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塔很高,站在上方俯瞰,地面的人如同蚂蚁,如此高的地方让人很没有安全感,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林冰儿怀中,白杨目光巡视,意念也延伸出去,没有发现半点那老头的痕迹。

    “别人看不到他,好似鬼魅一样不存在……”

    白杨心头自语,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老头太邪门了。

    “少爷?”

    林冰儿看着怀中微微出神的白杨开口,不知道白杨上来做什么。

    “没事,冰儿,我们下去吧”

    白杨轻轻摇摇头道,并未解释什么,毕竟她们看不到那个老人,说了也没用。

    跑上来一趟,不过分钟时间,没用发生任何意外情况,林冰儿她们一头雾水,又带着白杨下到了地面。

    ‘不行,一定要搞清楚那老头是什么人,要不然我心里没底!’

    不理会周围那些人好奇的目光,心中自语的同时白杨对冰清玉洁四女说道:

    “走,我们回之前的院子”

    带着冰清玉洁四姐妹,乘坐马车,白杨他们又一次来到了不久前单秋林散功的那个院落。

    让冰清玉洁四姐妹在院子里等候,白杨独自进了屋子里,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回到地球,他掏出手机搜索办公用品的售卖地点,开着六轮奔驰皮卡突突突杀过去,购买了一台复印机和一大堆白纸,刷卡走人,回到了租住的别墅开工。

    抽出一张A4纸,用中性笔在上面刷刷刷勾勒,两分钟就将那老人惟妙惟肖的画了出来,在下方用陈国语写着千万钱寻求这个老人的确切信息!

    弄好后,放到复印机里面开始刷刷刷复印……

    “那老头神神秘秘的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所谓雁过留痕,你那么大个人我还信你是凭空冒出来的,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我不知道不等于别人也不知道,我就不信搞不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青木县找不到你的线索,我把传单辐射到整个陈王朝去……”

    看着复印机里一张一张吐出复印好的画像白杨心头自语。

    足足复印了一万张,白杨将这些复印好的画像搬到了异界那边。

    从小屋出来,白杨对林洁儿说:

    “洁儿,你跑一趟城南,去找一帮小乞丐,就说是雷锋哥哥让他们过来帮忙,让他们把钱也带来,他们知道的”

    现在白杨没功夫搞钱,只能先借用那些乞讨来的钱。

    “好的少爷”

    林洁儿点头离去,但心头却郁闷不已,为什么又是我呀?虽然四姐妹中我最小最好欺负,可几个姐姐也就大我一丢丢时间的……

    不久后林洁儿就带着一帮小乞丐回来了,顺便还将那些钱全部都带了过来。

    “雷大哥,真的是你呀?”

    再次看到白杨,洪一他们显得很开心。

    “你们还好吧?”

    白杨看着他们笑问。

    “我们都很好呢雷锋哥哥,正准备拿点钱去买些工具将那个破败的院子修补一下,雷锋哥哥就让这个漂亮姐姐来接我们了……咦?四个一模一样的姐姐,刚才接我们的是哪个?”

    洪一很开心的笑,然后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冰清玉洁四姐妹,顿时傻眼蒙圈了,分不清刚才是谁带他们来的。

    “那个破院子就别修补了,诺,这个院子以后就归你们啦,你们现在没事吧?没事的话帮我个忙,屋子里的那些画像,你们拿去,分散到城中各处,见人就发,发完为止”

    白杨指着身后的小屋说道。

    “好的,我们马上就去”

    一帮小屁孩死劲点头,一窝蜂进入屋子,每人抱了一摞画像离去,他们对于能够帮到白杨显得很开心,至于屋子的事情和把钱带来的事情问都没问,雷大哥是不会害他们的。

    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单纯,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言听计从。

    白杨所做的这一切冰清玉洁四姐妹都看在眼中,可是不懂,一脑袋疑问,却识趣的没问。

    那张画像她们也看过,根本没有那个老人的丝毫印象。

    接下来就只是等待了,一帮小孩跑了一趟又一趟,将画像拿到县城各处去见人就发。

    这倒是在县城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这种寻人方式从未出现过。

    “几位兄台,我遇到了一件趣事,一个小孩见人就发一张这种画像寻人”

    一间茶楼中,有人拿着那张复印的画像对其他人说。

    “咦?我也有一张,刚才在路上接到的”

    另一人也拿出一张一模一样的笑道。

    “哎?不对,两位兄台,你们看,这两张画像一模一样,丝毫不差,甚至上面的笔记也是一模一样的”

    边上有人惊讶道。

    “咦?还真是!”

    “这怎么可能!无论多么高明的画师,都不可能画出一模一样的画作来!”

    “你们看,门外有人手中就拿着一张,虽然没看清,但绝对和这两张是一模一样的,这种一模一样的画像还很多?”

    “这简直不可能!谁能画出那么多一模一样的画作?”

    “难道你们都没有注意到,上面有人花费千万钱寻求这个老人的信息吗?”

    “还真是,你们谁知道这个老人是谁?”

    “不知道……”

    一帮人想啊想,最终都只能摇头。

    复印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画作都是手工画出来的,虽然有雕刻印刷,但却无法做到每一张的墨迹浓淡都一模一样,是以一万张一模一样的画像分散出去想不引起关注都不可能。

    类似的讨论场景在青木县各个地方上演,有人惊奇一模一样的画作,有人则是在讨论那个老人到底是谁。

    所谓的广而告之就是,当一件事情引起关注之后,就会想瘟疫一样开始迅速蔓延,一万张画像分散在几百万人口的青木县,或许只是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但经过人们的讨论关注,最后的结果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小院中,白杨让冰清玉洁她们搬来了桌子椅子,准备了一些水果点心,百无聊赖的等待。

    半个小时后,有人就寻着传单上留下的地址找来了这里。

    “请问,是这里有人花费千万钱寻求画像上这个老人的信息吗?”

    门口,一个穿着打扮很邋遢的中年人问。

    “对,就是这里”

    白杨来了精神,坐直了身躯看着对方期待的说。

    “……”

    那人没回答,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杨身边的冰清玉洁四女。

    “喂喂,回魂了”

    白杨敲了敲桌面无语道,这四个妹子是我的,你看一眼就够了啊,看多了我挖你眼睛……

    “哦哦,我知道,但是,钱呢?”

    那人缩了缩脖子看着白杨带着点尴尬的搓了搓手说。

    看看,金钱才是动力,要不是那一千万钱,谁会跑这破地方来。

    然而白杨却撇撇嘴指着他说:

    “麻烦,路在外面,左拐,慢走!”

    “你什么意思?”

    对方看着白杨不解问。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知道,别逼我动手,我脾气可不好!”

    白杨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说。

    狗曰,怎么哪儿都有骗子,白杨心头无语,过来的第一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家伙一开口就是钱,接下来问都不用问了,绝/逼是骗子没跑,如今白杨多聪明,想骗他没门,安利的都别想骗他……

    “我是真的知道啊,如果你真给一千万钱的话,我就告诉你”

    那人急了,都没心情去看美女,有了一千万钱,又可以潇洒一段时间的说。

    “洁儿,丢出去”

    白杨懒得和这家伙瞎扯,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道。

    砰~

    林洁儿身影一闪,出现在对方身边,小脚一抬就给对方踢飞出去了,用的是巧劲,对方飞出十多米后落地居然没倒下。

    “孙子,你居然跑这儿来了,欠我们赌/场的钱什么时候还……”

    那被踢飞出去的人刚站稳,几个彪形大汉就来到了外面的巷子,指着对方大声呼喝道。

    “你们认错人了,不是我!”

    那家伙脸色一变,撒丫子狂奔而去,后面一群人追……

    “大哥哥,我们发完啦”

    不一会儿,洪一他们相继回来邀功似得对白杨说。

    “你们辛苦了,看你们喜欢吃‘啊二背尸’,那边都是给你们准备的,不过少吃点,你们还小,对牙齿不好,玩去吧……”

    白杨指着屋子里面的一个大塑料袋说,那是买复印机的时候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买的糖,要让这些小孩帮忙嘛,当然得给点好处了。

    “谢谢雷大哥”

    一帮熊孩子欢呼一声就跑了进去。

    “请问,这里有人花费重金寻求画像上老人的信息吗?”

    门口,一个青衣少年看着里面唯唯诺诺的问。

    “对,就是这里,你知道?”

    白杨抬眼看着对方问。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这钱……”

    对方尴尬的说。

    “走吧,别逼我动手”

    白杨撇嘴无语道

    “我真的知道……”

    砰……

    “我真的知道……”

    砰……

    几个小时时间,先后有四十多个人来到这里,声称自己知道那老人的信息,可无一例外,都特/么是骗子,白杨那个无语就别提了,都一帮见钱眼开的家伙。

    还有更无语的,有几伙人眼红一千万钱,直接带了一帮人过来准备抢钱不说,看到冰清玉洁四女更是一个个准备化身狼人。

    然而下场是凄惨的,冰清玉洁四姐妹在白杨面前是软妹是乖宝宝小猫咪,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嘛,胭脂虎说的就是她们,一帮气势汹汹而来的人全被打得断手断脚丢了出去!

    她们四个联手,可是能对付武士级别的强者的,一帮见钱眼开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高手,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区区一千万钱起心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