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这里面还有一个暗室?”跟着白杨来到墙边,林洁儿好奇问。

    哪儿有那么多密室,白杨汗了一个,摇摇头说:“那到没有”

    既然没有暗室了还来到墙边干嘛……

    在冰清玉洁四姐妹不解的目光中,严丝合缝的墙体轻微一震,然后有十九寸显示屏那么大一块岩石向着内部收缩,墙体上出现了一个小洞口。

    里面,一个古朴的金属盒子安静的存放在那里。

    这都被发现了?

    冰清玉洁四姐妹面面相窥,搞不懂白杨是怎么发现的,四周的墙体上,岩石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白杨是如何发现这块石头与众不同?

    白杨伸手去拿那个金属盒子,发现居然很沉,起码的五六十斤。

    虽然他不通武道,但如今体质相比起未能穿越两界之时有了长足进步,几十斤的盒子没费什么力气就拿了出来。

    “你们猜猜这里面放的是什么”将盒子放地上,白杨看着她们说。

    林清儿看了看说:“里面放的是武功秘籍?”

    “我觉得应该是珍贵的丹药?!绷钟穸Q?。

    “都没有打开,怎么可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林冰儿表示这样的游戏很无聊。

    林洁儿打量了一下金属盒子皱眉说:“少爷,这个盒子没有丝毫缝隙,好像是一个完整的,也没有钥匙,怎么打开?难道要破坏掉?”

    “洁儿你怎么越来越笨了,忘了少爷是在进入这个宝库的了?”林冰儿敲了敲林洁儿的脑袋笑道。

    “哈哈,还是冰儿懂我,来,亲亲,嗯嘛……”白杨哈哈一笑,搂过林冰儿在她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伸手一指地上的金属盒子,吧嗒一声,原本严丝合缝的金属盒子就裂开了一个缝隙。

    再精巧的盒子也敌不过白杨的意念。

    放开脸红红的林冰儿,白杨蹲下,伸手将盖子打开。

    “这是……?”

    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冰清玉洁四姐妹面面相窥,搞不懂了。

    盒子里面,没有武功秘籍,也没有丹药兵器,就一块残破的铜镜,锈迹斑斑,看裂开的地方,这明显是被利器斩成两半的。

    残破的铜镜不大,哪怕完整的也就十公分直径,没有镶嵌任何宝石,原本一些精美的花纹也因为锈迹而变得模糊。

    “一面残破的铜镜?放这么隐秘?”

    白杨也搞不懂,拿起铜镜,也就几斤重的样子,翻来覆去的看,这就一块破铜镜,丢路边估计都没有人捡,可这破烂玩意居然被珍藏得如此隐秘!

    “难道这残破的铜镜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林清儿好奇问。

    鬼才知道,白杨摇摇头,再次看向了金属盒子,里面可不止这一面残破铜镜。

    “少爷,这里面还有一封书信”,林清儿指着金属盒子说。

    我都看到了好不好……

    白杨招手,在冰清玉洁四姐妹惊骇的目光中,金属盒子里面的一封完整书信神奇的飞了起来,并且自动漂浮展开,里面一页页的信纸一字凌空排开,足足九张。

    冰清玉洁她们惊奇这些信纸为什么能飞起来的时候,白杨从左到右开始观看上面的信息。

    信是用陈王朝的文字书写的,白杨看得懂。

    陈兄: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你,却不见你归来,我已经快到弥留之际,特留下书信一封,告诉你当初发生了什么。

    从小,我就活在你的阴影之下,事事不如你,每当有人提及我们这一辈,都只知你小武王陈永发,而我薛长空却只能沦为你的陪衬。

    我很不甘!

    我一直在追逐你的脚步,企图有一天能够超越你,不再被你的光芒所掩盖,可每一次我突破之后,以为能超越你,而你却总是走在我前面。

    我恨欲狂!

    得知你离开王都,我想方设法接近你,取得你的信任,和你一起历练天下。

    你只身一剑,荡尽万千匪徒,你入深山大泽,斩杀妖魔猛兽,你脚踩天才飞速崛起,无人能阻挡你的脚步,我们一辈,你锋芒无双。

    这些,我都历历在目。

    后来,我们来到了青木县,遇到了谷雨。

    她是一个温柔的女子,一个不是很漂亮但却让人很安心的女子,你看不上无数飞蛾扑火一样想要接近你的倾城红颜,却唯独钟情与她,你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甘愿在这里隐姓埋名,收敛自身无尽光彩,只想与她相伴到老。

    你不知道,我也同时爱上了她。

    你虽然甘愿隐姓埋名接近她,但你放不下身段,因为你小武王陈永发是高傲的,而我就不一样了,我甚至都不需要计谋,直接找到小雨的父母,亮出身份,她的父母就心甘情愿将其嫁给我。

    我让小雨的父母隐瞒了这件事情,只是让他们告诉你,小雨已经有未婚夫了,小雨不知道这件事情,只知道她的父母将她许配给一个人了。

    你伤心欲绝,从此不知所踪。

    我赢了,总算是赢了你一局,虽然我一直都活在你的阴影下,但我却得到了你得不到的,当你伤心欲绝离开之后,我开心之下喝得酩酊大醉。

    可是,世事难料。

    当我以为我赢了你,以未婚夫的身份去和小雨培养感情的时候,却发现,我输了,小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了你,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再一次败在了你的手中!

    你知道那种恨吗?

    所以,我愤怒之下,屠尽了谷家所有人,包括我心爱的小雨。

    当我亲手一剑将小雨杀死的时候,从她的身上掉出了这面铜镜,另外半块应该在你身上吧。

    这面镜子是你第一次送给她的礼物,你走的那天她拿着镜子去找你,原本想告诉你她的心里有你,可你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问她是不是有未婚夫了,她只能说是,然后你一剑将铜镜斩断离去……

    小雨带着半面残镜回来,留下了另外半面在原地,原本是想告诉你破镜重圆之时她会不顾一切的跟你走,可是你却想不到这点,回到原地带走了另外半面残镜从此了无音讯。

    当我亲手杀死小雨的那一刻,我的心空了,因为我也爱着小雨。

    我那时突然发现,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没有意义,活在你的阴影下是我不如你,我一心想超越你,与其说是不服气还不如说是在和自己斗气。

    亲手杀死小雨,冷静下来后我亦是悲痛无比,我想亲口告诉你,其实小雨喜欢的是你,但你切一直不曾回来看一眼。

    从此我留在了青木县,等你归来。

    我一生未曾娶妻,收养了一个孤儿,在青木县建立了薛家,等着你回来

    谷家没有了,被我屠了,你天赋比我好,一定能真正踏入人王之境比我活得长,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回到青木县,只为小雨曾经生活在这里。

    小雨是我亲手葬的,她的坟就在城外蝴蝶谷,如果你回来,就去看一看吧。

    我已经不行了,在弥留之际留下这封信,只为告诉你小雨喜欢的是你。

    你也一定会回来调查清楚是我杀了她是我屠了谷家。

    放过薛家的那些孩子吧,他们不是我的骨肉,是无辜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你一定会看到这封信的,我知道……

    薛长空,圣元一百五十六年留。

    “薛长空,陈永发,谷雨,三角恋啊……”

    这封信很长,白杨看得很慢,看完后内心很复杂。

    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总算痴痴缠缠剪不断理还乱。

    陈永发若是耐心一点,就能知道谷雨其实爱的是他,可他伤心之下什么都不肯听就转身离去,这是一个高傲到骨子里的人。

    薛长空就是小人了吗?他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用了些许手段追求自己的幸福难道就是错的?

    只是后来薛长空在得知自己喜欢的人却喜欢着别人的时候手段极端了点而已。

    “那位谷雨前辈太可怜了,没有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还陪上了一家老小的性命”

    林冰儿在白杨身边悠悠叹息道。

    “她若是勇敢一点说出来,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这些都是被埋葬的历史,我们无法评判前人的对错,这封信还在这里,难道那位陈永发前辈根本就没有回到过青木县?没道理啊,薛长空前辈在信中言之凿凿的说陈永发会回来的”

    白杨叠好信件说道。

    “或许是因为那位陈永发前辈太过伤心,所以不愿回来这里吧”林清儿说道。

    莫名的,白杨浑身一僵,汗毛都竖起来了,额头冷汗直冒,缓缓转身。

    “妈呀,有鬼!”

    一声惊叫,白杨嗖一声就跳出去了几米远,想要闪身回地球那边,却发现没有任何危险,强忍着惊悚留了下来。

    “少爷你怎么了?”

    冰清玉洁四姐妹赶紧来到白杨身边询问。

    在白杨之前站的地方,原本是他身后的位置,在青木县他见过两次的神秘老头天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那里。

    “你们看不到吗?”

    白杨指着那老头问冰清玉洁四姐妹。

    “少爷,什么都没有啊”

    冰清玉洁四姐妹茫然摇头。

    此时,那老头看着散落一地的信件满脸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