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购?”

    刚来到这个小院的王二吉,在听到白杨的话之后直接傻眼了,看着白杨愕然问。

    “对,回购,份额凭证是一万一份钱发行出去的,到时候会以一万五千钱的价格进行回购,不过你暂时不要声张,等到时候我给你通知”

    白杨点头道。

    “可是,……可是,如果回购的话,手中没有了凭证,以后城池建好了,是不是就无法祖祖辈辈都领钱了???”

    王二吉看着白杨纠结得要死的问,一副你干脆杀了吧我的表情。

    他是老实人,认准了城池建好后祖祖辈辈的分红,这凭证若是被回购回去那得损失多大???认死理,没办法,脑袋转不过弯来,白杨太会忽悠,他就没有意识到这根本就只是一个骗局。

    “呵呵,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别担心,如果持有份额的人不想回购换钱的话,以后凭借凭证,依旧能到指定的地方领取分红,说到做到,只要凭证不丢,子子孙孙都能领钱”

    白杨明白王二吉的想法,或者说是所有参与这次安利事件的人心中的想法,是以白杨直接打消了他们这种顾虑。

    “呼,那就好,可是,为什么份额就停止发行了呢”

    王二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郁闷问。

    白杨无语,老实人老实是没错,但谁说老实人就不贪心了?这两天王二吉从白杨这里‘拿货’,然后交易出去,获得的分红是他家祖上在薛家当下人一直到他现在的钱财总和还多,尝到了甜头,舍不得放手哇。

    “因为份额已经分配完了,毕竟除了你和翠花从我这里拿走的那些凭证之外,还有其他方面也在购买这种凭证,现在没有了”

    白杨张嘴瞎扯,其实发现出去的‘凭证’只是其中一部分,而且还不到一半,但他懂得适可而止,事情搞太大就没法收拾了,现在这样刚刚好。

    “那好吧,这些钱换的凭证我就不拿出去卖了”

    王二吉挠头道,赚取差价的事情没法搞了……

    他此次带来了一亿钱,可以购买一万个份额,白杨直接交给了他一百张一百块的复印纸,并嘱咐他自己收好,如果丢了到时候自己可是不认账的。

    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接下来还有得忙……

    看着王二吉离去的背影,白杨心中暗道。

    “少爷,吃东西吧”

    这时林清儿来到白杨身边柔声道。

    “嗯,对了清儿,等下进屋去把剩下的那些纸张一把火烧掉”

    白杨点头的同时嘱咐道。

    “为什么呀少爷,留着那些,还能换很多很多钱的”

    林玉儿过来看着白杨不解道。

    这两天的事情她们都看在眼中,知道那纸片片能换钱,一张最少能换一万钱呢,烧了多可惜。

    对于白杨将源源不断送来的那么多钱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识趣的没问。

    “钱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唯有将钱变成有用的东西才能体现出价值来”

    白杨说了句让她们似懂非懂的话。

    他不解释,冰清玉洁她们也不再问这件事情。

    林清儿进屋去将剩下的份额凭证给一把火烧掉了。

    “雷大哥,我们回来了”

    白杨这边刚吃完饭,一帮熊孩子欢天喜地的跑回来了,还在门口就开始嚷嚷,白杨让他们出去办事儿了呢,这会儿事情办好了,回来邀功。

    “回来得正好,我让你们打听的事情都打听到了吧?”

    白杨用林冰儿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问道。

    “雷大哥,我们都打听好了,小刀帮的总部是一家赌/场,一般他们都聚集在那里,然后单秋林的师傅居住在城东,自己开了一家武馆,好多人在那里学武的”

    洪一是一帮熊孩子中最大的,此时代表其他人开口。

    “嗯,你们辛苦了,去吃东西吧,那边是给你们准备的糖果,记得少吃点,然后我等下要出去,你们自己乖乖的知道吗”

    听完后,白杨指着屋子笑道。

    让这帮熊孩子打听点东西,没有什么危险性,白杨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知道了雷大哥”

    一帮熊孩子欢天喜地的跑去了屋子里分糖果。

    接着白杨看着冰清玉洁四姐妹说道:

    “冰儿,屋子里有个箱子,那是我准备的一千万钱,现在去拿出来带上,我们出去”

    “好的少爷”

    林冰儿转身去拿钱,她们不知道白杨要做什么,也永远都猜不到白杨要做什么,干脆什么都不问,照做就可以了,反正到时候就能知道答案。

    马车上,前往小刀帮总部的时候,白杨脑袋枕在林冰儿怀里,看着林清儿似笑非笑的问:

    “清儿,那天我们去白石塔顶端之前,你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

    白杨这句话问出来,冰清玉洁四姐妹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她们都还记得当时林清儿的话,白杨此时提出来简直羞死人哒……

    “少爷,那天,那天我问少爷什么时候要了我们……”

    林清儿红着脸低着头小声说。

    “你们那么迫不及待吗?”

    白杨笑道。

    他发现了,没事的时候调/戏一下这几个丫头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哎呀,哪儿有……”

    林清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天怎么就说出了那句话呢,原本还以为白杨已经忘了呢。

    白杨笑了笑不再提这茬,闭目开始养神。

    他这不按套路出牌的说话方式,让冰清玉洁四女刚刚提起来的心又悬住了,不上不下的让人郁闷得要死。

    少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少爷,到了”

    不久后,马车停下,外面的车夫开口提醒道。

    “走吧,我们下去,带上钱”

    白杨从温柔乡中起身说道。

    一千万钱装在一个不大的箱子里,虽然很有分量,但却被林清儿轻飘飘的提在手中。

    “这就是小刀帮的总部?还赌/场呢,连块招牌都没有”

    站在一栋木楼门口,白杨撇嘴自语。

    大白天的也不可能有多少人来赌钱,是以这个赌场看起来冷冷清清的。

    “你们来早了,白天这里不做生意,要赌钱晚上来”

    看到白杨他们站在不远处,木楼大门外懒洋洋晒太阳的一个黑衣壮汉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说道。

    “我们并非来赌钱的,而是来找你们小刀帮帮主有事,对了,你们小刀帮帮主叫什么来着?”

    虽然和小刀帮打过几次交道,但白杨还不知道小刀帮帮主那货的名字呢。这时看着门口那人问。

    “你们想干嘛?”

    听到白杨的话,门口那人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手放在腰间的一柄钩子一样的刀柄上,他以为白杨等人是来找茬的。

    “你们帮主人呢?”

    白杨不理对方暗中提醒其他人的小动作撇嘴再次问。

    “谁找我?”

    几个呼吸时间,原本关闭的赌场大门打开,一群人呼啦啦的冲了出来,白杨见过一次的小刀帮帮主就在其中,杀气腾腾的问。

    “我找你”

    白杨目光穿透人群看着他说。

    “是你!”

    小刀帮帮主看清白杨后,心头一惊,然后赶紧吩咐周围的兄弟们把家伙收起来,这位爷可惹不起,和薛半城的儿子薛墨等人有关系,还和断魂剑单秋林关系不浅,自己在对方面前什么都不是。

    这家伙压根就不知道如今单秋林已经废了,白杨和薛家根本就不对付的事情。

    让兄弟们把家伙收起来后,小刀帮帮主看着白杨微微弯腰问:

    “不知白少爷找我什么事儿?”

    白杨不认识他,但他却认识白杨的。

    “好事儿,找个清静的地方再说”

    白杨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说道。

    尽管有些不情愿,但小刀帮帮主惹不起白杨,让人散去,带着白杨他们来到了楼上的一个雅间里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雅间中,除了白杨等人就只有小刀帮帮主一个,白杨看着他问。

    “回白少爷的话,我叫沈东”

    小刀帮帮主沈东看着白杨说。

    “沈东是吧,我只问你一句,想不想发财?”

    “我不懂白少爷你的意思”

    沈东看着白杨茫然道。

    他只是青木县里众多小帮派中小刀帮帮主而已,白杨在他眼中已经是神秘的大人物了,一来就找到他问他想不想发财,是个人都会被整蒙圈。

    “你别管我是什么意思,只需要回答我想不想发财”

    白杨看着沈东再次问。

    “想”

    沈东点头道,然后用不解的眼神看着白杨。

    是个人都想发财,沈东也不例外,只是搞不懂白杨什么意思。

    “想发财就好,眼下就有一个机会,我可以给你保证,几天之内,你若是尽心尽力的帮我办事,到时候我让你的财富十倍增加,只需要几天时间哦,你想不想抓住这个机会?只需要回答我想不想就可以了,我很忙的,没时间在你这里瞎扯太久,若是不想的话我去找别人”

    白杨继续看着他说道。

    “想”

    这会儿沈东立即点头道。

    他们本身就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有发财的机会当然不想错过,了不起被砍死,财富翻十倍,足够人眼红的了。

    “你不会后悔你现在的决定的,现在你听我说,这里是一千万钱,你拿去,在县城中给我租二十个店铺,不需要多大,也没有什么太多要求,基本的店铺就行,但一定要保证每个店铺都有人随时等候我的命令,给你半天时间,能做到吗?”

    白杨看着沈东说道。

    “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小刀帮虽然不入流,但还是有几百号兄弟的”

    沈东点头道。

    “那行,钱拿去,现在就去办吧,我忙完再来找你”

    白杨站起来说道,等下他还有事情。

    “额,白少爷到底要做什么?还有,你就这么放心的把钱交给我了?”

    沈东有些茫然的问。

    “我想做什么那是我的事情,不该你问的你别问,总之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就是,还有,区区一千万钱而已,你还会给我黑走了不成?”

    白杨看着沈东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明白了,放心,我沈东什么都不问了,会认真办事的”

    沈东不再问什么,点点头回答道。

    无论是出于对白杨的忌惮还是对于白杨许下的承诺,沈东都不可能拒绝给白杨办事。

    来这里找完沈东,白杨留下带来的一千万钱,又带着冰清玉洁四姐妹离去了。

    搞不懂白杨到底想干什么,沈东干脆不想,吩咐下去,让手下的人开始干活,拿那些钱去给白杨租店铺。

    只是租店铺,根本就用不了那么多钱,剩下的沈东秒懂,那是给他们的幸苦费……

    青木县城东,一座占地很大的‘莫问武馆’门口,从小刀帮之处离开的白杨来到了这里,站在门外凝视这座武馆。

    “这就是单秋林的师傅莫元池开的武馆了?规?;拐娌恍?,作为青木县前三的高手,有这样的家底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武馆大门,白杨心头自语。

    虽然这只是一个武馆,但目测规模比德阳镇车家的那座院落还大了。

    “请问你们前来是想学武的还是来找人的?”

    此时,武馆门口一个麻衣青年走过来看着白杨他们问……

    (求张月票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