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中的青木县显得有些朦胧,一天的喧嚣过去,夜晚变得寂静。

    “雷大哥,前面就到了”

    洪一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带路,回头看着白杨说道。

    在洪一的带领下,白杨等人一路来到了城北,相对于青木县的其他地方来说,城北的人口是最少的。

    城北属于富人居住的地方,多是深宅大院,晚上关门闭户,很远才能看到一些光亮,那是人家门口的灯笼。

    在那些灯笼下,都站在一个或者几个默不作声的护卫家丁。

    越往城北,这种寂静就显得越发突兀,远处偶尔传来一些狗吠,才让这片区域显得有了一丝生机。

    “走慢点,我不急”

    白杨左顾右盼的说道,他在观察周围的深宅大院,虽然白天的时候在白石塔顶端已经俯瞰到了整个青木县的全貌,但身处其中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寂静的夜晚,石板路上只有他们的脚步声,路过一座宅院的时候,门口的护卫都会冷漠的看着他们,直到他们远去。

    渐渐的,连深宅大院都很少了,道路两边变成了荒地。

    “雷大哥,就是这里了”

    洪一停下,指着前面说道。

    白杨抬头看去,眉毛微微一挑。

    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庭院,围墙足足五米高,从两边延伸出去很远,朦胧的夜晚,根本就看不到围墙的尽头。

    不过,这个院落却不知道荒废了多少时日,高大的院墙大多都已经坍塌,偶尔还矗立的围墙上,也长满了茂盛的藤蔓植物。

    站在这个荒废的院落门口,周围寂静无声,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了,显得有些阴森。

    “确定是这里吗?”

    白杨问洪一。

    其他小孩都在小院休息,只有洪一带着白杨他们来到这里。

    “雷大哥,我确定就是这里,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和洪二他们来过这里,这里没有人住,原本我们想在这里住下的,可是太偏僻了,而且住着心里总觉得不舒服,我们就离开了,那个比雷大哥画得差了一千倍的画像,也是我们在这个荒废院落的一块墙壁上看到的”

    洪一很肯定的说道。

    白杨点点头,随即看着他说:

    “你怕不怕?如果不怕的话,就带雷大哥进去看看你们看到那副画像的地方,如果怕的话,你给我说一下大概位置,我自己进去找,你就先回去”

    “雷大哥,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洪一看着白杨咧嘴笑道。

    “傻小子,带路吧”

    白杨揉了揉他的脑袋说。

    “嗯”

    洪一开心的点头,带着白杨走向荒废院落的门口。

    大门已经坍塌,砖石散落在荒草之间,木质结构的地方都已经腐朽,已经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年月。

    踩着瓦砾前进,脚下传来一声咔擦轻响,白杨踩碎了一块腐朽的木板。

    借着月光,他发现木板上有字,蹲下仔细辨认。

    这应该是一块大门上的匾额,已经腐朽不堪,上面的字很模糊,而且已经残缺,无法分辨出具体写的是什么。

    冰清玉洁四姐妹将白杨护在中心,她们没有说话,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在脚下的木板上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白杨起身,拍拍手示意洪一继续带路。

    来到院落里,从残垣断壁中,依稀能够分辨出,这里曾经是一座很华丽的庭院,但如今已经坍塌荒废,荒草藤蔓交织,不复曾经的盛景。

    一路跟随洪一的脚步,在残垣断壁中前进,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才来到了真正的目的地。

    砰……!哗啦啦……!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栋原本已经腐朽倒塌了一半的楼房再度轰然垮塌,夜色下声音显得无比突兀。

    冰清玉洁四姐妹第一时间警惕的看着那个方向,却没有任何危险情况发生。

    尼玛,吓老子一跳,白杨拍了拍胸口。

    “雷大哥,你看,这就是那副画像”

    洪一指着几米外的一赌坚强伫立的墙体说。

    顺着洪一指的位置,白杨果然在墙体上看到了一副画像。

    这幅画像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时间,风吹雨打,已经很模糊,甚至一些地方因为墙体脱落而缺失。

    借着月光,白杨将墙上的画像印入脑海,在脑海中进行‘还原处理’,眼睛微微一瞪,因为画像上的人,确实是自己看到的那个老头没错!

    只是,相对来说,墙上画的老头,却比自己看到的要年轻很多,自己看到的有六七十岁,而墙上画的,最多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

    “那老头年轻时候的画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白杨心头自语,却得不到任何线索。

    再打量周围,他发现这画有画像的残破墙壁,曾经应该属于一个很大的建筑,其他部分都已经坍塌,唯有这面墙体还伫立着。

    “少爷,这里曾经应该有字!”

    此时林清儿站在那副画像的边上,指着一个地方转身看着白杨说道。

    她指的地方,墙皮脱落得厉害,已经没有完整的字,只有一点点模糊的痕迹才能分辨出那里曾经写有字。

    “别动!”

    白杨开口道。

    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中,他眼睛微微眯起,无形的意念散发出去,将墙体周围的所有残垣断壁都印入脑海。

    他主要观察墙体周围脱落的墙皮,在一些碎片上,他意念看到了一些残缺的笔画。

    不过因为很多墙皮都已经风化成了粉末,残缺的笔画也不完整。

    在脑海中将残缺的笔画进行拼凑,他只得到了两个字:

    ‘等……归’

    这两个字,应该是一句完整的话中的两个,或许是在描述等待对方归来的场景,但没有更多的字体进行对比,白杨无法确定,也无法从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得到那老人的信息。

    不过,这幅画像出现在这个荒废的庭院,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线索!

    得到那两个字之后,白杨心中思索,接下来只要去查这个庭院的资料应该会有所发现。

    “我们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白杨摇摇头说道。

    轰……

    白杨他们刚刚转身,身后传来一身轰鸣,回头一看,那堵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的墙体,在这个时候轰然倒塌。

    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偶然?

    白杨心中发毛,太他娘的邪门诡异了。

    “少爷,我们快走吧,我总觉得呆在这里浑身不自在”

    林玉儿靠近了白杨一点说道。

    “小玉儿还会害怕?白天揍人的时候我就见你最欢实了”

    白杨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

    “哎呀,那不一样嘛少爷”

    林玉儿扭捏道。

    一行人离开荒废的院落,来到外面,第一时间,白杨就将洪一拉到了身后,和冰清玉洁他们同时看向黑暗中的一个地方。

    那里,有一棵生长茂密的大树,此时,大树后的荒草中,传来一声声古怪的声音。

    那声音很压抑,很低沉,如诉如泣,这让刚刚从荒废院落中出来的白杨等人心头发毛。

    “什么东西,滚出来”

    林冰儿将白杨挡在身后,唰一声抽出随身携带的利??醋拍歉龇较虺辽?。

    瞬间,那声音就消失不见!

    白杨微微皱眉,然后表情变得很古怪,拍了拍林冰儿的肩膀,快速跑了过去。

    “少爷小心”

    林冰儿提醒,飞快前行,先白杨一步到了声音来源的地方。

    “冰儿别过去”

    白杨立即开口提醒,但是已经晚了。

    “呸,不要脸”

    刚刚冲到大树后面的林冰儿瞬间折返,嘴里呸了一声。

    “都说让你别过去了”

    白杨无语道。

    “给我滚出来,要不然我杀了你们!”

    林冰儿背对大树,银牙紧咬说道,一副随时都要杀人的表情。

    “别,我们出来”

    一个惊恐的声音响起,随即窸窸窣窣的声音中,两个衣衫不整的中年男女畏畏缩缩的从大树后面走出来,女的在男的背后躲着,不敢见人。

    好吧,这就是一对半夜出来野/战的苦命鸳鸯,被白杨他们偶然撞破了好事……

    “两位好兴致,天为被地为床,清风明月相伴,人间乐事呀”

    白杨把因为差点看到不该看的画面而变得有些恼羞成怒的林冰儿拉到身后,看着那两个人笑道。

    噗通……

    然而白杨刚开口,那对狗男女就跪了。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也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求求你们了……”

    那男的不??耐匪档?,他身后的那女的不敢吱声,但也跟着一个劲磕头。

    白杨秒懂,这估计也就是隔壁王大哥的故事了,没兴趣知道这些,看着他俩撇撇嘴说:

    “老王你好啊,想让我们不把你们的好事传出去也行,但我问你什么,你得老实回答”

    “大爷请问,只要不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你问什么我都说,还有,我不姓王……”

    那男的稍微放心了点开口道。

    这种偷那个情的事情,不管在什么地方,传出去都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俩人都是中年人,恐怕都是有家室的,就更不能被传出去了。

    此时男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喵的,招谁惹谁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大半夜还有人,真是曰了狗……额,翠花可不是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