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阴沉,墨云如铅块,好似要掉下来砸穿大地,天地肃然。

    白石塔如同一柄利剑直指苍穹,有一种冲天而起撕裂天穹之势。

    咔擦!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如张牙舞爪的苍龙在乌云中游走,惊雷滚滚而来,带着贯穿万古的天地之威传向四方,整个世界都在瑟瑟发抖。

    风起云涌,电闪雷鸣,白石塔周围,起码十万人的场面变得鸦雀无声,全都抬头看着白石塔。

    “这气氛,整得老子心头发毛!”

    周围明明那么多人,可一个个都在这个时候哑巴了一样不说话,气氛沉重中带着诡异,搞得白杨浑身不自在。

    想了想他再次伸手,准备去拍边上那大个子的肩膀继续之前的话题,但对方在这个时候却转头看着白杨眼睛一瞪说:

    “再废话我把你丢出去你信不信?”

    “我不信!”

    白杨眼皮一番,给他反瞪了回去,怕你是咋地?

    对方撇撇嘴,不搭理白杨,转头看向白石塔。

    居然敢无视我!

    白杨不乐意了,一枚缝衣针从他身上无声无息的飞出,他装模作样看着白石塔,意念控制那根针悄然飞向了大个子的后腚,对准传说中的那朵花咻一下怼了上去!

    “啊……!”

    大个子眼睛一瞪,表情一下子变得相当精彩,但考虑到周围气氛的问题,他的叫声又生生止住,双手抱着后腚茫然看着周围。

    “嘘……!”

    白杨冲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白石塔的方向示意他别吵。

    “……”

    大个子搞不懂自己后庭为毛会痛,表情扭曲灰溜溜跑了,手中的刀子都扔了也顾不上……

    古怪的气氛下突然出现一个异常的声音,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白杨看向那些人耸耸肩,表示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周围的人又看向白石塔,对于刚才的事情一点都不关心。

    翻滚的乌云越发的阴沉了,仿若整个天穹都要坍塌下来。

    白石塔底部,地面有一个人飞跃而起,沿着白石塔的外墙猿猴一样飞快的向着顶端攀爬而去!

    “这家伙想干嘛?这个时候爬上去,活够啦?”

    看到这一幕的白杨傻眼。

    看了看周围的人,全都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甚至还带着点期待的神色,白杨彻底不懂了。

    再看向上爬的那人动作,身手估计不下于当初迷河林的那些山民,一跃而起几米高,飞快向上攀爬。

    “节奏不对??!”

    看到对方越来越高,白杨渐渐的开始瞪眼,直到最后那家伙站在了白石塔的最顶端,白杨直接蒙圈了。

    我去,这家伙是对人生失去意义了吗?

    左顾右盼,白杨发现周围的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心道你们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看那家伙直播作死?

    搞不懂,摇摇头继续看。

    耸入云天的白石塔顶端是金属的,仅能放下一双脚,距离地面数百米高,寻常人站那么高恐怕得被生生吓死,然而那家伙却抬头看天,一脸激动,单腿站立做出一个古怪的动作,任由狂风吹拂他身上的衣衫咧咧作响。

    真心搞不懂,白杨问身边一个瞪大眼睛看着白石塔顶端的灰衣中年人:

    “大哥,那家伙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要站那么高?媳妇跟人跑了还是输光家底了?要不然是发现自己养了几元的孩子其实是隔壁家的?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这么多人看着,就没人劝他一下?”

    白杨一开口,周围一圈人的眼睛都瞪了过来,这是在怪罪他如此严肃的气氛说哪门子话。

    那个被问话的中年人看着白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

    “不知道不要乱说话,他这是在尝试修炼雷霆秘典,看着就是,每到这样的天气至少有数十人都会跑上去尝试一下的”

    “这样会死人的,再修炼什么武功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

    白杨彻底不懂这边的价值观。

    “雷霆秘典作为当世十大奇功之一,若是谁能练成,那必定是震惊天下的事情,但凡有一点希望,再危险都有人愿意去尝试一下,看着吧,今天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呢”

    那中年人摇摇头说,然后转身不搭理白杨。

    你妹,冒着生命危险跑那么高就是为了修炼所谓的雷霆秘典?修炼找死秘典还差不多吧!

    这样的念头刚刚出现在白杨脑海,然后天地惨白一片,一道张牙舞爪的闪电划过天际,接着轰隆隆的雷声滚滚回荡在天地之间。

    当闪电出现的时候,白杨发现周围的人紧张得呼吸都快忘记了,瞪大眼睛看着白石塔顶端的人。

    “这真的是在直播作死啊”

    白杨超级无语,看向白石塔顶端,那家伙运气好,这道闪电居然没有劈过来弄死他。

    呼……

    无数人长长呼出一口气,白杨居然听出了他们他喵的居然有点失望!

    咔嚓……!轰……!

    相隔几秒,黑压压的云层中再度一道惊雷闪过,张牙舞爪的在云层游走,瞬间轰击而下,正中白石塔顶端。

    砰……!

    然后没有然后了,上面那人被劈了个正着,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瞬间断绝生机,好似一节燃烧的木头一样从白石塔顶端一头栽下。

    “哎……,又失败一个……”

    那个家伙在可怕的闪电面前直接碳化,掉地上摔成一堆碎片,看到的人发出一声可惜的感叹。

    “我……%……¥&……”

    白杨彻底傻眼,你们的同情心呢?就没见到有谁劝劝的,你们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活久见啊活久见。

    心中蒙圈的同时,白杨看到又一个不怕死的家伙顺着白石塔的墙壁快速爬了上去……

    “大哥,被雷劈会死人的啊,为什么有了第一个还有第二个?他们这是活够了吗?还有啊,为什么他们不走楼梯非要费力的爬上去?”

    白杨视线顺着那家伙向着白石塔顶端移动,傻眼的问边上之前和他说话的人。

    “被雷劈当然会死,可这是修炼成雷霆秘典的唯一方法,为了这当世十大奇功之一,但凡有点想法的人都想要尝试一下,不成功就会死,这是他们生命最后的绽放,当然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才从白石塔外爬上去”

    那灰衣中年人居然耐心的给白杨小声解释了一下。

    好吧,老子算是看穿了,这就是一帮二/逼的作死之旅,而且还是排队作死的那种,白杨心中发出如此感叹,只能归功于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然后他就和一帮吃瓜群众一起看着第二个人作死。

    那家伙也爬到了白石塔顶端,摆出了和第一个人一样的古怪动作,仰头一脸视死如归的看着天穹。

    狂风大作,黑云涌动,又一道可怕的闪电横空而来,直接劈在了白石塔顶端那人身上,不出意外,他也挂了,冒着烟掉下来摔成渣渣。

    “这就是在作死,那可是闪电,不说其强大的电流,单单是温度就不是人体能承受得起的!”

    看到第二个人被劈死,白杨在心中嘀咕。

    他依稀记得,闪电的温度最低都能达到一千七百多度,高的能有三万度,你站那么高,简直是要上天和闪电肩并肩,不死谁死?

    又一个人挂了,密密麻麻的一片人见怪不怪。

    然而这年月作死也得排队,第二个挂了没有吓住一些个有想法的人,第三个在第二个死去的第一时间就开始往白石塔顶端爬。

    不出意外,第三个到了顶端,一道闪电横贯天际而来,挂了……

    第四个第五个……

    滴答,一地豆大的雨水滴落在脸上,要下雨了。

    白杨可没心情站在雨中和人群一起观看直播招雷劈,立即顶着倾泻而下的暴雨冲向了几百米外的一栋建筑。

    也不知道那些看热闹的人是什么心态,暴雨如注居然舍不得离开,顶着暴雨看直播作死。

    来到建筑物下避雨,白杨晃眼一看,就看到了最开始自己跟着跑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头,这会儿他正做在地上,背靠一根柱子盯着白石塔,手里拿着个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白杨走过去,坐对方身边,问:

    “大叔,第几个了?”

    白杨过来的时候,貌似又闪了几道闪电,没看到后面白石塔上的情况。

    “第十三个了”

    大叔头也不回的说。

    “我琢磨了下,跑白石塔上去送死的没有一个高手啊,这是怎么回事?既然要修炼什么雷霆秘典,那些高手为什么不去?”

    白杨盯着白石塔那边看热闹嘴里问。

    从上去的那些人的身手来看,都只是一帮武徒境界的人而已,连一个会‘发光’的高手都没有。

    “雷霆秘典是当世十大奇功之一,人人都可练,但无人能练成,它既然号称当世十大奇功,自然无比珍贵,流传于世的当然不是完整版,只是武徒境界的炼体篇而已,最多也就修炼出一道雷霆血气,后续没有修炼之法,哪个高手舍得将自己的一身修为舍去降低境界从头开始?”

    老头撇嘴道。(未完待续。)