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完了!

    短短两天时间,从曾经的青木县首富一下子沦为阶下囚,简直就是从九天之上跌落深渊。

    本身就已经一无所有了,薛尚武还‘作死’的给仙尊大人的屁股来那么一下,这就死得很有节奏感了。

    因为薛万年这个薛家家主感受到了绝望,想尽最后一份力挽回薛家的一切,将最后的家底都带来了莫问武馆,薛家主要成员都在这里,被县尊大人一锅端……

    神道印玺如山岳镇压在莫问武馆上空,绿莹莹的光芒笼罩,除了官府之人,没有一个能够动弹。

    “大人,冤枉??!”

    “县尊大人,我薛家是被陷害的,求你查明真相……”

    “县尊老爷,我们只是薛家的下人,是被无辜牵连的……”

    不管是薛家的直系成员还是主要下人,这个时候都感觉浑身冰凉,无法动弹之下,看着县尊大人绝望的祈求。

    屁股被捅了一下,县尊大人是真的怒了,他是一县至尊,青木县他就是天,居然被捅屁股了,这是奇耻大辱,不把薛家一巴掌拍死不足以消解心头之恨!

    “全部抓起来,打入死牢,薛家之人,犯上作乱,胆敢行刺王朝命官,形同造反!本官怀疑薛家早早就加入了血莲教,乃是前次唯有灭尽的余孽,待我审问一番,验明正身,全部押解到菜市口一刀断头!”

    县尊大人捂着屁股冷冷的注视着院子里薛家的人说道。

    他胖乎乎的,长得跟弥勒佛一样,看上去就很有喜感,可此时,他沐浴在翡翠一样的绿霞之中,却有一股让人胆寒的威严。

    他代表官府,代表王朝律法,王朝镇压四方监察天下,此时这种官威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白杨看着,暗中咋舌,这县尊老爷太狠了,比自己还狠,深知斩草除根的道理,既然要弄掉薛家,干脆来个全灭,连给对方一丝翻身的机会都不给。

    直接栽赃一个血莲教余孽的罪名,薛家不管跑什么地方都是过街老鼠,整个陈王朝没有他家任何人的立足之地!

    一旦和血莲教牵扯上,只要有这种可能,陈王朝都只会抱着宁可杀错不会放过的原则先灭掉再和你讲道理!

    薛家,彻底完了!

    这种局面,是白杨也很乐意见到的,县尊老爷这是给哥解决了一切后顾之忧哇!

    然而,要如何才能将那个神道印玺给搞到手呢?看上去很吊的样子啊,好想要啊,超级大板砖哇……

    此时白杨想的是这个,相比起那个神道印玺来,什么薛家的产业都是狗屁,不值一提。

    但白杨也知道,那玩意自己暂时别想了,能不能弄到不知道,弄到能不能用也不知道,如果传出去半点风声,恐怕和血莲教余孽没啥与别,所以,慢慢来,从长计议,来日方长,反正那玩意一定会在县尊大人手中不会跑的。

    嗯,暂时放你那儿一段时间,等我弄清楚是什么原理再说。

    “县尊老爷,薛家在场之人,已经全部被锁住,为了以防万一,每个人都喂下了一颗破体丸”

    半个小时后,有一个黑衣官差过来复命。

    破体丸,一种歹毒的药物,一旦吃下,会伤害身体,专门用来对付武者。

    “去,带人将薛家包围,封锁全城,将薛家所有直系成员抓捕归案,涉及血莲教,务必不能有丝毫大意!”

    县尊老爷冷冷的下令道。

    “是”

    官差冷漠回答,带人而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整个青木县都将鸡飞狗跳,估计规模不会比不久前剿灭血莲教来的安静。

    “县尊老爷,我们薛家冤枉??!”

    薛万年绝望呐喊,一脸苍白,被沉重而冰冷的锁链锁住,提不起一丝力气。

    “冤枉不冤枉,本官自会查明,带下去,打入死牢”

    县尊老爷冷着脸挥手道。

    场面彻底在他的控制之中,只见他轻轻招手,莫问武馆上空的神道印玺一震,绿霞消失,飞速化为正常大小,落入了他的手中。

    再看那印玺,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印,青翠欲滴宛如翡翠,上面有神秘复杂的纹理。

    “县尊老爷请慢!”

    绿霞消失,所有莫问武馆中的人都能动了,此时有人大声说道。

    寻着声音来源看去,县尊眉头微皱,问:

    “钱掌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作为青木县的头一个,县尊当然是知道钱掌柜身份,乃是四海钱庄的掌柜,而四海钱庄却是陈王朝国都那边一位大人物的产业,在青木县中,钱掌柜可以说是代表那位,他当然不会不给点面子。

    此时钱掌柜站出来,指着薛家的人说道:

    “县尊老爷明鉴,薛家之人,在我四海钱庄借款万亿,现在沦为阶下囚,但我钱庄还未追回借款,薛家也已经无力偿还,还望老爷稍等片刻,让我与薛家家主交接一下,用他家的产业作为抵押偿还欠下的债务”

    乘着现在搞清楚的好,一旦薛家的人全部被砍死了他找谁去?

    “也好,本官就给你片刻时间,事关血莲教事宜,不能耽搁太久,免得出现意外”

    县尊点点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给对方一点方便就是。

    “多谢”

    钱掌柜拱手道,然后走向了面如死灰的薛万年。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是实打实的借款,容不得薛万年不认账,反正也不知道钱掌柜是怎么和薛万年操作的,半个小时时间,薛家的一切都没有了,被西海钱庄收回用作欠款的补偿。

    “县尊老爷,薛家之人几乎已经全部抓捕归案,只有一人不见踪影!”

    当钱掌柜这边和薛万年交接完毕的时候,负者去抓捕薛家其他人的官差回来复命。

    “是谁跑了?”

    县尊老爷眉头一皱。

    “薛墨,薛万年的儿子,两天前和几个读书人出去游学,不知所踪”

    官差无奈道。

    那帮读书人,有钱又有闲,就喜欢没事带着美妞跑出去游学,鬼知道跑哪儿去了。

    “秘密发布海捕文书,一定要将薛墨抓捕归案!”

    县尊老爷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是”

    就在不远处的白杨听到这番话就有点不懂了,薛墨,就一个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为毛县尊大人如此在意此人?难不成就因为薛墨有功名在身?

    “白老弟是在疑惑本官为何如此在意那薛墨对吧?哎……如果抓不住薛墨,你弄垮了薛家,本官杀他全家,或许,只能说或许,未来我们都将会有很大的麻烦!”

    县尊转身看向白杨说道。

    他不是傻子,要不然也当不上青木县的县令,薛家沦为如此下场,用屁股都能想到这是白杨搞的鬼,他虽然不懂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收了白杨的好处,干脆直接和稀泥得了。

    如今他可以说和白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是以提醒了一句。

    “还请县尊老爷直言相告,为何薛墨此人如此重要?”

    白杨点点头问。

    心道麻烦的是你,老子大不了跑路……

    “薛墨是读书人,而且在本县境内,还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

    县尊沉声道。

    白杨听了,依旧不懂,看着县尊老爷一脸古怪。

    “白老弟,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读书人,读书明心明理明智明德,书中道理万千,知识就是精神粮食,若是一朝顿悟大道理,就有可能踏出那一步成为神道修士!”

    县尊大人看着白杨沉声道。

    白杨只觉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很多东西都明白了。

    为什么这个武力值逆天的玄幻世界还有王朝官府这样的存在,为什么读书人依旧占据主流,原来,一切的原因,归根结底,读书人的未来就是传说中的神道修士!

    这个信息对于白杨来说简直太重要了。

    当初他在学习这个世界文字的时候,就感觉发音有些古怪,蕴含某种韵味,字形看上去赏心悦目的同时又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这个世界的文字,其实就是神道的基??!

    难怪迷河林里面的山民压根就没有听说过所谓的神道修士,他们字都不认识知道个毛线,难怪德阳镇中也没有人知道神道修士,连有功名在身的人都木有几个,知道就怪了。

    很多东西,都只有到了一定地步之后才能接触到,很明显,德阳镇就太小了,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些东西。

    眼睛一眯,白杨心头暗道,难怪那天自己写下那句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至理名言后薛墨他们就眼巴巴的找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麻痹,老子那句话不会是在资敌吧?

    薛墨,你可一定要被抓住??!

    “多谢县尊大人告知,我明白了”

    白杨冲着他拱手说道,同时看他的眼神有点怪。

    县尊知道白杨在想什么,摆摆手说:

    “你不要误会,本官还不是神道修士,至于能控制这方印玺,是王朝赋予的权利,其中关键就不与你说了……”

    个死胖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懒得管他,白杨秒懂这胖子县尊为毛和自己说这么多话了,心头有些无语,笑道:

    “县尊大人,晚上我让人给你将土特产送到府上去?”

    “哈哈,也好,本官先走了”

    县尊大人哈哈一笑,手持印玺就要离去。

    之所以和白杨说那么多话,真以为他是在担心薛墨呢,是因为白杨还没付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