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吧,又不是过节,行什么大礼,那什么,从你们有兴致黑灯瞎火的在这里‘运动’来看,想来你们住得离这里不是很远对吧?”

    白杨摸着下巴看着那男的问。

    “是的”

    那男的麻溜点头。

    “哎,雷大哥,我认得这个女的,她好像是不远处薛家薛半城的一个小妾!”

    生性好动的洪一也不知道啥时候跑那两人身边去的,此时指着那个女人一惊一乍的说道。

    他这一嗓子,让那两人浑身一抖。

    “我不是我不是,你一定认错了,呜呜……”

    那女的直接给吓哭了,双手捂脸贴在地上不敢抬头。

    “你咋认得?”

    白杨看着洪一愕然问。

    “因为有一次我和洪二他们从他家路过的时候,她就和薛半城在一起,见我们讨厌,还放她养的一只小鸟啄我们呢,洪四脸上那个疤痕就是那次留下的,我当然认得她”

    洪一气鼓鼓的指着那女的说,然后估计是想到了对方的身份,嗖一下跑白杨身后去了。

    “哎哟我的哥,你厉害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你给薛半城把小妾都上啦!”

    白杨一脸佩服的看着那男的说。

    这家伙长得憨厚老实,鬼才能想到他还有偷人的本事,而且偷人还偷到薛半城身上去了,艾玛,薛半城那老乌龟这个时候脑袋绝/逼绿油油的说。

    “大爷,你千万不能说出去啊,要不然我和翠花以及我们的家人都死定了,你想问什么我都说,我原本只是薛家的一个小管事,名叫王二吉,是因为薛老爷的女人太多了,而且喜欢喜新厌旧,翠花忍不住,然后就和我苟且了……”

    白杨还没问呢,那男的就麻溜把自己的情况给交代了……

    噗……

    白杨听了这家伙语无伦次的一通说,直接给喷了,好嘛,真的厉害了哇我的哥,你他喵的不但是隔壁王大哥,还特/么是经纪人的说,这名字,牛叉闪闪不解释!

    “停停停,给我停下,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没问你这些”

    白杨无语的挥挥手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王二吉。

    “额,那……大爷,你想知道什么?”

    王二吉果断闭嘴,然后小心翼翼的问。

    “我现在问你,既然你们住在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的薛家大宅,那么你们可知道这个院落的来历?”

    白杨指着身后荒废的院落问。

    “这个啊,小的倒是知道一点,但不是很清楚”

    王二吉想了想说道。

    “给我说说,把你知道的,关于这个宅子的一切都告诉我”

    白杨眼睛一亮催促道。

    “好的好的,大爷,因为我家祖上好几代都是薛家的下人,我就在这一片长大,这个荒废的宅子存在了很长很长时间了,可以追溯到我祖上四五代之前,具体什么时候存在的就不知道了,以前经常听老一辈的人提前过这个宅子的一些事情,我倒是记得不少,传说,传说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传说在很多元前,住在这个宅子的是青木县最大的一户人家,总之就是有钱有势了,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户人家就一夜之间全部死绝,然后这个宅子就一直荒废了下来,期间也不是没有人打过这个无主之物的宅子注意,只是这个宅子邪门得很,曾先后有好几户人家住进去,都无缘无故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有人想过要将其推倒重建,可是都莫名其妙的出现很多邪门的状况,再后来就没有人打这个宅子的注意了,一直荒废到现在……大爷,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打听打听”

    王二吉估计也是怕急了他和翠花偷那个情的事情败露,噼里啪啦的就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

    虽然王二吉说了很多,但白杨就抓住了两个重点,第一,这个宅子存在了很长的岁月,难怪几乎全部都倒塌腐朽甚至风化了,第二,这个宅子有点邪门,这个从他们之前进入宅子先后两次出现响动就能证实。

    然而明白这两个重点也没有什么鸟用……

    “那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宅子最开始的主人家姓什么?”

    白杨想了想问。

    “这个我依稀听说过一点点,让我想想……”

    王二吉皱着眉头想啊想,一脸纠结且绞尽脑汁的样子。

    “到底知道不知道?”

    足足十分钟了,对方还没有回答,白杨无语道。

    “这户人家姓谷!”

    这句话不是王二吉说的,而是她身后低着头捂着脸的翠花说的。

    “你怎么知道?”

    白杨哑然问。

    “因为老爷好像什么时候偶然提过那么一次,我就给记住了”

    翠花低着头忐忑的说。

    白杨明白翠花口子的老爷是薛半城,莫名的,一点灵光出现在白杨脑海中。

    曾经这个谷姓人家,在很多年前是青木县最大的一户人家,可为毛会在一夜之间死绝了呢?那么现在薛家是青木县最大的人家,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薛家取代了曾经的谷家,这其中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也不对啊,这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和那个神秘邪门的老头有一毛钱关系吗?毕竟谷家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老头也就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

    “翠花是吧?你既然是薛半城的小妾,那你应该知道薛家是什么时候开始发家的了?”

    白杨琢磨了下,然后问王二吉身后的翠花。

    这个翠花如今虽然身材有些走样,但依稀能分辨出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个大美人,难怪能成为薛半城的小妾……

    “我倒是知道一点,薛家最开始发家的时候,应该是在一百多元前,具体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

    翠花捂着脸小声回答道。

    这个世界的一元,相当于地球那边的三年,薛家是在这个世界一百元之前开始发家的,也就是说在三百年前!

    薛家是在曾经的谷家之后才成为青木县最大的人家的,也就是说,这个荒废的宅子至少存在了三百年,也可能五六百年甚至更长时间也说不准。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看到的那个老头,他的画像为毛会出现在这个宅子中的墙壁上?从痕迹上看,他的画像是和这个宅子同一个时期!。

    也就是说,自己看到的那老头是几百年前的人?

    “?。?!”

    想到这里,白杨浑身一抖,心头一颤,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

    我的老天爷,那老头存在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人还是妖怪?

    而如今,自己貌似接触到了这样的老妖怪?

    好可怕!

    “大爷,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白杨沉思的时候,王二吉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杨问。

    反应过来,白杨再次问了几个关于这个宅子的问题,王二吉他们回答不上来,知道的真的也就这么多了。

    问无可问之下,白杨看着王二吉两人眼睛一亮说道:

    “王二吉是吧,我记得你刚才说,你家祖上几代就是薛家的下人了?”

    “是的”

    王二吉点头道,夜色下他有点看不清白杨的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白杨有些不怀好意。

    “别紧张,我突然想到我有一个大项目需要找人合作一下,你有没有兴趣?”

    白杨声音充满蛊惑的问。

    “项目是什么?”

    王二吉压根不懂。

    “别管那么多,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咸鱼翻身!”

    白杨眉毛一挑说道。

    “大爷你能说明白点吗?”

    王二吉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就没明白白杨的意思。

    “简单的说,我想送你一场造化,让你从此摆脱下人的身份翻身做老爷,你有没有兴趣?”

    白杨无语道,和老实人说话就是费劲……

    “我?”

    王二吉直接蒙圈,估计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对,不用怀疑,就是你,我来给你出主意,你只要按部就班的去做,就等着发达吧,到时候,我让你取代如今的薛半城,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睡他的小妾了,可以正大光明的睡,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有没有兴趣?”

    白杨很肯定的点头道。

    “我不敢”

    王二吉听了白杨的话,给吓蒙圈了,噗通一声又跪了。

    我的神啊,取代薛半城?杀了我吧。

    “你连人家的小妾都睡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别废话,过来,听我给你说,到时候你只需要照做就可以了,虽然你看上去没有什么脑子,但一看就做事踏实,我安排的你肯定能顺利完成,当然,这期间少不了翠花配合,她就比你聪明多了,到时候你不懂的直接问她……”

    白杨招手示意两人过来说道,然后在两人耳边嘀嘀咕咕了大半天。

    期间王二吉的眼睛越瞪越大,一脸难以置信,反而那翠花,却是越听眼睛越亮。

    看看,这就是有想法的人和没有想法的人的区别,王二吉就比不了。

    白杨本身就想图谋薛家,只是因为那老头的事情给耽搁了,现在遇到了这对苦命鸳鸯正好是薛家的人,是以他干脆临时改变了策略,利用这两人做点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