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打发走了一拨又一波,直到天黑也没有从任何人口中得知那个神秘老头的半点信息,这让白杨有点心烦意乱,懊恼那些烦不胜烦的骗子之外,更加疑惑的是,难不成那个老头真的不存在?

    那老子看到的是鬼???

    这个世界神奇的三个月亮悬挂在漆黑的苍穹之上,柔和的月光洒满世间,夜幕下一片朦胧。

    “少爷,那个老人对你很重要吗?”

    林冰儿轻轻的给枕在自己胸脯上的白杨按摩脑袋,开口问。

    “这不是重要不重要的问题,而是我一定要弄清楚他到底是人是鬼”

    白杨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

    对于那老头,白杨一半是处于好奇心,一半是来自于心中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貌似只有自己能看到那老头,万一对方是鬼缠上自己了咋搞?

    “哦”

    林冰儿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那老头貌似不存在,她也给不了什么实质性的意见或者建议。

    “请问,这幅画像是你们这里发出去的吗?”

    此时,小院门口传来了一个询问的声音。

    “是的,如果你是骗子的话,请后退五步左转直走不送,我心情不好,要不然你下场很凄惨的”

    白杨看都不看对方开口说道。

    这一天骗子太他娘多,对于从别人口中知道那个老头的信息白杨几乎已经不抱希望。

    “额,那个,我不是骗子”

    门口,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青年看着白杨愕然说道。

    是的,骗子都不会说自己是骗子,白杨摆摆手示意对方走吧,连和对方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一个画师,今天看到了城中出现了很多一模一样的画像,几若真人,我对于能画出那么多一模一样的作画之人无比钦佩,想要拜访一下,希望对方能指点一下我的画技,请问能帮忙引荐一下那人吗?”

    门口那青年不走,反而还上前一步态度很诚恳的说道。

    虽然那老头的画像白杨是用中性笔画的,但他却用的是素描手法,和黑白照片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作画手法这个世界估计没有,这不,有专研画技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说作画之人啊,在城东凉水胡同,名字叫复应机,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这个人可不得了,画技出神入化,一个呼吸就能画出几张这种画作来,而且还一模一样丝毫不差,我当时也看傻了,我请他足足画了一万张这样的图呢,你现在去找估计对方还没睡,快去吧少年,去追逐你的梦想……”

    对方不是来骗钱的,白杨来了点兴趣,看着他张嘴瞎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给迷途的少年指点一个死胡同白杨觉得自己完全有这样的义务。

    “多谢兄台告知,若是能寻找到这位复应机大师,得到他的指点,我一定前来感谢”

    对方很有礼貌的对白杨拱手说道,然后满心欢喜的离去了……

    白杨得愁死,这家伙专研画技人都傻了吧?我是骗你的你听不出来?还复应机大师?你去找鬼去吧。

    不管那青年能不能找到复应机大师,白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

    “收拾收拾,我们回清荷那里蹭饭去”

    “少爷,其实我也可以给你做饭食啦,而且我的手艺还不错哦”

    林洁儿这个时候看着白杨眼睛眨啊眨的说,她这是在给自己刷存在感,白杨老是指点她去跑腿,她要用实际行动告诉白杨,除了跑腿她还能做点别的……

    “如果下次让你跑腿的时候你不让玉儿代替你去的话,我就给你一个施展自己厨艺的机会,小洁儿啊,虽然你们姐妹长得一模一样,但想忽悠少爷是不可能的,毕竟你的胸脯最小,我一眼就看穿你的把戏啦,只是没说而已”

    白杨看着她张开五指做了一个抓某种柔软球体的动作笑道。

    “这都被少爷看出来啦?”

    林洁儿脸颊微红的同时又有点不服气的问,也不知道她问的是白杨怎么知道她们四姐妹中她胸脯最小,还是问的她让林玉儿帮忙跑腿的事情。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你们身上有多少根毛……咳咳,少爷我都是知道滴……

    “雷大哥,你又要走了吗?我们还能帮你做点其他事情吗?”

    这时洪一他们跑过来看着白杨不舍的问。

    这一天对于他们这帮没有人疼爱的小乞丐来说真的犹如梦幻,在白杨的带领下,他们不但吃饱了饭,吃到了美味的糖果,现在又有完整的屋子,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却对白杨形成了一种很自然的依恋。

    “乖啊,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们,就比如今天,我没多久就找你们了吧?你们以后要帮我的事情恐怕还很多,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饱肚子睡觉长个儿,长大了就能帮到我更多的了”

    白杨挨个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笑道。

    “嗯,雷大哥,我们一定吃得饱饱的快快长大,以后好帮你”

    一个个熊孩子很认真的点头说。

    “嗯,我等着那一天,现在我先走啦”

    摆摆手,白杨带着冰清玉洁四女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看着白杨都出门了,一帮熊孩子不舍的追到了门口,确定白杨上了马车真的要走了,一个个才失落的回到院子发呆。

    “嘻嘻,我偷偷藏了一张雷大哥的画像呀”

    熊孩子中,年纪最小的洪十六开口说道,说话的时候还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画像向其他人炫耀。

    “嘿嘿,我也藏了一张呢”

    洪九也从怀里掏出一张嘿嘿笑道。

    “我也是”

    “……”

    一帮熊孩子,每个人都冲怀中拿出一张画像看着其他人说。

    “我是觉得这张画像是雷大哥画的,所以才偷偷藏了一张,雷大哥对我们那么好,留着他的东西我就觉得他还和我们在一起,着上面有他的气息呢,不信你们闻闻,你们是因为什么呀?”

    洪七躺地上,将画像盖在脸上说道。

    “我也是因为你说的这样才偷偷藏了一张的”

    洪一学着洪七的样子躺下说道。

    “我也是”

    “……”

    一帮熊孩子,就因为白杨对他们好,所以都偷偷藏了一张白杨让他们分发出去的画像在身上,觉得那上面有白杨的气息,留着就好像白杨一直都在一样。

    没有人疼爱的小乞丐,一个人对他们好他们就百般依恋,让人有点心酸。

    “不过,大哥哥画得真的很好哦,这个老头好像活的一样,比那块墙上的要好十倍”

    月光下,洪三举起画像说道。

    “不对,同样是这个老头,那块墙上画的根本就没法比,大哥哥画的比那块墙上的好一百倍!”

    洪五气鼓鼓的瞪着洪三说。

    “你们都错了,大哥哥画的比那墙上的好一千倍!”

    洪八瞪着洪三洪五气鼓鼓的说。

    “对,一千倍!”

    最小的洪十六死劲点头。

    “可是,一千倍是多少呀?”

    洪十一十个手指头都比划了好几遍,脚趾头都算上了,楞是算不明白。

    “大概很多吧?”

    “嗯,一千倍是最多的!”

    其他小孩面面相窥,表示一千倍是他们知道的最大数值,反正白杨画的就是最好的……

    院子外的巷子里,车夫驱赶着马车都走出去五十多米了。

    原本白杨正躺在林洁儿的腿上闭目,可他这个时候却突然张开了眼睛,一脸古怪。

    “吓,少爷,你怎么突然睁开眼睛了呀”

    林洁儿脸蛋红红的拍了拍胸脯说。

    白杨脑袋枕她腿上闭目,毕竟她们以后都是白杨的人了嘛,然后她就偷偷的认真的打量白杨,白杨突然睁开眼睛吓了她一跳,还以为白杨知道了她的小动作呢。

    女孩子偷偷打量男人被发现,哎呀呀,羞死人哒……

    白杨愕然了一秒钟,然后抬头,在有点小慌乱的林洁儿小嘴上嗯嘛了一下,随即起身说道:

    “停车,回去!”

    他喵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特/么等了一天,骗子遭遇了无数,好几次差点就被骗了也没有得到那老头的一点蛛丝马迹,可谁他娘的知道那帮小屁孩居然知道点什么?

    仔细回忆了一下,白杨貌似从让他们发传单开始,就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要找人,只是让他们发了,估计那帮小家伙也只是觉得好玩,压根就没问,而且他们也不识字,根本看不懂画像上的字。

    这事儿闹得……

    如果不是白杨五感极其敏锐的话,相隔这么远他也不可能听到那帮小孩此时在院子里面的嘀咕声。

    冰清玉洁她们都已经快习惯了白杨不时蹦出的奇怪决定,对于他突然提出掉头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掉头,来到院子门口的时候白杨就迫不及待的问:

    “洪一,你们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画像上的人?”

    “咦?是雷大哥,你果然没有骗我们,这么快就来找我们啦”

    洪十六惊喜道。

    “我们没有藏雷大哥你的画哦,都发完了的”

    洪一手忙脚乱的将画像塞怀里装无辜。

    其他小孩反应过来纷纷照做,看着白杨也不惊喜了,反而有点忐忑不安。

    他们以为白杨回来是怪他们没有发完传单……额,画像的事情。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无语,平复了下心情再次问:

    “告诉雷大哥,你们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画像上的人?”

    “我们没见过他呀?”

    洪十一眨眼。

    白杨秒懂,心中纠结得要死。

    好吧,你们理解能力有限,我换个说法行了吧?

    “那你们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比我画得差了一千倍的那副画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