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武馆很大,分为很多个区域,不过大多都是练武场之类的地方,提供给学员练武之用,武馆有学徒上万,都是冲着莫元池的名声来的。

    “哼哼哈嘿……”

    白杨带着冰清玉洁四女离开单独的小院,拐了个弯就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练武场,一帮半大小子挥汗如雨的在练拳,前方一个身穿麻衣的青年手持一根棍子,目光巡视,谁要是不认真的话上去就是一棍子。

    “这样教人,万一给打傻了算谁的……”

    恰好看到这一幕白杨心头嘀咕。

    搁地球那边,谁家孩子要是被老师用棍子抽,恐怕家长会拎着菜刀前去拼命。

    “哇……我不学了,我要回家找妈妈……”

    那边,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也不知道为啥被抽了几棍子了,哇一声大哭出来,转身就往门外跑。

    拿着棍子的授拳师傅撇撇嘴,两步过去,提鸡仔似的给他提过来,啪啪两棍子下去瞪眼问:

    “还学不学?还跑不跑?”

    “别打了,别打了,我学,我学……”

    小孩子嘛,给打怕了,也就怂了。

    白杨路过看了两眼,这是人家的事情,没多嘴。

    那些小孩都是被家长送来的学徒,不是莫元池的弟子,是要交学费的那种,只要你交了学费,爱来不来,但是来了就必须得听授拳师傅的话,要不然打死活该。

    武馆这种地方,交钱就可以来学,根据你交的学费多少以及身份的关系,获得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你交的钱多,师傅自然就教得好教得认真态度也会更好,若是钱足够的话,还能得到更好的师傅单独指导,总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作为莫问武馆的馆主,莫元池一般是不会亲自教授学徒的,大多都是他的弟子和一些聘请的武者代劳。

    莫元池有真传弟子八人,其中姜山和已经差不多成为废人了的单秋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八个弟子,有三个都是武师之境的强者,其余至少也是武士境界的人。

    在这个武力至上的世界,只有宗师之境的武道强者才有资格立山门开宗立派,宗师之下最多就开个武馆什么的,要不然你就等着被人来吊打吧。

    这些东西,白杨在来到莫问武馆之前都专门打听过的。

    不久之后恐怕已经陷入绝望的薛半城就会找来,白杨提前就安排了后手,并不惧对方的疯狂反扑。

    前天他们来到莫问武馆,门口那麻衣青年问他们是来学武的还是来找人的,白杨直说找人,对方问找谁,白杨懒得废话,直接让林玉儿将血纹剑给对方看,那人眼睛一瞪,连忙带着白杨等人进入莫问武馆深处找莫元池。

    作为莫问武馆的人,对于血纹剑当然不会陌生,知道那是莫元池的佩剑,如今有人拿着这把剑来找人,这就已经不是他们这样的下人能做主的了。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血纹剑为何在你手中?找老夫有何事?”

    见到苍老的莫元池后,他一脸平静的看着白杨问了这样三个问题。

    莫元池当时问得直接干脆,白杨就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同样干脆直接的说:

    “我叫白杨,血纹剑是我从岳空手中抢来的,找莫前辈是想请你帮忙”

    当时莫元池就愣住了,岳空那人自己都干不过,你一个一眼就看出武力值几乎为零的战五渣能从岳空手中抢走血纹剑?

    反正当时莫元池是拒绝相信的,但他没说什么,而是看着白杨问:

    “找老夫帮什么忙?老夫为何要帮你?”

    看看,谁说上了年纪的老头都喜欢叨逼叨逼叨的,莫元池就无比干脆直接。

    伸出三根手指头,白杨看着莫元池笑道:

    “请莫前辈帮两个忙,第一,?;の椅逄焓奔?,第二,劳烦莫前辈请县尊大人过来一趟,我找他有点事情,因为我自己请不动,所以就麻烦你了”

    没办法,见到莫元池,白杨还可以凭借手中的血纹剑,可县尊大人知道你白杨是谁啊,只能通过莫元池这个青木县前三的高手请县尊大人来了,只要把人请来,白杨就能说服对方。

    “白杨是吧,你为何如此肯定老夫就会帮你这两个忙?”

    莫元池超级愕然的看着白杨问,心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也太自我了点吧?

    “?;の椅逄焓奔?,我可以将血纹?;鼓?,不过前提是你要把血纹剑借给我玩一段时间,我找到更好的之后再还你……”

    白杨说道这里的时候,莫元池就挥手打断了白杨的话一脸古怪的说道:

    “血纹剑是老夫之物,现在出现在老夫眼前,你觉得自己还能拿走?”

    然而白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自顾自的再次说道:

    “请你帮我的第二个忙嘛,很简单,你的徒弟,单秋林,如今已经沦为废人了,自戳双目自废武功……”

    “什么!”

    白杨话还没有说完,莫元池就一脸惊愕的站起来一脸复杂大吼一声,恐怖的气息弥漫出去,整个房子都在颤抖。

    耳朵被震得有点发麻,白杨伸出小手指头掏了掏耳朵说道:

    “经过我的开导,单秋林已经振作起来了,以后或许我还有办法让他重新修炼武道……”

    莫元池再度挥挥手打断白杨,冷静下来,一脸复杂的重新坐下叹息道:

    “血纹剑,就留在你手中吧,什么时候玩够了就还给老夫,我去帮你请县尊大人……,秋儿那孩子是个可怜人,是老夫欠他的,哎……”

    这就妥了,白杨专门打听过,莫元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只要自己一提单秋林的事情,他肯定会答应的。

    啧啧,要不然白杨跑这里来不是找死么。

    然后白杨提出,自己要借用他的莫问武馆几天,事后他还会给莫元池一千亿钱作为报酬,不久后青木县中有一次拍卖会,会拍卖一颗延寿丹,能延长寿命十元(三十年),到时候莫元池能不能拍买下来延长寿命冲击宗师之境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之后嘛,莫元池请来县尊大人,白杨直接砸钱,不求县尊大人偏袒,只要主持公道就可以,当官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不贪的,要不然当官干毛?所以长得跟弥勒佛似的县尊大人被白杨轻易公关下来……

    再然后嘛,白杨就开始着手安排炒作壮气丹的事情了,直接??刂富有〉栋锏娜?,从薛家的人手中安利过来的几百亿钱撒出去,雇佣群众演员炒作制造火爆场面,一番操作,两天时间就把青木县最有钱的薛家给搞垮。

    无论哪个世界,先天性的智障傻蛋都不多,这个世界的聪明人更是数不胜数,要不然岂会出现武道通天的强者?

    薛半城当然也不会是傻子,否则也守不住薛家庞大的产业,但白杨的连环计涉及到一个认知问题,安利,炒作,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一个系统的认知,在庞大的利益面前,双目被金钱遮蔽,是个人都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来,薛半城中招也在情理之中。

    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次数多了就没有效果了,就像地球那边,几乎都受到过高等教育,可依旧有无数人往炒//股,彩//票,基//金,安利等等暴力行业这个坑里面跳,那怪谁?

    他们都是傻子吗?当然不是,只是骗子的手段高明而已,让人防不胜防……

    一路回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莫问武馆中七拐八拐,很快白杨就找到了正在喝茶的莫元池H县尊大人。

    “……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到时本官必定亲自为莫前辈摆一千桌宴席庆贺”

    还在门口,白杨就听到了县尊大人大嗓门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个胖得跟冬瓜似的县尊大人哪儿来那么大嗓门,说句话一身肥肉都在抖。

    心头嘀咕,白杨走进大厅拱手笑问:

    “县尊大人,莫前辈,不知在聊什么,竟如此开心?”

    “白小友过来了?来来来,这边坐,刚才我们在说,若是莫前辈能成为宗师高手的话,本官亲自摆宴席为他庆贺,本县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宗师之境的强者了,而如今莫前辈却是最有希望成为宗师强者的人”

    县尊大人转头看向白杨笑道,示意他坐边上。

    他喵的,要不是哥给你砸了一千亿钱的好处,你岂会认得哥是哪根葱?心头嘀咕,白杨坐下说道:

    “天下武者万万千,但能踏上宗师之境的却寥寥无几,百万人中都不一定能出一个,若是莫前辈成就宗师之境的话……”

    “白杨,你给我滚出来!”

    白杨话还没有说完,莫问武馆之外就响起了一声惊雷似的怒吼,传遍了整个莫问武馆上空。

    来了!

    白杨眼睛一眯。

    莫元池看向白杨,一脸淡然不说话,县尊大人收起笑容自顾自的喝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县尊大人,我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好像有人要找我麻烦,你可得给我做主”

    白杨看着县尊笑道。

    这他娘的就是官僚主义,明明是拿钱办事,非要装作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好说好说”

    县尊微微点头道。

    白杨白杨无所谓,你要是拿了好处不想办事的话,到时候,哼哼!

    转身对林冰儿道:

    “冰儿,出去看看,是谁要找我,直接带来这里就可以了”

    “好的少爷”

    林冰儿领命而去……

    (这两天追订掉得有点凶,求一下正版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