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公子,你指的是多少,还请言明”

    看到白杨伸出一根手指头11,薛万年摇摇头笑道,表示猜不出他具体开价多少,同时心中暗笑,这世间就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白杨愕然,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轻轻摇了摇笑道

    “开什么价?我说了不卖呀,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卖的”

    切,哥逗你玩呢,你以为伸出一根手指头就是指开价多少?如此简单的就买给你,岂不是显得哥这一百块买来的破喇叭不值钱了嘛,得你求着我买才能显示出它的价值……

    “……”

    薛万年此时看着白杨相当无语,这人不按套路出牌呀,嘴角抽搐,想了想正要继续说什么,却被白杨打断。

    “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了,忙得很,白白了你……”

    说完白杨转身就走,欲擒故纵这招玩得溜熟。

    “难道他真的不卖?”

    看着白杨的背影,薛万年心情相当复杂,猜不透白杨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爷,就这么算了?”

    边上,一个下人看着薛万年问。

    “不急,东西始终会出现在我手中……”

    薛万年眼睛眯了眯笑呵呵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主人的事情下人就没必要多嘴了,几个下人麻溜跟上。

    “单秋林,你给我出来,是不是把我的妹子拐跑了?做人不能你这样……”

    白杨一路所过,手中的电喇叭就响了一路,留下一群又一群愕然的表情。

    ‘那薛万年不简单呢,难怪能成为所谓的薛半城,没点手段是不可能的,估计后续还没完,不过呢,有点很奇怪,他儿子薛墨在知道我和单秋林有关系后就麻溜滚蛋了,他居然眼巴巴的凑上来,到底是啥意思?’

    一路走白杨一路心头琢么,想半天也想不到薛万年到底是几个意思,最后干脆将其抛在一边,到时候再说……

    对于青木县白杨也不熟,到处乱转,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正要转身,边上一个院子门吱呀一声打开。

    胡子邋遢,一身酒臭的单秋林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杨。

    “哟,老单,你这是咋啦?”

    看到单秋林,白杨先是一愣,然后一脸愕然问,不久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单秋林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那是何物?能否它停下?”

    单秋林指了指白杨手中的电喇叭声音沙哑道。

    “话说你老远就听到了吧?不吱声是几个意思,我都要走了你才出来”

    白杨无语,耸耸肩说道,将电喇叭给关了。

    原来这家伙也怕丢人……

    单秋林什么都没说,转身进入院子。

    “啧,这家伙不对头……”

    白杨心头嘀咕,跟着进入院子,然后更无语,一地的酒坛,压根没处下脚。

    “她们在屋子里,给你的第一个承诺我完成了,还差两个”

    单秋林自顾自的躺下,提着一坛酒咕嘟咕嘟的灌,也不看白杨,面无表情的说。

    吱呀……

    单秋林话语落下,房门开了,民妇打扮的花三娘站在门口,冰清玉洁四女站在她身后,一起看着白杨。

    “少……”

    冰清玉洁四女看着白杨下意识的要开口,花三娘转身瞪了她们一眼,她们顿时闭嘴。

    “你们等会儿,我先和老单沟通沟通,他情绪不对”

    白杨冲着花三娘她们摆摆手说,然后踢开脚边的酒坛来到单秋林边上,皱着眉头捂着鼻子盯着他单秋林看也不说话。

    单秋林一脸麻木,更是不说话,自顾自的喝酒。

    啧,这就没法搞,还得我先开口,白杨心中无语,看着他说:

    “老单,我说你什么情况?那天我走得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那是我师傅的血纹?!?br />
    单秋林看着白杨手中的血纹剑答非所问的说。

    “在我手中的就是我的,别打这玩意的主意我跟你讲,这可是我从那什么岳空手中忽悠……抢过来的……,停停停,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还没告诉我你为毛会变成这个鬼样子呢”

    白杨看着他撇嘴道。

    “……”

    单秋林不说话,自顾自的喝酒,不搭理白杨。

    你妹,这是要逼我开大招啊,真以为我没办法让你开口了?

    打开手中的电喇叭,删除之前的录音,白杨对着喇叭说:

    “单秋林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录制,然后循环播放,丢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单秋林。

    “单秋林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单秋林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就这一句,来来回回的循环播放,白杨就看着单秋林,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去。

    一分钟,单秋林不为所动,两分钟,他嘴角开始抽搐,三分钟,眉毛开始抖动,四分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五分钟……

    啪……!

    一个酒坛砸过去,电喇叭成为了一地碎片。

    “你完蛋了我跟你讲,这玩意世间仅有,有钱都买不到,之前薛万年开价十亿钱我都没卖,你现在给我弄成这个样子,你给我说你准备怎么陪吧”

    白杨指着他眉开眼笑道。

    “你的人生就这么无聊吗?说真的,我很羡慕你的没心没肺”

    单秋林摇摇头面无表情的说。

    “无趣,别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给我说说,那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白杨纠正话题问。

    “没什么好说的,我还欠你两个承诺,说吧,你还要我做什么?”

    单秋林看着白杨面无表情的说。

    “我只知道很多事情憋在心里只会憋出病来,别给我装深沉了,说出来,我给你开导开导,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拿你没招,有的是办法撬开你的嘴”

    白杨踢翻一个酒坛子,一屁股坐下看着他说道,一副我和你耗上了的表情。

    他当然不是真的那么无聊,只是看单秋林情绪不对,如果不开导开导的话,这人恐怕要废了。

    单秋林无语,咕嘟嘟的灌了半坛酒,喷出一口酒气仰头看天陷入沉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