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中午,巨大的白色骄阳悬挂在天穹上,炙热的阳光照耀,光滑的青石板地面好似有火焰在升腾。

    “谁找我家少爷?”

    莫问武馆门口,林冰儿目视外面街道上气势汹汹的一群人问。

    “叫白杨滚出来!”

    人群中,薛万年红着眼睛怒吼。

    几近疯狂的他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知道这是莫元池的底盘,不是自己撒野的地方,这才没有做出不顾一切冲进去找白杨的脑残举动。

    “薛老爷,请你放尊重点,我家少爷好像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请你不要开口闭口滚啊滚的,还有,我家少爷说了,谁找他直接进去就是,他在里面等着”

    林冰儿看着薛万年说道,就是不离开莫问武馆的大门。

    她能够感受到,在薛家这一伙人里面,比她厉害的人多的是,一旦踏出这个大门,恐怕就身不由己了。

    薛万年此时又气又羞,脸上火辣辣的,居然被一个小女孩给打脸了,他薛万年以往都自喻上层人士,什么时候被人比喻成泼妇骂街了?

    “少爷,他是白杨的侍女,抓住她,一定可以逼迫白杨出来!”

    此时,人群中,薛家的管家在薛万年的儿子薛尚武身边轻声说道。

    薛家在青木县毕竟是大家族,后辈子弟大多练武,薛尚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家族资源堆砌下,如今已是武士八层武道高手,有望在不久的将来冲击武师之境。

    他身披金属铠甲,手持漆黑长枪,整个人显得冷冰冰阴沉沉。

    如果白杨这会儿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在心中吐槽,这么热的天,个狗曰的穿金属铠甲虽然骚包,但热不死你个龟儿子……

    此时薛尚武听到管家的话,眼睛一亮,立即脚尖在青石地面一踩,咔擦一声,脚下方圆数米内的坚硬青石布满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他人已经如同一股冰冷旋风一样冲向了莫问武馆门口的林冰儿。

    林冰儿毕竟只是武者,根本不可能是武士八层的薛尚武的对手,薛尚武冲过来,好似面对一头洪荒猛兽,让她浑身发冷。

    面对如此情况,她下意识握紧手中的利剑飞速后退。

    轰……!

    一声轰鸣在莫问武馆门口炸响,薛尚武来得快回去得更快,在靠近莫问武馆门口的时候,冲过来的他前行动作戛然而止,然后瞬间倒飞回去。

    口喷鲜血,凌空飞出去数十米,跌入人群中,人仰马翻,自家的人还被他撞死了两个。

    翻身而起,长枪拄地站起,薛尚武忍不住气血翻腾,哇一声再度喷出一口鲜血,低头一看,心头一紧,身上的金属铠甲,胸口位置,印着一个深深的掌??!

    “薛万年,带着你薛家的人来我莫问武馆门口大呼小叫,我就问你,你是不是想搞事!”

    冷冰冰的声音在莫问武馆门口响起,一个一身黑色长袍,身高近两米的中年大汉站在台阶上目视薛万年等人。

    他是莫元池的二弟子丁忧,武师境界武道强者,手臂很长,都快到膝盖位置了,一双大手仿若两块铁饼,之前就是他在薛尚武冲过来的时候一巴掌将其拍飞的!

    在武师境界的他面前,足足低了一个大境界的薛尚武毛都不是,若是丁忧下杀手的话,薛尚武早就被拍成一滩烂泥了!

    “丁忧!”

    薛尚武看着门口的丁忧惊呼,眼神中满是深深的忌惮,之前,他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就被一巴掌拍飞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薛万年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伸手压下骚动的人群,看着丁忧微微拱手道:

    “我无意前来冒犯莫问武馆,也无意前来打扰莫前辈,只是,我要找的一个人此时在莫问武馆中,他叫白杨,还请给个方便,麻烦让他出来一下”

    “白杨是家师的客人,我莫问武馆开门迎客,岂会有驱赶客人的道理,你若要找人,就进这个门,也会将你当做客人,若不进,就别在这里大呼小叫惊扰了客人!”

    丁忧丝毫不给面子的看着薛万年说道。

    听了丁忧的话,薛万年顿时感觉不妙。

    “家主,那白杨若是一直多在莫问武馆中不出来就麻烦了,四海钱庄的人还在边上看着,随时都会强硬收回所有薛家产业的”

    苍老的管家在薛万年身边六神无主说道,示意薛万年快点拿主意。

    “家主,虽然其他大部分人都走了,但我们这里林林总总加起来还有上千人,其中武师境界的人加上我在内有三个,武士境界十五个,其他都是武士境界以下,若是我们全部都进去的话,应该有办法办法出其不意抓住白杨,这个丁忧以及莫元池由我们拖住,大不了事后追回那一笔钱再给莫问武馆赔罪就是,想来莫元池前辈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人群中一个武师境界的壮汉来到薛万年身边小声说道。

    虽说薛家树倒猢狲散,可毕竟曾经是青木县最大的家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留下来的人还是有一些高手真心为薛家着想的。

    听了这番建议,薛万年心中权衡,都到了这个地步,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追回那一笔钱才行,时间长了一切都要完蛋,此时唯有如此了。

    想了想,薛万年看着丁忧说道:

    “那好,我也进去做客,不过,我带他们一起进去应该可以吧?”

    丁忧看着大街上一大群持刀带剑的人,微微皱眉,但莫问武馆还不至于怕了他们,于是点点头说:

    “可以,莫问武馆还不差这些人站的地方,不过进去后最好守规矩,别弄坏什么东西”

    薛万年松了口气,如果丁忧不答应带人进去的话就麻烦了。

    于是一群人进入莫问武馆,向着白杨等人所在的那个大院而去。

    早在丁忧出现的时候,林冰儿就识趣的进入了莫问武馆回到白杨那里去了。

    白杨他们所处的地方,是在莫问武馆的正厅,待客之处。

    “少爷……”

    林冰儿回到白杨身后,纤纤玉手放在一柄利剑剑柄之上,一脸忧虑。

    白杨轻轻摇摇头,示意她们稍安勿躁。

    薛万年带着上千人来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了大厅中好整以暇坐着喝茶的白杨,双目通红,恨不得吃了他!

    院子里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再加上周围闻讯赶来的莫问武馆的人,得有四五千人聚集于此,居然丝毫不显得拥挤。

    “白杨你给我滚出来!”

    薛万年第一时间盯着大厅中安坐的白杨咬牙切齿的怒吼。

    他明显有一定武道修为在身,声音洪亮,含恨怒吼的声音震得瓦片都嗡嗡作响。

    这家伙虽然怒火攻心,但也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在极力克制自己,没有敢肆无忌惮,要不然恐怕就不是大吼一声这么简单了。

    “薛万年,你带着这么多人,又是刀又是剑的,来我莫问武馆,是什么意思?”

    白杨还未说话,莫元池就率先放下茶杯,微微皱眉看向薛半城说道。

    他答应过白杨要?;に柑?,这是在提前表明态度。

    “莫前辈,晚辈无意冒犯,实在是迫不得已,我今天来,是来找他的,还请莫前辈给个方便,事后薛某必当登门道歉”

    薛万年深吸口气,指着大厅中的白杨沉声道。

    “白杨是我的客人,你一来就大吼大叫,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当我姓莫的真的老了不成!”

    莫元池脸色一冷,盯着薛万年沉声道。

    说话的时候,他脚下的一块水磨青石,无声无息变得粉碎!

    这是在警告薛万年最好给我规矩点!

    “爹,姓白的就在那里,先将他抓起来,挽回我们薛家的损失再说,事后赔礼道歉就是,这个时候,不能有半点迟疑,若是让姓白的跑了,我薛家将万劫不复!”

    脸色苍白的薛尚武在薛半城身边小声说道。

    这个时候对于薛家来说,抓住白杨才是关键。

    “薛尚武,注意你的言辞,若是再出言对家师客人不敬,信不信我立马将你丢出去?”

    丁忧目视薛尚武皱眉道,对方声音虽然小,却逃不过丁忧武师境界的耳朵。

    “莫前辈……”

    薛万年阻止了还想要说什么的薛尚武,目光看向大厅里的莫元池,等着他的态度。

    此时薛万年的心沉到了低谷,眼前的局面,对自己完全不利,莫问武馆明显站在了白杨那边……

    “有什么事情,大家坐下来慢慢说不好吗?这样动刀动枪的像什么样子?”

    此时弥勒佛一样的县尊大人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

    糟糕,县尊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薛万年心头一沉,之前他眼中只有白杨,没有注意到默不作声的县尊大人的存在。

    虽然县尊只是平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没有人敢忽视,在青木县这一亩三分地上,县尊就是天,唯有莫元池这样的老前辈才能和他平等对话,仅仅是平等对话而已,若是县尊不高兴的话,管你什么身份都没用,因为他代表的是王朝官府!

    “见过县尊大人”

    薛万年立即看向县令弯腰拱手行礼,如今薛家危在旦夕,若是再得罪了县尊的话,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嗯”

    县尊眼皮都不抬一下,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若是以往的话,看到薛万年他还笑着说几句话,但现在嘛,薛家已经完了,没必要给脸色看。

    无论什么世界,都是这么现实……

    莫元池和县尊都先后表态,白杨知道这个时候该自己说话了,看着院子中红着双眼的薛万年笑嘻嘻的问:

    “薛老板,你搞这么大的阵仗找我什么事儿?我貌似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吧?”

    “白杨,还钱!”

    薛半城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杨大吼道。

    白杨看了看莫元池和县尊大人耸耸肩,意思是我不知道薛万年说什么,接着看着薛万年瞪眼道:

    “还钱?薛老板,我白杨来青木县没多久,还是那天路上见过你一面,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莫前辈和县尊大人都在这里,别搞得我像是欠钱不还的小人,我跟你讲,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白杨,少在这里顾左言他,你设计骗走了我薛家所有的钱财,把钱还来一切都好说,如若不然,定要你碎尸万段!”

    年轻人火气大,薛尚武手中的漆黑长枪指着白杨怒吼道。

    “鬼扯,我啥时候骗你家钱了?光天化日的你可别污蔑我,你薛家家大业大,但也不能血口喷人,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县尊大人就在这里,我定要告你一个栽赃陷害!”

    白杨眉毛一竖,指着对方反咬一口。

    跟我打嘴仗?来呀,谁怕谁,互相伤害呀,在网上我可是一个人能喷死一堆人的……

    “你……”

    薛万年指着白杨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在莫元池的底盘上,如果不是县尊大人就在这里,定要先将你抓起来吊打一顿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