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作为青木县最有钱的家族,能量惊人,人手铺散出去,很快管家就带着确切消息回来汇报。

    “老爷,弄清楚了,骗局,这是一个可怕的骗局,一场针对薛家的阴谋!”

    管家脸色煞白的匆忙回来汇报道,浑身都在颤抖,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要飞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薛半城深吸口气,红着眼睛说道,心中的不安和恐惧达到了极点!

    “老爷,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壮气丹的生意火爆,是有人出钱雇人到每一家丹药铺子门口排队,挡住其他人靠近药铺门口,他们拉的根本就不是钱,而是石头,有人让他们拉着石头占据位置,只需要排队吆喝说要购买壮气丹制造火爆的场面就可以了,事后就能领钱,其实,真正购买丹药的,只是最前面的少数人!”

    “那些真正购买丹药的人,一开始也如同老爷一样,疯狂的扫货,将城中所有壮气丹都在正常价格的时候买光了,后面的场面是假的,主使人只是雇佣了上万人,拉着石头到各家商铺门口去堵着,城中几十家药铺门口,每家几百人就能制造火爆场面,后面的人都是看热闹的,因为人多,让人无法了解各家商铺在卖断货之后的真实情况,后面的场面都是假的!”

    “那些一开始扫货的人身份也查到了,是原本青木县中一个不入流的帮派小刀帮的人,他们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钱,在壮气丹价格正常的时候扫货,有多少买多少,只花费了不到五百亿钱就将市面上为数不多的壮气丹买光,而那些雇来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排队吆喝,造成市面火爆的场景”

    “其次,那二十家后来市面上没货后出现的商铺也是小刀帮的人花钱租的,所卖的壮气丹,根本就是他们以正常价格买回去的丹药,他们以一万钱买回去,二十倍价格卖出来,这一进一出,他们赚取了几十倍的利润,后来那些其他商铺的人花大价钱买丹药回去卖的场面也是假的,是小刀帮的人假冒其他家商铺的人,混在人群中进入其他家的商铺,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些商铺在买货啊,那个时候场面火爆,我们也没有仔细查看,其实一切都是小刀帮的人主导的,那些排队购买丹药的人也是他们雇的,一个人五百钱,拉着石头排队吆喝就行……”

    “被骗了,这是骗局,是阴谋,是针对薛家的阴谋,老爷,如今我们薛家已经没钱了,回购回来的壮气丹价格太高买不出去,花光了钱不说,还欠了钱庄足足一万亿钱的债务……!”

    管家脸色苍快速解释整个查清楚的事情经过,整个人都被吓得打摆子。

    因为惊恐,在说话的时候他的语言都有些混乱。

    听了管家噼里啪啦的一通诉说,薛半城整个人都懵了,喃喃自语道:

    “为何会这样?丹药依旧在我手中,可是这出去一趟再回来,我薛家的钱就没有了?不但没有了,反而还欠了钱庄一万亿钱?”

    这一进一出,钱没了不说,还倒欠钱庄一万亿,薛半城想不通,丹药还在手中,可钱没了……?

    “老爷,现在怎么办???”

    管家惊骇道。

    噗……

    薛万年此时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摆摆手拒绝边上的人搀扶,心中惊恐的同时,看着管家咬牙切齿的说:

    “既然是小小的小刀帮在操作这一切,钱必定是被他们弄走了,现在派人去找到他们,将钱拿回来!我还要让他们碎尸万段!”

    嘴角还有血迹,此时的薛万年显得格外的狰狞。

    “老爷,没用了,一切都晚了,小刀帮的人已经销声敛迹了,他们在我们拿钱将丹药全部回购回来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关了店铺的门,然后分散从县城的几个方向跑了,如今已经不知去向……”

    管家面若死灰的说。

    噗……

    薛万年再度一口鲜血喷出,薛家,完了!

    莫名的,薛半城心头一惊,灵光一闪。

    不对!

    他反应过来闭目思索,聪明的脑袋很快分析清楚了前前后后。

    一开始就有人在算计薛家,用所谓的发展下线的生意从薛家上上下下的手中弄走了很多钱,然后再用那些钱将壮气丹炒起来,自己见钱眼开,以为市场火爆了,然后用自己的钱去跟风购买壮气丹,等于是别人用自己的钱炒作壮气丹,然后自己再将钱乖乖的送给别人,这两件事情根本就是连着的,一环扣一环,别人空手套白狼,等于是不花一分钱就做空了整个薛家……

    想明白了这一切的薛万年浑身都在抖,太可怕了,到底是谁在算计薛家!

    “快,将薛家所有参与那所谓份额生意的人都召集起来,全部!我要问事情!”

    浑身颤抖,薛万年大吼道。

    薛家上上下下,加起来上万人很快全部召集到一个大院中,薛万年亲自挨个询问,是谁让你加入所谓发展下线生意的。

    一级一级盘问,不吃不喝耗时一天问清楚了,最终目标直指两个人,王二吉和翠花!

    “他们人呢?”

    薛万年在人群中寻找,却并未发现王二吉和翠花两人,心脏一突,大吼问。

    “老……老爷,夫人和王二吉管事,昨天一早,有人找他们,他们就相继离开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回答,场面凝重,他不敢大声说话。

    听到这里,薛半城脑袋发懵,最终的源头也不见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几元前就在下人圈子里面流传,其实翠花夫人和王二吉在*********那说话的丫鬟继续补刀。

    噗……

    薛万年再度喷血,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老子的脑袋都已经绿油油的了!

    “找到王二吉和翠花,他们一定知道真相,到底是谁在算计我们薛家!”

    薛万年面目狰狞的怒吼道,他不相信翠花和王二吉有本事指定这个计划。

    “薛老爷,外面有人在传,薛家已经身无分文了,并且还欠下了钱庄万亿钱财,是不是真的?”

    此时,一个壮汉站出来看着薛万年问。

    他是薛家供奉的一个武师境界强者,平时薛万年看着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他这句话出口,顿时整个薛家都开始骚动起来,一大群人嗡嗡嗡的小声讨论,一种不安的气氛在蔓延。

    “谣言,没有的事情!”

    薛万年内心恐惧,强行平静下来断然摇头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薛大人就实现你的诺言吧,你让我护卫薛家,一元给我一亿钱的报酬,我最近手头紧,先把今元的钱给了如何?”

    那武师之境的武者看着薛万年说道。

    “这……”

    薛万年卡壳了,这个时候他上哪儿拿钱去?

    “看来外面传言是真的了,薛老爷,没想到薛家这么快就败了,对不起,看在这些元的情分上,这一元的报酬我就不要了,告辞”

    那武者拱手道,说完转身就走,没有半点迟疑,脚尖一点,腾身而起迅速远去,眨眼消失。

    人群中,还有一些武士武师面面相窥,然后默不作声的离开,薛家败了,留下来干嘛?

    不过依旧有人在迟疑,摇摆不定。

    薛半城这个时候彻底傻眼了,一杯茶的功夫,整个薛家,聘请的三分之二武者护卫相继离去!

    或许是平时薛半城对他们还不错的缘故,居然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转眼间,薛家显得萧瑟了很多,薛半城只觉得自己身处寒冬之中,浑身冰凉。

    “老爷,不好了,钱庄的人来了,你说好的,两天之内还钱,但现在市面上都在流传薛家没钱,现在钱庄的人来要钱了”

    外面,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跑来汇报。

    噗……

    薛万年第四次喷血,雪上加霜啊,这个时候他上哪儿弄一万亿给钱庄的人?

    “老爷,我想起来了”

    这时,一个唯唯诺诺的下人开口说话了。

    “你想起了什么?”

    薛万年面若死灰的看着他问。

    “你不是让我们监视白杨吗?我想起,前几天,王二吉和翠花很多次去见他,每一次都拉着很多钱,因为老爷只是让我远远的监视白杨的行踪,所以并未在意王二吉他们……”

    那下人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猪啊,有这样的事情你为毛不告诉我?这个时候没工夫理会这些了。

    “白杨!原来他在算计我薛家!”

    薛半城双目爆瞪咬牙道。

    他还在想怎么把白杨手中那个神奇的喇叭弄过来,而人家却在不知不觉见将薛家搞没了……

    心头滴血,薛半城咬牙沉声问:

    “管家,现在白杨在什么地方?”

    “老爷,现在白杨还在莫元池的莫问武馆没有出来,对了,老仆忽略了一个细节,有人在之前看到,有很多很重的马车从昨天一早就陆续进出莫问武馆,现在想来,那些马车里面拉的,恐怕是钱,而且,是薛家的钱!”

    管家这个时候惊恐的说道,一切都明白了。

    “薛万年,你欠我四海钱庄的钱什么时候还?你要知道,四海钱庄可是王都一位皇族大人物的产业,你若是不想满门抄斩尽管赖账!”

    薛家大门轰然破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彻薛家上空。

    在那一声怒吼中,数十人很快来到了这个大院。

    这数十人,每一个都一脸冰冷,全是武士级别以上的高手,簇拥着中间一个胖子。

    那胖子就是青木县四海钱庄的掌柜,嗯,相当于地球那边银行分行的行长。

    “钱掌柜,钱,今天之内我就会还你,现在我就去拿钱!”

    薛半城看着钱掌柜深吸一口气说道。

    “最好还钱,要不然,你薛家的所有产业我会拿去拍卖填补这个窟窿,我动用浮空飞舟从郡城弄来的一万亿,若是收不回,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人群簇拥的钱掌柜看着薛万年沉声道。

    “很快就有了,你在这里稍等”

    薛万年点头道,然后,他看向其他薛家还没有离去的武者说道:

    “现在,跟我走,只要帮我拿回属于我的钱财,事后我都会给他一千万钱的报酬!”

    薛家这会儿已经差不多众叛亲离了,薛半城唯有以钱财打动他们。

    “薛老爷,我们跟你去”

    “对,这些元薛老爷对我们也不错,现在我们跟你去”

    “……”

    不得不说,薛家还是有一定底蕴的,这个时候还有人不离不弃。

    “跟我走”

    薛半城心中感动,挥手说道。

    在这个时候还没有离去的,这次风波过后,他都会给予厚报。

    “薛兄,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欠下的钱财太多,我不是怕你跑了,毕竟那么多钱若是没有了我也无法交代,只能跟你一起去了,我就看着,不插手你的事情”

    四海钱庄钱掌柜看着薛半城笑道。

    既然钱有可能拿回来,他的称呼都变了。

    “应该的”

    薛半城深吸口气说道,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前去莫问武馆找白杨……

    此时,莫问武馆中,白杨站在一个大厅门口,看着远处的天空一脸微笑。

    “恐怕薛半城很快就要来找我了吧?正好,过来和我交接一下薛家的产业,三道大餐,不知道你吃得舒服不舒服”

    白杨心头自语,根本就没有丝毫紧张。

    给薛半城准备的三道大餐,第一道,安利,从他家的人手中搞到了五百多亿钱。

    第二道大餐,利用炒作,做空市面上的壮气丹抬高价格,对方跟风,想大赚一笔,把自己坑死,这一进一出,薛家的钱就到自己手中了,包括薛家从钱庄借的钱也是一样。

    这第二道大餐,前前后后白杨弄到了一万五千多亿钱,全部是薛家的钱!

    这是何等惊人的一笔财富?

    如此庞大的财富,白杨没有废一分钱就弄到手了,一次安利圈钱,一次做空炒作而已,这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懂金融,圈钱简直太简单了。

    这最后一道大餐嘛,当然是全盘接收薛家的产业了。

    你薛万年没钱了,欠钱庄的钱啊,可老子现在有钱,你欠钱还不起,产业是要被钱庄收回的,我从钱庄买过来不就是我的了?

    一万五千多亿钱,白杨买了薛家产业,得花费一万亿,剩下的钱,他需要付给那些群众演员,还得给安利的那些份额买单,他的目的是薛家,可不会去坑那些下人,不过这个花费小,一千亿妥妥搞定,但还有其他两笔巨大的花费,最终到手的估计寥寥无几。

    没有太多现钱无所谓,他得到了整个薛家的产业,这才是他想要的,薛家涉及的产业很多,拥有这些产业,白杨是在给德阳镇的葫芦山谷建设做铺垫。

    薛半城必定会来找自己,甚至会狗急跳墙的兵戎相见,所以白杨安排了后手,提前来到了莫问武馆找到了莫元池……

    “冰儿,县尊大人来了没有?”

    心头思索,白杨问身后的林冰儿。

    “少爷,县尊大人已经来了,就在莫前辈的客厅和他喝茶”

    林冰儿回答道。

    “走,我们去见识一下县尊大人,我给他许诺了足足一千亿的好处,他等下可要给我这个草民做主”

    白杨笑嘻嘻的说道。

    他可是个大大滴良民,一切按规矩办事,我做生意赚钱了,不久后有人来抢我的钱,县尊大人你可得给我做主,我看你县衙旧了,就赞助一笔给你修缮一下,前提是你要给我做主。

    规矩这边有县尊大人了,对方要来硬的,莫元池,你可得给我撑住,给你一千亿够你购买一枚冲击宗师之境的丹药了吧?

    所以说,白杨在行动之前,早就安排得滴水不漏了,你学半城软的硬的我们都可以玩一玩……

    从高高在上的薛半城变成薛乞丐,你到时候会是什么嘴脸呢?

    ……

    (一口气将这个高/潮写到了这里,三更一万多字了,求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