连串尖叫怒骂。

    “不好意思,有急事”

    白杨大声抱歉,人已经冲了出去。

    蝴蝶谷内繁华盛开,无数蝴蝶飞舞,然而这幅美好的画面却被白杨他们破殆尽,马蹄轰鸣,直接从鲜花丛中跑过,惊起无数缤纷蝴蝶飞舞。

    “好美啊”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花瓣乱飞,蝴蝶环绕,也不知道那缤纷的是蝴蝶还是花瓣,有女人捧心痴迷的看着,有男人懊悔怎么我就没想到这种把妹手段……

    一路乱闯乱转,很快白杨他们就来到了蝴蝶谷深处。

    目光闪烁,白杨抬头看向了前方的半山腰。

    那里,有一个不大的坟堆,鲜花环绕,漂亮的蝴蝶飞舞。

    坟前,一块不大的石碑伫立,已经有一段历史,上面长满了青苔。

    ‘谷雨之墓’

    石碑上,只有这四个已经有些模糊的字。

    坟前,一个苍老的身影站在那里,伸手轻轻抚摸墓碑,不语。

    那个地方不远处就有男女驻留游玩,却无人能够看到那个老人。

    相隔数十米,白杨下马,整了整衣衫,带着冰清玉洁四女走了过去。

    “站住,那么多人因为你们受到惊吓,想就这样离去吗?”

    一个白衣青年从白杨他们头上翻了几个筋斗出现在前方,手中一柄利?;潮?,看着白杨沉声质问。

    “啊,好帅……”

    后方,传来一阵花痴的叫声。

    “兄台,我真的有急事,没时间解释了,所有损失我陪,对于刚才的事情,我说声抱歉,现在你能让开一下吗?”

    白杨看着前方的青年笑道,眼神却是看着远处半山腰上的老头,搞不好对方一眨眼又没人了。

    “好说好说,不过你能不能让她把剑拿开?”

    青年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看着白杨说道。

    在他刚刚出现的那一刻,白杨身边的林冰儿就闪身出现在他身边,一柄利剑架在了他脖子上,只要白杨一声令下,他保管人头落地。

    冰清玉洁她们出自血莲教,在白杨身边尽显呆萌,但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抱歉了”

    白杨点头笑了笑,然后从他身边走过,林冰儿收起利剑跟上。

    “这都什么人啊……”

    青年擦了擦冷汗,看了看手中用来装逼的长剑,他觉得可以扔了,又看到之前还花痴说好帅的一帮女子失望的眼神,灰溜溜的走了……

    来到半山腰上,白杨示意冰清玉洁她们别说话,放缓脚步走向那个坟堆。

    “谷雨之墓?”

    来到这里,冰清玉洁她们目光闪烁,还真有这样一个坟墓,几百年时间过去了,居然保存完好!

    老人一脸沧桑的看着坟堆,轻轻抚摸墓碑,眼神中有无尽的缅怀和哀伤。

    白杨来到他几米外站着,一种哀伤的气氛让他不知如何打破这种沉默。

    “让我先静一静”

    老人没有回头,背对白杨,苍老的声音说道。

    白杨点头,后退几步等着。

    这老头,总算是说话了,证明接下来有戏,白杨没打扰。

    他是不是信件上提到的那个陈永发老人?一个几百年前就有人断言注定要踏足人王之境的一代天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