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废墟院落这里,白杨没有得到关于那个神秘老头的太多信息,但因为偶然遇到了王二吉和翠花这两个薛家之人,意外的开启了白杨的另一个计划。

    将洪一送回小院之后,白杨和冰清玉洁她们乘坐的马车往清荷的居所而去。

    “少爷,你说,王二吉他们真的会把钱送来吗?”

    马车上,林清儿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问。

    “会,一定会,而去还会源源不断的送来!”

    白杨脑袋枕在林冰儿的胸脯上,虽然闭着眼睛,但却很肯定的说道。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林清儿一脸不解问。

    白杨给王二吉出的翻身计划,全程她们都听到了的,可就是不懂。

    “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白杨神神秘秘的笑道。

    他给薛家准备了三道大餐,一道比一道狠,白杨相信,三道大餐下去,青木县最大的家族,薛家,将顷刻之间轰然崩塌!

    白杨神神秘秘的不说,冰清玉洁她们也没办法,内心好奇得要死,却知道不该问的别问。

    其实白杨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那就是卖东西给王二吉,既然是卖东西嘛,收取点钱财是必须的,然而白杨卖的东西可不一样……

    踏着夜色,白杨他们回到了清荷的居所。

    “清荷,我们回来啦”

    白杨砰砰砰敲门,大半夜的,敲门的声音很大,在寂静的夜晚显得特别突兀。

    开门的是小翠,显然她们都在等着白杨回来,是以白杨敲门的第一时间就来开门了。

    “白公子,饭菜已经备好,就等你回来了”

    清荷坐在凉亭中,身边一壶香茶,此时她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白杨说道。

    她记得白杨白天说的话,要回来吃饭。

    “正好,我也饿了”

    白杨一点不客气的点头说道,径直走到凉亭中坐下。

    冰清玉洁四姐妹和小翠她们嘀咕一番,大概弄清楚这里的情况,然后林洁儿跑腿去给白杨打水来饭钱洗手。

    饭菜上座,白杨都拿起筷子了,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问清荷:

    “哎对了,老单呢?”

    好吧,白杨这个朋友也是做得够够的了,忙了半天,居然把单秋林给忘了……

    “单公子已经醒来,在那边”

    清荷在德阳镇的时候就知道白杨不怎么靠谱,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微微转头看向一边说道。

    白杨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就看到,在清荷小院的房顶上,单秋林独臂手中抓着一坛酒,面对天上的三个月亮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显然已经半醉。

    “老单,你坐那么高干嘛?哎对了,你现在可是瞎子,是怎么上去的?也不怕脸先着地摔下来???还有,你现在啥都看不到你盯着夜空看个毛线?”

    白杨看着房顶上的单秋林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问。

    单秋林换了一套衣服,脸上看不到任何悲伤的神色,听了白杨的话,他微微偏头顿了一下,没有回答白杨那些无聊的问题,淡淡的笑道:

    “我发现,夜色真的很美”

    白杨不懂了,有点蒙圈,大哥,你都瞎了能看到毛的个夜色?

    “这家伙已经疯了,我们吃吧”

    摇摇头,白杨看着对面的清荷说道,表示单秋林已经没救了。

    清荷掩嘴轻笑,也不以为意。

    白杨和清荷吃着喝着,他们两人的丫鬟在边上伺候着,这是规矩,丫鬟不能上座和主人共食,虽然白杨是无所谓的,但她们却是要遵守。

    在德阳镇的时候,白杨的大脑就已经被开慧果开发了,清荷知道白杨的饭量大,是以多准备了一些,一通胡吃海塞,吃饱喝足的白杨一抹嘴就要休息,毕竟忙碌了一天的说。

    然而问题来了,清荷的小院原本只是她和两个丫鬟相依为命的地方,并没有太多的房间,一间主卧是她的,两个丫鬟歇息一间,唯有一间客房,客房还被单秋林占据了,白杨和冰清玉洁他们现在面临没有房间可用的局面。

    “没事,清荷你与小翠小兰她们挤一挤就可以了,我和她们睡一间就行”

    白杨两句话就安排了,搞得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清荷稍微愕然,看了看白杨和冰清玉洁四姐妹,轻笑一声,点头表示懂了。

    小兰小翠脸蛋一红,暗中呸了一声,白杨这也不怕身体吃不消……

    清荷的香闺肯定是不可能给白杨住的,是以最后白杨和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休息的是小兰小翠的房间。

    房间有两张床,白杨和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进入房间后,她们四姐妹一下子就不说话了,脸蛋微红的低头,心跳有点快。

    夜晚,单独在一起,**的,白杨也不是什么‘好人’,该来的还是要来了,有点期盼,有点忐忑,有点害怕……

    “这床太小,你们四姐妹挤一挤吧,我睡这边,别打扰我,我要想点事情”

    白杨满不在乎的说道,踢掉脚上的鞋子,三两下把自己扒拉得差不多,翻身上床,一掀被子整个人都钻到了被子里面去了,然而神奇的是,明明被子里面躺了白杨这么个人,那被子却瘪了下去。

    好吧,他借着被子的掩盖,闪身跑地球那边去了。

    白杨单独一个人睡,冰清玉洁四姐妹面面相窥,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和忐忑,和之前的心跳加快的忐忑不同,此时的忐忑是因为白杨表现出来的距离感。

    “我们睡吧,别打扰少爷”

    作为姐姐的林冰儿开口道。

    其他三人点点头,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然后挤一张床睡觉……

    闪身回到地球这边的白杨发现地球这边是大白天,穿上厚衣服,驱车来到了市区的家具城,也不和店员废话什么,直接让对方的送货员拉上一套最好的床上用品跟自己走,嗯,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刷卡三万走人。

    在他的带领下,一路来到了当初熊大给他在郊区租的那个偏僻仓库。

    用五百块驱使跟来的安装工人随便将仓库的一个角落打扫一下,将床铺安装好,拜拜了你……

    “这个仓库可算是派上用场了,也不知道另一边接下来几天弄来的钱能不能将这里塞满……额,估计想多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仓库白杨自语,接下来几天这里估计要成为他在地球这边的落脚点。

    然后他再次驱车回到别墅,将地球这边头天买的复印机和剩余的纸张搬到了仓库,接上电源,白杨直接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三张纸币,分别是一块十块和一百块的,然后放到复印机里面复印……

    复印机工作的时候他也没闲着,找了一张大点的白纸,在边上用中性笔刷刷刷勾画。

    两个小时后,一块的纸币他复印了一万张,十块的复印了五千张,一百块的他复印了两千张!

    “够了,这些应该能骗到不少钱了,话说成本几乎为零”

    白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东西自语,然后脱衣服上床,盖上被子,闪身回到了异界那边,是真的累了,踢开被子睡觉,麻痹这边还很热的,哪怕是晚上。

    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白杨离开过,但作为丫鬟,她们什么都没问,白杨神奇的离开,这种本事让她们心中对于白杨感觉更加神秘了……

    薛家大宅,王二吉作为一个小管事,虽然地位不高,但还是有一定身份的,有一个单独的住所。

    和薛半城的小妾偷那个情偷偷摸摸的回来后,他躺床上辗转反侧。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这的确是一次机会,可是……

    王二吉躺床上心中犹豫不止,内心挣扎,最后一咬牙,翻身下床,翻箱倒柜,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钱币,这是他这些年积蓄的一部分。

    “他们的身份应该做不得假,先用这些钱试一试,若是真的,再加大投入”

    看着一箱子的钱币自语一番,王二吉盖上盖子,然后翻身上床睡觉,装钱的盒子就放枕头边上。

    相比起王二吉犹豫半天才下定决心,同样是白杨计划一部分的翠花就要干脆多了,她毕竟是薛半城的小妾,钱财还是有的,回来后就让自己的丫鬟准备,第二天还得去钱庄取钱,甚至自己的首饰物品都准备典当了大干一场。

    没办法,当小妾没人权,薛半城嫌弃她人老珠黄,都不知道多久没有找过她了,甚至她都怀疑自己如果出现在薛半城面前对方还认识不认识自己,她必须得给自己以后的人生安排后路,白杨的出现给了她一个机会。

    老实说,翠花这个名字虽然挫了一点,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她并不丑,只是身材微微有些走样而已,若是打扮一下的话,风韵犹存的说,只是薛半城身家太大,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也就不将她放在眼中了。

    典型的拔‘吊’无情……

    第二天,王二吉和翠花这两个在薛家大院存在感并不强的人,在安排好相应事宜后,都悄悄的一前一后离开薛家大宅前往了白杨留给他们的地址。

    单秋林散功的那个院子。

    王二吉先到,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白杨早就等在这里了,正在冰清玉洁四姐妹的伺候下胡吃海塞。

    “坐,先等等,我吃好了再说”

    白杨指了指边上的一个酒坛说道。

    好吧,他压根就没准备给人坐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