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倾盆,数十米外就已经看不清景物,青木县也不知道在地下修筑了何种排水系统,地面竟不见有多少积水。

    白石塔周围,十多万人依旧不肯离去,站在暴雨中仰望白石塔顶端。

    一个又一个人爬上塔顶,迎接雷霆的洗礼,最终变成一具又一具的焦炭落下,那顶端不知在曾经死过多少人,被多少次雷劈过,隐隐发黑。

    暴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前后有一百五十多人跑上塔顶,无一幸免,在雷霆之威下全都被劈成焦炭。

    云开雾散,塔下的人群逐渐散去,周围的焦黑尸体触目惊心,自有官府的人去处理那些尸体。

    “哎……”

    白杨身边的老头叹息一声,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眼神中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感。

    “大叔不必叹息,在历史长河中,每个人都不过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他们的生命虽然落幕,但却是停在了追逐梦想的路上,多年以后,你,我,这众生,都会和他们一样,终将被世人遗忘”

    白杨轻轻摇头说。

    “或许吧,到底你是老头子还是我是老头子?走了……”

    老头点点头,随即撇了白杨一眼无语道,起身,拄着拐杖慢步离去,一步一口酒,身上似有很多故事。

    “我说的不对吗?”

    白杨挠头自语,转而眼睛一瞪。

    艾玛有鬼!那老头明明看到他走得很慢,但晃眼间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小哥,看你在我门口一个人嘀嘀咕咕了半天,要不要进来喝杯茶水?”

    此时一个富态中年人在白杨身后开口问。

    这里是一家不大的饭馆,白杨就坐人家大门口的一根柱子边。

    听到这话,白杨浑身一僵,汗毛都竖起来了,心头发毛,指了指身边,问那富态中年人:

    “刚才那老头你没看到?”

    “小哥别吓我,哪儿有什么老头,我就见你一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了”

    对方惊愕看着白杨说,又看了看白杨指的地方,眼神有点像看傻子。

    边上还有两个青衣小二,白杨看着他们问:

    “你们看到了吗?”

    “这位大哥说笑了,我们一早就在这里,除了你之外,没有看到任何人”

    那两个小二摇头道。

    “我……”

    白杨浑身一抖,尼玛,真有鬼!

    此时雨过天晴,灼热的阳光重新洒满世间,白杨浑身大汗,却觉得冷飕飕的骨头缝发寒,想了想,看着那中年人说:

    “大哥,能否借纸笔一用?”

    “可以”

    虽然不知道白杨搞什么鬼,但对方并未拒绝,很快就让小二送来纸笔。

    白杨接过,根据脑海中的记忆,刷刷刷几下就在纸上勾勒出了那个老头的样子,递给中年人说:

    “大哥你看”

    “你给我看这个干嘛?”

    接过白杨勾勒的画像观看,他一脸不解看着白杨问。

    “认识这个老头吗?”

    白杨眨眼。

    “不认识……咦?”

    对方先是摇头,然后眉头一皱。

    “大哥认识?”

    白杨眼睛一亮。

    “完全不认识”

    中年人想啊想,然后摇头。

    “……”

    白杨无语,你不认识咦个毛线。

    “哎,说半天,你到底进不进来用餐?”

    对方反应过来,眼睛一瞪将画像递给白杨说,他这是在给自己拉生意。

    “不了,挺饱的,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白杨摇头,起身就走。

    看了看手中的画像,奇了怪了,那老头到底是个什么鬼?想不通,将画像揉一团丢掉,最好别再遇到那诡异的老头……

    “神经病……不过那画像上的老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胖子看着白杨的背影嘀咕。

    走在青木县繁华的街道上,白杨越想越不对头,心头发毛,自己这段时间貌似流年不利,跑哪儿都会发生点事情,那老头就自己看到了,不会是撞邪了吧?要不要找个大仙给自己看看……

    “不行,我得赶快找到单秋林,然后搞钱,弄点丹药回葫芦山谷,然后在地球那边呆一段时间,要不然心中不踏实,顺道研究研究那什么雷霆秘典自己能不能练”

    想着想着,白杨大步离去,来到一个无人的巷子,一闪身消失不见,十多分钟后又出现,手里拧着个电喇叭。

    走出巷子,来到人多的地方,将点喇叭打开就准备喊单秋林。

    让小刀帮的人找到单秋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他决定自己把对方喊出来。

    “收废品,旧报纸,旧家电……”

    电喇叭打开,白杨表情一僵,面对周围一双双疑惑的眼神,他尴尬不已,还好这边没有人听得懂汉语。

    这个电喇叭是他刚才跑地球那边从一个收废品的人手中花了一百块买的,图省事儿,也懒得跑一趟卖这玩意的店铺了。

    手忙脚乱将之前的录音删掉,重新录入,打开,白杨拿着电喇叭开始走街串巷。

    “单秋林,你给我出来,是不是把我的妹子拐跑了?做人不能你这样……”

    电喇叭中重复循环播放这些话,一路所过,无数人看着白杨指指点点,有人好奇他身上自动喊话的电喇叭,有人则是对于他这近乎神经质的情况表示好奇。

    白杨无所谓,反正他算是见识过这个世界的人的接受能力了,自己弄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都能接受,反倒是这个世界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把自己弄得一惊一乍的。

    “此人在喊断魂剑单秋林?青木县的十大高手之一的单秋林?”

    “听说单秋林同门相残,还被逐出师门,没想到还是个拐带别人女人的人……”

    “就是就是,这几天有传闻单秋林不是什么好人,看来所言非虚……”

    白杨所过之处,一路上都有人嘀咕,心中汗了一个,老单,我真的不是想要黑你的,话说你以前就一个断魂剑的名声,现在为毛黑成这个样子了?

    半个小时后,单秋林没喊出来,白杨反倒是遇到了小刀帮的人,举着块木牌和白杨一样走街串巷。

    “白公子……”

    遇到的就三个人,是不久前在洪一他们那儿遇到的那一伙儿小刀帮中的其中三个,认得白杨,此时跑过来打招呼。

    “有老单的消息没有?”

    白杨点点头问,他也是神经大条,小刀帮就没有什么好人,他却一点都不咻。

    “还没呢,我们帮众全体出动,举着木牌都把青木县走了好多遍了,单大侠依旧没有出现”

    一个干瘦的青年看着白杨有些害怕的说。

    他们倒不是怕白杨,主要是怕白杨认识的单秋林,别管如今单秋林如何‘名声狼藉’,那也是青木县十大高手,灭他们小刀帮分分钟的事情。

    “这样啊,那算了,我自己来,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白杨想了想说。

    如今单秋林可是牵扯到血莲教,估计藏起来了,这帮家伙恐怕找不到。

    “要不我们再帮白公子找找?”

    那干瘦青年弯腰说道,说白了他们也只是一帮小混/混而已,白杨可是和青木县十大高手之一单秋林有关系,如果能抱上大腿的话,啧啧,吊炸有没有。

    “随便”

    白杨无所谓,摆摆手拿着电喇叭继续走街串巷。

    几个小刀帮的人面面相窥,然后继续扛着木牌离开。

    啪啪啪……

    白杨身后脚步声响起,一个灰衣小哥出现在他身前拦住了去路。

    “干嘛?”

    白杨瞪眼问。

    “这位公子,冒昧打扰还请见谅,我家老爷让我来询问一下公子,你手中这是何物?哪里能够买到?”

    小青年看着白杨微微弯腰说道。

    “哪儿也买不到,世间绝版,没事让让,我忙得很”

    白杨撇撇嘴说。

    “公子请慢,不知你手中之物卖不卖?”

    小青年居然不走,继续问。

    “暂时不卖,我还有用”

    白杨摇头道,我还要用这玩意喊单秋林出来呢,卖给你了我还得去再搞一个来,麻烦得很。

    “此物新奇,我竟然从未见过,这位公子请开个价,卖与我如何?”

    一个爽朗的声音在白杨身后响起。

    “老爷”

    那小青年立刻走过去弯腰说道。

    白杨转身,看到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中年帅哥在三个青衣小斯的簇拥下走来。

    “不卖”

    白杨撇嘴,你们咋就这么不识趣呢。

    “公子开个价!”

    对方不以为意的笑呵呵看着白杨说。

    “你很有钱?”

    白杨来了兴致,这种厚脸皮的人在这边话说还是第一次遇到。

    “算是薄有资产吧,在下薛万年,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中年人拱手笑道。

    “我是白杨,你是薛万年?薛半城?那个薛墨是你家的谁?”

    白杨眉毛一挑问。

    这个人他在万花楼的时候听人说过,青木县最有钱的人,号称半城,牛得一塌糊涂。

    “半城不敢当,都是诸位抬爱,薛墨正是犬子”

    薛万年看着白杨笑道。

    “啧,你儿子知道我和单秋林有关系都避之不及,你还凑过来?”

    白杨哑然问。

    “我自有主张,不劳白公子费心,现在我们还是说说你手中之物吧”

    薛万年笑道。

    啧,我都说不卖了你还凑上来,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反正你有钱。

    心头琢磨,白杨张口道:

    “此物世间仅有,有诸多神奇之处,我是不卖的”

    薛万年也是个人精,知道买不买还不是价格的问题,笑道:

    “公子开个价吧”

    你自找的,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这玩意搞毛,于是白杨伸出一根手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