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吧,现在老爷在县城中的十多家丹药铺子,门外有人拉着钱排着队呢,可是各家药铺已经快断货了,眼看着钱就在那里却没有东西卖”

    管家说道,自己也有点懵。

    壮气丹为何半天时间如此火爆?想不通啊。

    “呵呵,管家,淡定,淡定,这是好事”

    薛万年很快冷静下来,云淡风轻的笑道。

    “额,老仆这也是因为太过吃惊了,老爷见谅”

    管家愕然,摇摇头笑道,恢复了平静。

    没办法,毕竟平时一天百颗都卖不出去的东西,现在一天的交易量提升了一百倍,是个人都会吃惊把持不住。

    “这样,让库房的加紧铺货道铺子中去,联系上家快点进货,乘着突如其来的生意火爆,先大赚一笔再说”

    薛万年很快做出安排。

    相比起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安利来说,这实打实的生意才是薛家的根本,这一天卖壮气丹赚取的钱财,啧啧,恐怖啊……

    这一晚薛万年没睡好,连喜欢的小妾都没有去找,脑海中两个问题翻来覆去的想啊想,纷纷扰扰。

    一个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安利,无比赚钱,他在考虑要不要参与进去,第二个就是自家的壮气丹莫名其妙的火爆,钱财滚滚而来……

    第二天一早,管家又找到了薛万年汇报情况。

    “老爷,壮气丹的生意一如昨天那么火爆,甚至购买的人更多了,各家商铺门口都排起了长队,钱财一车一车的拉来,现钱求购壮气丹,我们商铺中的壮气丹已经卖断货了,老爷你快拿主意,库存的壮气丹也搬空了,上家的货还没有弄来,这可怎么办”

    管家无比纠结的说道。

    面对火爆的销售场面,可特/么没货,这就没法搞了……

    “壮气丹的生意,是只有我们薛家才这么好还是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薛万年皱眉问,心中莫名闪过一丝不安。

    “老爷,老仆都已经打听过了,整个县城,只要是壮气丹,一出现就会被第一时间买走,无论多少,各家各户都是一样,不知道是什么人需要大量的壮气丹,总之现在市面上几乎买不到了,可却还有无数人拉着钱财满大街求购壮气丹”

    管家无赖的回答道。

    听他这样一说,薛万年就放心了,不是只有自家这样,并不是什么人针对自家。

    脑海中快速思索,要怎么面对眼前的这种火爆局面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管家继续说道:

    “老爷,因为壮气丹现在有价无市,还稍微有点库存的药铺都已经自动提价了,一开始就提升了一倍的价格,但依旧供不应求,我们是不是也提价?要不然损失的都是钱啊,不过我们的丹药可不多了,还得寻找货源才行……”

    薛万年一惊,当即说道:

    “提价,当然要提价,别人提多少我们就提多少,不能眼看着别人赚钱,看市场反应如何,不,让店铺别出货了,将最后的留在手中,根据市场反应提升价格!”

    这个时候若是卖出去的话,损失的都是钱啊,一想到之前用原价卖出去的壮气丹,薛万年心头在滴血……

    “好的,老仆这就去安排”

    管家匆忙离去。

    然而几个小时后,管家又回来了,一脸古怪。

    “怎么了?”

    忐忑等消息薛万年第一时间看着一脸古怪的管家问。

    “老爷,县城中壮气丹的价格一升再升,到现在,一粒壮气丹的价格已经是原来的十倍了,可有价无市,现在好多人拿着钱都买不到,市场上已经卖断货了!”

    管家纠结道。

    “为什么会这样!”

    薛万年愕然,心头真的在滴血,十倍的价格啊,之前卖出去的那些,得损失多少?可现在价格起来了,手中却没货,这怎么办?

    “因为壮气丹太昂贵,十万钱一颗,普通练武之人想买也买不起,青木县中几百万人,平时各家商铺加起来一天能卖出去三百颗顶天了,可现在,几万颗几万颗的都有人买,拉着钱横扫市场,谁也没有想过会出现这么火爆的场面,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有价无市的局面了……”

    管家无奈道。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薛万年纠结得要死,老子以前为毛就没有多备点壮气丹啊,现在每一个呼吸都不知道损失了多少钱!

    “老爷,现在怎么办?十倍价格我们没货,你拿个主意吧?!?br />
    管家看着薛万年说。

    我特/么有办法还用你说啊,薛万年差点破口大骂。

    “老爷,县城中一下子有二十家丹药铺子开张,专卖壮气丹,而且价格只是平常的九倍,买不到壮气丹的人全都拉着钱去他们那里排队购买去了”

    此时,有下人匆匆忙忙的跑来汇报,鞋子都跑丢了一只。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薛万年一下子站起来沉声自语。

    他是生意人,不是笨蛋,很快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有人故意炒作壮气丹的价格,将市场上的壮气丹买空,在断货的情况下,再将壮气丹的卖出来赚取暴利!

    这一进一出就是十倍的价格!

    抢钱都没有这么快的!

    这枪的还是他薛家的钱,不能忍!应该由我薛家赚这笔钱才行!

    “老爷,现在怎么办?”

    管家看着他问。

    “其他家的药铺什么情况?”

    明白怎么回事的薛万年皱眉问。

    “老爷,我已经安排人去看着其他家的铺子了,很快有消息”

    管家回答道。

    他也想明白怎么回事了,有人在炒作壮气丹赚钱,可他们现在没货,只能看着别人赚钱却没有办法。

    “老爷,其他家的丹药铺子,因为卖断货了,面对市场庞大的需求,不得已之下,从那新开的二十家丹药铺子以九倍的价格进货,再以平时十倍的价格卖出去?!?br />
    很快就有人回来汇报道。

    薛万年皱眉问:

    “你确定看到其他家的铺子在没有货的情况下去那二十家购买丹药然后拿出来卖?”

    “老爷,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都是县城做丹药生意的,我还能不认识其他家的人啊,他们买到丹药回去后,现在拉着钱的人在长时间排队买不到的情况下又跑他们那里去买去了”

    汇报的人喘气说道,青木县太大,来回一趟很远的,累就一个字。

    壮气丹太火爆了,别家居然在没货的情况下花九倍的价格买回来再卖,销售依旧火爆,那都是钱啊……

    想到这里,薛万年看着管家吩咐道:

    “去,无论花多少钱,将城中的壮气丹全部买过来,再将价格提升到平常的二十倍,这笔钱,不能被别人赚走了!”

    不得不说,薛万年还是很有魄力的,作为青木县的首富,他有做垄断生意的魄力!如果只有自己手中有壮气丹的话,面对如此火爆的市场,价格还不是自己想订多少就订多少?

    “可是,老爷,要买光市面上的壮气丹,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啊,毕竟如今壮气丹的价格都是原来的十倍,一粒一百万钱,整个青木县恐怕有几十万颗,那就是几千亿钱,如今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管家擦了擦冷汗说道,太刺激了。

    “现在我们账面上有多少钱?”

    薛万年眉头一皱问。

    他已经被火爆的市场和庞大的利益遮蔽了双眼,十倍的价格啊,如此火爆的市场,供不应求,一天,不,半天不到,只要投入进去,财富将翻十倍!

    他如何会放过这个垄断的机会?

    只要将市面上的壮气丹全部买到手中,街道上那些拉着钱买壮气丹的人,手中一车一车的钱都是自己的了!

    “老爷,现在账面上现钱还有五百多亿钱,钱庄存款有一千五百亿钱,哪怕是将钱庄的钱全部算上也无法卖空市面上的壮气丹的,毕竟还有其他几家在竞争!”

    管家很快查账,然后回答道。

    薛家号称半城,青木县首付,钱财不是盖的,足足两千亿的现钱,这还是现钱,不算商铺院落等等不动产,若是算上的话,恐怕不下于五千亿的身家!

    “这样,以我薛万年的名义担保,在钱庄再借款三千亿钱,凑足五千亿钱,将市面上的壮气丹卖空,乘着现在火爆的场面再卖出去,到时候将钱庄的钱还了,还有大笔赚的,毕竟时间不等人,说不定明天壮气丹的价格就回去了,必须要快!”

    薛万年一咬牙说道,他也懂抓住机遇,风险虽然大,但是回报更大!

    商人,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一切律法,如果卖空市面上的壮气丹定价二十倍,那就是百分之两千的利润,薛半城已经疯狂了!

    富贵险中求,面对暴利的场面,他差不多不顾一切了。

    “这样可以吗?”

    管家迟疑道。

    “按照我说的去做,要快,若是这股风潮过去,就不知道白白损失了多少钱了”

    薛万年沉声道。

    “好的,老仆这就去办”

    管家一想也对,机会稍纵即逝,必须要快,点头而去,毕竟如今火爆的局面就在那里的,每过一分钟,都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啊。

    于是,管家将薛家账面上的钱和钱庄的存款全部拿出,又用薛半城的名义担保,从钱庄借贷了三千亿钱,凑足五千亿去扫货。

    薛家的人拉着钱到所有有壮气丹的铺子门口,倒吸一口冷气,场面之火爆,无数人排队拉着钱去买壮气丹,足足排出去半条街,装钱的马车牛车将大路都堵了,一个个简直当钱不是钱一样。

    薛家的名头大,以势压人,直接占据前排,大摇大摆的进入铺子,说要所以的货,钱有的是!

    然而人家伙计直接来一句,现在市场火爆,价格又提升了,壮气丹的价格已经提升到了原本的二十倍,要买?可以,要么一颗一颗的买,一个人一颗,要么捆绑销售,一千颗不单卖,爱买不买,外面那么多人排队等着呢。

    这就没法搞了,薛家的人快速去禀报薛万年这里的情况,面对庞大的利益,薛万年红了眼,直接大手一挥,买,全部买!老子买回来定价五十倍,赚死你们这些王八蛋的钱!

    钱不够啊可是,于是薛万年直接抵押薛家的产业向钱庄借钱,一定要将所有市面上的壮气丹卖空!然后倒腾过来赚大钱!

    薛家,前前后后直接向钱庄借钱一万亿扫货,有多少买多少,很快将市面上的壮气丹购买一空,然后将价格提升到了五十倍进行贩卖!

    “哈哈哈,现在所有壮气丹都在我手中了……”

    薛家大院,薛半城得到消息,仰天大笑,他已经看到,钱财如同潮水一样向他涌来,很快就要将他淹没,他的身家将数十倍的提升,只要将手中的壮气丹卖出去,自己拥有的钱财,估计打郡城去都不再是小人物了!

    可现实却突然给了薛万年当头一闷棍,他家不顾一切的将市面上所以壮气丹都扫空之后,突然之间,市面上买壮气丹的人一下子就销声敛迹了,原本火爆的场面消失一空,薛家以二十倍价格回购回来的壮气丹,定价五十倍,根本卖不出去,门口门可罗雀。

    偶尔有人进入薛家店铺,一问壮气丹价格直接傻眼,尼玛,五十倍?你怎么不去死,不买,走了……

    当这一消息连续传到薛万年耳中后,他一下子愣住了,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脸色煞白,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来。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颤抖着身躯吩咐道:

    “给我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购买壮气丹的人销声敛迹了!”

    之前被庞大的利益和火爆的市场遮蔽了眼睛从而做出了疯狂的事情,现在场面一下子来了一个九百六十度大反转,薛万年脑袋都麻了。

    心头涌现一股恐惧,为什么市面上没有人买壮气丹了?

    如果卖不出去,我该肿么办?

    如今欠钱庄足足一万亿钱财,那可是以薛家所有产业抵押的,若是无法将壮气丹卖出……

    越想薛半城越恐惧,浑身发麻,大脑充血,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