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一片狼藉,仿若被风暴席卷过一样,以单秋林为中心,周围破损的?11??品呈现放射状。

    虽然预料到了单秋林要出事,但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白杨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边,一直在边上看着未做声的花三娘她们,此时看着倒地的单秋林傻眼,脑袋发懵。

    “老单这是怎么回事?”

    直接被那股气浪吹墙上贴着的白杨一脸蒙圈的看着花三娘她们问。

    “他这是自废修为,散去一身真元沦为平常人了”

    花三娘看了看单秋林,神色复杂的回答。

    他可是青木县的十大高手之一单秋林,武师境界强者,说废顷刻间就废了!

    这个境界,多少人日夜苦练,经历酷暑严寒,吃尽苦头都无法达到,而单秋林却说舍弃就舍弃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只能说情之一字害人不浅!

    “那他会死吗?”

    白杨再问,这会儿都没去看躺地凄惨的单秋林。

    “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从此之后他就与武道无缘了……”

    花三娘心情复杂,摇摇头叹息道。

    “死不了就好”

    白杨松了口气,看单秋林那么凄惨的样子,他还以为要挂了呢。

    花三娘看着白杨一脸愕然,不解问:

    “他都这样了,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白杨撇撇嘴,没回答花三娘的问题,来到单秋林身边蹲下,上下打量说:

    “何必呢,我说了那么多,口水都说干了,你却给我玩这么一出,别以为你这样我会同情你,恶心吧啦的说些话来安慰你,都是成年人了,在做出决定之前都想好了后果,你这是自找的,我就当看戏了”

    “哈哈,还是你懂我,如果你这个时候惺惺作态的来安慰我,我哪怕是像条狗一样从这里爬出去也不想和你说一句话”

    单秋林躺地上,仰面朝天,七窍流血,却一脸微笑的说道。

    “啧,搞得好像你现在这鬼样子还有和我做朋友的资格似得”

    白杨咧嘴道,还伸手戳了戳单秋林,一副我检查一下你为什么不死的样子。

    “现在后悔了吧?刚才你要是说出两件事情,我提前就给你去办了,现在嘛,你也看到了,无能为力了,只要你愿意,现在就能丢死狗一样把我丢出去”

    单秋林笑道,他还笑得出来……

    “嘿,你想多了,别以为你成为这个鬼样子就想逃避我的承诺,在我这儿,就是再废物的人都有利用价值,你有高深修为在身的时候有你做的事情,你现在虽然废了,却依旧能发挥余热的”

    白杨摸着下巴说道。

    “比如呢?”

    单秋林笑问。

    “你看啊,我现在缺钱,把你丢大街上去要饭的话都不用化妆了,正好你长得也还可以,一定能激起很多人的同情心,搞不好还能赚大钱,咦,这个主意好”

    白杨越说眼睛越亮,一副立刻就想这么办的表情。

    “话说你能扶我起来一下吗?一下子散尽修为,我有点不习惯”

    单秋林无语道。

    “自己选择的人生,跪着也要走完,都有那么大的勇气散尽修为自毁双目,我觉得你自己站起来估计不是什么难事”

    白杨压根不帮忙,蹲边上看他怎么起来。

    “有道理”

    单秋林点头,认同白杨的话,然后居然就真的咬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那边花三娘她们彻底懵了,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尤其是白杨,单秋林都已经那么凄惨了,不但不安慰,反而一副让他自生自灭的样子,你们真的是朋友吗?

    男人之间的友谊不需要像个娘们似得你安慰我我安慰你,死不了,站起来又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出言安慰?别恶心人了!

    然而花三娘她们是不会懂的,自然也就不理解为何白杨他们会是这种前一刻还要死要活后一刻却没心没肺的状况的。

    “不错,还能站起来,估计真的死不了”

    白杨在单秋林站起来之后也跟着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你轻点”

    单秋林咧嘴,这会儿他散去修为,比大病一场的普通人还要虚弱十倍,给白杨这样一拍,差点没给拍地上去。

    “活该,自找的”

    白杨撇嘴,一点都没有同情心。

    “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单秋林那个无语就别提了。

    “还有心情和我斗嘴,看来你恢复得挺快的嘛”

    白杨又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说道。

    砰……

    单秋林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痛得哼哼了两声,也不见生气,反而很平静很轻松的说:

    “我大概能体会到一点你的生活态度了”

    “你可别学我,你是学不来的我跟你讲,看你要死不活的样子,要不要喝点?”

    白杨蹲下,再次戳了戳单秋林问。

    “正有此意”

    单秋林一口答应道。

    此时单秋林需要酒,一醉解千愁,酒醒之后,前日种种都将成为过去。

    白杨起身,目光在院子里巡视,在墙脚看到了几坛完好的酒,过去拿了两坛过来,坐他身边,自顾自的打开一坛开喝,喝了一口说道:

    “自己动手,别以为你是残疾人我现在就会将就你”

    单秋林一脸生无可恋,咬牙坚持坐起来,摸索了一下才摸到了酒坛,然后打开,费力的拿起往嘴里灌。

    花三娘他们这个时候彻底傻了,真心搞不懂这两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你也看到我现在这鬼样子了,我也没有亲人,朋友的话你勉强算一个,我都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了,给口饭吃如何?”

    单秋林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酒,喷出一口酒气笑道。

    “可以,而且你放心,我还得压榨你的余热呢,你还欠我两个承诺,想不买账门都没有”

    白杨看着他不怀好意的说。

    然而他却表错情了,此时单秋林啥都看不到。

    “呵呵,我也好奇,就我这样的废人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四六不着调的闲聊,两分钟后,啪一声,单秋林躺地晕了,手中的酒坛滚出去摔碎……

    “之前喝那么多都不醉,现在才半坛不到就躺了,看来这散去修为后差别很大嘛”

    白杨一把丢掉酒坛撇撇嘴说。

    站起来,将单秋林抗死猪一样抗肩膀上走向小屋。

    白杨走过去的时候,花三娘她们识趣的让开。

    进入屋子,也不管是谁的床,白杨直接砰一下将单秋林丢床上,拍拍手完事。

    看着一脸平静熟睡的单秋林,白杨神色复杂无声叹息。

    这人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总是会有变化的,单秋林的变化就不小……

    离开屋子,来到外面的小院,白杨坐在一个酒坛上,因为之前喝了不少酒,这会儿他有点晕,醉眼朦胧的看向花三娘问:

    “之前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何不乘机离开?”

    “你对我视而不见,我若是想要离开的话,恐怕下场堪忧吧?”

    花三娘看着白杨摇摇头道。

    “聪明,不得不说你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如果之前你乘机跑路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现在嘛,你走吧,爱上哪儿去上哪儿去,别来烦我”

    白杨抬头看天摆摆手说。

    如果之前花三娘乘机离开,被白杨丢在院子中的血纹剑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飞起将其击杀,但她因为心中迟疑而没走,所以才保住了一条命!

    她自己走和白杨放她走,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花三娘盯着白杨足足看了三分钟时间,似乎是在确认他话语中的真假,白杨不为所动,当她不存在,她这才知道白杨是真的要放她走。

    不知道白杨是怎么想的,也没心情知道,她看向林冰儿她们说:

    “冰儿,我们走”

    然而这个时候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却微微低下了脑袋。

    “嗯?”

    花三娘脸色一变。

    “花姐,对不起,我们不能跟你走”

    林冰儿咬了咬嘴唇,迈步来到白杨身后不看花三娘,轻声说道。

    林清儿她们此时也来到白杨身后,不去看花三娘,意思不言而喻。

    白杨微微愕然,转而古怪一笑,好整以暇的看戏,他也没搞懂这是什么情况,冰清玉洁和花三娘她们都是血莲教的,居然不走了是什么情况,想赖上我?

    “你们敢背叛血莲教?”

    花三娘咬牙看着冰清玉洁她们沉声道。

    “我们不敢”

    林冰儿摇头。

    “那你们这又是什么意思?”

    花三娘指了指白杨,皱眉不解问。

    此时林清儿看着花三娘笑道:

    “花姐,虽然我们只是你出于某种目的送给少爷的,而我们也只是和少爷相处了一个白天的时间,但是你知道吗?我们在和少爷短短一天的相处中,却真真体会到了自己是一个人,而并非是一件工具,血莲教让我们练武,学习取悦男人的方式,不过只是将我们当做一件可有可无的工具而已,所以我们选择留在少爷身边”

    “背叛血莲教的下场有多么凄惨你们应该知道,而且,你们跟着他,只会给他带去麻烦!”

    花三娘眉头紧皱的看着她们咬牙道。

    她的这番话,冰清玉洁她们并未回答,而是看着白杨。

    白杨笑了笑,看着花三娘说:

    “你说完了吗?说完就走吧,否则我要是改变主意的话,你就别想走了”

    “你们好自为之吧”

    花三娘神色复杂的看了白杨和冰清玉洁她们一眼,腾空而起,脚尖在院墙顶端一点,飞速远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