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吉是老实人,老实人都有一个缺点,不善于言辞交流,是以他回到薛家大院后,虽然心中想着要去发展下线,却不知道该找谁,如何开口。

    他是薛家的一个小管事,虽然地位不高,但手底下还是有一二十号人的。

    一个和他关系要好的下人见他回来后就有些心事重重,在忙完手头的事情后找到王二吉关切笑道:

    “头儿,你这是怎么了?出去一趟回来就心不在焉的,是不是给哪家姑娘迷住了?头儿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考虑成家的时候啦”

    有些木讷的笑了笑,王二吉看着这个精明的手下摇摇头道:

    “不是,我就是……有一个事情,对大家都有好处,但不知道怎么说”

    和王二吉说话的青年就要比王二吉聪明,在他手下做事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当然知道王二吉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实,基本上不会说谎,既然王二吉说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情,那几乎可以断定不会有假了。

    按理说王二吉这样老实人不可能成为薛家这种大家族的管事级别人物,但没办法,人家祖上就跟着薛家了,祖辈的萌荫之下,他虽然老实却也得到了主家的善待,所以才成为了管事。

    青年听他有好事儿这么一说,好奇的问:

    “头儿,是什么好事?给我也说道说道呗,有了好事也让我们沾沾光”

    好吧,这就是一个自己往火坑里跳的家伙。

    王二吉挠挠头,想起了白杨的告诫,在确定第二个人参与进来之前不要透露太多,看了看周围,招手示意这个手下别声张,跟他去一个偏僻的地方。

    哎哟我去,有戏啊,那青年眼睛一亮,神神秘秘的,看来是真有好事儿了,立即跟上。

    两人来到一个偏僻没人的地方,王二吉掏出怀中的五张‘凭证’看着对方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那青年从王二吉手中接过一张,翻来覆去的看,除了看出这张‘凭证’无比精细几乎无法‘复制’之外,并未看出什么特别的,茫然的摇摇头。

    再次看了看周围没人后,王二吉神神秘秘的对青年说道:

    “我告诉你,这是某个庞大计划的份额凭证,只要持有这个凭证,当那个庞大的计划完成之后,到时候就能占据一定的份额,每一元都能得到相应的分红,届时只认凭证不认人,这一个凭证价值一万钱,我足足花了五万钱购买的呢,就这五份凭证,一旦那个计划完成之后,我每一元至少能领到十万钱的收益,长年累月下去,祖祖辈辈,你可想而知这得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了吧?”

    因为王二吉是老实人,真心不善于忽悠,是以他说了这么多,那青年还是有点没懂,看着他惊讶中带着好奇的问:

    “头儿,你说的真的假的?有这样的好事人家能让你参与进去?”

    “我会骗你?你看着是什么”

    见这人不信,王二吉急了,抢过份额‘凭证’,掏出了那张复印的精美图纸递给对方说。

    “这……是什么?”

    那青年看到图纸上庞大的建筑群,那华丽的布局,巧夺天工的设计,一下子怔住了。

    “看到了吗?我跟你讲,有人要建立一座庞大的城池,这是图纸,一旦建成这样的城池,你可想而知,将有多少人会涌入?将能带来多么庞大的收益?只要持有份额,到时候城池建成获得的收益就能凭借凭证领取一份!”

    王二吉看着对方说道,一副你现在明白了吧的表情。

    “可是,对方为什么会让你占这个便宜?头儿你不会是被骗了吧?”

    那青年明显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虽然明知有庞大的利益,却不会那么简单的相信,看看,任何地方其实都没有那么多傻子。

    到了这个位置,正常来说,王二吉这个老实人估计要把事情搞砸了,然而架不住背后有一个白杨啊,将可能会遇到的种种情况都给他不着痕迹的分析过了,只需要根据相应的情况说出一番说辞就好。

    此时王二吉神神秘秘的看了周围一圈,压低声音说道:

    “我接下来跟你说的话,你谁也别告诉啊,毕竟这是祖祖辈辈都能获得一笔庞大财富的事情,很多人眼红的,我之所以能参与到这个计划中,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托人送钱送礼,好话说尽才从一个认识的人手中购买到了这几份份额,对方见我这祖祖辈辈都是薛家下人的份上,可怜我,才给了我这次机会,一般人人家理都不理,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了,你也知道,这个计划太庞大了,眼红的人太多,一旦泄露出去的话,多少人去烦人家啊,总之你知道就行了,千万别乱说出去……”

    听了王二吉这样一番话,青年有点心动了,两个原因,第一,王二吉是老实人,几乎不会骗人,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搞来的份额,加上他的确祖祖辈辈都是薛家的下人,这个做不得假,第二,这笔收货实在是太大了,一旦城池建好之后,一元就能回本且收获还能翻倍,谁不心动?

    再加上祖祖辈辈都能领钱,哎哟我去,这是要发呀!

    好吧,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利益驱使的原因,很多时候,再精明的人,也会被财富给迷住了双眼。

    这个时候青年就心动了,看着王二吉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个,头儿,你看,我在薛家当下人也不容易,被人呼来喝去的,有时候还要被打,一年到头也没多少钱,也想给自己某一条后路,你看,能不能帮忙介绍一下,让我也参与到这次计划中来?我那里还有一些积蓄,也想买一点……”

    “这个啊,人家都说了,份额只有那么多,谁都想要,你要了别人就少了,恐怕不行啊,而且我也不可能把别人透露出去,要不然那么多人去烦他,搞不好我手中的份额都要被收回呢”

    王二吉根据白杨告诉他的方式说道。

    老实人不会说谎,不过一旦说谎那就要人命了,这不,小青年就给王二吉的一番话说得啥都忘了,一个劲的缠着王二吉说道:

    “头儿,别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帮帮忙吧,要不,你把你手中的份额卖给我,我给你加钱,你再想办法弄一些回来怎么样?”

    “这……”

    王二吉迟疑了,虽然他老实,但也想赚钱啊,卖出去份额他有分红的。

    “就这么定了,头儿,我现在就去拿钱”

    不等王二吉反应过来,那青年风风火火的跑了,将自己攒下的钱拿出一部分,足足五万五千钱,从王二吉手中硬是买过去了五个份额。

    王二吉拿着钱有些茫然,这就卖出去了?还多赚了五千钱?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离去的青年又回来了。

    很多人都是这样,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脑袋一热就去做了,过后冷静下来才想起其中有很多地方不对头,这个青年就是这样。

    他此时找到王二吉纠结道:

    “头儿,我买了这份额,到时候去哪里领钱???”

    “你还怕领不到钱?到时候城池建好了,举世瞩目,只要拿着份额到城池的管理机构就能领钱”

    王二吉下意识的根据白杨告诉他的说法说道。

    “说的也是,不过……”

    青年点头,但冷静下来的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说半天这特么什么城池都只是没影的事情好吧……

    “我知道你在迟疑什么,当时我也和你一样,拿到份额,觉得有点不放心,但人家给我说了一个见效快的办法,你想不想知道?”

    王二吉再次看着对方说的。

    好吧,安利的第一步就是忽悠别人手中的钱,把人套牢后,第二步才是展现真正獠牙的时候,吃人不吐骨头!

    人心都是这样,参与进去一件事情了,就将自己也当成了其中的一份子,然后就会换位思考,从而忽略了自己心中的顾虑。

    此时听王二吉这么说,青年赶紧问:

    “头儿,什么见效快的办法?”

    “是这样的,那个庞大的城池,人家只分出了一亿个份额出来,谁都想要参与其中,但份额只有那么多,这次计划的主人也在迟疑到底给谁,所以吧,干脆给熟悉的人算了,毕竟好处不能便宜别人不是,我的钱不多,先期只买了五份,我的卖给你了,我还得去买呢,多买一些份额以后的收益就越大嘛,你也可以将手中的份额卖给别人,你再把收回来的钱从我这里购买份额就是了,在这个过程中,人家说了,不想被别人烦,干脆让熟悉的人去做了,为了避免被人烦,熟悉的人每给他买出去一个份额,就能得到相应的分成……”

    接下来王二吉就是白杨安利的那一套,着重突出利益这一块,忽略计划本身……

    “谁都想参与这个计划,人家不想被人麻烦,所以让信得过的人帮忙分配份额,帮忙的人,分配出去份额将得到一定的报酬,这个报酬是呈现递增式的……,这个好啊,如果我也帮忙给他把份额分配出去的话……”

    青年直接被白杨通过王二吉的嘴巴隔空忽悠瘸了……

    然后,青年再次询问了王二吉一些细节,为了所谓的分红收益,拿着手中的五个份额和图纸去急急忙忙的安利其他人去了……

    “这就回来了?还赚了五千钱?加上分红报酬的话……不行,我得多买一点,要不然被其他人给买完了……”

    王二吉算了半天,总之就是看到了利益,急急忙忙的跑回住处,将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不像一开始那么小心了,毕竟实打实的利益就在手中。

    拿着所有的存款,三十多万钱,又去钱庄将自己的棺材本五十万钱取出来,加上自己手中的,凑足八十五万钱又去找白杨购买份额,回来之后,因为有了之前的交易,王二吉大胆多了,主动找人安利……

    那个青年根据王二吉的说法,不久后就被见钱眼开的人将手中的份额买走,得到分红,拿来更多的钱在王二吉手中购买更多的份额……

    安利这种东西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只要有人得到了利益,眼红了,就会呈现病毒式爆发,一开始王二吉得到了利益,所以加大了投入,赚到钱了,第二个小青年也在再下线也赚到钱了,然后下下线……

    两天的时间,从王二吉开始,整个薛家的下人圈子都慢慢的被安利到了这个计划中来,丫鬟,小斯,护卫,仆人,武者,看到了有人赚钱,想方设法的都想参与进来。

    瘟疫一样蔓延,钱财最终通过王二吉的手,源源不断的送往白杨的手中,他通过相应的钱财,在将一张张复印的纸张交给王二吉……

    在这个过程中,越是上线就越是赚钱,简直是疯狂。

    王二吉记住了白杨的话,一点都不透露他的信息,只有他和白杨单线联系。

    因为复印出来的‘人民纸’太过精细,上面的花纹编号都是神秘符号表示的,没有人能复制,只能找到源头的王二吉‘拿货’,最后他根本就不用动嘴皮子了,有的是人哭着抢着将钱送到王二吉手中,购买一张无用的白纸……

    王二吉是源头上线嘛,多少人等着从他手中‘拿货’呢,最终就导致两天时间,他原本只是一个薛家大院的小小管事,到后面,不但赚到了无数的钱财,连地位都在无形中一升再升,一些地位比他高的执事管事总管都对他笑脸相迎,一些原本高高在上的武者都对他客客气气,没办法,谁都不可能和钱过不去不是……

    越是上线越有钱,越是下线,想赚钱,就拼命的去忽悠下线,一级一级的递增,最终钱财都汇聚到了白杨手中!

    王二吉在安利薛家大院的护卫小斯仆人武者,薛半城的小妾翠花也没有闲着,她在安利薛半城的其他小妾,平妻,高级丫鬟,一些不受待见的后代子女,外面的掌柜执事管家等等。

    总之,安利这种东西是可怕的,只要有人信了,确实得到了利益,就会病毒式的爆发扩散!

    薛家,以王二吉和翠花两人为源头,短短两天时间,薛家的财富不断流入白杨的口袋,而那些人手中,钱财出去了,却只剩下一些无用的白纸。

    他们这都是单线联系,除了翠花和王二吉没有人知道源头是他,甚至翠花和王二吉都不知道白杨是源头。

    白杨这两天累啊,源源不断的将一箱子一箱子的钱搬到地球那边的仓库去,一堆又一堆。

    放这个世界他可不放心,存这个世界的钱庄也不放心,还是放地球那边好点,大不了跑路。

    在安利这种东西爆发式扩散的时候,也不是不可能出意外,有人也质疑,但这种东西讲究一个气氛,气氛之下人人都会被感染,看到别人赚钱了,老子也要赚钱,管他最开始是什么原因,我要拿到份额卖钱!

    如此一来,人们只看到了钱,眼红了,从而忽略了事件本身存在的问题。

    最后的结果让白杨啼笑皆非,那一张张废纸是从他手中流传出去的,偶尔出去吃饭的时候,居然听到有人在想方设法的打听这玩意,想要加入进来。

    “安利这种东西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直接将参与进来的人被洗脑了,外人知道后,也想要加入进来,貌似事情玩大了啊”

    白杨再次将几箱子钱搬到地球那边的仓库去之后,坐在小院中心头嘀咕。

    薛家真特么有钱,安利如同十二级台风过境,将薛家的人几乎都搜刮了一遍,白杨算了一下,短短两天时间,他起码得到了五百亿钱的收获,地球那边仓库里的钱堆了一堆又一堆!

    这比抢钱还恐怖!

    薛家那么有钱一点都不夸张,毕竟当初德阳镇的红岩山一伙匪徒都有近十亿的钱财。

    这个世界太大了,经济繁荣,却都去修炼去了,没有人专研金融,要么将钱藏起来,要么存钱庄,真正拿钱出来的时候才知道民间的钱财有多么多。

    短短两天时间,安利这股风暴,已经开始从薛家大院溢出,向着整个青木县甚至周边开始扩散!

    “这样下去不行,事情搞大了对我没有好处,必须得制止了,毕竟如今自己能量有限,事情搞大了大势碾压下我只有跑路一条路可走!”

    白杨在心头开始琢磨,他是个知道适可而止的人,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的话,这股风暴恐怕能辐射到整个陈王朝去,到时候不需要多,王朝追查下来,派出一个武道强者过来,白杨要么别来这边了,要么就等着死吧,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局面。

    乘着如今钱到手了,事态还在控制之中,他得立刻将风向往另外一个方向转移,开始实施第二步计划!

    因为心中早有计划,他根本就不怕这股安利风暴突然中止而带来不利于自己的局面。

    白杨的目的是要将薛家给弄到自己手中来,可不是为了搜刮那些个丫鬟护卫小斯的钱,那才多少点,薛家的产业才是大头。

    他也不是没有良知的人,穷苦人的血汗钱用这种方式搜刮过来会遭天谴,最终他不但要让这些人的损失减到最小,还真的如同最开始说的那样,让所有被安利购买份额的人都有钱赚!

    当然,他是不可能出一分钱的,最终还是要薛家来买单!

    现在嘛,他空手套白狼,搞来了足足五百亿钱,这就是启动资金,利用这笔资金操作,将薛家的产业全部弄到自己手中,利用薛家的钱,将这场安利风暴给平息下去,将人心控制住,免得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大人,我又卖出去了一万份凭证,带来了一亿钱,给我全部换成凭证”

    此时,小院门口,王二吉又悄悄的来了,红光满面的他还带来了几辆马车,上面装的全部是钱。

    白杨说过,所有的凭证交易,全部以现金方式购买,概不赊欠。

    “来得好,我正有最新情况和你说,王二吉,这是最后一次交易了,你回去之后,告诉那些人,份额已经卖完,让那些持有凭证的人都看好自己的凭证,三天之后你来我这里,我会告诉你,让那些持有凭证的人到什么地方去领钱,一万钱卖出去的凭证,到时候有人会花一万五千钱进行回购!说让大家赚钱就让大家赚钱!”

    白杨对着再次来送钱的王二吉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