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乃一县之尊,他代表的是王朝律法,居然有人敢对他动手,这是犯上作乱,这是对王朝尊严的挑衅,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薛家已经放肆了,那三个武师之境的武道高手已经快要冲进大厅。

    “小心”

    莫元池脸色微变提醒。

    一步踏出,地面颤抖,青石地板哗啦啦崩碎,留下一连串残影出现在大厅门口。

    “莫前辈,我无意与你为敌,还请行个方便”

    薛家冲过来的三个武师境界强者中,一个手持长刀的壮汉直面莫元池,脸色凝重快语说道。

    “真当我姓莫的老了吗?莫问武馆还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莫元池带着愤怒的声音说道。

    说话的同时,枯槁的右手闪电般伸出,食指中指并指如剑向前一划,指尖一抹三尺透明剑芒吞吐,空气都因为那一抹剑芒而变得扭曲。

    持刀壮汉脸色大变,人在空中,浑身一震,骨骼噼里啪啦作响,铁灰色的光芒从他浑身毛孔喷薄而出,形成两尺厚的真元气强护体。

    真元喷薄的时候,以那壮汉为中心,空气鼓荡,肉眼可见,空气呈现波纹状辐射出去,周围的木质门框噗一声被震成碎片!

    他自身的衣衫也在顷刻间被震碎,只一条漆黑的裤/衩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居然没有粉碎,‘君子坦蛋蛋’的画面没有出现……

    壮汉手中黝黑长刀嗡鸣,铁灰色的真元化作两尺刀芒覆盖在刀身,让那一柄大刀好似膨胀了几倍。

    一刀劈下,想要挡住那一抹剑芒。

    锵……!

    莫元池指剑扫过,那壮汉大刀上的刀芒被撕碎,刀身嗡鸣,险些握不住,刀锋之上甚至出现了一道三寸长的裂口,差点刀身都被莫元池剑芒斩断。

    壮汉惊恐,身躯一扭,倒飞而回,但胸腹之处却被莫元池的剑芒擦了一点,真元气墙被撕开,在他身上撕裂了一道尺长伤口,鲜血横流,差一点他就被莫元池一剑斩成两截!

    面对快要宗师之境的莫元池,武师二层的壮汉根本不是对手。

    “滚!”

    另一边,莫元池的二弟子丁忧铁饼一样的大手拍出,真元鼓荡,化作一只桌面大小的赤红手印。

    那手印宛如铁水浇筑,制热无比,热浪滚滚,空气都在扭曲。

    他对面冲过来的一个光头壮汉瞪眼,握拳打出,拳头上,漆黑真元喷薄旋转,宛如一个黑洞旋涡,空气都形成一股旋风好事要被那旋涡吞没。

    轰!

    炽热的手印和漆黑旋涡相遇,平地一声惊雷,房屋颤抖,恐怖的余波辐射,门窗破损,地面出现蜘蛛网一样的裂痕。

    光头壮汉飞退,丁忧一脸沉凝倒退几步,每一步都将地面青石地板踩成碎片!

    双方居然不相上下!

    “少爷小心”

    林冰儿一声惊呼,拔剑就要挡在白杨身前。

    薛家那边冲过来的有三个武师境界的强者,分别被莫元池和丁忧挡住一人,最后还剩下一个,乘着刹那的空档居然冲进了大厅伸手抓向了白杨。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看上去年过半百的干瘦女人,穿着灰衣,双手如鸡爪,指甲有三厘米长,闪烁金属光泽。

    她这一把若是抓到白杨身上,至少也是个骨断筋折的下??!

    “尼玛,九阴白骨爪啊”

    白杨瞪眼,心中居然还有时间不着调的想这些。

    对方速度太快,躲避已经来不及。

    唰……!

    一抹血色残影刹那划过,噗嗤一声,鲜血喷洒,地面出现了一只鸡爪一样的手掌。

    “马蛋,还真以为大爷是战五渣啊”

    白杨‘手持’血纹剑,抹了一把额头不存在的冷汗看着五米外一脸惊骇看着自己的女人嘀咕道。

    就在上一刻,那女人距离白杨还有三米的时候,冰清玉洁四女已经救援不及,白杨意念一动,林玉儿手中的血纹剑刹那飞起,顷刻斩断了那女人的手掌!

    对方手掌被斩断,惊骇之下迅速后退了几米,看着白杨宛如见鬼。

    薛家要抓白杨,而且要活的,所以负责抓白杨的这个女人,虽然是武师境界强者,但手上却并未覆盖真元,生怕一不小心将白杨给捏死了。

    然后她就悲剧的被白杨用意念操控血纹剑斩断了手掌,如果她使用真元的话,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从薛万年怒吼动手两个字到这会儿,拢共才过去不到三个呼吸时间!

    “无法无天,本县面前,竟敢公然行凶……!”

    县尊大人愤怒无比,气得一身肥肉都在颤抖。

    之前白杨就在他身边两米开外,若是那个女人对他不利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虽说他是这一县之尊,自身也有一定的武道修为,可是,面对武师之境的高手,如果对方突如其来的对他动手,他恐怕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太危险了。

    砰……

    县尊话还没有说完,几米外的窗户破碎,手持长枪的薛尚武冲了进来,径直朝着白杨抓了过去。

    好机会呀!

    白杨眼睛一刹那亮得跟灯泡似的,身上一枚透明的玻璃光缆纤芯无声无息飞出,穿过薛尚武身上金属铠甲的缝隙,朝着他的蛋蛋那么一刺。

    唔……!

    薛尚武的动作僵直了那么一瞬间,眼睛刹那瞪得老大。

    我的蛋!

    伸手去挠,可他喵的穿着金属铠甲,挠不到,那酸爽……

    接着薛尚武脚腕一痛,被白杨用意念操作缝衣针无声无息在他脚腕刺了一下。

    这一切白杨都在刹那之间完成,根据薛尚武出现的角度速度距离计算好了的……

    然后薛尚武动作不稳,一个趔趄,手中长枪一歪,噗嗤一声,捅在了一身肥肉的县尊大人的肥屁股上。

    “我……不是……故意的”

    连忙把捅进去几公分的长枪拔出站好,薛尚武表情呆滞,看着县尊颤抖道。

    麻痹粗大事儿了,我把县尊的屁股给捅了,薛家药丸没跑了……

    “你觉得我信吗?无法无天,光天化日,公然行凶,行刺朝廷命官,形同造反,好一个薛家,很好,很好……”

    县尊大人一手捂着流血的屁股一脸阴沉的看着薛尚武咬牙切齿说道。

    事情发生得太快,当人们反应过来看向这个方向的时候,全都懵逼了。

    尤其是薛家,一个个在听到县尊大人那句话之后,全都脸色煞白,魂都快被吓没了。

    薛万年更是脸都绿了,这事儿搞得……

    “不关我们的事儿,我们是薛家请来的”

    三个武师境界的人看到这一幕反应过来,啥也顾不上了,丢下这样一句话麻溜跑路,嗖嗖几下就没影了。

    形同造反啊,谁沾上谁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擦,你们的节操呢?

    白杨无语傻眼,之前还尽心尽责,转眼就跑了是几个意思?

    “谁也别想跑!”

    县尊大人咆哮道。

    原本听到这句话的白杨还想笑呢,你一个肥猪一样的家伙还能咬人咋滴?

    然而下一瞬间,白杨只觉浑身发毛,手脚冰凉,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笼罩心头。

    翁……!

    一声嗡鸣由远及近刹那而来,白杨眼角余光看到,一道流星一样的青色光芒从县衙的方向飞来,太快了,快到那青色流星飞过,青天白日下都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青色光带。

    下一刻,那青色流星就出现在了莫问武馆上空。

    “那是……!”

    透过破损的门洞看着莫问武馆上空,白杨一下子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大。

    那并非什么青色流星,而是一方四四方方的印玺!

    印玺长宽高都在十厘米左右,同体碧绿宛如翡翠,绽放青蒙蒙的光辉,宛如一颗青色太阳悬挂在天穹上。

    翁!

    那颗青色印玺一震,神奇的膨胀,眨眼间就变成了房屋大小,悬挂在天穹上,仿若一座青色大山。

    庞大的印玺旋转,催催的青色光芒绽放,笼罩了整个莫问武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青色!

    在那青色光芒中,不管是谁,哪怕是快要踏入宗师之境的莫元池,身躯抖被定格无法动弹!

    那印玺绽放的青色光芒笼罩莫问武馆,内外仿佛两个世界,武馆内就跟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所有的一切都被那青蒙蒙的光芒束缚定格了。

    “听说县令之所以是一县之尊,是因为起手中有一件王朝赐予的神道器物,青木县县令手中的就是这玩意?”

    无法动弹的白杨心中惊骇,看着那山体一样悬挂在天穹上的庞大印玺双眼发光!

    如果能搞到自己手中并且能用的话……

    我去,看谁不爽就给他一板砖,就问你特么怕不怕!

    或许是那印玺放大了很多倍的原因,白杨总算看清楚了,那印玺,并非金铁玉石材质,而是木质的,通体翠绿的材质宛如翡翠,青翠欲滴,上面有复杂的纹理,也不知道是天然的木质纹理还是后天铭刻上去的阵法纹理,总之神秘无比。

    在印玺下方有四个大字,散发莫名威严,上书‘青木县印’!

    原来如此,这才是一县之尊的手段,难怪肥猪一样的县令能在武道高人遍地走的世界依旧高高在上!

    看到那玩意出现,白杨一下子就明白为什么县令被称为县尊了,面对这种可怕的神道器物就特么是无解的!

    “官差何在?将薛家之人全部给我锁起来,但凡有武道修为在身的人,废除修为!”

    整个莫问武馆笼罩在那山体一样大的印玺散发的青蒙蒙光芒之中,除了县尊之外,没有人能够动弹。

    此时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浑身颤抖这咆哮道。

    轰隆隆……

    莫问武馆外,一大片脚步声响起,很快就有官差进入光芒之中,居然没有被束缚,冰冷的锁链将薛家之人全部锁住,不管是不是练武之人,都给喂了一颗猩红的药丸,药丸下肚,但凡是练武之人,一身修为很快化为乌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