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县,薛家大院深处,一间雕梁画栋的大厅里,周围十多个美艳的俏丽丫鬟恭候,门外还有小斯仆人随时待命,更外面,还有武者护卫巡逻。

    薛万年坐在上首,手持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水,一脸微笑,不时点头听下方一个少年说话。

    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长得唇红齿白,一身华丽的金边白袍,此时正眉飞色舞的看着薛万年说道:

    “爹,我发现了一条挣钱的法子,只要投入一部分,很快就能回本,不出一天就能盈利,这两天我已经用零花钱挣了三十多万钱,不过我想继续加大投入,爹你就再给我一些本钱吧”

    薛半城一脸微笑的听完少年诉说,放下茶杯微笑道:

    “难得我儿有上进心,为父应当鼓励,去找管家,领取五百万钱当做本钱吧”

    “多谢爹,如此孩儿就不打扰爹了,先行告退”

    少年得到钱,眉开眼笑的点头,起身迫不及待的离去。

    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去,薛万年微微皱起了眉头,心头升起一股疑惑,自己这不学无术的儿子,什么时候开始学着赚钱了?

    虽然不解,但作为父亲的,总不能拦着孩子上进,给他一些小钱,哪怕是亏完了也无伤大雅,毕竟吃亏也是成长。

    “老爷……”

    薛万年还在考虑自己儿子的事情,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响起,香风袭来,一个身子仿若无骨的妩媚女人扭动腰肢飘进了大厅,径直投入了薛万年的怀抱。

    “呵呵,冬儿找为夫什么事儿???”

    薛万年也是个老污龟,美人在怀,当即不客气的上下其手。

    周围的丫鬟低头,装着我是瞎子我看不到。

    “哎呀,老爷,嗯~!是这样的,最近妾身想做点小买卖,却无本钱,所以……”

    被称为冬儿的妩媚女人在薛万年怀中扭啊扭的说道,声音糯得让人骨头发麻,薛万年都快把持不住了。

    “哈哈,老爷我给你的钱还不够???无妨,冬儿想做买卖,老爷我支持,等下就去找管家拿钱就是,一千万钱内,随你取用”

    薛万年是青木县首富,不差钱,大手一挥就答应了。

    “多谢老爷,老爷对妾身太好了”

    冬儿带着点娇喘的声音说道,小嘴里香气袭人,在薛万年耳边柔柔的说,一只嫩手直接就往薛万年裤裆伸了下去。

    “呵呵,冬儿,为夫等下还有事情,晚上再去找你”

    薛万年阻止了冬儿的动作,拍了拍她的屁股笑道。

    “好嘛~!”

    冬儿嘟嘴说道,起身如蛇一样扭动腰肢离去。

    接下来,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个大厅人来人往,薛万年的儿子,女儿,小妾,妻子,家里供奉的武者,都以各种名头来找他,理由千奇百怪,总之就一个目的,要钱!

    当薛万年再一次打发走一人之后,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事情不对头,就在今天这一天时间,他散出去的钱财都已经超过一亿钱了,虽然这对他薛家来说依旧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情况有点不对劲!

    这两天都有人来找他要钱,只是在今天最为突出,要钱的人都开始排队了。

    作为商人,薛万年对一些特殊情况是极其敏感的,感觉到事情不对头后,立即找来管家吩咐道:

    “管家,给我查查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个个的都在找我要钱?!?br />
    “老仆遵命,这就去查”

    一身灰色长衫的老管家对着薛万年弯腰说道,转身快步离去。

    接着薛万年挥手让大厅中的丫鬟离去,他独自一人陷入了沉思,思考问题的时候,他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

    他此时突然意识到,这两天整个薛家大院都显得很浮躁,一开始薛万年没有在意,但在今天,那么多人找他要钱,这就不对头了,但想半天他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最近没出什么状况啊……

    “对了,那个谁,对,那个白杨在做什么?”

    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薛万年想到了白杨手中那个能自动喊话的喇叭,抬头看着门外问。

    “回禀老爷,据之前监视白杨的人前来汇报,他去了莫问武馆,那是莫元池的底盘,我们的人不敢进去,在外面等候,白杨一旦出来将会继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门外第一时间有人回答道。

    “知道了”

    薛万年点头,不再问什么,莫元池作为青木县前三的高手,他可惹不起。

    得到这一情况他再一次陷入了沉思,那个白杨去莫问武馆干嘛?对了,白杨看上去不会武功,难不成是去学武去了?

    那个能自动喊话的物品甚是神奇,不久后郡城的一个大人物就要过生日了,若是能弄到手的话,献上去,必定能博人眼球,让人另眼相看,这对薛家的地位将有巨大的帮助……

    薛万年作为青木县薛家的掌舵人,每一天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时候看似风光,但唯有他才知道在这个位置有多难,很多时候一步行差踏错就关乎整个薛家的命运,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老爷,事情大概明白了”

    不久后,被薛万年派去查事情的管家就回来了。

    “到底遵命回事?”

    薛万年此时暂时抛开白杨的事情看着对方问。

    “老爷,这两天青木县中出现了一种生意,只要有钱就能加入,但需要人介绍,每一个加入进去的人都能在短时间内赚到钱,各位夫人少爷小姐和武者大人都有参与,也都在短时间内赚到钱了,所以他们才会找老爷要钱,投入进去赚取更多的钱”

    苍老的管家三言两语就将事情交代了一个大概。

    “有这样的事情?”

    薛万年愕然,只要加入进去就能赚钱?为毛我没有遇到这样的好事儿?

    “是的,昨天犬子回来还给我说他赚到钱了,当时我没在意,现在想来,我儿也应该加入了那个生意中赚到了钱”

    管家想了想说道。

    “原来是这样……继续查,将这个什么生意原原本本的给我查清楚,一旦有结果了,第一时间给我汇报”

    薛万年皱眉想了想说道。

    他此时心中很矛盾,什么时候青木县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却不知道?可周围的人都赚到钱了啊,这个做不得假,莫名的,他心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感,说不清道不明。

    无论是处于对那突然出现的赚钱生意,还是出于心头的那种不安,他都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其实不必麻烦,只需要找个少爷或者夫人回来问一下就知道了,毕竟她们也参与那个声音的”

    管家给薛万年提议道。

    “也对,嗯,就去把冬儿给我叫来吧,她之前还找我要钱的”

    薛万年一想也对,于是开口说道。

    “好的老爷,老仆这就去请冬儿夫人”

    管家领命而去。

    很快那个妖精一样的冬儿又回来了,远远的就嗲声嗲气说道:

    “老爷,你找我呀?”

    “呵呵,冬儿过来,为夫问你点事情……”

    薛万年招手说道。

    一番盘问,他明白了整个所谓的赚钱流程。

    一种份额的出现,只要有钱就能买,一万钱一个份额,只要帮忙推销这种份额,每卖出去一份就能得到相应的分成,卖出去越多分成就越多……

    卖东西赚钱,这天经地义,薛万年是生意人,明白这点。

    可是,但是,可但是,为毛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薛万年想不通,纠结得要死。

    安利这种东西,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他的确是以营利的方式存在,没毛病,其中的厉害性根本就不是薛万年这个没有接触过安利的人能够短时间想明白的。

    他家的翠花和王二吉可以说是源头,但几经辗转,已经不知道发展了多少下线,错综复杂,线条交织,不但短时间无法理清楚源头是他们,连最初那什么持有份额世世代代领钱的事情都已经在暴力面前给忽略了,人们只看到了钱,根本就忘记了最初的初衷!

    在庞大的利益面前,恐怕也只有王二吉那个老实人还记得持有份额能世世代代的领钱这回事儿……

    如此忙忙碌碌直到天黑,薛万年也没有搞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在庞大的利益面前,他都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参与进去。

    然而还不等他下定决心,管家再次找到了他,一脸惊喜的说道:

    “老爷,好事,大好事儿!”

    “什么好事儿?”

    刚用过晚饭的薛万年不解看着管家问。

    “老爷,就在今天,各家丹药商铺,很多人求购壮气丹,有多少买多少,钱财一车一车的拉来购买,因为壮气丹昂贵,各个丹药铺着都没有备多少货,到现在都已经卖断货了,平常一天都卖不出去一百粒,今天,短短半天时间就卖出去了一万多粒,回款十多亿钱,还有很多人拿着钱嚷嚷着要买而没货呢,求购的人太火爆了,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吧,库存都要被卖空了”

    管家一脸惊喜的看着薛万年说。

    “竟有这样的事情?一天就卖出去了一万颗壮气丹回款十亿钱?”

    薛万年瞪眼问,这是什么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