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说??!”

    眼看单秋林都快沉默半个小时了,就是不说一11句话,白杨差点没给急死。

    “人心,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

    抬头看着天空,单秋林沉默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个我知道,还要你说?白杨无语的同时看着他问:

    “然后呢?”

    单秋林再次给自己灌了几口酒,看向远处的山峦说:

    “你看那山,你看那水,你看那云,你看那天空飞翔的鸟儿,画面是不是很美?是不是很震撼?而你看这周围,纵然建筑美轮美奂,纵然衣衫华丽,却不及那山那水那树那云来得赏心悦目对吧?”

    白杨眨眼,脑袋有点懵,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家伙绝/逼是开启了哲理模式,白杨没打扰,继续听着。

    “所以,自然的东西最美!”

    单秋林淡淡一笑说道。

    马蛋,接下来才算是要进入主题了,白杨心头嘀咕。

    果然,只听单秋林说道:

    “我一早就知道,其实小师妹已经对大师兄情根深种,一颗心都栓在了他身上,我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而已,那天听了你的一番上中下三策,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说的那样去做,我相信必定能得到小师妹的身心,但我不能那样去做,因为那是刻意强求而来的,并不是我想要的”

    白杨眨眼,虽然单秋林说得很矛盾,但他那‘四核’大脑却是秒懂。

    单秋林喜欢他小师妹,喜欢得不得了,他也无比渴望他小师妹也如此喜欢他,但他期望的是他小师妹自己真心喜欢他,而不是通过阴谋诡计得到对方的身心。

    啧啧,总之用一句地球的经典语言来总结单秋林的心态就是:

    强扭的瓜不甜!

    虽然单秋林或许不知道这句话,但他内心却是这样想的。

    按照上中下三策得到他小师妹的身心,那是欺骗,并不是真正的爱情,或许他小师妹并不会知道,可欺骗就是欺骗,单秋林骗不了自己。

    这就没法搞,上升到人性道德的高度了……

    白杨沉默,地球人如今几乎都是一种只求目的不求过程的心态,而单秋林却恰恰相反,他想要的是自然而然的过程,而非不择手段的目的。

    “然后呢?”

    白杨沉默了片刻问。

    “我舍不得小师妹受到半点伤害,若是我按照你所说的那样去做,那本身就是对她的一种伤害,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

    单秋林看着天空在笑,笑得很平静,他的声音如同清风拂面,很轻,却让人心头莫名触动。

    “那你为什么……”

    白杨皱眉,单秋林的话语,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地球的道德观念和这边的道德观念之间的冲突。

    “为什么还要去实施那上中下三策对吧?”

    此时单秋林突然看着白杨平静的笑问。

    白杨点头不解,既然你舍不得,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不自相矛盾嘛。

    “我只是不甘心,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仅此而已”

    单秋林咕嘟嘟的又是半坛酒下肚轻语道。

    “我大概明白了”

    白杨想了想叹息一声说道。

    单秋林喜欢他小师妹,却舍不得去伤害对方,知道他小师妹对大师兄情根深种,内心苦涩,听了那天白杨的一番话,跑去实施计划其实只是给自己做一个了断。

    更确切的说他只是给自己找一个放下的理由!

    “所以,那天我并未真的让那两个兔爷将大师兄怎么样,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那样做了的话,小师妹会很难受的,我……舍不得”

    单秋林自顾自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白杨莫名的心头一酸,他无法理解,单秋林到底有多喜欢他小师妹,才舍不得伤害到她一丝一毫,这种喜欢,或许已经融入了单秋林的骨髓灵魂乃至整个生命。

    “那天,看到大师兄断了一只手臂的时候小师妹眼眸中的那一抹心疼,我就知道,我其实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当大师兄面对岳空的威胁,小师妹不顾一切的守在大师兄身前的画面,我知道,我错了,错得离谱……最后我没想到岳空会那么强大,我也不想大师兄受伤的,抛开小师妹不说,这些‘元’来,大师兄真的对我很好,但我却因为一己之私伤害了大师兄,更是伤害了小师妹,乃至后来伤了师傅的心”

    单秋林平静得可怕的自语道。

    白杨彻底明白了,自己教他的上中下三策他都没有按照那样去做,其中出了一些变故,而那变故,其实就是他的心中并不想那样去做,从而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那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白杨指了指单秋林那要死不活的样子问。

    虽然明知单秋林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过不去心中那道坎,但白杨还是问了,希望单秋林自己说出来,这样他或许会好受一些。

    老实说,白杨这样朋友真的可以,此时都化身知心姐姐了。

    “因为我的任性,师兄断臂,所以我还他一臂……呵……”

    单秋林自顾自的说道,但说到最后就闭口不言了。

    白杨明白,单秋林是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师傅,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大师兄和小师妹,所以选择了逃避,所以他才会‘被’逐出师门,所以他才会‘被’名声狼藉。

    说白了,他是在逃避。

    “老单,别多想,其实人生很美好,过去的都只是过去,当时间过后,你会发现,无论是心灵上的创伤还是身躯上的创伤,没有什么是时间抹不去的痕?!?br />
    白杨拍了拍单秋林的肩膀说道,并未说过多肉麻的安慰话语。

    “白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能活得那么开心吗?”

    单秋林看着白杨问,嘴角一抹苦涩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你是想说我为什么能活得这么没心没肺是吧?”

    白杨耸耸肩笑了笑。

    在单秋林点头看着他的目光中,白杨抓起一坛没有开封的酒,自顾自的给自己灌了一口,喷出一口酒气说:

    “其实,我们人活着是很孤独的,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对于时间长河来说,我们的生命都太过短暂,没必要去计较那么多,让自己开开心心的走完这一生才是最好的,开心是一辈子,不开心也是一辈子,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你看我这样就几乎没有烦恼,想吃吃想睡睡想玩玩,自己开心了,也就不孤独了,这人啊,就怕闲着,闲着就会胡思乱想,不管你做什么,只要别闲着,就会感到充实”

    “还有啊,各种恩怨情仇,各种生离死别,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见得多了,也就释然了,人生只是一段旅途,在这段旅途中会看到太多的风景,高兴就留下了多驻留一会儿,不高兴就继续向前,反正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多让自己的人生旅途丰富一些,没必要纠结旅途中遇到的悲欢离合,看过了,哭过了,也就过了……额,我说了这么多,你听得懂吗?”

    说道最后白杨摇摇头笑问。

    单秋林听了,依旧一脸平静,然后轻轻点头说:

    “所以,我很羡慕你,在你身上,我几乎看不到烦恼”

    “心态不同罢了,我也有烦恼,只是不想太过去计较而已,我从一出生,虽说不上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纵然如此,我不去羡慕比我过的更好的,我也不会去看不起比我过得更差的,山珍海味与我来说不过是一餐饭食,没吃的时候窝窝头我也能狼吞虎咽的将肚子填饱,我能和富甲权贵高谈阔论,也能和路边的乞丐谈天说地,所以,没必要在意也没必要纠结自己的眼前,开心就好,毕竟时间过后,我们不过都是这世间的一粒尘,终将被遗忘”

    白杨也给自己灌了几口酒笑呵呵的说道。

    “所以你这个人是我见过最特别的”

    单秋林摇摇头道。

    “老单,你知道吗?其实我很佩服你”

    白杨抬头看着单秋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羡慕我什么?我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单秋林不解。

    “佩服你对爱情的勇气,佩服你的那份坚贞执着,爱一个人需要勇气,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同样,放下一个人更加的需要勇气,这爱与放下之间,若是将你的勇气比喻成力量的话,我相信,这股力量足以摧毁一切!”

    白杨看着他很认知的说。

    “拿起,放下……”

    单秋林喃喃自语,不知道心头在琢磨什么。

    “对,拿起与放下之间,其实并不是失去了什么,而是得到了我们很多时候都忽略的一些东西,比如勇气!”

    白杨点头道。

    “可我,还是未能真正的放下,这一点,我的心骗不了我自己”

    单秋林苦涩道。

    “不管你得到或是没有得到你的小师妹,你的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不管你对你小师妹做了什么或者是你小师妹为你做了什么,深埋你心中的爱依旧不多不少,拿起与放下之间,你的爱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老单啊,将一个人拥入怀中,那是爱,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幸福自己也感觉到幸福,那也是爱,海誓山盟是爱,默默祝福也是爱,得到是爱,放下也是爱,追逐是爱,守护也是爱,爱在心口难开,说不清道不明,酸甜苦辣咸,百般滋味,这就是爱”

    白杨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

    “拿起与放下之间,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不多不少,不来不去……”

    听了白杨的话,单秋林陷入了沉默,喃喃自语。

    白杨看着,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说了这么多,都不过只是一堆没用营养的鸡汤而已,虽然很不想破坏气氛,但白杨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在给单秋林灌鸡汤,他能不能走出自己心中的阴霾白杨不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足足沉默了半个小时,单秋林突然看着白杨问:

    “是你那天的一席话给了我勇气去做一个了断,但到现在我却发现,自己其实还未真正的放下,是我自己没有按照你的方式去做,所以我欠你的三个承诺依旧有效,第一个承诺我已经帮你完成了,她们就在那里,说说你剩下的两个承诺吧”

    此时单秋林在笑,笑得很平静,这种平静中带着一种莫可名状的东西,白杨想不明白,只是本能的觉得此时单秋林的情绪不对,具体哪里不对白杨又说不上来。

    这家伙不对头,估计要出事!

    白杨察觉到这一点,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老单,你还欠我两个承诺,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之后再告诉你,到时候你再帮我完成,别想着逃避,天涯海角我都有办法将你揪出来!”

    仿佛早就知道白杨会这样说,单秋林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独臂的他站起来,提起一坛酒,咕嘟嘟的就是一通猛灌,酒液喷洒,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情绪之中。

    砰一声将酒坛丢一边摔碎笑道:

    “现在让你说承诺你不说,原本我还能帮你办点大事,以后嘛,或许只能帮你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了……”

    “老单你想干嘛?”

    白杨站起来看着单秋林问,这家伙不对头,要搞事儿!

    “这世间很美,高山,大泽,白云,蓝天,微风,青草,流水,众生……,这一切都美得妙不可言,可这一切,对于我来说,不及小师妹不经意间的一次回眸!”

    单秋林突然环顾四周平静得可怕的说道。

    “老单你别做傻事”

    白杨脸色一变大喊,若不是干不过单秋林,他这会儿都有将他打晕的想法。

    “这世间的一切都很美,美得醉人,可于我来说,不及小师妹的万一,从此小师妹就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风景,永恒定格,我不想在未来用这双眼看到比她更美的风景,所以,这双眼是多余的!哈哈……”

    单秋林近乎癫狂的说道,说道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他独臂右手闪电般抬起,指尖一抹锋锐的剑芒闪烁,从眼前划过,噗嗤两声轻响,他的双眼,两道血痕流下,世间对他来说,从此失去了颜色!

    “你……,老单,你这是何苦……”

    白杨愣住了,真的愣住了,他不明白单秋林心中到底有多么喜欢他的小师妹才会做出这种举动,要爱得多么深沉,才觉得世间一切都不及心中那一抹身影来的美丽?

    他放不下,真的放不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让这段情愫永恒定格!

    这种勇气,震撼人心!

    “我自跟随师父之后,勤修武技,为的是追上大师兄的步伐,让小师妹多看我一眼,想让自己更强一点,?;ば∈γ酶嘁坏?,可如今,我要这一身修为何用!我要这一身修为何用,我要这一身修为何用!”

    单秋林双目淌血,那不知道是瞎眼流出的血水还是他心头在滴血,他仰头,怒吼,癫狂,歇斯底里!

    在说话的时候,他浑身绽放白光,凝如实质的真元在体外闪烁,扭动,空气都在跟着扭曲,当闪烁的真元达到极致的时候。

    噗……

    一声仿佛气球被戳破的声音响起,那真元一颤,向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院子里,顷刻间狂风大作,四散的酒坛被震碎,白杨都忍不住被震得往后退,靠在院墙上才停了下来。

    再看单秋林,他脸色苍白,七窍淌血,缓缓软到在地。

    “白杨,我现在,感觉好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纵然世间失去了颜色,纵然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但我真的好轻松啊,心头深埋那一抹身影,一如回到了当初那个小山村……”

    单秋林在笑,笑得很开心,笑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章写得很复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