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三娘走后,小院中就剩下了白杨和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谁都没有说话,场面静悄悄。

    之前白杨喝了不少酒,此时酒劲上来,他脸色有些发红,眼神变得迷离。

    冰清玉洁四姐妹看着白杨的背影,心头有些忐忑,她们不知道白杨到底要不要她们留下,毕竟她们决定留下也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恍惚间,她们看白杨的背影,却感受到了一种落寞,和她们了解中那个仿若没有烦恼的白杨大相庭径。

    沉默的气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白杨一直抬头看天,莫名叹息一声说道:

    “我现在喝醉了,接下来我说的话,过后我是不会承认的”

    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愕然对视一眼,不知道白杨在说什么,没有打扰他。

    “单秋林才是强者,绝世强者,甚至超过了这个世间的太多太多武道神道修士,因为他放下了自己放不下的,那股勇气,强得可怕,强得震撼人心!”

    “你们以为他现在废了吗?错,大错特错!”

    “此时的单秋林,才是真正的重新开始,他接下来的路,将是一片坦途”

    “他纵然眼瞎,纵然断臂,纵然废去一身修为,但他心中却多了一股无形而可怕的力量,我相信,一旦这股力量释放出来,将足以震惊世间!”

    “他终有一天会逆天而起,站在最高处,蔑视众生,但他却会很孤独!”

    “高处不胜寒,强者都是孤独的,单秋林已经具备了绝世强者的潜质”

    “毕竟,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方能极于道……!”

    “你们不懂!”

    “……”

    白杨的声音很低沉,很深邃,他抬头看天,似乎是在呢喃,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冰清玉洁四姐妹,茫然的看着白杨,莫名的感觉心头一颤,下意识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屋方向。

    那里静悄悄,朴实无华,甚至显得有些破败。

    可是,冰清玉洁四姐妹却恍惚之间看到,在那破败的小屋里面,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在蛰伏,一种恐怖的神光在酝酿,一股无形而澎湃的锋芒在闪烁,随时都会冲天而起,直上九霄,将天穹撕碎,将万古磨灭!

    “好恐怖!”

    四姐妹心意相通,都感受到了那种可怕的感觉。

    转而晃眼再看小屋,那里依旧平静,茅屋依旧,没有任何特别。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化茧成蝶,打破枷锁,单秋林找到了自己的道,是武道,但超越武道,不是神道,却让神道也害怕,那是一种看似无情却有情的恐怖剑道!”

    “当无情之剑展现在世间的时候,将灭莫可匹敌,当有情之剑吐露锋芒之时,人世间一切都讲被那恐怖的剑光掩盖……”

    白杨依旧醉眼迷离的看着天空低语,呢喃。

    微风吹过白杨,冰清玉洁四姐妹眼中,此时的白杨变得无比遥远而模糊,仿佛一下子去了天边,可他一直都在眼前。

    少爷在说什么?

    冰清玉洁四姐妹面面相窥,一脸茫然。

    因为~

    他喵的白杨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说的是汉语……

    “我想她了……”

    白杨突然转身,看着冰清玉洁四姐妹咧嘴一笑说道。

    这句话冰清玉洁四姐妹听懂了,白杨用的是陈国语说的。

    “少爷……”

    林冰儿开口,不解的看着白杨,不知道说什么。

    “单秋林尘封了自己人生的最美好,可了解了他的经过,我发现,其实在我的身边,有一个人,也将我当成是她的一切”

    “现在我才发现,我的小猫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她没有你们的温柔,没有蓝欣漂亮,没有?;ɑㄎ涔Ω咔?,没有清荷多才多艺,但是,她却能在我每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我前面,所以,她很美,美得让我心醉,美得让我心疼”

    “我相信,我的小猫一定能陪我走过这段人生旅程,和我一起走过不同的城镇村庄,去未知的远方,或许我们还会在途中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呵……那一定是一段难忘的人生经历,好期待啊……”

    白杨脸色显得越发通红了,眼神迷离,已经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

    这边的酒不浓烈,但他却喝了很多,此时已经醉了。

    他醉,不知道是因为了解了单秋林的经历而醉,还是因为那一分单纯的爱恋而醉,亦或者是想到了自己的小猫而醉……

    所以白杨就是这么个不靠谱的人,当着四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说别的女人……

    啧啧,你还能更不靠谱一点吗?

    “少爷……”

    林清儿看着白杨开口想说什么,却再次被白杨挥手打断说道:

    “我不管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不管是花三娘玩的什么阴谋把戏还是血莲教搞的什么狗屁倒灶,亦或者你们真的是真心实意,我不想去了解”

    “你们只要记住,跟着我,就是我的人了,乖乖听话就好,仅此而已”

    冰清玉洁四姐妹看着白杨,不知道如何开口,因为白杨已经将她们的话全都堵住了。

    此时白杨在笑,笑得很轻松,他没有说任何威胁的话,可冰清玉洁能感受到白杨埋在心中的那种凶厉。

    若她们敢做出什么对不起白杨的事情,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可怕事情。

    “参见主人”

    林冰儿带头,对着白杨双膝跪地说道。

    “参见主人”

    其他三姐妹照做。

    没有任何誓言,她们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

    白杨的心思没有人能猜透,之前他还说并不在乎冰清玉洁为什么要跟着他,但在冰清玉洁此时表态之后,他却笑问:

    “说说,妹子们,为毛跟着哥?”

    “……”

    冰清玉洁愕然,跟不上白杨的节奏。

    愕然片刻,林冰儿抬头看着白杨回答道:

    “我们相信,主人终归有一天会站在尘世巅峰,俯瞰人世众生,能够站在你的身后,那是我们的荣幸,哪怕不能陪主人走到最后,但那必将是一段没有遗憾的人生路途……”

    白杨听了,笑了笑,再次看天说:

    “恐怕你们要失望了,我平生并未有太大的志向,四处走走,四处看看,开开心心的过完这辈子,仅此而已”

    “主人,我们这一跪,生死无悔”

    林冰儿坚定道。

    “三十元众生牛马,六十元诸神龙象,未来谁也说不清楚”

    白杨淡淡说了一句冰清玉洁她们听不懂的话。

    不等她们说什么,白杨摇摇头轻语道:

    “我现在喝醉了,说了什么我是不会承认的,好了,就这样,冰儿,你过来,我枕着你的胸脯很舒服的,清儿过来给少爷我捏肩捶腿,玉儿,那炳血纹剑,以后你给我拿着,洁儿,你好欺负一点,就去跑腿吧,雇一辆马车过来,少爷我是没有钱的,自己想办法”

    这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家伙,永远别想知道他下一刻想干嘛。

    “好的少爷”

    冰清玉洁四姐妹相视一笑站起来说道。

    林冰儿来到白杨身后,将白杨的脑袋靠在了自己高耸的胸脯上,小心的调整舒服的位置……

    林清儿在白杨身边蹲下,素手轻柔的给白杨捏肩捶腿尽心尽责……

    林玉儿走过去,看似软妹的她,却轻易的捡起了地上的血纹剑,那把近三百斤重的血纹剑在她手中好似没有重量,双手捧着站在了白杨身后。

    最后林洁儿扭动优美的身姿离去,气鼓鼓的去雇佣马车去了。

    同样是姐妹,为什么三个姐姐就能陪在少爷身边呀……

    半个小时后,林洁儿带着一辆马车回来了。

    两匹神俊的黑马拉车,这两匹马,单独拿出一匹丢地球那边去都能秒杀所有所谓的纯种/马,可在这边只能是拉车的牲口。

    马车很大,快一间屋子大了,有一个专门的车夫,老实巴交的样子。

    “少爷,我直接抢了一辆马车回来”

    林洁儿看着白杨邀功一样说道。

    好吧,才真正的确认跟着白杨,林洁儿的行事风格都已经变得不靠谱起来了。

    “不错,很有你少爷我的风格”

    白杨的脑袋在林青儿柔弱的胸脯上蹭了蹭看着林洁儿说道。

    然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拒绝了她们的搀扶,歪歪扭扭的走进小屋,将陷入昏迷的单秋林抗在肩上出门,期间还摔倒了几次。

    马丹,喝醉了,动作有点不听使唤……

    直接将单秋林丢马车上的外面,白杨进车厢,让林冰儿坐下,他躺她双腿上,告诉车夫清荷家的位置,然后睡觉……

    他是真睡了,毕竟喝了那么多酒。

    当他们一行来到清荷小院外的时候,白杨却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前后不过只是个把小时的时间,再度睁开眼睛的他,双目中再无一点迷离。

    “清荷开门,我回来啦”

    扛着单秋林,白杨站在清荷的门口扯着嗓子喊,身后冰清玉洁四女跟随。

    门开了,却是清荷的丫鬟小兰。

    “……”

    小兰看着白杨愕然,这才出去多久,怎么就带回来这么多人?

    “清荷呢?”

    白杨问。

    “开门这种事情当然是我们做丫鬟的来啦”

    小兰笑道,将白杨等人引进院子。

    “白公子,你这是……?”

    院子里,清荷看着白杨带着几个人来也一脸愕然。

    我这院子小,你们这么多人我也住不下呀……

    (石头脑袋没问题,只是他喵的感冒了,好吧,好多年没感冒过了,忘了那种感觉,搞得自己以为要变精神病了,一检查,我去,高烧快四十度了,难怪思维混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