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这家伙先放你这儿,帮忙照看一下”

    白杨看着清荷说道,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

    单秋林已经不省人事了,所谓的最佳损友就是白杨这种,管他死不死,给他砰一下丢地上完事儿……

    虽说单秋林手断了一只,眼睛也瞎了,一身修为尽废,但白杨才不会相信这家伙曾修炼到武师之境的体制会那么容易死,估计搁地球那边从五层楼丢下去也只会砸坏地面。

    “他是?”

    清荷看了看地上的单秋林,又看了看白杨,这是什么情况她没搞懂。

    话说单秋林看上去已经那么凄惨了,白杨你这样对他真的好吗?

    “别看这家伙双目已瞎,断了一只手臂还要死不活的,但却是青木县的十大高手之一单秋林,很厉害的那种,不过已经是曾经了,现在就是一个废人,我都能打得他没有还手之力”

    白杨指着地上的单秋林大大咧咧的说。

    “居然是断魂剑单秋林!小兰,带单公子去洗漱一下安顿好”

    白杨的不靠谱清荷再一次见识到了,无语的同时先吩咐了一声边上的丫鬟小兰,然后才看着白杨问:

    “白公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家伙名声挺大,没想到清荷你也知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不过你清荷放心,没事的,我先把他放你这儿,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办,我回来再说啊”

    白杨很不负责任的丢下这样一句话。带着冰清玉洁四女转身离开了。

    “……”

    清荷看着白杨的背影心情相当复杂,这都什么情况这是?

    “清荷姐姐,白公子他身边的四个女子好漂亮”

    小兰去照顾单秋林去了,小翠在清荷身边若有所指的说。

    “你呀,别多想,我和白公子只是朋友而已”

    清荷伸手在小翠的鼻尖点了点摇头笑道,聪明如她,蕙质兰心,怎会听不出小兰话里的意思。

    “清荷姐姐,我这不是在为你担心嘛,那白公子,到处招蜂引蝶,走到哪儿都少不了女人,在德阳镇的时候,他身边的小猫就不说了,还有那蓝家大小姐蓝欣和牛家大小姐?;ɑ?,还不是可劲的往他身边凑?我是怕姐姐你将来伤心”

    小翠嘟着嘴说。

    “你们不懂,白公子并非多情之人,我和他,只会是朋友是知音,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恋人”

    清荷摇头轻语道,随即走到凉亭坐下,一脸淡然的抚琴,琴音缥缈,空灵而出尘……

    “少爷,我们这是去哪儿?”

    路上,马车外,车夫小心翼翼的问。

    这帮人可惹不起,自己原本只是一户小有财力人家的车夫,就因为主家看到那四个女子中不知道是哪一个起了心思,话都来不及说一句就被暴打一顿不说还给将马车连同自己给抢了。

    那画面惨啊,一二十个家丁,愣是被那弱女子一样的人儿给打得吐血倒了一地……

    “没有目的,给我到处转”

    车厢中,白杨枕在林冰儿的胸脯上懒洋洋的说。

    “好的”

    车夫不说话了,这位爷也是闲的,要转就转呗。

    马车平缓前行,白杨问边上的冰清玉洁几女:

    “对于薛半城薛家,你们了解多少?”

    她们曾是青木县血莲教分舵的人,估计知道不少整个县城的情况,问她们准没错。

    “少爷,薛家在整个青木县的权势可以排进前十,但要说到有钱的话,薛家绝对是青木县最有钱的,有半城之称,产业涉及方方面面……薛家最大的生意来源主要有两种,其一是青/楼产业,万花楼没有覆灭之前,青木县中有五个旗鼓相当的青/楼,其中两家就是他家的,其二是丹药,整个青木县,有近半的丹药生意把持在薛家手中,当今之世,武道昌盛,可谓人人尚武,而最普通的壮气丹一粒都价值十万钱,可见薛家财力有多么雄厚……”

    林清儿在给白杨捏肩捶腿的时候轻声介绍道。

    白杨明白,薛家虽然说在青木县很有钱很有钱……,但这是玄幻世界,很多时候有钱也没什么鸟用,估计单秋林的师傅他家就惹不起,此外还有官府,禁武堂之类的官方机构,然后还有民间狠人,所以薛家在青木县能排进前十不错了。

    “薛家这么有钱?还把持着丹药生意?这个好,你们说要是少爷我将他家的一切都弄到自己手中如何?”

    白杨听了,琢磨片刻摸着下巴说。

    冰清玉洁四女对视一眼,没说话。

    “有什么话就说,别跟少爷我客气”

    白杨摆摆手道。

    “少爷,恐怕很难,虽说薛家在青木县只能排近前十,但他家凭借财力和丹药也网罗了一批武道高手,武者就不说了,武士境界的高手起码两位数,甚至武师境界的高手也不是没有,他家和官府的关系也很微妙,以前血莲教在青木县的分舵无数次打薛家的主意都没有成功,所以……”

    林冰儿想了想说道。

    已经很委婉了,就差告诉白杨‘少爷你别异想天开’。

    “这世间,就没有绝对的事情,只要肯动脑子,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五天之内,薛家的一切都将归少爷我所有,而且我还不花一分钱,不和他家兵戎相见,如果成功了,你们四姐妹一起给少爷我跳脱/衣/舞,如果不成功,少爷我给你们跳,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白杨打了个不响的响指笑道。

    冰清玉洁四姐妹脸色一红的同时又无语,你是少爷,你说了算,但却并不看好白杨的异想天开……

    不花一分钱,不和薛家兵戎相见(这个没得拼,就她们几个没法搞),怎么可能将薛家的一切都夺过来?

    “那少爷准备怎么做?”

    最小的林洁儿好奇的问。

    “这个你们别管,到时候就知道了,记得脱/衣/舞哟”

    白杨咧嘴一笑看着她们神神秘秘的说。

    他的刻意强调,让四个黄花大闺女的四姐妹脸颊通红诱/人得紧……

    没办法,白杨现在也算是家大业大了,德阳镇葫芦山谷需要建设成足够自保的程度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还有一万多人需要养活需要培养,这些都得花钱啊,这薛家正好撞枪口上了。

    要说这薛家,在青木县能有这么大的规模,是以正常手段达到如今的地步鬼都不信,毕竟这个世界的秩序相对混乱血腥,所以白杨搞掉薛家一点压力都没有。

    此时他微微闭目,脑袋枕在林冰儿的胸脯上,脑袋超频运转,分分钟就想到了一个兵不刃血夺取薛家一切的办法!

    “少爷,你什么时候要了我们呀?”

    边上林清儿此时红着脸大着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停车!”

    然而白杨雅阁没听她说了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眼睛一瞪说道。

    一阵风吹来,吹开了马车的车帘,白杨透过车窗看到了青木县最高的建筑白石塔。

    白石塔顶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站在最高处,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酒葫芦,抬头看天,一口酒一口酒的喝着,画面很自然,丝毫都不觉得突兀,仿佛一切就应该那样才对。

    “少爷怎么了?”

    马车停下,林冰儿不解问。

    浑身发毛,心头发冷,白杨深吸一口气,指着白石塔顶端问:

    “你们看那边”

    冰清玉洁四女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白石塔,摇摇头问白杨:

    “少爷你让我们看什么?”

    “你们真的没有看到吗?”

    白杨没回答,再次问道。

    “少爷,什么都没有啊,白石塔矗立在那里,没什么特别的,我们都看过很多次了”

    林洁儿摇摇头道。

    白杨觉得喉咙有点发干,她们是真的没有看到白石塔顶端的那个老头,可对方此时明明就站在那里的。

    他不但发现冰清玉洁她们没有看到白石塔顶端的老头,透过车窗,外面的行人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白石塔顶端的异样,在所有人眼中,那个老头仿佛不存在一样!

    为什么老子能看到那死老头其他人却看不到?难不成真的只有老子能看到?难道说老子中邪了?难道说老子……

    白杨心头划过无数荒谬的疑问。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白石塔顶端那老头缓缓转身,低头,远远的看了他这个方向一眼,好似在笑,好似没笑……

    再一眨眼,艾玛我去,上一秒那老头还在那里站在,一眨眼的时间,特么人没了!

    我擦有鬼!

    狗曰老子被鬼缠上了!

    “走,和我下车,去白石塔那边”

    白杨深吸口气说道。

    管你是人是鬼还是何方妖孽,大爷去会会你!不搞清楚白杨简直不敢在这个世界呆了,这一刻什么薛家见鬼去吧。

    冰清玉洁她们不解,跟着白杨下车,快速向白石塔的方向而去。

    来到这里,白石塔依旧,周围行人无数,有人进入石塔一层一层向上游玩,观看青木县的景致。

    “冰儿,带我上去,从外墙上”

    站在白石塔下,白杨脖子都快仰断了,看着顶端说。

    “好的少爷”

    不知道白杨发什么神经,林冰儿伸手搂住白杨的腰(貌似搞反了的说……),脚尖在地面一点,带着白杨腾空而起一二十米,风驰电掣向上攀登,力道用老时,脚尖再次在白石塔上一点继续向上。

    其他三女跟上,一行五人飞速向着白石塔顶端猿跃而上。

    四个一模一样的大美妞带着一个男人上去,足够吸引人眼球的,周围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个仰头围观。

    数百米高的白石塔,林冰儿带着白杨分钟不到就来到了最顶端。

    这里只能站一个人,林冰儿干脆将白杨楼在怀里……

    (吃药了,头脑清醒了不少,等下继续去医院挂水,彻底恢复后石头爆发,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